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 - 如果他也是重生的? 恶毒女配不干了(重生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顾宁悠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了,身旁的被子凉凉的,显然裴司远已经走了很久了。

    顾宁悠心里有种自己被人吃干抹净后无情丢弃的感觉。

    昨天晚上她是说了还想再做一次,但裴司远却干了她不知道多少次,他像是从来没做过一样,压着她要了一次又一次,她第一次发现他对性事的热情那么高,精力也是一等一的好。

    他不是一向很不情愿和她做的吗?

    他总是很抗拒她的,可昨天,到后来她都求饶了,他却也没放过她,最后她就那么被干昏在了他的身下。

    但她身上却是舒爽的,还换了一条睡裙,想来是裴司远帮她清理过了。

    幻想了一下裴司远冷着脸给她洗澡的场景,顾宁悠觉得有些好笑。

    他居然会愿意做这种事情?

    顾宁悠舒适地伸了个懒腰,准备去下床洗漱时,她看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一个白色的药瓶,下面还压着一张纸。

    白纸上,裴司远的落笔清晰而有力:“公司有事,先走了,醒了以后记得吃药。”

    他果然没忘,大早上的还特地出去买药了。

    下次如果有机会再做的话还是戴套吧,虽然不带套更舒服,但吃药还是很伤身体的。

    顾宁悠将那个药瓶拿在手里转了一圈,又上下颠倒了一下——奇怪,为什么这瓶药上除了生产日期,什么标签也没有?

    这……不过是一盒避孕药而已,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至于把瓶子上的标签都撕掉吧。

    顾宁悠看着手里空白的瓶子,心里突然涌上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裴司远不会是找了那种无良商家卖的叁无产品,来坑她的吧?

    或者说这里面根本就不是避孕药,而是那种慢性毒药什么的?

    顾宁悠想了想,觉得裴司远应该不屑于用这种低级的手段对付她,还是去倒了杯水倒出一粒药吞了下去。

    就在顾宁悠洗漱完准备出门吃个早餐时,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她闺蜜打来的电话。

    一接通电话,傅以菲风风火火的声音就从手机里传了出来:“我的大小姐,你总算是接电话了!能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吗?”

    顾宁悠不明所以:“我在家啊,怎么了吗?”

    “你自己看看今天都几号了?”傅以菲简直要被她气笑了,“不过是放了个国庆假期,你放的头都昏了,学也不上了,课也不听了?”

    ……上课?

    顾宁悠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重生了,正是读大一的年纪,一看手机,都已经十月八号了。

    再一看时间,居然都已经快十点了!

    “菲菲,我现在过来还来得及吗……?”

    “十点上课,你说呢?”傅以菲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算了,你现在赶紧过来,等会趁着课间混进来,老师点名的时候我帮你谎报一下好了。”

    顾宁悠连忙赔笑:“菲菲,谢谢你啊。”

    第一节课的下课铃响的时候,顾宁悠偷偷摸摸地从教室后门溜了进去,坐到了傅以菲旁边。

    傅以菲斜睨了她一眼:“还好,你还没忘记教室在哪。”

    “菲菲,我都已经够惨了,你能别损我了吗?”顾宁悠无奈地道,却也明白傅以菲是真心地关心她。

    “菲菲,先不说这个,我问你……”顾宁悠往傅以菲身边靠了靠,压低了声音问,“如果有一个人突然间性情大变,有可能会是什么样的原因?”

    来的一路上,顾宁悠都在思考昨天晚上裴司远的种种反应,怎么想都想不通,若要说是她重生带来了什么蝴蝶效应,那也太夸张了,她不过换了点说辞,就能引起他那么大的变化吗?

    傅以菲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是指哪方面?”

    “很多方面……也不能说是性情大变吧,就,人还是那个人,但他的言行举止都和往常不太一样……说起来太复杂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这不能一概而论吧……”傅以菲思索了一会,又问,“你说的这个人不会是我认识的人吧?”

    还真被你猜对了,这个人你也认识。

    顾宁悠哪可能把实情说出口,只含糊其辞地道:“当然不是啦……是小说里的人物,据我分析,他应该是书里的主角。”

    “小说啊。”傅以菲闲暇时也喜欢看小说,谈到这个,她也起了兴趣,“那就有很多可能性了,比如被别人灵魂附体了什么的?”

    “不不不,没有这种事。”顾宁悠立马否决,“很多方面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是那种言情小说,不会有这种复杂的情节的。”

    昨天那个人绝对是裴司远没错,他大体上还是她熟悉的模样,如果他芯子里换了个人,她不可能认不出来。

    “言情小说?那就更好办了!说不定他有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这种狗血的情节很常见的。”

    “没有啦,他爸妈就生了他一个。”

    “难道是他得了精神分裂症,有双重人格?”

    “没有吧?没发现他有这种迹象啊。”

    双重人格裴司远肯定没有,但他对待别人和对待江遥是两个态度,这倒是实话。

    “那作者有没有写到他重生什么的?”

    重生?

    如果裴司远也是重生的?

    听到傅以菲这么说,顾宁悠否认得比哪一次都快:“不可能。”

    不,绝对不可能,她觉得裴司远得了精神分裂症有双重人格的可能性都比他重生大,裴司远前世早就恨毒了她,巴不得弄死她,要是真的重生了,又怎么可能对她这么温和?

    顾宁悠补充道:“如果是重生的话……不可能的,他经历过很多事情,如果重生了不可能对身边人是这种态度。”

    傅以菲见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耸了耸肩:“那就是你没有分析透他的性格咯,可能这个人心思深沉,心里的想法不浮于表面也说不准。”

    顾宁悠点点头:“这倒是有点道理。”

    以前顾宁悠一直觉得自己对裴司远就算说不上了如指掌,对他的性格也算是理解了个七七八八,但经过了昨天那一出,她发现自己还是不够了解他。

    也许,她根本就一点都不了解他。

    但不管怎样,他恨她这件事肯定是真的。

    “悠悠,你说的是什么小说啊?”经过这么一讨论,傅以菲的好奇心彻底被勾了起来,“也推给我看看呗,回头我分析好了告诉你结果。”

    啊这……她总不能告诉傅以菲她们现在就身处在这本小说里吧?

    “那个作者写了一半弃坑了,我看不懂,所以才想问你,不然我肯定知道了。”顾宁悠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说辞,“菲菲,你还想看吗?”

    “啊?坑了就算了,看一半没下文的感觉怪难受的。”傅以菲望向顾宁悠的目光里带上了几分同情,“希望这个作者有填坑写完大结局的一天,到时候你要记得跟我说一下,被你说的我都有点好奇了。”

    “好啊,我到时候一定告诉你。”

    大结局?大结局当然是男主和女主有情人终成眷属,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不过嘛……

    她可不想按照作者给的剧本演下去,希望这次,她这个恶毒女配也能拥有一个好结局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