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 -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以这种方式再次见到他。 恶毒女配不干了(重生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不知是不是剧情听到了顾宁悠心里的想法,接下来的这段路她走的很顺畅,之前那种近乎窒息的感觉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图书馆旁边的路上搭满了红色的帐篷,音乐社,街舞社,文学社……形形色色的社团招新牌子连成一片,几乎每一个帐篷前都围满了人。

    傅以菲说是来看看就好,结果来了以后就立马相中了舞蹈社,丢下顾宁悠一个人跑去排队报名去了。

    顾宁悠倒也没有在意,本来她过来就是抱着别样的心思,并不是真的想加入什么社团。

    只是,这里这么多人,她上哪找“那个人”呢?

    顾宁悠穿梭在人群里,状似不经意地从每一个迎新的帐篷前走过,余光却将每个人都仔细看过,生怕自己错过了谁。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学校社团自然不乏帅哥美女,但顾宁悠见到他们,心里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越往前走,顾宁悠心里越没底,走到最后一个帐篷前面的时候,她心里咯噔一下——怎么回事?

    真的什么人都没见到!

    之前她确实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阻止着她,但也确实没多久就又消失了……难道真的是错觉?

    不,不是,她好像明白了。

    剧情知道阻止不了她,所以就把“那个人”调走了。

    顾宁悠心里涌上一阵失望和烦躁,她忍着身体的不适做出的努力就这样被剧情轻易地改写,是不是不管她怎么费尽心思,到最后都什么也改变不了?

    迎新的男生看见顾宁悠站在帐篷前,既不说话,也没有走的意思,主动招呼道:“同学,你想加入我们播音社吗?虽然我们准备收摊了,但是你想来的话我也可以给你介绍一下的!”

    顾宁悠这才回过神来,她压了压心头的燥郁感,礼貌地回问:“你们要走了吗?现在还很早呢。”

    “是啊。”男生腼腆地笑了笑,“社长刚才说有事先走了,所以我们今天就先不招新了。”

    “是这样啊……不用麻烦你了,我暂时没有想要加入社团的打算。”

    顾宁悠回绝以后就往回走去。

    看来今天注定是不会遇到什么人了,她和剧情打的第一场仗,最后还是以她的失败告终……

    “谢哥!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走出几步路后,顾宁悠听见身后传来了刚才那个男生的声音。

    “我说,你要学习也不在这一时吧,这才开学多久啊。”

    顾宁悠没有再听下去,说到底这也跟她没什么关系。

    就在她准备再往前走时,她听见那个社长回答说:“刚才走的太急,忘拿手机了。”

    这个声音……

    顾宁悠呼吸一滞,脚下像是生了根似的定在原地。

    周围人来人往嘈杂无比,但他们的谈话声还是分毫不差地落入她的耳里,尤其是那个人的声音……

    “哈哈,难得你也有这么丢叁落四的时候!话说刚才要是你在就好了,说不定能把那个女生拉进来,我就没你那么会说话。”

    “哪个女生?”

    “看样子应该是个小学妹,诶!她人就在那边,还没走远呢!谢哥,要不你再去跟她说说?她长得还挺漂亮的,要是……”

    “你自己怎么不去?先不说了,我走了。”

    “诶等等,我和你一起走好了。”

    他要走了……再不去找他就来不及了!

    顾宁悠没有再犹豫,回去的路上,短短的几步路她都几乎是用跑的。

    等到了帐篷前,她只看到了两个男生离去的背影,她看着其中一个穿着卡其色外套的男生,呢喃着道:“谢应舟?”

    那人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望向她的方向,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出现在顾宁悠的视线里,看到他的脸的一瞬间,顾宁悠只听到自己脑中“轰”的一声,一下子变得一片空白。

    谢应舟!

    居然真的是他!

    原来剧情千方百计想阻止她见的人就是他?!

    即使刚才听到他的声音时她心里就有了几分确定,真正看到他的时候,她心里也还是感觉有些无措。

    是,她是认出他来了没错,可……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以这种方式再次见到他。

    谢应舟不知何时走到了她的身边,他看了顾宁悠一眼,眉头紧紧地皱了一下,“你认识我?”

    顾宁悠连忙否认:“不,不认识……这应该是一个误会……”

    完了,出大事了。

    她认识谢应舟,但这个时候的“她”还不认识,前世她和谢应舟的第一次见面,大概是在五年之后……

    因为她的坚持,这次她和他的相遇居然提早了五年!

