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 - 真想把她弄死在他身下。 恶毒女配不干了(重生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顾宁悠没料到他说出了这样的话,见他面色淡淡,一副不容商量的样子,又只好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现实,她往他身上靠了靠,动作笨拙地想将那根近在咫尺的阴茎纳入体内,可她在这方面经验甚少,身下的小穴蜜液直流又湿又滑,试了几次都不得其法,只感受到那又粗又硬的肉棒在她的花缝间划过,却再没深入进去。

    裴司远掐着她的纤腰将她往自己身上按了按,又惩罚性地捏了捏她的小屁股,“故意的?”

    “不是……”顾宁悠无措地看了他一眼,“我……我不太会……”

    闻言,裴司远捏住她的臀,低声说:“腿再分开点。”

    每次裴司远用这样冷淡却又带着几分命令意味的语气同她说话,都让她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酥了,只知道顺从着他照着他的意思做,这次也是一样,顾宁悠将自己的腿又分开了些许,在这样的动作下,男人那圆柱形的硬物几乎是陷进了她身下的那条细缝里,感受到那上面滚烫的温度,顾宁悠浑身发软,低呼出声:“远远……”

    裴司远没有应她,仍耐心地教她:“把屁股抬高。”

    说话的同时,他伸出手将她的身子往上提了提,柱身从花缝间撤离,而那圆润硕大的龟头则到达了她身下那销魂洞的入口。

    “现在会了?”下身的肉棒早已硬的发疼,而他哑的发涩的声音也昭示着他的忍耐早已到了极限,“慢慢往下坐。”

    说完,他手下的力度放松了些许,顾宁悠搂着他的脖子将自己的身体往下沉,即使有着淫液的润滑,肉棒进入的也并不十分容易,这也让顾宁悠清晰地感知到那硕大的顶端是如何一点一点地顶开她的穴肉,侵入她的身体。

    小穴里的嫩肉感受到男人性器的到来,四面八荒争先恐后地将它紧紧缠住,但也终究没能制止住它的入侵,棒身上的凸起摩擦碾压着肉壁,缓慢却又坚定地往里深入,男人的肉棒终于抵达花心深处的那一刻,两人同时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把手抬高。”

    裴司远一手控制着她的身体,一手将她的裙子高高掀起后剥下来随意地丢开,他扯下她的内衣,埋首在她的胸前舔吻着她柔软的乳房,与此同时健壮的腰身不停地发力,耸动着窄臀将身下的肉棒一次又一次送进她的体内,小穴里的嫩肉被他带动着翻进翻出,淫靡的水声在汽车里面回荡。

    “嗯啊……远远……远远……”顾宁悠紧紧地抓着男人的肩膀,他干的又猛又用力,每次都重重地撞击在她的身上,她感觉自己都要被他顶飞出去了。

    裴司远依旧维持着他在性事上沉默寡言的风格,但在顾宁悠看不到的地方,他眸中燃着熊熊的烈火,似是想将她整个人都吞吃入腹。

    “唔……远远……你干嘛呀……”

    裴司远不知何时又捡起了被他扔在一旁的领带,再次蒙住了她的眼睛,随后他含住了她的唇重重地吸吮着,搅动着她的舌头发出啧啧的水声,动作间都有暧昧的水液从他们相依的唇齿间流下。

    被他这样亲吻着,她就算想说什么也有心无力,她发现裴司远在这几次的性爱中似乎很不喜欢自己看到他,不是关灯让她彻底失去视线就是蒙住她的眼睛……

    难道这是他在性事上偏爱的嗜好?

    可他以前也不这样,前世她和他做过那么多次,都没发现他喜欢这样玩,更准确地来说,他一般不怎么在这方面开辟新的花样,但她的身体却都能给出热情的反应,因此和他做的时候她每次都能爽到……

    发现顾宁悠出神,裴司远用力地咬了咬她的唇,下身的挺动也停了下来,他捏着她的下巴,一向平静的声音这时带上了几分冷意,无端地让顾宁悠有些害怕:“在想什么?”

