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小小 - 第五百五十八章 揩手看江山 星耀九天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陈相国定睛一看,那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那人怒目圆睁,满脸是血,正是赫铮!

    “啊!”陈相国大叫了一声,身子微微一晃。

    “哧!”

    不知何时,一柄长剑穿过他的小腹,从后面露了出来,他慢慢转头看向那个刺他的人,顶着一张赫铮的脸,这是……怎么回事?

    赫铮抬手,慢慢揭去自己脸上的易容,露出一张陌生的脸,他当然不是认识,面具之下的脸,是白墨。

    长剑抽回,血花四溅,雪亮的剑身上血珠滚滚,滴入殿内的金砖上。

    四周无声。

    陈相国的手脚冰凉,陈相国的血有一些溅到了他的身上,那种滚烫和腥气都让他的心头一震,他的头冲着外面,只见殿外有人大步而来,一身铠甲闪着厉烈的冷光,随着他的脚步发出锵然声响。

    洛擎天。

    他迈步进了殿内,施礼道:“回皇上,臣已经把城门外的赫铮就地正法,队伍归顺投降,特来交令!”

    陈相国的脸色一白,手指都有些颤抖,荣国公在他的手下都快没脉了,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轩辕帝的目光平静,对洛擎天道:“很好,大将军辛苦了。”

    说罢,他又看向陈相国道:“陈相国,你还不认输吗?”

    “认输?”陈相国大笑了一声,“我为什么人认输?禁军,禁军还在皇后的手中,你不知道吧……”

    “朕知道。”轩辕帝拦下他的话,眼神中透出肃杀之色,“你不就是想亲眼看一看吗?”

    陈相国一愣,外面响起了整齐的脚步声,远远望去,可以看到划向长空的森冷的枪尖,那些人慢慢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正是宫中禁军!

    而在最前面的一人,身穿银色铠甲,如披了一身清冷的月光,头上的银盔压着他的长眉,一双眼睛狭长而冷锐,他看着有些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

    沈老将军。

    他的身侧还有一人,他手中的剑尖正指着那人的后心,那是一个女子,皇后。

    大众人的震惊目光中,沈老将军押着皇后进了殿中,“回皇上,皇后手执假令牌,意图调动禁军,被臣拿下!”

    “很好。”轩辕耀辰点了点头,“沈卿,这些年,委屈你了。”

    洛九卿微微闭了闭眼睛,她心中隐隐作痛,沈老将军更是眼睛微红,当年的事情终于沉冤得雪,家中那些冤死的亡灵也终于可以得到安息,好好的受自己一柱清香。

    自己带着儿子背井离乡,在山中苟活这么久,忍辱负重,一切为的就是今天。

    一切,只等今日。

    大局已定,陈相国手中的牌一张张的掉落,再无翻盘的可能。

    轩辕耀辰站在殿内,看着那些文武百官,朗声说道:“诸位大人今日受惊了,在大是大非面前,想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立场,今日之事,本王定当记在心中,时刻提醒,希望大家来日能够像沈家军一样,有自己的骨气。”

    他的话像是刀子,割在那些拥护陈相国人员的心头,他们转头望去,看着外面挺拔的身影,羞愧的抬起不起头。

    陈相国大笑了三声,手中匕首一挥,荣国公吭都没有吭,翻身死去,陈相国的手并没有停,他的下一刀,对着他自己的咽喉。

    皇后惨白着一张脸,看着陈相国身下慢慢涌出的血,那样鲜艳刺目的红,灼痛了她的眼睛,他死了,陈家……也没有了,自己身后的靠山也不复存在了。。

    她突然笑了笑,昂头看着坐在上面的轩辕帝,低声问道:“你什么都知道,只是什么都没有说,对吗?”

    轩辕帝看着她,“是。”

    皇后红着眼睛,揪住轩辕耀辰的衣袖,大声问道:“我儿呢,太子我儿呢?”

    轩辕耀辰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任由她发疯,等到她不笑的时候,才慢慢一拂衣袖,带了几分力道,她站立不稳,往后退了几步差一点摔倒。

    轩辕耀辰淡淡说道:“太子不忠,刚才在父皇病重之际,他竟然不探病情,甚至在宫中欲联合陈相国造反,此罪实不可免,当诛!”

