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很贫瘠 - 第6节 竭泽而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胡春燕依旧在发怒:“你让他们有本事把你爸从派出所也捞出来!免得我还要去给那死废物送衣服!”

    他的爸爸也被警察扣下,即将面临审判和牢狱之灾。闻小屿靠在门上,感到一切都荒谬得可怕。他以为的亲生父亲竟是个偷小孩的贼,白白要他喊了二十年的爸爸。闻小屿甚至极为可笑地想:既然当初那样费大力气把他偷过来,为什么又不对他好?

    闻小屿很累,说:“我走了。”

    他转身要走,胡春燕一把抓住他手腕,“你敢走?我他妈白养你二十年了?”

    “我要回去上学!”闻小屿终于发脾气,“我一年多没上学了,你知不知道?!”

    “你就在这里呆着,给我呆着!”

    “我不!”

    “啪!”一声脆响,胡春燕一耳光打在闻小屿脸上,“你今天要敢走,我就打断你的腿,让你再跳舞!”

    胡春燕手劲极大,抽得闻小屿耳朵嗡鸣。所有委屈在那一瞬间爆发,闻小屿愤怒推开女人:“留在这里让你成天打我骂我?成天做饭,扫地,到处打工?!”

    “去有钱人家住了几天,长脸了你——”

    “我没说我不要你!”闻小屿红着眼眶怒吼,“我暑假寒假都回来看你,毕业以后也回来看你,我还是喊你妈妈,就算你以后和亲生儿子一起生活,你要是乐意,也还是把我当儿子看,这样不可以吗?!”

    女人深深喘息着,忽然安静下来。闻小屿被打得好疼,恨透胡春燕的粗鲁,又不愿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模样。他抬手擦掉眼泪,已经没有任何精力说多的话,只沙哑开口,“我回学校以后和你打电话。走了。”

    闻小屿离开了这个满是疮痍的小家。

    路灯亮起,夜幕降临。闻小屿拖着疲倦的步伐一个人走下楼,晚风有些凉,吹得他不停吸鼻子,手脚都冷。

    闻小屿刚走到门口,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停在面前。驾驶座的车窗开着,闻臻一只手懒懒搭在窗外,修长指间夹着一根快燃尽的烟。星点火光在夜里微微亮起,烟雾升入深蓝的夜空。

    闻小屿下意识后退一步躲进楼道内的黑暗。他现在谁都不想见,尤其是闻臻。闻臻很无情,一点也不温柔,非常讨厌,他不想和闻臻说话。

    他只是想一个人安静呆着,怎么就这么难。闻小屿脱力蹲在地上,脑袋埋在膝盖间。他默默地哭,眼泪一滴一滴掉在地上,被灰尘裹住。

    他听到车门打开的声音,闻小屿身体一僵,躲在墙边悄悄抬起头,见闻臻下了车朝居民楼走来。他只好站起身,用力擦去眼泪。

    闻臻在闻小屿下楼的时候就看到了他的身影,见人躲在角落始终不肯出来,便渐渐失去耐心,开门下车。

    他走到闻小屿面前,两人的身影一同融于黑暗。闻臻看见他水盈盈的眼睛,问,“哭什么?”

    “别管我。”闻小屿擦着眼泪,嗓音含一点哑,“我想一个人回去。”

    闻臻果真对他毫不体贴,“不行。上车。”

    闻小屿发起火来:“我就要一个人回去!”

    “你一个人跑到这里来,有没有经过我的同意?”

    “我去哪里为什么要经过你的同意?”闻小屿讨厌闻臻的专制,怒道,“你既然不把我当作弟弟,就不要来管我。”

    闻臻面无表情,“这是我的义务,和我怎么看待你没有关系。”

    闻小屿气坏了,转身就往外走,被闻臻握住手腕,拖回来。

    “放开我......”

    “上车。”

    “不要!”

