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很贫瘠 - 第51节 竭泽而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母子俩对视片刻,闻小屿笑一下,点点头。李清怔怔望着他,抬手摸摸闻小屿的脸,把他搂到面前,在他额头上亲一下,然后轻轻把人抱着。

    那一刻她生出心酸想流泪的冲动。她想起了丈夫对她说过的一句话。

    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曾经告诉她,[小清,我最喜欢看你站在舞台上唱歌。因为你在舞台上最快乐,最幸福。]

    十月,天已转凉。李清接了音乐会邀请,为了尽快进入状态,她忙碌起来,几乎每天都要出门排练。与此同时,她没忘记联系森冉,两人在电话里聊了许久,聊的基本都是关于闻小屿。

    李清的意思是希望森冉能多多关照闻小屿,最好能在森艺明年的全球巡演开始排剧之前就给闻小屿国内舞台的机会,让小孩先热热身。森冉则表示一直都等着她的宝贝徒弟回艺术团上岗,无论何时想排上剧目都可以,一切都看闻小屿的意愿。

    两人都去问闻小屿,闻小屿却说,等过完年,年一过完,他就回首都排练。

    这天晚上,闻小屿洗完澡趴在床边飘窗上,拿电脑翻看新闻。

    他哥的公司推出的游戏《无人雪境》卖得非常好,从年初发售日至今全球销量已破2500万,成了公司如今各方面都遭遇挫折和不景气时难得的一个好势头。

    最近闻小屿一直在试着了解自家公司的运营,尤其想了解闻臻的工作。可惜第一他完全没有商业头脑,另外,他和闻臻在家里很少交流,也无从学起。

    闻臻在s市有另外单独的公寓,但自父亲走后,他基本都在主家这边住。闻小屿每天和他哥在一个屋檐下见面,话却说的少,连几次逮着机会去公司给他哥送饭,都是傻乎乎坐在一边看着闻臻吃饭,好像光是看看就能满足了一样。

    闻小屿正看电脑,余光见一辆熟悉的车开进院门,知道是闻臻回了。

    他总这样,大晚上趴在飘窗旁边,要一直看到他哥的车回家,然后听到门外走廊对面的那扇门响起后,才窝进被子里睡觉。

    可今天闻小屿等了很久,等得都快睡着了,还没听对面的卧室门响起。他坐在床上磨蹭来磨蹭去,还是轻轻起身到门边,打开一条门缝。

    闻臻的卧室房门安静半掩着,显然无人进出。闻小屿有些担心。家里昏暗,只有走廊下的小夜灯亮着引路的微光。他走出去,找了客厅,厨房,餐厅,后院,基本上找了一圈,没看到人。

    他正着急,冷不丁身后响起一声,“这么晚不睡觉?”

    闻小屿吓得忙一转身,看见他哥站在他身后,手里拎着个醒酒器,里头装着红酒,一股酒香飘出。

    “你去哪了?”闻小屿小声问。

    “酒窖。”闻臻看他一眼,转身往楼上去。闻小屿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手里的红酒,担心他哥怎么这么晚还要喝酒。

    闻臻到自己卧室门口推开门,转头对闻小屿说,“进来。”

    闻小屿只是在门口站在一会儿,就跟了进去,关上门。闻臻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红酒杯,到沙发边坐下,见闻小屿尾巴似地跟着他也坐下,说,“你就不用喝了。”

    闻臻的卧室很大,东西不多,显得有点空。卧室没开灯,窗外夜色投落,暗光落在闻臻的身上,映照得他侧脸有些冷。闻小屿看了会儿他哥,又低头去看他哥倒酒。“你心情不好吗?”

    “白天事情多,神经比较紧绷。”闻臻如实答他,“回家喝点酒放松一下。”

    闻小屿就往闻臻身边坐近一点,捧过他哥的手慢慢按揉虎口。闻臻随他按,喝了点酒,低头看闻小屿的侧脸,若有所思。

    “想爸了?”他很少见闻小屿这么晚还不睡觉,想来想去,猜是这个原因。

    闻小屿本没往这方面想,被闻臻一提,原本一直压在心底的思念就冒了出来。他一直刻意不让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不想在家人面前一蹶不振,想学着父亲和哥哥那样坚强和冷静。

    可闻臻只是问他一句,他就“嗯”一声低下头。想哭了。

    闻臻抬手搂过闻小屿,把人抱到身前,安抚地摸摸。夜寂静,闻臻的怀抱温暖安定,闻小屿嗅他哥身上的味道,紧贴着闻臻不动。

    他抬头看到窗外的天空,小声说,“星星好暗。”

    闻臻抚摸闻小屿的额角,声音低缓,“想看星星?”

