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小小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天意如此 星耀九天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轩辕帝把香点燃,拜了几拜之后,走上前,把香插在香炉里,随后,双手捧了香炉,迈上台阶,一步一步向着中间的大殿走过去。

    此时,那些王公贵族,按照身份尊卑,也走出了队列,跟在轩辕帝的身后,走上台阶。

    这座大殿,不是轩辕家的后代,是没有资格靠近台阶的,身份由高到低,位置也由前到后,一字排开。

    轩辕帝走到大殿门前,有人打开了大殿的门,他捧着香炉恭敬的拜了三拜,这才迈步走了进去。

    其它的人都留在了殿门外,没有进去的资格。

    轩辕耀辰始终低着头,一脸平静的样子,实际上他的耳朵时刻听着殿中的动静。

    轩辕帝按照惯例,要把香炉摆到祖先的画像前,他捧着香炉过去,正要放好,忽然看到本来应该放香炉的地方,竟然已经有了其它的东西。

    他不禁一惊,这可是非同小可,这大殿没有人能够随意出入,就连平时的打扫都有固定的人,每次出入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一根多余的毛都带不进来,更别说是其它的东西了。

    他看了看四周,也看不到别的人,这一迟疑之下,耽搁的时间就长了。

    正常的情况下,他放下香炉之后,主理礼部的官员会高声唱一句,让百官一同跪下,可是,这一次,到了现在也个动静。

    这是怎么了?下面的人已经开始泛起了嘀咕。

    除了轩辕耀辰,没有人知道,此时的轩辕帝已经处在惊涛骇浪里了。

    他心中狐疑,更有些担忧,生怕是有刺客想来刺杀他,但是,这种情况下,他又不能大声的喊,若是被人知道他现惊魂未定,只为了怕刺客,那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

    轩辕帝强作镇定,转头看了看跪在殿外的轩辕耀辰,他在最前面,如今太子轩辕兆郢没有来,他就是成了长子,又是亲王,自然比其它的皇子更尊贵,位置更靠前。

    他心中惊魂未定,低声说道:“安王,你进来。”

    距离近的人都听得真切,心头齐齐一跳,都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皇帝说什么?让安王过去?

    可是,这里大典,除了皇帝本人,是不能有任何人进去的呀?

    有些一耿直的言官正要开口,忽然听到轩辕耀辰说道:“父皇,依祖制规矩,儿臣不可入殿内,还请父皇见谅。”

    众人一听,不由得点头称赞,安王果然懂礼识规矩,现在这种情况下,已经表明了皇帝心中的态度,看得出他是意属于谁。

    如果这个时候再进入殿中,一定会成为与众人不同的筹码,虽然说轩辕帝没有颁旨说废除太子立轩辕耀辰,但也差不多了。

    可轩辕耀辰在这种巨大的诱惑之下,还能够守得住规矩,知道进退,真是难得。

    其实,他们心里都想错了,根本不知道轩辕帝让轩辕耀辰进去是为了什么,可是,轩辕耀辰自己心里却明镜似的,所以,他才能够如此淡定。

    轩辕帝听他这么一说,多疑的心微微安了安,他再次说道:“无妨,朕叫你进来,你就进来。”

    轩辕耀辰抬起头,看向轩辕帝,他一脸的浮躁,涨红了脸,眼睛里还有几分怒意。

    话已至此,再推脱就显得假了,于是,轩辕耀辰慢慢起身,一脸恭敬的说道:“父皇,儿臣多谢父皇。”

    他说罢,对着轩辕耀帝叩拜下去,没有一处失礼。

    轩辕帝说了一声“平身”,轩辕耀辰起身进入了殿中,不敢再上前。

    轩辕帝低声说道:“上前来。”

    轩辕耀辰一怔,随后也按照要求做了。

    他刚一到跟前,轩辕帝立即压低了声音说道:“安王,你来看,在这桌案上摆的是什么?”