    闻臻收紧手指,不容抗拒把闻小屿拖到车边,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

    借着昏暗的路灯光,闻臻低头看到闻小屿微微红肿的一边脸颊,还有那委屈的泪痕,倔强避开他的双眼。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非常烦躁。闻小屿在想什么,他一点也不明白。父亲和母亲千辛万苦找到他,小心翼翼疼着他,这个小孩却一而再地往回跑,跑到外面去受外人的气,就是不肯在他们的保护下安生呆着。

    闻臻握紧闻小屿挣扎的手,冷冷开口:“明天你就跟我回首都。”

    第07章

    第二天一早,闻小屿一睡醒,行李就已经全部收拾妥当,就等他洗漱吃完早饭,出发去机场。

    闻小屿睡懵了,站在客厅看着自己的行李箱发呆。母亲在一旁忙着煮热牛奶,一边责怪闻臻走得太匆忙,还没来得及和小宝多呆几天。

    “小宝快去刷牙,刷完牙来吃早饭。”

    闻小屿去浴室刷牙,洗脸,穿着睡衣坐上桌,母亲顺手帮他理了理乱发。他捧着鸡蛋羹没动勺子,问:“今天就走吗?”

    母亲说:“是呀,你哥哥要赶回去开会,吃完早饭就要走的。小宝和哥哥一起去首都,这样妈妈放心。”

    闻小屿没想到闻臻竟然是说走就走,他看一眼闻臻,闻臻并不理会他,只兀自吃完自己的那份早饭,起身时还丢下一句:“快吃。”

    闻小屿只好埋头吃早饭,吃完后换好衣服,拿起行李出门。母亲一路把他们送到机场,在检票口与他道别,千叮咛万嘱咐,说过一阵就来首都看他,让他记得多多打电话回家。闻小屿一一应下,与母亲道别。

    机票订在头等舱,闻小屿独自坐一个舱位,望着窗外,飞机起跑起飞,失重感伴随着飞行器轰鸣袭来,闻小屿的目光追随着逐渐远去的家乡大地,直到云层卷来,飞机飞上高空。

    他就这么走了,好像什么都没解决,又好像事情全都尘埃落定。改名换姓,终于抛下重负,能够继续踏上自己追求的道路,闻小屿的心脏咚咚地不停跳着,难以平静。

    一个半小时后,飞机落地。

    闻小屿跟在闻臻身后快步走,闻臻从下飞机起就在打电话,长腿健步如飞,闻小屿拖着行李箱几乎一路追着人小跑。闻臻打完电话停下看手机消息,闻小屿噗一声撞在他背上,闻臻握住他肩膀把人扶正,皱眉,“走路不看路?”

    闻小屿捂着鼻子,“你不要突然停下来!”

    “闻总!”

    一个年轻女孩提着包跑过来,“闻总辛苦了,车已经在外面等着,幸好今天没堵车......”

    女孩看到闻小屿,不明白怎么多出来一个人,但还是礼貌与他打招呼,“你好,我是闻总的助理乔乔。”

    闻小屿与她打过招呼,转眼闻臻已经走远,两人忙追上去。乔乔和闻小屿并排走,女孩对他很好奇,问:“请问您是闻总的朋友吗?”

    “不是,我是他......”

    “他是我弟弟。”走在前面的闻臻头也不回说,“亲弟。”

    乔乔差点左脚绊右脚摔在地上,闻小屿连忙扶稳她,乔乔一脸震惊茫然,看看闻小屿,又看看闻总,最后被职业素养生生拽住,一个字都没敢再多问。

    车停在出口路边,闻臻上车后对司机说:“先回江南。”

    江南枫林是闻臻所住的小区,因邻近枫林公园而得此名。开车的也是公司的年轻员工,与闻小屿打过招呼后疑惑看向乔乔,乔乔给他使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多问。

    车一路驶进江南枫林小区,小区内环境优美,甚至踮脚眺望就能看到高楼背后的公园。闻小屿仿若山里小孩进城,一路观赏远处林木风景,跟在闻臻身后上电梯。

    当闻小屿第一眼看到闻臻的家,心想天啊,又一座现代艺术展览馆。

    闻臻没有注意闻小屿无语的表情,只把行李箱放在门口,钥匙给他,“你自己收拾客房住,饿了就去楼下超市买吃的。”

    闻小屿反应不过来,“你去哪?”

    “公司开会,晚上回。”

    说完转身离开,大门关上。

    闻小屿捧着钥匙站在门口,半晌回头,看着这个空荡荡的、充满性冷淡风格的房子。

    这还需要收拾?蚊子进来都没地躲。

    闻小屿卷起袖子把行李箱拖进屋,找到闻臻说的所谓客房,果真是客房,除了一张床,连个桌子都没有。

    床上甚至只有一个席梦思床垫。

    闻小屿快抓狂,心想这个人是有什么毛病吗,什么东西都没有,让他收拾空气?