    闻小屿摇头。两人安静依偎在沙发上,夜色只映下一片模糊的影。酒杯里还剩一半红酒,放在桌上没动。

    闻臻忽然说,“那天爸和我说了句话。”

    “什么?”

    “他说随我喜欢什么人。”闻臻说,“就是希望我能有个伴。”

    闻小屿安静片刻,听到闻臻的声音低沉,仿佛心有所感,望向闻臻,“你在后悔吗?”

    后悔从前和父亲不亲近,一意孤行惹父亲生气,总是让父母接受自己,而对家人的困惑和不解置之不理。

    沉默过后,闻臻答,“有时候......会。”

    “可你是他的骄傲。”闻小屿握着闻臻的手指,认真说,“你们不需要很亲近,就可以了解对方的想法,也能达到对方心中的期望。就算有不完美的地方,也不会影响你们的关系。”

    闻臻一笑,“谁教你这么说的?”

    “我就是这么想的。”闻小屿也有些难为情,但他不愿闻臻难过,还是坚持说出来。闻臻低声笑,指腹抚过闻小屿的脸颊,侧过头在他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你总是安慰别人。”闻臻留恋闻小屿发间的气息,“自己的心事却藏着不说。”

    静悄悄的房间里,闻臻的吻温柔引人战栗,还有若有若无的淡淡酒香。夜晚像一个魔法,隔绝了白日的所有不能和禁止,让闻小屿陷进闻臻的怀抱。

    他握着闻臻的手指不愿松开,想起父亲对他说“勇敢点,别怕”。他也想勇敢点,也知道爱一个人没有错。

    可是爱上自己的哥哥,难道也要鼓足勇气吗?

    面对一条布满荆棘的荒芜小路,闻小屿无从走起。即使闻臻与他并肩同行,他也会害怕荆棘扎痛了他哥,怕走到最后是无尽的池沼淹没他们。

    可若因前路有难而止步不前,是否是懦夫的行为?闻小屿曾选择了放弃,而后便是时间每走一天,他就痛苦和折磨一天。

    失去了稀世的珍宝,即使回归正常的生活,无人苛责、无人诧异,甚至满是鲜花与赞美。只有他自己知道,珍宝的离去剥走了他心脏的一部分。

    如此他也再无法像皮雅芙那样,即使一生命途多舛,先后失去挚友、亲人与爱人,也依旧能够说出那句话——

    [我无怨无悔,没有遗憾。]

    第57章

    这两天李文瑄快过生日,闹着要闻康知给他买礼物。闻康知拿他没辙,陪着人去了市里最大的电玩城。

    李文瑄兴致勃勃四处逛,闻康知坐在一旁低头拿手机发消息。他的女朋友比他小一岁,有点粘人,这次本来也想跟着一起过来,奈何社团有事没来成,就有一搭没一搭和他在手机上聊天。

    女朋友很可爱,就是有点孩子气,闻康知和人相处了快一年,竟也慢慢学着如何照顾人,天知道他一开始只是想玩玩而已。

    闻康知正打字,就听旁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这边可以试玩游戏机吗?”

    闻康知抬起头,看见闻小屿站在不远处和销售员交谈。闻小屿也察觉到他的视线,转头过来,两人对上目光。

    闻康知一下心烦起来,闻小屿也挺不愉快皱起眉。这时李文瑄咋咋呼呼跑过来,“哥,我想要这款最新的xbox,你快过来看,性能超棒......嗯?”

    李文瑄也看到了闻小屿。他只见过闻小屿寥寥几次,都是在家庭聚会上。这会儿闻小屿穿一身简单的白色厚外套,牛仔裤,普通球鞋,身上还背着个书包,半点富家少爷的模样都没有。

    “闻小屿!”李文瑄脱口而出,嗓门中气十足,叫得闻小屿不得不答应,“我是。”

    李文瑄小孩心性,看见他哥不喜欢的人就想赶紧护着他哥,把人凶走。可等他真到了闻小屿面前,一肚子话又说不出口了。

    闻小屿常年练舞和锻炼,自有一股挺拔的气质。加之话不多,不笑的时候一双清亮的大眼睛望着人,就有些冷的意味。

    李文瑄收了声,傻乎乎望向闻康知。闻康知站起身,“你来这里做什么?”

    闻小屿答,“想给我哥买个新年礼物。”

    闻康知不吭声看着他一会儿,而后丧气偏过头,“......哥他最近还好吗?”

    “还好。”

    “算了,问了也是白问。”闻康知低声道,“反正有你在,他们怎么都好。”

    一旁李文瑄撇撇嘴,“哥,你别说这种话。”

    闻小屿却说,“你说得对。”

    闻康知深吸一口气,“你......”