    他顿了一下说道:“所以,在刚才入大殿之前,本王已经派人杀了她,取了他的命。”

    皇后呆住,随后又开始发笑,声比一声高,那笑声凄厉,又继续笑了一声,一在殿内回荡不休,让人毛骨悚然,她忽然捡起陈相国身边的剑,横在自己的颈间,看了轩辕耀辰一眼,最终狠狠的割了下去……

    几天之后,因为陈相国身死,府第被抄,家中其它的人都流放三千里,自此,陈氏一族,辉煌了多少年大家族,在这一日轰然倒下,如星辰一般坠落。

    在这次逼宫事件中,功劳最大的当属沈家军,他们英勇作战,充分展现了他们的风采,和当年一般无二。

    轩辕帝十分欣慰,也暗自心惊,面对着沈氏父子,他终于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就此,让言官写了一篇稿子,算是改过书一类的,现在就供在沈府中。

    沈府现在恢复了往日的荣光,沈氏家的人也把灵位供了起来,保证以后都不会再断香火。

    对于这一点,沈氏父子十分高兴,一齐动手把沈府修葺的十分美,比之前还要美上好多倍。

    这场腥风血雨退去,上书房里的气压仍旧低得要命,人人都知道,轩辕帝这几天不高兴呢。

    原因是他之前收的洛九卿给他的药不见了,现在皇后不在了,他也不知道东西究竟放在哪里了,找寻半天也没有。

    而更要拿的是,纯贵妃……不知所踪了,实在不知道从去了哪里,就好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这天正在上书房,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来报,“启奏皇上,外面有客到。”

    他一愣,“这个时候能有什么客?”

    想罢,他点头说:“让他进来吧。”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来的人竟然还是一个国外的使者,询问之下,才知道是从长庆来的。

    轩辕帝急忙点了点头,“长庆与我们是友好邻邦,这些年都互相支持,非常不的错,不知友邦来此,有何见教?”

    来人轻笑了一声,说道:“皇上,臣这次来,是奉我长庆帝之命,特意想来的。”

    轩辕帝也知道他的意思,便说道:“有什么问题待朕看过之后便知。”

    他说罢,有太监接过替到他的手里,他拿过去仔细的一看,不由得一愣。

    “这是……”来人笑了笑,“回皇上的话,这是当年安王共下在我皇那里写下的保证书,如果国泰民安,双方百姓交好,实则是一件大好事。”

    轩辕帝何尝不知,可是……他看着上面的名字,轩辕耀辰、洛九卿。

    心里难免有些不是滋味,他们费尽心思,那天把自己救出来,为的都是今天能够结为连理,而不是为了……救他?

    算了,他忽然打定了主意,无论是什么,总之自己还活着,天下太平,也没有太多的事情帮忙,就让安王给他在避暑山庄给他安排一下。

    轩辕耀辰自然同意,心里乐意之至。

    三日之日,轩辕帝颁布了退让诏书,把皇位传给了安王,普天同庆。

    洛九卿头盖着盖头,发现自己平时倒还可以,现在一遇到这种场合,居然还有些抖。

    正在焦虑之时,忽然听到门外有人说道:“皇后娘娘可在?”

    听到这个声音,洛九卿心中一喜,外面那人进来,笑吟吟的说道:“臣妇特意来看看皇后娘娘。”

    “快过来坐。”洛九卿急忙说道。

    郭轻荷笑意温婉,眉角眼梢都是幸福的光芒,自从她和轩辕闵浩大婚之后,简直就是生活在蜜罐里,加提多幸福了,唯一的遗憾就是当初太医说她可能无法生育了。

    只是……她脸上笑意浓浓,俯在洛九卿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洛九卿先是一愣,随后惊喜一扯头上的盖头,握住郭轻荷的手说道:“当真?”

    郭轻荷娇羞的点了点头,“还要多亏皇后娘娘妙手,帮我调理身子,方有今日之喜。”

    洛九卿十分开心,郭轻荷说道:“我还有其它的消息。”

    “快说。”

    洛九卿这才知道,宁王府被抄之后,洛霓裳去了城外的尼姑庵中,难怪一直找她都找不到,谁会想到她去了那里?要不是郭轻荷前去上香无意中遇到,只怕还找不到。

    国公府的下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郑锐风带着家眷离开京城,奉旨去了流放之地,那个被她安插在安王府的女子在她离京之时自尽身亡。

    两个人正说着,忽然听到外面有人高唱皇帝驾到,郭轻荷急忙起身行礼,轩辕耀辰进来看到洛九卿已经掀了盖头,不禁一愣。

    还没有回过神来,洛九卿已经冲上来抱住他的脖子,完全没有往日里的端庄,她俯在他的耳边说道:“皇上,轻荷有了身孕,抢在我们的前面,不行,我也想要……”

    轩辕耀辰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抱住她的腰说道:“你……想要什么?”

    郭轻荷忍住笑,悄身一退,带着众人都退了出去。

    洛九卿咬了咬牙,说道:“我想要一个我们的宝宝……”

    轩辕耀辰眼光闪着温柔宠溺的光,“一个哪里够,朕的皇后,朕的后宫只有你一个,开枝散叶的任务都要交给你了。”

    自此,从这一朝开始,皇帝只有皇后一人,夫妇二人指点江山,成为一段佳话。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