瓜妹 - 九 我在异世当勇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仅是疑惑了一下,维雨便接着埋头于面前的烩饭,这盘烩饭真的是美味至极!铺在饭上满满的肉排嫩而不腻,夹杂着口蘑菇的鲜香,红色的汤汁渗入土豆大米洋葱等炒制而成的烩饭中,粒粒都让人美味的连舌尖都恨不得咬下。而在来到这个大陆的十几年里,她就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烩饭!

    维雨感动的快要流泪了,不禁加快了舀勺子的速度。

    “霍迪,你做的烩饭太好吃了!”放下勺子将杯中果汁一饮而尽,维雨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自己圆圆的肚皮,目光无意扫过被自己吃的干干净净的盘子,又不由得有些尴尬地红了脸。

    “空盘子需要我放到后厨去吗?”

    霍迪还在将擦拭干净的杯子挨个放置在一旁的架子上,听到这话微微侧头,面容隐在灯光昏暗处有些看不清。

    “小维雨你先上楼休息吧,我来清理就行。”

    “你可以去上楼右手边第二间房,隔壁就是塞里尔一直住着的房间,要是遇到什么事情你也方便去找他。”

    “哦哦,”维雨嘴上随口应着,准备还说点什么却看到霍迪背对着她忙碌着,一副不想多说什么的样子,只得站起身往楼上走去,“那我就先上楼休息了,谢谢霍迪你的烩饭!”

    听到二楼传来的关门声,确定黑发少女已经上楼进了房间,不知何时转过身的青年将放在吧台桌面上的手缓缓抬了起来,捡起维雨不经意掉在桌面上的一根黑发,细细地凝视着,一簇发丝悄然滑过脸颊落到眼前,橄榄石般的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绪。直到酒馆门口传来“吱呀”的推门声,才随手将发丝扔在身旁的地上,抬起头重新扬起熟练的笑容。

    “欢迎光临。”

    另一边,回到房里的维雨便直扑房间中央的软床上,从她最开始醒来距离今日,她都是在颠簸晃悠的马车上渡过睡眠时间的,因为赶路马车晃地她根本睡不好,只能将大多睡觉的时间拿来发呆思考问题。舒服地在床上翻了个滚,维雨的视线倏地停留在了窗户前的小圆桌上。

    原来霍迪还贴心的在房间的小桌上准备了水果与甜点啊,维雨从床上爬起叁步做一步来到小桌前,一边吃着桌上的水果一边思索着白天发生的事情。

    先是被塞里尔带进了这座不知名的城镇,然后遇上了缠着自己的爱丽,最后认识了开着酒馆的霍迪想起爱丽,维雨又想起了在楼下时塞里尔说过的爱丽很奇怪这件事,虽然当时她坐的有点远,但还是能听个大概,所以是爱丽她破解了塞里尔的魔法?不过就算她是个魔法废,也知道塞里尔能迅速地无需咒语地释放魔法,肯定是高等魔法师级别的了,至于爱丽,并没有从她身上感受到强烈的魔法气息,肯定不是高等魔法师,那她是怎么破解塞里尔魔法的?

    想着想着维雨又想起了阿娜斯的事,塞里尔虽然答应了会帮她,但是按照对方的性格,她怎么总觉得对方可能会忽悠她呢?而且她也担心阿娜斯她们,要是明天能直接出发去森林就好了叼着嘴里的水果,维雨的眼神开始迷离。

    不知不觉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逐渐神游天外的维雨抬眼往身侧的窗外望去,街道上的晶石街灯已经亮起,一盏盏的延伸到不远的地方,楼下也传来了模糊的喧闹声,此时此景却让她有一种似乎很久没有见过的感觉。

    “要不去问问塞里尔可以不?”吃完水果上前拉上窗帘,维雨重新坐回到床上思考着,在得出结论很可能是塞里尔连门都不给她开后沉默着将头埋进枕头里,装作一只鹌鹑。

    半晌。

    “不行,我还是得去问问。”哪怕被拒之门外。维雨猛地抬起头,黑色的双眸亮晶晶的。

    与一楼热闹的场面相比,二楼的走廊就显得冷清清的,刚升起爬到深色夜幕上的月亮,散发出柔和的月光静静地洒在走廊尽头的窗户下,月光没照到的黑暗角落里隐隐传来喳喳声,似乎有什么小生物在此处嘀嘀咕咕。吱地一声右边的门突然被打开,喳喳声顿时熄了下来,好似这群小家伙们怕被发现慌乱的逃开了。

    “奇怪?”刚刚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抓了抓头发,维雨决定选择无视,带上自己的房门后便转过身来到隔壁房门前。

    “塞里尔,你在吗?”轻轻地叩了两下门,维雨小声地呼唤,“塞里尔?”

    门内一片静悄悄,没有丝毫声响,维雨犹豫了下,再次敲门。

    “塞里尔,你在房里吗?我找你有点事商量下。”

    还是一片寂静。

    塞里尔是出去了?但是她也没听到隔壁传来开门的声音啊。维雨将脸稍稍凑到门上,往门缝里看去,房间里黑黝黝的,一丝亮光也没有。

    “他什么时候走的啊,”维雨疑惑地向后退开一步,“下楼问问霍迪?”

    说罢不如行动,维雨往楼梯口走去,却在站上楼梯准备往下走之时顿住了脚步。从二楼往下看去,一楼貌似是被打通过的,空间看上去比别家的酒馆大了许多,浅色的木地板铺在地上,一个个小圆桌整齐的被码在酒馆一楼中央,旁边的空凳上和不远处的吧台处此刻已经坐满了前来喝酒的人,吵闹声,调笑声,还有酒杯碰撞的声音充斥在这个小小的酒馆中。

    在这种喧闹的场景下,维雨突然有些害怕下去了,不知为何她觉得自己应该离这种画面越远越好,醉酒大汉们的吵闹声在她耳中过滤成了人们的尖叫声,刺地她耳朵生疼,脸色也逐渐发白。

    感受到身体深处传来的难受感,维雨的视线匆匆扫过吧台的方向,见霍迪并未在那处,便毫不犹豫地转身回到楼上的房里,选择早早入睡。塞里尔什么的还是等明天再找他问问吧。

    躺在床上,混乱的记忆重新浮现在脑海,扰得头沉重愈发,夹杂着耳边越发清晰的吵闹声,维雨艰难地沉入睡眠中。

    首-发:http://www.wuliaozw.com/ (ωoо1⒏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