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言说 - 8、江年 越界(重生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遇见顾廷深之前,沉月身边最好的朋友是比她大四岁的江年。

    她没有爸爸,江年虽然有爸爸,却比没有还可怜。

    江富生爱喝酒,一喝醉就发疯,打跑了老婆后,劈头盖脸揍小江年,还把他关起来不准吃饭。

    住在同一栋老式楼里,江富生大着嗓门骂咧的话清晰传到沉月耳朵里:“小畜生”、“偷人生的野种”……

    野种?

    沉月很小的时候也被院子里其他孩子这么骂过,他们抢走她的零花钱扯乱她的小辫子后嘻嘻哈哈跑掉,是江年把领头的小胖子狠狠揍了一顿,逼他跪下道歉。

    那之后再没有人骂过她。

    沉月不明白,为什么江富生要骂自己儿子是野种?

    不过江年看起来似乎一点不在意。

    他手脚灵活,顺着叁楼的管道爬到二楼沉月家里,也顾不得拍打衣服上的灰尘,端起沉月给他做的面条呼啦啦吃开了,再美美睡上一觉。

    后来江富生喝醉酒掉河里淹死了,江年读了两年职高觉得没啥意思辍学做起了小生意。

    夜市摆摊卖少女喜欢的项链头饰。

    江年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又能说会道,惹得镇上的小姑娘经常来摊位前徘徊,拿起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把自己口袋的钱都换成了这些廉价的饰物。

    干了段夜市,江年觉得来钱太慢,又和朋友做其他事情。

    经常好几天见不到人。

    再来到她家就随意解开衬衫扣子,露出精状的胸膛往沙发上一躺:“丫头,饿死了,快给我煮碗面,放两个鸡蛋,煎焦点啊。”

    “怎么到处都是伤?你又和人打架了?”

    沉月嘴里埋怨着,拿药水和棉签给江年上药。

    他扬起那张雕刻般的俊脸毫不在意地说:“不打架哪来的钱?放心,哥命大得很,死不了。”

    江年并不白吃白喝,各种水果饮品哪样好哪样往她家提,还骑摩托去县里买了漂亮衣服护肤品,一股脑塞给她。

    “拿着,现在中学里都讲究,我妹子可不能叫别的女人比下去。”

    他读书虽少,可每次看见沉月看书也要凑过来,只是不到五分钟就撂开手。

    有一次还顺走了一本书,再也没有还给她,

    沉月清楚记得书名是《月亮和六便士》。

    当时江年指着封面嘲讽:“什么六便士?话听着就不利索。”

    “那是人家英国的货币单位。”沉月解释,“相当于我们国家的一毛钱吧。”

    “这么一说我就懂了,这本书是讲月亮照着地上,看哪个傻瓜会去捡那六毛钱对不对?哥现在有钱,看见十块钱掉了我也难地弯腰……”

    沉月习惯了江年的插科打诨,努努嘴哼了声:“胡说八道,我去给你做饭。”

    “啧……小丫头跑什么?看不起我咋的?今天哥哥给你演示下……”

    他坐在沙发上有模有样地捧起了书。

    等沉月把面条煮好端出来,不出所料,江年已经朝着沙发靠背睡着了,喊了好几声他才懒洋洋爬起来。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很多话不需要说得太明白彼此也有足够的默契,可好像就是从那天起,江年似乎和她生分了些,不再像小时候一样亲密无间。

    他被抓进去过一次,出来找了个女朋友,没谈多久,又换了个更漂亮的,后来身边走马观花的女人……

    撞见那场活春宫以后,江年似乎更心照不宣疏远了她。

    两人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听说他和别人抢地盘赢了,成了云亭镇的大哥,手下带着不少小弟风光得很,再也不用和以前一样笑嘻嘻跑来叫“丫头,饿死我了,快给我做饭。”

    离开老家的前一天,江年来找她,把几沓厚厚的钞票塞她手里。

    沉月不要,江年拉下脸,用从没有过的口气硬梆梆地说:“怎么?要去A市当大小姐了,看不起我的钱?”

    “不是。”她瞪了江年一眼,“我有钱,妈妈还有些存款。”

    江年脸色和缓了些,抬手帮她把头发挽到耳朵后面,慢慢说:

    “傻丫头,许姨能有多少钱?听话把钱拿着,好好照顾自己,这破地方以后能不回来就别回来了,没什么好留念的。”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提过他自己,也没有说以后会不会去A市看沉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