    这时他的手机接连响起收到转账的提示音,手机震个不停,闻小屿点开一看,看到闻臻给他转了两万块钱。

    闻小屿眨眨眼睛,确定那串数字是真的,后哆嗦着手指给闻臻发消息:[你做什么?]

    闻臻大概还在车上,很快回复过来,[转钱。]

    [我问你转这么多钱做什么!]

    [零花。]

    [......太多了。]

    然后闻臻就不再理会他了。闻小屿捧着手机蹲在地上,手机屏幕显示的巨额让他大脑空白。这钱他该不该拿?

    闻小屿小心把钱往回转,谁知刚转完一笔就收到闻臻打来的电话,男人在手机那头不耐开口:“我很忙,别烦我。”说完挂断电话,那笔钱又被转了回来。

    不要钱算了,这么爱给别人打钱,我还不还呢。闻小屿被凶得气乎乎的,蹲在地上暗念讨人厌的闻臻,边收拾自己的行李。他想起什么事,拿出手机分别给李清和胡春燕发消息,[我到首都了。]

    李清很快回复,[好,可以到处玩一玩哦。学费和生活费已经转到你的卡上啦。]

    胡春燕则没有任何回应。

    不过一会儿,手机显示有人申请加他好友,备注是“乔乔”,闻小屿通过请求,对方发来消息,[弟弟你好呀,我是闻总的助理乔乔。]

    [你好。]

    [闻总说你可能缺些家具,让我帮你一起看看,你看你需要什么呀?都跟我说!]

    闻小屿打字和人道谢,说自己暂时只需要床上套件和一副桌椅,乔乔很快发来链接让他自己挑选款式,闻小屿一眼看到某套实木桌椅单价,陷入沉思。

    反正是闻臻出钱。闻小屿专心往贵了挑,还多买了一个单人小沙发和一套窗帘,挑好发给乔乔后,乔乔表示ok,帮他买下。

    两个小时后,东西被商家亲自送上门,之后乔乔又下单让人送来两大箱各式各样的零食,让闻小屿不够吃了就找她要。

    再次回到房间时,床铺好,桌椅摆好,窗帘挂上,干净,舒适,漂亮。没有呛鼻的烟味与潮湿气息,没有嘈杂人声和无尽的争吵摔打,窗外就可以看到不远处枫林公园一大片茂盛的植被,天空遥远淡蓝,令人平静。

    闻小屿甩掉拖鞋扑进被子,抱着枕头在床上滚了两圈,心脏咚咚地跳。本想到这里后睡个觉休息一下,可闻小屿压根睡不着,在床上扑腾一会儿后跳起来,满屋转一圈,又拿起钥匙出门下楼转去。

    他今天收到辅导员的消息,他的复学申请批得很快,原本下周一就可以回学校上课,可由于他休学一年多,只能跟着下一届继续上课,这样就导致他的宿舍位不好安排。

    安排宿舍还需要一段时间,但闻小屿挺着急回学校,干脆心一横告诉辅导员自己会在校外住,课照常上就好。发完消息又想起闻臻那张冷脸,心虚。

    他到楼下超市逛了一圈,买回菜、米和小份调料,回到家后和闻臻发消息,问他什么时候回。

    闻臻问他有什么事,闻小屿说你要是回来吃,我就做饭。

    过了一会儿,闻臻才回复说,可以。

    闻小屿就提着袋子进厨房准备晚饭。

    他是后来才知道闻臻独自住在这里的时候,从来没有在家里吃过饭。

    晚上六点半,闻臻从外面回到家。家里飘着陌生的饭菜香味,厨房亮着灯,一个人影在里面忙碌。闻臻脱下西装外套放到一边,走进厨房,见中岛上已摆了三菜一汤,热腾腾的,还挺丰盛。

    闻小屿下午忙得要命,准备晚饭的时候一下发现没电饭煲,一下发现没碗筷,超市家里来回跑了好几趟才把东西买齐,累得半点脾气没有了。

    他添好两碗饭,取下围裙,对闻臻说:“回来的正好,吃吧。”

    闻臻坐下来,闻小屿奇怪看他一眼:“洗手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