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很贫瘠 - 第53节 竭泽而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闻臻“嗯”一声。他要从宿舍搬去他在学校附近的新房住,那房不小,装修加放置,前前后后花了快两年。闻臻也不急,一富二代天天住宿舍和他们混在一起,要不是朱心哲老和他一起打游戏玩得熟,还不知道自己身边有个有钱人家的大少爷。

    “这放了暑假,你还回不回学校经营咱工作室了?”朱心哲问。

    “回。我回家待几天就来学校。”

    “你现在回家?那正好,顺路开车送我去趟体育场呗,我约了人玩。”

    “行。”闻臻收拾好东西,“走吧。”

    闻臻在学校里很有名气,大一还未入校时就被学校盯上,报道当天就被学生会的人逮住,邀请他拍摄新生宣传片和作为优秀新生代表在开学典礼上发言。

    闻臻也没推拒,要求都答应了。结果他在众人面前一亮相,大家就都记住了他这个人。后来闻臻创立游戏工作室,被挂在学校表白墙上,在各种场合作为代表发言,甚至在专业课上打瞌睡被老师点进来回答问题,都能被人拿出来八卦一番。

    闻臻在首都读大学,平时忙工作室的事,很少回家。这回是学校放假,要搬家,家里人又来电话,他便把宿舍的行李先送去了新家,后开车到机场,坐飞机回s市。

    闻康知想他哥想得要命,听闻臻今天要回,上午的课上完了就急急忙忙从学校回来,等着他哥回家。

    闻臻快两点才到家,一开门就见闻康知跑过来,“哥!”

    闻臻把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给你。”

    闻臻给闻康知带了礼物回来,闻康知开心得要命,拆了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精致的小显微镜。他如获至宝捧在手里,“我喜欢这个!”

    “喜欢就行。”闻臻进屋去,闻康知嗒嗒跟在他后头。闻臻一回家,闻康知就变乖了,也不闹腾他妈。

    李清从楼上下来,穿一袭优雅裙子,“回来晚了,让阿姨给你留了饭,快吃点吧。”

    “爸呢?”

    “睡觉呢,醒了以后你们再聊。”

    阿姨把饭热好摆桌上,闻臻坐下吃饭,闻康知也凑过去跟着坐下。李清哭笑不得,“宝贝该去学校啦。”

    “还早呢。”

    “现在都几点啦?你听话,哥哥要在家里住几天的。”

    李清哄了半天,才哄得闻康知不情不愿跳下椅子。李清对小儿子十分耐心温柔,蹲下来给他整理好衣服,背上书包,牵着小孩一路到司机的车上去,又温声和他说了阵话,才把车门关上。

    午后闻家良醒了,父子俩聊了会儿,闻家良不满闻臻不务正业,办什么游戏工作室,说白了就是一群人在那里打游戏。老人要闻臻到公司来实习,闻臻说没空,把他爸气得吹胡子瞪眼,话不投机半句多。

    下午李清工作不忙,亲自去把闻康知从学校接回家。闻康知一整天情绪很高,背着书包一溜烟跑去找他哥,要他哥带他出去玩。

    李清在一旁说,“宝贝乖,把作业做完了再出去玩好不好?”

    “那哥哥教我写作业。”

    闻臻正要回房间打游戏,闻言说,“你自己写。”

    闻康知被他妈娇惯坏了,踢了拖鞋倒在沙发上撒娇,“我不!我要和我哥待一块,不想写作业。”

    李清只好拜托大儿子,“闻臻,你就陪一陪弟弟好不好?康知好想你的,正好他最近总说作业难,你就教一教他嘛。”

    闻臻只好去他弟房里,教小孩写作业。小学四年级的数学题,闻臻耐着性子坐在桌前拿笔教,然而闻康知这也不会做,那也不会做,心思压根不在作业上,两条腿在椅子底下晃啊晃的,“哥,我们出去玩吧。”

    “先把作业写了。”

    “我写了作业,哥就带我去玩吗?”闻康知露出期待的表情,“我们学校那边新开了一家水族馆,听说超级好玩!”