    轩辕耀辰顺着他说的方向望过去,不禁也吃了一惊。

    在桌案之上,放着一块圆润的石头,看上去十分漂亮,圆润通透,如同披了月光,里在涌动着清水一般。

    轩辕耀辰诧异道:“父皇,这……”

    轩辕帝观察着他的神色,提醒说道:“不要大声喧哗,你看一看,这四周是否有刺客?这东西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

    “是。”轩辕耀辰点了点头,目光在四周掠过,这里的布置简单,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可以藏身的东西,所以,不说一目了然,也是差不多的。

    他看了多时,脸色微红的说道:“父皇,儿臣实在看不出,这殿中,应该是没有人藏身的。”

    轩辕帝刚才也没有看到,抓到人是一方面,另一个方面他是怕对方突然对他下手,有轩辕耀辰在身边,也好替他抵挡一阵。

    他想罢多时,对轩辕耀辰说道:“既然如此,先把那东西挪开现说,大典先如期进行,稍后再说。”

    “是。”轩辕耀辰急忙起身上前,伸手去拿那块石头,手指还没有碰到,他就低呼了一声。

    “怎么了?”轩辕帝问道。

    轩辕耀辰闪身一退,回答道:“回父皇,这上面……似乎有字。”

    “噢?”轩辕帝心中纳闷,他走上前去,顺着轩辕耀辰的角度望过去,果然,看到上面写着两行小字。

    从这个角度看,石头更漂亮,里面的水似乎活了一般,隐隐在流动,缓缓的拥簇着那两行小字,当真是巧夺天工一般。

    而轩辕帝在看清那两行字之后,脸色剧变。

    轩辕耀辰也吃惊不小,看到轩辕帝捧着香炉身子一晃,急忙上前扶住了他,“父皇,您没事吧?”

    轩辕帝喘了半天的所了,看起来真是气得够呛,他手指颤抖的说:“去,把那个东西给朕拿下去,扔到外面去!”

    轩辕耀辰低声说道:“父皇,儿臣斗胆,觉得不太妥当。”

    “怎么?”轩辕帝怒声说道。

    “现在外面都是官员百姓,这个面的字……如果父皇不想被人知道的话,就先把它收好,待回宫之后再作处置,现在把它扔出去,只怕很快就会传遍京都。”

    轩辕帝冷静下来想了一下说:“对,你说得有理,去,把它收好。等到了宫中,朕好好的查一查,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是。”轩辕耀辰不再多说别的,轻轻松开轩辕帝的手臂,上前把那块石头拿走,找了一块布包好。

    轩辕帝冷眼瞧着,心里有几分赞许,轩辕耀辰果然还是优秀的,虽然前几年那样对他,他也差点误入了歧途,但是最近这一年中,他慢慢脱胎换骨,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等到惊觉的时候,他已经非常出色。

    正在这时,刚刚把香炉放上,忽然听到台阶下有人高声说道:“臣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四周特别安静,这么一声突兀的响起,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荣国公转头看过去,见是陈相国,不由得微愣了一下,他想干什么?

    郑锐风也对这个陈相国十分好奇,听说这位是个人物,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得见,听说他去了南海,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可以遇见,一见其风采。

    忽然,他的目光无意中一转,看到在百官的外围有一个人正看着自己,那人穿着一身太监服,一脸的急切,看到他的目光,不但没有躲闪,反而露出惊喜之色,从怀里摸出一封书信来,指了指信,又指了指他身后的荣国公。

    郑锐风立即会意,这个人是给父亲送信来的,恐怕是自己和父亲出门早了点,那个送信的人扑了个空,这一定是有急事,不然的话,不会寻到这里来,究竟是什么让他打听着路线,竟然来了大典?

    郑锐风冲那人点了点头,只是现在也没有办法动弹,只有耐心等到一会儿结束。

    此时轩辕帝已经把手里的香炉,放到了桌案上,慢慢走出大殿,看着下面的陈相国,问道:“陈爱卿,朕喜从何来呀?”

    陈相国向上叩首,喜滋滋的说道:“回皇上,昨天夜晚,臣观天相,发现有紫气自东方而来,实乃祥瑞之兆,而今天就是在大典,臣以为,一定是有上天旨示或者是祥瑞之事发生,刚才看到皇上礼成,心中欢喜,故而向皇上贺喜。”

    他要不说这事儿,轩辕帝的火气倒还压得住,可是,他现在这么一说,轩辕帝本来刚刚按下的怒意瞬间又顶上顶梁门。

    本来还想着,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是天意还是人为,而今,尚未查起,陈相国就急急来贺喜,这不是人不打自招吗?

    还什么夜观天相,啊呸,分明就是知道此石,知道此石上的内容,以此来贺道。

    如果他不知道这石头的事,又怎么会恰到好处的贺喜?

    轩辕耀辰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手扶着轩辕帝,眼睛垂下。

    轩辕帝看着下面的陈相国,看着他脸上的笑意,恨不能上去抽他几个大耳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