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小小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大典开始 星耀九天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太监听到消息,腿都软了软,一溜连滚带爬的回到了殿内。

    慧锦皇后还在等着轩辕帝的消息,听到急促乱声,一转头看到一个太监连滚带爬的进来,不由得皱眉说道:“该死的奴才,慌里慌张的干什么?”

    太监跪在那里,头抵着地,低声说道:“回皇后娘娘的话,奴才,奴才……刚刚得到消息,皇上来不了……”

    慧锦皇后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满腔的怒意都出在这个太监的身上,正准备扬手打,太监急忙又说道:“娘娘,皇上来不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因为,雅贵人昨天晚上被人杀了!”

    慧锦皇后的手立时顿住,她的脸色一白,“什么?你说什么?”

    太监又重复了一次,她的身子一晃,被人……杀了?

    要说宫中死个女人,这根本不算什么,别说是个贵人,就算是贵妃什么的也不是没有死过。

    可偏偏……为什么是雅贵人?

    她刚刚得到了消息,这个雅贵人是有人送到她身边的助力,是她的左膀右臂,就在之前也把纯贵人给压制住了,她为此还得意了几天,而且,雅贵人还说,就在年前年后的几天,会想办法让她恢复自由,可现在……

    是谁?会是谁?

    明知道雅贵人现在正在得宠,居然还敢下这样的手!到底是谁这样嚣张?

    她下意识想到了纯贵人,可是……又觉得不太可能,纯贵人在宫中没有背景,她已经盯了这么长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助手,一个柔弱的女人,玩点心机还行,深更半夜穿宅过院去杀人,这……怎么说都说不过去。

    更何况,听说明天晚上轩辕还是在她那里过得夜,她总不能扔下皇帝自己去杀人吧?

    她摇了摇头,心里冒出寒意,难道说……还有别的势力?

    她百思不得其解,思来想去,这事儿必须要让荣国公知道才行,于是,她快速的写了一张字条,安排人送出宫去,再三嘱咐一定要务必小心,一定要把字条交到荣国公的手上,不能假手任何人。

    送信之人连声答应,悄悄出了宫,直奔荣国公府中而去。

    荣国公今天起得并不早,昨天晚上是除夕之夜,这次因为郑锐风在家,所以,府中格外的热闹,晚睡了一些,毕竟年纪大了,晚睡一会儿,就睡过了睡点,他再想睡就很难睡着。

    好不容易熬到睡着,天都快亮了,国公夫人心疼他,索性没有叫他,又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无非就是一些官员前来拜年,郑锐风在家,让他打发了就是。

    只要别误了下午的大典就可以。

    荣国公醒来不久,由夫人伺候着穿上衣服,吩咐厨房摆了饭,一家人都去餐厅吃早膳。

    他到的时候,郑锐风已经到了,见到他和夫人,急忙上前行了大礼,说了一些拜年的吉祥好话儿,让他心情十分舒畅。

    吩咐一声开饭,他看着郑锐风说道:“你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郑锐风摇头说道:“并没有,父亲有什么吩咐吗?”

    荣国公想了想,点头说道:“不如你今天下午跟我一起去大典吧。”

    郑锐风微微一愣,犹豫着说道:“父亲,儿子……恐怕还没有这个资格吧?”

    荣国公摆了摆手说道:“哎,这个你不用担心,为父说你去得,你就去得,到时候准备一下吧。”

    “是。”

    郑锐风没有再说别的,父亲让他去的,一定不会错,且听父亲的安排就是了。

    吃了早膳,又有几个官员来拜年,一直持续到临近中午,父子二人一个骑马,一个坐轿,直奔城中的祭坛而去。

    城中祭坛一般不会开放,只有在每年的大年初一和十五,还有就是有天灾的时候,皇帝开来祭天。

    今天是大年初一,那里早早的聚集了不少的百姓,当然,他们只能是远观,而不能近前来看。

    荣国公官居高位,自然有他的位置,还是在十分显要的地方,郑锐风跟在他的身侧,他是第一次参加,目光掠过四周,做到心中有数。

    官员们陆续到了,人人都到荣国公面前来打招呼,看到郑锐风都要夸上几句。

    荣国公打的也就是这个主意,他想着在这个时候,把郑锐风给推出去,让百官知道他还有这么优秀的儿子。

    正在此时,远处传来马铃声,转头望去,来了一辆马车,众官员一见那辆马车就是一惊,不为别的,只是因为那辆马车的上有明显的标记,显示着这辆马车,属于相国府。

    这也倒轩了,马车车顶上还竖着一面独特的旗子,那是陈相国在南海才用的,怎么……出现在京城了?

