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朵吐司 - 分卷(29) [综漫同人]神奇少年狗卷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看样子,你已经明白了。

    周围的草木建筑骤然崩塌,花坂琉生的身影自脚下变得透明,化成光斑消逝,他歪了歪头,从表情上看不出任何惧怕的情绪。

    我失败过两次,一次失去了阿姐,一次失去了自己。

    你会赢的,是吗?

    花坂裕也的手缓缓握成拳头。

    对,我会赢

    幻境外。

    夏油杰看了眼手表,手肘抵了抵五条悟,用气音说:三个多小时过去了,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五条悟同样用气音回答他,那小鬼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被打倒的人。

    你不怕他陷在幻境里出不来?

    怎么会?五条悟想也没想,他要是精神力这么弱,早就被诅咒们吃掉了,哪里用等到现在。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空旷的一楼,花坂裕也身体一震,缓缓睁开了双眼。

    离他最近的诅咒感受到了他身上传来的情绪混乱,满意地扬起嘴角。

    有经历在前,他才知道,原来附身最好就是趁着他们情绪波动很大时下手,就像当年的花坂琉生,咒力再强又怎样,提到了花坂里华,不也依旧脆弱得像个孩子一样吗?

    第41章 千年诅咒

    像是回忆起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诅咒嘴角勾出一抹微笑。

    人类就是人类,不但自己怕死,还怕爱的人死,会被情感这种软弱的情绪左右,果然是渺小的生物。尤其是花坂琉生,那个女人都死了多少年了,竟然还一直念念不忘,要不是找准了这个软肋,它也没那容易就占据了这具身体。

    诅咒有着和花坂琉生一模一样的脸,气质却截然不同,前者温柔可亲,即便是经历巨变后,表象冰冷,内心也有作为人类的柔软;而后者,花坂裕也看他一眼便心生厌弃,除非必要,完全不想再多看一眼。

    他才从幻境里出来,精神明显疲乏,然而敌人在前,不得不打起精神面对。

    诅咒扬手,本来空旷的大楼内立刻出现了大量诅咒,从二级到特级都有,有的攀爬在墙壁,有的悬在空中,满满当当挤在一起,成百双眼睛带着恶意盯着花坂裕也,十分毛骨悚然。

    一场大型的围猎盛宴,而他就是猎物。

    花坂裕也眼皮一跳,做出了反攻的姿势。

    一个体型是他三倍大的诅咒率先攻击,长着弯钩的利爪朝花坂裕也挠来,花坂裕也挡了一下,衣服连胳膊被抓烂,顾不得身体上的疼痛,他就地一滚,诅咒的爪子划过墙壁,水泥墙立刻多出了五道深深凹进去的划痕。

    嘘。用了花坂琉生身体的诅咒(以下简称黑发青年)发出嘘声,注意力度,不要让他缺胳膊少腿,知道吗?

    花坂裕也按着不断流血的胳膊站起身。

    他的血对诅咒有天生的诱惑力,徘徊在空中的一只鸟型诅咒俯冲而下,尖喙一张一合,似是要将花坂裕也的身体啄开。

    花坂裕也完好的那只手握成拳头,瞬间聚起咒力,在大鸟鸟喙即将碰到他时祭出。

    黑色的闪光从他拳头冒出,大鸟被击飞出去,重重撞在了大楼另外一侧的墙壁上,生生砸出了个凹陷。

    转眼间祓除了只一级诅咒。

    花坂裕也的脸色并没有轻松多少,他喘了口气,偌大的仓库内,还有许多只诅咒聚在一起,对他虎视眈眈。

    黑发青年微笑评价他的实力:你能用黑闪?不错嘛。

    黑闪需要极高的专注力才能用出,花坂裕也没有回答它,先发制人把攻击对准了其他诅咒,拳头并成两指,磅礴的咒力立刻具象化涌出,化成了一道黑色闪光,攻击范围内,只要碰到了闪光的诅咒,特级以下尽数被祓除。

    大范围攻击之后,花坂裕也眨了下眼,视线一一扫过诅咒,被他看过一眼,不论等级,所有诅咒都停下动作,意识已经被困在了他布下的幻境里。

    做完这些,花坂裕也身体晃了晃,及时扶着墙稳住。

    花坂家引以为傲的最强瞳术,巅峰时期,可与五条家的六眼比肩!

