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很贫瘠 - 第1节 竭泽而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竭泽而渔

    作者:夜很贫瘠

    文案:

    哥哥可以答应弟弟任何要求,除了逃跑。

    闻家的宝贝小儿子被掉包二十年,一朝捡回,所有人千般宠,万般爱,拦不住宝贝三番五次要跑。

    哥哥:跑也没用。

    大冰山隐性痴汉哥哥 x 小火山隐性傲娇弟弟

    年上攻

    第01章

    家里大门被敲响的时候,杜越正在厨房做饭。妈妈在外面上班,爸爸在客厅抽烟看电视。电视声音开得很大,房子小,烟从客厅漫进厨房,抽油烟机都抽不走。

    爸爸烟瘾太大,杜越呛得咳嗽两声,也没有制止,免得没事挨骂。他系着油污的围裙炒菜看,门被连着敲响,男人骂骂咧咧去开门。

    “是杜晓东家吗?”

    “你们谁啊?”

    “是不是杜晓东家!”

    “是我,怎么了?你们一群人……唉!他妈谁让你们进来了!”

    “我们给你打过多少次电话,你就是不接!非要我们喊警察找上门来!”

    “——孩子在哪?!”

    杜越关上灶火,刚取下围裙,就见一群人吵吵闹闹挤到厨房门口,看到他,全静了。

    冲在最前面的女人穿着整齐大气,面容虽有衰老之色却保养得当,看到杜越,提着包呆呆望着他。

    杜晓东被两名民警拦着在他们身后大发雷霆:“谁让你们闯进我家的?都他妈滚出去!”

    民警说:“你老婆呢?把她叫回来,先去医院,再去警局!”

    “去什么警局?我什么都没做,我哪里都不去!”杜晓东通红着双眼,“杜越,滚过来!”

    女人生气开口:“你怎么对孩子说话的?”

    杜晓东说:“他是我儿子,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关你什么事?”

    女人不知何时落下眼泪,哭道:“他究竟是谁的孩子,我们去医院做鉴定就知道了!”

    杜越站在狭小充满油烟的厨房里,被一群大人堵着门,大吵、哭泣和呵斥此起彼伏围绕着他,令他艰难地在喧嚣夹缝中思考。

    谁的孩子?鉴定?什么鉴定?

    女人朝他走过来,“宝贝,怎么是你在做饭?瘦成这样......衣服这么旧了,也不换件新的!”

    民警拉住她:“李女士,你先平静一下情绪。”

    杜晓东在外面一脚踢飞了他们家平时吃饭用的折叠小桌,怒吼:“都他妈都滚出去!这里是我家!”

    “请你配合我们调查!”

    一个低冷沉静的声音忽然在门外响起:“妈,你先出来。”

    这个家太小、太窄,这么多人一下涌进来,简直拥挤得难以转身。女人如梦初醒,忙往门外让,又一脸期待地望着杜越。

    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人从他们身后迈步过来,出现在厨房门口。他穿着西装,身形挺拔,面容英俊,眼角眉梢透着冷意,黑眸定在杜越的脸上。

    一股微微的麻意从杜越指尖漫开,又很快散去,令杜越自己都不知所以。男人像从画里走出来,容貌充满不真实感。这样的一家人出现在这里,每一处都格格不入。

    民警说:“杜越,我们需要你一同去一趟医院,与闻家良先生和李清女士做亲子鉴定,证明你是否与他们夫妻二人存在血缘关系。”

    杜越二十岁,高考时考去了首都的舞蹈学院,读了一年多,得知父亲吸毒,家中积蓄花光,还背上几十万的债务。母亲几乎崩溃,杜越不得不办理休学,回到家里照顾家人。

    父亲被送去戒毒所出来后偷偷复吸,一日比一日颓丧,母亲打两份工,脾气暴躁,常把情绪发泄在杜越身上。杜越与她吵,她就大声谩骂,以至动手打人。

    有时杜越一怒之下只想一走了之,可每次看到母亲在深夜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家,他又感到无路可走。一天当作一年地熬,不知这样的生活何时才能结束。

    杜越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结束。

    胡春燕接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双方的血液样本已经采集完毕。闻家人报了案,在警察的阻拦下,杜晓东无法从中阻挠,当被要求提供血液样本做他和杜越的亲子鉴定时,杜晓东极为抗拒,甚至毒瘾发作出现胡言乱语的现象。

    胡春燕冲进医生办公室,提高嗓门:“怎么回事?!”

    杜越捏着指尖的棉球站起身,李清立刻起身挡在他面前,“胡女士,我们刚刚做完亲子鉴定。”

    胡春燕怒道:“你们神经病啊?和我儿子做什么亲子鉴定!”

    “既然这么说,那麻烦你也来做一个,免得到时还说我们作假!”

    “有病!”要不是看在有警察和医生在场,难听的话早从胡春燕口中骂了出来,她气急败坏要去抢杜越,“杜越!你给我过来!”

    李清立刻生气拽她的手,“你扯来扯去做什么呀,他刚刚抽完血,你不要动他!”

    医生在一旁无奈喊:“两位女士请冷静。”

    警察拦着吵架的女人,杜晓东在一旁胡言骂人,办公室里一片混乱,杜越站在一旁。他还没吃午饭,早饭也只吃了片面包,此时又饿又茫然,还很烦躁,看着眼前这群剑拔弩张的大人,又疑惑自己是否在做梦。

    办公室门被推开,闻臻挂断电话,对在场人说:“妈,还要辛苦你再跑一趟警局。刘警官,麻烦您。”

    刘警官点头,转身对胡春燕和杜晓东说,“二位,麻烦和我们去局里做个笔录。”

    胡春燕甩开他的手,“我又没犯法,做什么笔录?”