    跑——

    这是顾宁悠心里唯一的想法,不仅仅是因为自己露馅了,也是因为……

    她根本就不想见到他,也没想好该以何种面目再次面对他。

    “跑什么?把话说清楚了再走。”看出顾宁悠有想跑的心思,谢应舟一把揪住她的衣领,“误会?恐怕没那么简单吧。刚才,我分明听到你喊出了我的名字。”

    这下走不了了……

    顾宁悠只好放弃逃走的心思,跟他说话时,她都不敢抬头看他,“嗯……其实……是这样的,其实我以前就听说过你,别人都说你的声音很好听……”

    “以前就听说过?”谢应舟又丢出一句反问,“可我这个学期刚竞选上播音社的社长,你是从哪里听说的?”

    “额……我……”

    顾宁悠答不上来,他却步步逼问:“就当你是真的听说过,听别人的形容,你就能凭我的背影认出我?”

    顾宁悠:“……”

    完了。

    完了。

    完了。

    她就不该试图解释,根本就是越抹越黑。

    她和谢应舟,上辈子就是认识的,不过就像她说的那样,是在五年之后。

    谢应舟,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

    他曾经也是一个想搞死她的疯子。

    如果说前世的裴司远是那个把她推进深渊的人的话,毫无疑问地谢应舟就是那个在一旁煽风点火、幸灾乐祸的人。

    不仅如此,他还会伸出手帮裴司远一把。

    他毕业后出了国,在五年后以裴司远的朋友兼私人律师的身份回来,彼时他已经是有名有脸的金牌律师,正是因为有了谢应舟的帮助,裴司远才能在毫无顾忌地出手对付她的家人的同时,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他和裴司远一样,都爱江遥爱的死去活来,也都很恨她——

    不过谢应舟对她的恨和裴司远不一样,毕竟她和他没有什么正面冲突,他之所以帮裴司远,大抵可以归因于对自己爱的女人的心疼?

    后来为了躲避裴司远的报复,她离开了A市,转而去了和A市一个天南一个海北的J市,也是在那个温柔得几乎让她忘记自己一切的罪孽的江南水乡,她又一次遇到了谢应舟。

    这时的她早已不是那个光鲜亮丽的富家大小姐,可以说,她是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又一次遇到谢应舟的。

    一开始,他仍旧对她冷嘲热讽,后来可能他自己也觉得为难这样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没什么意思,没有再处处刁难她找她麻烦。

    再后来——

    她和他的接触越来越多,他在J市似乎总有案子要办,而和名流权贵聚集的A市相比,J市真的算不上什么大地方,在街头,在商场里,甚至有时候去早餐店吃个早饭,她都能碰见他……

    他们相遇的频率高到让她一度怀疑他已经定居在了J市,可他在A市有着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又怎么可能甘心留在J市这个小地方呢。

    那段时间她和他的关系,也许可以用——冰释前嫌来形容?

    一年多的时间相处下来,她在谢应舟心里大概可以算得上是他的半个朋友,谢应舟的性格相比裴司远要好相处太多,有时候,她都会觉得他有点……可爱。

    虽然用这个词来形容一个大男人不太合适。

    如果就那么一直相处下去,她和谢应舟可能会成为挚友,只可惜她最后非要作死地插手江遥和裴司远之间的事,而这也导致了她和谢应舟的决裂。

    也许他真的是气到了极点,那时竟说出了这辈子都不再见她的话。

    “顾宁悠,你就非得这样?好,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但我今天先把话跟你说清楚,这是我最后一次出手帮你,以后,你不管出了什么事都别再来找我,也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而我,也绝不会再来见你。”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即使这样,你也还是要坚持你的想法?”

    那时她是怎么说的呢?

    那时她说……

    “谢应舟,对不起。”

    “好,好,好!顾宁悠,你真是好样的!”说完,他留给了她一个决然离去的背影。

    她记忆中最后一次见他就是在那天,他履行了他的承诺,再也没在她面前出现过。

    所以今天,当他又一次出现在她面前时,她近乎失控地喊出了他的名字,即使他早已不是前世的那个人,她也还是有些乱了阵脚。

    但在真正看到他的脸时候,她又想要逃跑,前世他说的最后的那番话早已烙印在了她的心头,一见到他就烫的她心口发疼。

    她怕裴司远,但她不怕谢应舟,她只是……

    没脸见他。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