    “你也应该明白,是我的东西,永远都是我的。”闻小屿平静道,他不经意扫一眼闻康知手边警惕看着他的李文瑄,开口,“所以是你的东西,也没人能抢走。”

    闻小屿从电玩城回到家,把新买的ps盒子抱到自己房间放好,准备等跨年晚上送给他哥。

    闻臻难得说中午回家,恰好李清还没回,闻小屿就去厨房和阿姨一起准备午饭。李清和闻臻先后到家,一家人有一阵没坐在一起吃饭,闻小屿心情好,亲手做了一桌饭。

    李清看起来气色也好了些,忙碌让她多了点生气,心思也转开了,不时在饭桌上讲自己排练音乐会遇到的趣事。她又询问闻小屿,问他准备何时回艺术团排剧。

    “森老师可一直等着你呢。”李清对闻小屿说,“她说给你准备了好几个剧目,等你回去一起挑。”

    闻臻也说,“想跳舞就就去跳,家里不用你操心。”

    闻小屿只好“嗯”一声,埋头吃饭。李清又问起闻臻公司的事,闻臻说起公司最近一直在升级产业链,许多国外的业务都在往国内整合,一切都在按照父亲曾预想的那样发展。

    “我下个月要去趟英国。”闻臻说这话时语气平淡,却让李清和闻小屿都吃了一惊。闻小屿抬头望向他,李清忙问,“要去多久?”

    “至少半年。”闻臻显然已考虑过这件事,“公司已定下和英国合作海上风电项目,到时候我会带人一起去,如果能发展成长期合作更好......”

    闻小屿几乎没在听了。他在听到他哥说要走的那一刻就有些懵了,只捏着筷子不动,耳朵里莫名窜出阵阵的耳鸣。

    闻臻离开的那一天,他们也是这样在餐桌前。戒指盒扔到他面前,戒指滚落在地上,然后闻臻走了,两人彻底失去联系。那画面忽地冲进闻小屿的脑海,令他立刻就心悸起来。

    闻小屿干涩咽下唾沫。他的胃毫无征兆地开始抽痛,他很久不痛,痛感已近陌生。闻小屿不停压下呼吸,想让自己冷静下来。然而痛愈来愈强烈,胃仿佛要痉挛绞成一条。

    他很快出了冷汗,想离开餐厅,不想让妈妈和哥哥看到自己失态的样子,可他僵在椅子上,疼得动弹不得。

    “......闻小屿。”

    “闻小屿?”

    闻小屿被一下捉住手腕,他手里的筷子晃落,当啷滚落在桌上。闻臻很快起身来到闻小屿面前,“你怎么了?”

    李清吓一跳,慌忙过来,“小宝?怎么脸色这么白,吃坏东西了吗?哪里不舒服?”

    阿姨也听见动静小跑过来,几人围着闻小屿,他坐在椅子上疼得直抽气,不得不抓紧闻臻的手臂,白着脸蜷缩起来,“......胃疼。”

    他抓得闻臻很紧,几乎缩进闻臻怀里,“哥......我胃疼。”

    闻臻把闻小屿整个人抱起来,让阿姨去叫赵医生来,让母亲倒来热水。他一路大步上楼进卧室,把闻小屿放在床上。“怎么突然胃疼了?”

    闻小屿疼得咬牙说不出话,只不停喘气,一时也顾不得别的,“药......在床头柜里。”

    闻臻静了两秒,后放开他,拉开床头柜。柜子里放着闻小屿之前吃的胃药和镇静作用的药物,闻臻拿出药瓶,这时李清端着热水匆忙赶上来,见了闻臻手里的药瓶,也是一愣。

    闻臻把药给闻小屿喂下。闻小屿不知是怎么了,胃许久不作乱,一闹就闹得天翻地覆,药吃下了也不见好,闻小屿一直疼,冷汗流了一背,疼到最后抓着闻臻的手指哭起来。

    闻小屿又被一路送去了医院。都快赶到家门口的赵医生听了消息也只能一拐方向盘,往医院赶去。

    闻臻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对母亲发火,“他什么时候得了胃病,你就一点没察觉过?!”

    李清愧疚万分,只不停自责,“都怪我,都怪我不好……”

    赵医生和阿姨忙在一旁劝,闻臻也无可奈何,想起自己去年一年不与闻小屿联系,简直是他犯过最大的错。

    医生从病房出来,说闻小屿是犯了胃炎,这会儿还发起了烧,正在输液。

    一行人进病房去,闻小屿发着烧,已迷迷糊糊睡去。李清坐在病床边,难过看着闻小屿。闻臻则在病房门口翻看闻小屿的病历,赵医生在一旁和他讲。

    “去年得了神经性胃炎,医生的诊断是与情绪有关,后来又拿了两次药。”赵医生说,“病一直没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