    “你和你的丈夫涉嫌拐骗儿童,我们已经掌握证据,请跟我们走一趟!”

    杜越怔怔看着自己的爸爸和妈妈,那一刻声音好像离他远去了。

    胡春燕大吼:“你说谁拐骗儿童?杜越是我亲儿子,我养了他二十年!”

    李清的情绪同样激动:“当年帮着你们偷小孩的护士已经被我们找到了,你还想狡辩!”

    胡春燕站在数人中间粗喘着气,像一头愤怒的母狮毛发尽张。她刚从工厂食堂出来,接到电话连袖套都没来得及脱就匆匆赶来,一身的油烟和饭菜味,开线的球鞋上尽是灰,枯黄发梢沾满油腻。

    “杜晓东!”她大喊丈夫的姓名,“你他妈说话!”

    男人却在听到李清说出的那句话后如被抽掉魂魄,灰败地站在墙边,目光浑浊,如墙上一道长长的灰,只反复机械地说:“杜越是我的儿子。”

    胡春燕冲上去对男人拳打脚踢,被警察拉开,强硬带出去。杜越见父母被带走,下意识抬脚想跟上去,刚走出几步,被握住胳膊。

    他抬起头,闻臻也低下头,与他目光对视。

    “我带你去吃饭。”男人说。

    闻臻带杜越去了望山湖的一家私房饭馆。饭馆坐山临湖,环境幽雅,掩映一片竹林中,少有客人。两人被带到包间里坐下,竹帘外可见竹叶掩映,湖光山色尽收眼底。

    饭菜在他们落座后五分钟内上齐,秘制红烧肉,花胶鸡汤,杏仁荷豆腐,蟹粉蛋,酒香笋片,炒茼蒿,咸蛋黄卷,一盘盘摆满桌,再放一满玻璃壶晚春黑茶,各倒一杯。

    杜越本觉得拘束,然而闻到菜香后,肚子就十分不争气地叫了一声。他顿时红了脸,暗暗恼火掐了把手腕,觉得自己丢人。

    好在闻臻浑然不在意,只说,“吃完饭带你回去。”

    然后说,“我叫闻臻。”

    “我叫杜越,超越的越。”

    闻臻不在意他的姓名。“结果出来之前,不必想太多。吃饭。”

    杜越没有想太多,他的脑子已经堵住了。而且他真的很饿,就像闻臻所说,其他事先放在脑后,照顾好胃最重要。他小声说了句谢谢,然后拿起碗筷开始吃饭。

    闻臻不动筷子,就坐在对面看着他。男生吃东西的模样很专注,明明在这之前都是一副傻傻不知所措的样子,一路上都只跟在警察身边,半点不靠近他和母亲,母亲想和他说话,他还吓一跳躲到一边,睁大眼睛的样子像只立起尾巴的松鼠。

    ——吃饭吃得脸颊鼓起来,也像松鼠。

    闻臻的注意力很集中,集中得有些奇异。小孩五官优越漂亮,肤白干净,就是面色不好,穿松松垮垮的旧衣服,太瘦。

    模样令闻臻不悦。

    杜越专心吃饱喝足,擦干净油亮亮的嘴,见闻臻坐着不动,问,“你不吃吗?”

    闻臻答:“我已经吃过午饭。”

    杜越望着一桌剩菜,犹豫想说话,闻臻就已经叫来人,给桌上菜品打包,用饭盒装好。男人起身,“走吧。”

    杜越接过饭盒,跟着闻臻离开饭馆。心想他好聪明,自己在想什么,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闻臻的车停在院子里,漆黑的轿车,车身长车头宽,杜越没认出品牌。他对车毫无研究,闻臻的车,他只能简朴地感到很贵。

    闻臻走在他前面,为他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杜越怔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是在给自己拉车门。男人实在太过绅士,不像他活了二十年来见过的任何一个人。

    他知道这种感受叫做什么了——

    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杜越填饱肚子,血液循环供给上来,脑子开始转了,却一下转上莫名其妙的方向。他正要上车,却被手臂拦住,接着一只手放在他的卫衣衣领上,轻轻往下一按。

    闻臻低着头看他,“你的脖子上是什么?”

    杜越没有防备抬起头,午后的阳光骤然跃进视线,杜越微微眯起眼,看到男人的轮廓被光晕开,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眉眼英俊挺立,那双黑眸原来天生就是冷意。

    “胎记。”杜越有些慌乱,挣开了闻臻的手。他的脖子靠喉结附近有一块小小的淡红,像淘气的恋人嘬上去的一口吻痕。因为总有人不怀好意地问,杜越就常常穿高领或卫衣,挡住这一小块胎记。

    闻臻没有动,又问,“耳朵怎么回事?”

    杜越下意识摸右边的耳朵。上面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已经结痂,是前阵子和妈妈吵架的时候,妈妈情绪失控一耳光打上来,指甲在耳朵上留下的伤口。他自己涂了点酒精,后来也没有得到道歉。他习惯了。

    “痒,抓破的。”杜越说。他又有些烦躁起来,觉得男人既然冷漠,就不要问不该问的事情。

    闻臻终于侧开身,让他坐进车。

    第02章

    车离开望山湖,回到市区中心的警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