    难道说……

    百官瞪大了眼睛看着,车帘一挑,一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人身穿蓝色官服,上面绣着祥鸟环飞,头截乌纱,压着微扬的眉,额角两边有些许零星的白发,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

    正是陈相国。

    百官立即哗然,这陈相国何时回京了?怎么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今天可是大年初一,这大典除了皇帝要参加之外,皇后和太子也是必须要参加的,只是,听说慧锦皇后和太子都犯了错,一个在自己的宫中思过,一个被贬去了和冷宫无异的地方。

    现在,陈相国回来了,这一局能不能破得了?

    荣国公正想着迎上前去,忽然不远处飞驰而来一匹快马,那匹马纯黑色,身材健壮,四蹄硕大,一看就是千里良驹。

    那匹马上的人更是威风凛凛,穿着黑色的亲王上朝服饰,腰间扎着玉带,足蹬抓地虎快靴,腰间佩着一柄宝剑,身上还穿着一件同色的白毛领大斗篷,衣摆在他的身后翻飞,如同翻滚的浪。

    他一眨眼就到了陈相同的马车后面,手上一用力,马的前蹄就抬了起来,“嚓”一声停住,他在马上却纹丝未动。

    好骑术!

    郑锐风在心里赞叹道。

    来人翻身下了马,转到马车前面,看到陈相国,并没有多少意外的神色,浅浅笑着,说:“本王当是谁,原来是陈相国。这是奉旨入京的吗?”

    现在以陈相国的身份,应该算是全封疆大吏了,他要回京必须经过上奏折请示,然后等到轩辕帝同意了之后批复才行。

    一般来说,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封疆大吏这种贵重的身份是不会出门的,说来说去不是铺张浪费,其实最重要的还是安全问题。

    他们自身的安全,还有皇帝的安全,皇帝多半会觉得他们手握重权,到时候会不听命令,所以,平时很少让他们回京。

    没有京师重地,他们再怎么折腾也不好弄出什么事情来,这一点就是轩辕帝的牵制之法。

    听到他自称本王,郑锐风的眉心微微一跳,这位风采出众,气宇不凡,莫非就是轩辕耀辰吗?

    他正想问问父亲,只听那个男人说道:“本王许久不曾见陈相国了吧?今日一见,相国大人风采依旧啊。”

    陈相国看着轩辕耀辰,心里暗自吃惊,他没有想到,轩辕耀辰有这样的风采,前几年还说要他不过是纨绔王爷,是京城中的一霸,怎么……

    眼前看上去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这冷静的语气,坚定的态度,冷厉的眼神,这里像是之前印象中的样子?

    他暗自心惊,但此时也不能表露出来,只能弯腰施了礼说道:“给王爷请安,王爷说笑了,老臣已经是老了,这次回来也是不准备再出去,皇上那里……”

    他说到这里,飞快看了一眼轩辕耀辰,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来,可是让他失望的是,轩辕耀辰面容沉肃,在听到他的话之后,完全没有其它的反应,更没有错愕惊讶的神色。

    陈相国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到底在想什么呢?难道真的不在意自己留在京城?

    正在此时,其它的几位王爷也陆续到了。

    大家寒喧过后,归了自己的位子。

    轩辕耀辰总觉得有两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如丝般粘在他的身上,着实有些难受。

    他不声色的向着那两道目光的方向望过去,发现是站在荣国公身后的一个年轻男人,身穿蓝色锦袍,腰间系着同色的玉带,腰侧坠着两个香包和一块玉佩。

    他立时发觉这个男人的目光锐利,透出狡黠,应该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主,想来这就应该是荣国的长子,郑锐风吧?

    郑锐风也在算着时辰,看到轩辕耀辰看向他,微微冲他点了点头。

    此时,轩辕帝走了出来,众人立即起身山呼万岁,他一脸沉肃,没有一点笑模样。

    郑锐风的心里涌起淡淡的感觉,并不太好,他在心里暗自思忖,这大年初一的,轩辕帝会有什么事情觉得烦躁?

    轩辕帝摆了摆袖子,有个太监上前,扯着嗓子喊道:“皇上有旨,祭祀大典……开始!”

    话音一落,轩辕帝就站了起来,迈步走到神坛前,双手握着香烛点着,对准中间的牌位拜了下去。

    百官也不敢怠慢,都起了身,跟在他的后面拜下去。

    没有人看到,神坛后面的殿内,有一个人身姿灵巧的从后窗翻了进去,怀里抱着一个盒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