    闻臻见他没心思写作业,也把笔放下,“我过几天就回学校,让妈带你去。”

    闻康知立刻撇起嘴,“可是我想和你一起去。”

    “你还写不写作业了。”

    闻康知不满道,“我们班上好几个人都去过那个水族馆了,就我没去过,结果他们天天在我面前炫耀……”

    闻臻站起身,懒得教了。“你自己写吧。”

    “唉,哥!”

    闻臻还惦记着他游戏进度,原本也不爱陪小孩玩,压根没那耐心。他回了自己卧室,把闹腾的闻康知关在了门外。

    别墅的灯光在夜中星点闪烁。

    第59章 她想光永不熄灭

    年后闻小屿回到首都,正式进入森林艺术团,闻臻也启程前往英国。闻小屿要尽快恢复到可以上舞台的状态,即使数次因思念想偷跑去英国找他哥,也只能忙到望洋兴叹,乖乖排剧。   两人每天保持信息联系,得了空就打个电话。闻小屿在手机上比在现实里要话多一点,常常问闻臻在做什么,吃饭没,还会拍百岁的视频和自己做的饭的照片发过去。

    闻臻问他怎么不把他自己的视频发过来看看,闻小屿说不发。闻臻又说做了好吃的东西不给他吃,净吊人胃口。

    闻臻老一本正经逗闻小屿,每回闻小屿排练间隙一个人坐在一旁休息,抱着手机抿嘴笑。有人八卦问他是不是谈恋爱了,不然冲着手机笑那么甜。闻小屿否认说没有,人却局促了,耳朵也红了。艺术团里就传言小仙女终于谈恋爱了,可喜可贺。

    三月,到闻小屿的生日。闻臻正好出差,没能回国。他人没来,礼物和生日蛋糕却到的及时,早早就送到了艺术团。

    这个生日闻小屿过得挺忙。上午李清来首都陪他过生日,中午和艺术团的大家一起分蛋糕,下午胡春燕也来了,背了不少她亲手做的酱罐头。晚上姜河又约他出去吃饭,姜河和沈孟心在半年多前和好,两人一块过来给闻小屿庆生,说起当初分手的事,各自都是唏嘘。

    闻小屿白天安排得太满,晚上回到家洗完澡就往床里倒。他趴了会儿,支起身拿过手机,算现在英国的时间,差不多下午两点多。

    他给闻臻发消息,问他是不是在忙。消息刚发出去,闻臻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李清已在另间卧室歇下,闻小屿接起电话,捧着手机下床轻轻关上门,然后爬上床戴上耳机,裹上被子。

    手机屏幕的画面晃一下,闻臻出现在屏幕里。他那边还是白天,闻臻穿着休闲装,坐在办公室里,手边一份还没收拾的盒饭。

    闻小屿问他,“你才吃完午饭吗?”

    闻臻“嗯”一声,闻小屿提醒,“吃得太晚了。”

    “下次早点。”闻臻把手机放好,“玩得这么晚,开心了?”

    “开心。”闻小屿窝在床角落,望着手机屏幕里的人,“最近回来吗?”

    “想我了?”

    “别……乱说。”闻小屿心跳加快,声音变小,“我就是问问。”

    闻臻笑了笑,问他,“巡演预计在几月?”

    “今年大概是七月开始。”

    “来欧洲的话,有空就来找我。”闻臻说,“带你出去玩。”

    闻小屿一下就心飞了,脑子里全是他和闻臻在欧洲旅游的画面,面上还要作冷静状,点头说好。

    “胃还痛过吗?”

    “没有了。”

    “你应该多和我聊天。到现在还有什么事是不能和我说的?”