    顾宁悠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却也能猜出他现在是不悦的,男人大抵都是这样,即使是面对着自己不爱的女人,也不希望她在欢爱的时候走神。

    但她能怎么回答?总不能说她想的就是他,只不过那都是前世的事情吧。

    “没想什么啊,我就是……被你弄得太舒服了……”顾宁悠不想惹裴司远生气,也可以说是不敢,她讨好地凑上前亲了亲他,软着声音对他撒娇,生怕这男人又在心里记下她的一笔账,“远远,你不要停下来嘛,再疼疼我呀……”

    裴司远应该是相信了她的说辞,硬挺的肉棒又一次重重地顶进她的身体,他抽插的动作又凶又急,性器相连处水声不断,快感一刻不歇地往身下积聚,几乎就快要到达极致的愉悦,可裴司远却在这时又停了下来。

    “你之前给我的答案,现在再说一遍。”

    ……什么答案?

    他说话没头没尾的,而顾宁悠这时脑中满是欲念,完全分不出精力想别的,她主动地动了动身体,试图借此获得更多的愉悦感,发现她的动作,裴司远出手紧紧地制住了她。

    “答对了就给你。”

    这人怎么这样?

    在发现自己的力气比不过他之后,顾宁悠认命地开始回想她和他说过的话,她想了想,先是试探地说:“因为你弄得我很舒服……所以我……”

    “不对。”裴司远不满意她的回答,直接打断了她,“重新想。”

    “我想要你,想和你做……”

    “还是不对。”裴司远挺腰向上顶了顶,顾宁悠才刚体会到几分快感他就又停了下来,“再往前想。”

    他到底想听什么啊?

    顾宁悠蹙着眉,努力地回想着她和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想着想着福至心灵,难道他想听的是……

    “我喜欢你……”

    裴司远没再出声反驳,这便是默认的意思,顾宁悠也不知道他是哪根筋不对,怎么突然起了兴致想听她对他的爱语,但她还是顺着他的意思继续说着,“我喜欢你喜欢了好多年,所以我看见你就会湿,所以我……”

    裴司远又一次重复了他问过的问题:“真心话?”

    ……这不就是她的人设吗,难道还能有假?

    这个世界上,只怕再也找不出比顾宁悠更喜欢裴司远的人了吧。

    “嗯哼……当然是我的真心话……”

    裴司远又问:“只是单纯的喜欢,没有任何别的原因?”

    能是因为什么原因?

    他到底想问什么?

    顾宁悠只觉得裴司远在故意为难她欺负她,明明说好了答对了就满足她,却不履行承诺,她越想越委屈,委屈得都不想回答他,要不是眼睛被领带蒙上,此时她的眼泪肯定已经落了下来。

    “不哭。”裴司远的声音突然温柔了起来,温柔地像是在哄她,就好像她是被他捧在手心,珍之重之的宝物一样。

    顾宁悠不争气地感觉自己又一次心动了,她感觉她的心仿佛被人放入了一片爱的海洋里,那里面温暖地让她近乎沉迷。

    “顾宁悠。”裴司远叹了一口气,随后低声问她,“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根本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笨蛋?”

    原来他绕来绕去地说了这么多就是想骂她?!

    “我才不是笨蛋呢!”顾宁悠不满极了,别的她也就认了,但说她笨绝对不行,“我成绩一直都很好,还考过好几次年级第一呢……”

    “算了。”

    裴司远的声音很低,顾宁悠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听明白他这一句话说了什么,她疑惑地问:“远远,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裴司远回答她:“还想要吗?”

    顾宁悠觉得他刚才说的肯定不是这个,但也不想再问更多,虽然刚才他们岔开了很久的话题,但她身体可一直都没得到满足,她环住裴司远的脖子,低下头去亲吻他的脸,一阵摸索后总算是亲到了他的薄唇。

    “想……根本就不够嘛……”

    她刚一说完,裴司远摁住她的肩膀将她压在身下,粗长的肉棒则猛地刺入,这样刺激的性爱爽得她香汗淋漓,娇喘连连,没多久就到达了高潮。

    裴司远望着她高潮后失神的小脸,又一次问:“还想要吗?”

    “想……想要……远远……”

    真是个欲求不满的小骚货,裴司远心里想。

    如果可以的话……

    裴司远将她的双腿抬起来缠在他的身上,抿着唇在她的穴里大力冲撞,低头吻住她不让她再发出一个音节。

    如果可以的话……

    真想把她弄死在他身下。

    ——以下非正文——

    写了这么多章总算写到了一点点小裴心里的想法,太不容易了呜呜呜。

    说实话,这章我真的写的抓耳挠腮,删删改改写了特别久,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懂我想表达的意思。

    看不懂也没关系,以后会再次写到的。

    首-发:http://www.wuliaozw.com/ (ωoо1⒏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