    “真的没有。”闻小屿调整姿势趴在被窝里,顺手把手机靠在枕边的熊玩偶身上。他很放松,只是看着闻臻,和他说说话,心情就安宁,还藏一点不能言说的甜。

    “你下午有事吗?”闻小屿试探问,“我快睡觉了,我们能不能......再多打一会儿电话。”

    低笑声从耳机传来,摩挲得闻小屿的耳朵起了麻意,“好,我等你睡了再挂电话。”

    闻小屿露出笑意,小腿翘起来轻轻晃。偌大的房间里月光静谧,只有他一个人轻声说话的声音。那声音渐渐低了,随着夜幕渐重,闻小屿没摘耳机,和脚边的百岁一样蜷着,睡着了。闻臻等到耳机那头只剩平稳的呼吸,这才挂掉电话。

    闻小屿还学会了打游戏。闻臻花了不少时间,总算把他教会,两人空闲时就一起联机玩无人雪境,或者别的游戏。闻小屿玩什么都是奶妈,去哪都跟在闻臻后面,有时赵均一他们公司的一群人也过来一起玩,一开始还有人误会那个老跟在他们老板屁股后面的小奶妈是老板的女朋友。

    闻小屿一个人待在首都,基本上每天艺术团和家两点一线跑,少参加团建,也没什么朋友,李清怕他娱乐太少憋闷,便给他首都找了个玩制窑的老师,每周上两次课。

    闻小屿对团体活动向来不感兴趣,对这种一个人能玩的制造游戏却挺喜欢,于是排舞之余,闻小屿就多了项学制窑的活动。后来沈孟心听说这件事,好奇问闻小屿可不可以把她也介绍进班。之后闻小屿上制窑课就多了个伴,有时下课姜河来接沈孟心,三人就一道回去。

    他最近一直在钻研一样东西,就是如何捏出一个人来。他想捏一个闻臻在无人雪境里玩的角色,但是人很不好捏,也不好立起来,闻小屿在老师的指导下干脆省了手和腿,捏一个方方的玩偶型,然后再上色和烧。他捏了少说有十个失败品,本想扔了,老师建议他留做纪念,闻小屿就把一堆奇形怪状的粘土娃娃放在家里的阳台上,后被百岁一个哧溜铲碎了三个,被保护性收进了抽屉。

    七月,森林艺术团的世界巡演第一站在国内s市。大型中国舞舞剧《心中的永无乡》背景设定在清末民初,讲述在古国覆灭和新朝建立的历史洪流之下,一位贵族女子与一位年轻大学生的相识和相遇。舞剧上半部分主要描述古代贵族生活之华美,之后战火入侵,朝代更替,女主从天上坠入人间,遇到了年轻的、充满新思潮的男主。从这里起故事转入后半段,两人在风雨飘摇中经历过思想的激烈碰撞,也因对方而见到全然不同的世界,可惜战火纷飞不休,男主因思潮新颖勇于反抗,最终被敌对阵营暗杀,死在了女主的怀里。

    女主的扮演者是森艺的首席舞者廖雨婷,男主则是艺术团的新人闻小屿。这次的舞剧一如森艺向来的风格,无论风格还是剧情与传统的中国舞舞剧不大相同,加之故事线丰富,因而演出时间也更长,从排练到舞台布置,前前后后花费了数月。

    廖雨婷比闻小屿大三岁,舞台经验非常丰富,是森艺自建团以来最年轻的首席舞者,名作传遍大江南北,实打实是闻小屿的前辈。闻小屿对待他的人生第一次全球巡演舞台非常重视,一周五天都泡在艺术团练舞,只留自己两天休息放松。

    男女主俩还都是一个性子,廖雨婷也是个钻磨完美的人,别人在聚会团建,节假日出去旅游,廖雨婷和闻小屿就在练舞房里泡着。两人关系挺好,练舞累了就盘腿坐在一块聊天,交流舞剧怎么跳怎么演。

    巡演开场当天,许多和闻小屿相识的人都来了,李清,胡春燕,姜河和沈孟心,还有不少闻家的亲戚。前一天闻臻说会回来看他演出,到现在闻小屿也没收到他哥抵达的消息,闻小屿自己在后台换衣服,不时看一眼手机。

    他的演出服是一身中山装,衣领里搭着白衬衫领,衣服合衬修身,微微勾勒出腰线,领口扣到顶,抵住雪白的脖颈,没能挡住胎记,依旧拿遮瑕遮住。

    后台助理给他取来眼镜道具,闻小屿戴上平光的金丝圆框眼镜,坐在镜前让化妆师打理头发。化妆师给他抹了点唇釉,几个女孩围过来,想和他合影。

    助理四处找闻小屿上舞台的鞋找不着,闻小屿想可能是在他老师手里,便自己出门去找。

    他刚出化妆室的门,迎面就差点撞到走来的人。闻小屿抬起头,眼睛顿时都亮了,“哥!”

    闻臻不知怎么进的后台,这会儿低头看着闻小屿,眼中有笑意。两人又是几个月不见,闻小屿的心脏扑通扑通跳,连自己抓着闻臻袖子不放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的?我还以为你赶不上了。”

    “出机场就坐车过来了。”闻臻说,“这次又找什么?”

    闻小屿这才想起来,“鞋子好像落在老师那里了。”

    闻臻陪着闻小屿找鞋,两人一路穿过热闹的后台,容貌皆出众,颇引人注目。最后找到森冉,森冉这才一拍脑袋, 告诉闻小屿鞋估计是落在行政办公室了,搬演出服的时候后台太乱放不下,她当时顺手就把一些东西放在了办公室,之后忙得忘了告诉助理。

    闻小屿去行政办公室找到自己的鞋,提着往回走。办公室在二楼,人少,下楼梯的时候,闻臻忽然问闻小屿,“这身打扮谁给你设计的?”

    闻小屿站住脚,低头检查自己演出服,“团里的设计老师。怎么了?”

    他的下巴被捏起来。闻臻站在他下面一个台阶,手上和挠猫似的,“招人得很。”

    上下楼的拐角处光纤偏暗,也没有人经过,闻小屿看他哥一眼,那双清凌的眼睛被镜片挡着,多了些朦胧的意味。两人面对面站在楼梯上,闻臻低声问,“想不想我?”

    闻小屿点点头,小声答,“想。”

    喧嚣远去。闻臻按住他的脖子吻上来的时候,闻小屿闭上了眼睛。他强烈想念闻臻的吻,唇舌缠绵的热感烧着闻小屿的四肢,令他沦陷。闻臻舔过闻小屿的舌尖,吻得人呼吸不稳,再放手时只见闻小屿通红了脸颊,镜片上一片雾蒙。

    闻臻摩挲闻小屿的耳后,在人耳边说,“回去记得补一下口红。”

    闻臻回到观众席时,周围已差不多坐满。李清坐在他旁边,见他来了,说,“还以为你赶不上了。”

    他们的位置在vip的软席座,看舞台看得十分清楚。闻臻坐下来,顺手整理衣装,“不会的。”

    李清沉默。她今天打扮得精致优雅,为了出席小儿子重要的舞蹈演出场合,妆也化得漂亮。

    她出神望着眼前的舞台,忽然开口,“小宝一直等着你来呢。”

    闻臻点头,“嗯。”

    “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才开心。”李清仿若自言自语,喃喃道,“我还能怎么做?有时候我真的很迷茫。”

    嘈杂之中,闻臻的声音低沉而稳定地传入她的耳朵,“妈,我很抱歉。”

    李清无奈苦笑,深深叹息,“自从接回小宝那天,我在心里发誓再也不想让他受任何委屈。可我不是个好妈妈,我没有做到......曾经我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做到,可到现在我才知道,我连自己的孩子在想什么都不知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