    这一招印象里,20岁的花坂琉生也曾经用过,甚至比花坂裕也现在使出来的更为强大。

    黑发青年一生也忘不了那个场面,悬崖之上,那个咒术师面无表情,只用了一眼,就将它召唤出来的成百近千只诅咒尽数困住,堪称神迹!

    黑发青年布下的幻境里专门抹去了这一部分,没想到花坂裕也还是学会了。

    可学会了又怎样?

    黑发青年露出古怪的笑。

    强大如花坂琉生,最后还不是败在了它手上?千年过去,现在的它拥有了花坂琉生的身体,实力早就不可与往日同语。

    它随意挥了挥手,才被花坂裕也清理了的空间立刻又被满满当当的诅咒占满:咒灵要多少有多少。它看着因为体力和精神力双重透支而脸色惨白的花坂裕也,内心非常愉快。

    总从和花坂琉生一役后,它就爱上了摧毁人精神的感觉,试问还有什么比看着一个健全的人类在自己面前一点一点崩溃,更让人愉悦的呢?

    幻境的打击加希望破灭后的绝望,黑发青年舔了舔嘴角,瞧着花坂裕也的眼神带着露骨的垂涎。

    花坂裕也咬着牙应付重新出现的诅咒,很快,他的行动开始变得迟钝。一只诅咒找准时机把毒素注入他的小腿。

    花坂裕也闷哼一声跪倒。

    黑发青年闲庭漫步似的走到了他的面前,一只脚碾上他撑在地上的手掌:从一见面就想说了,你和我说话的语气,真傲慢啊他脚上用力,让我很不愉快。

    呵。巨痛当前,花坂裕也有骨气的一声不吭,额头冷汗涔涔,冷笑道,不是不是说要这具身体完好吗?你现在又在做什么?

    黑发青年:你们这个时代技术发达,手上留个疤,做了手术就好了,不碍事。

    花坂裕也身体摇晃了下:琉生,琉生的身体不好吗?为什么要我的?

    他的身体当然好。认定他再无翻盘机会后,黑发青年说,但你不知道吧,你们人类的身体和工具一样,越用越顿,花坂琉生这具身体外表看不出来,里面其实都已经锈完了,用着不顺手。它说话的语气仿佛在嫌弃一把不趁手的工具,我被卷入其他时空这么多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替代品,没想到刚一回家,你就出现了,你说巧不巧?

    是挺巧的。花坂裕也声音听不出喜怒。

    黑发青年在他面前蹲下,单手抓住花坂裕也的头发,迫使他抬头直视自己:你的这具身体,我就收下了。

    说完后,意识主动脱离花坂琉生的身体,进入花坂裕也。

    失去使用的身体晃了晃就要倒地。

    在与地面接触的前一秒,一只莹白修长的手伸出,及时接住了它。

    不可能!!!不可置信的声音从花坂裕也意识深处冒出来,你怎么会

    怎么会这么健康?另一道声音接过他的话,因为你一开始,就掉进了我的幻境里啊。

    花坂裕也脱下外套铺在地上,小心安置好花坂琉生。

    什么时候??!!诅咒又惊又怕,直到这时它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中的招。

    你还没发现吗?花坂裕也尾音拉长,仿佛在嘲笑它,提醒,幻境出来时,你不是看了我一眼吗?

    竟然是从那个时候

    它一点都没有察觉!!!

    花坂裕也抿着唇微笑:不是你教我的吗?打败敌人,击溃他的内心是最好的做法,我试了下,确实挺有趣的。

    在他的意识世界,诅咒被迫显现出原型,不是在幻境里出现过的人形,而是极为丑陋的爬行类生物。

    噢?这就是你本来的样子呀?花坂裕也饶有兴趣地和它对视,不耻下问道,真实的过去里,里华姐他们有被你这副模样吓到吗?

    诅咒用力甩了甩尾巴。

    嘘。花坂裕也食指抵上嘴唇,安静一点。

    话音落下,诅咒仿佛被什么东西用力撕咬了一口,它身体不住地翻转,大张着嘴,惨叫却被堵在了喉咙口,怎么也发不出来。

    这是惩罚。花坂裕也笑得斯文。

    接着,诅咒感觉嘴里一痛,鲜血混合着一截舌头喷出。

    花坂裕也向后退了几步:这是报复。

    自从占据了花坂琉生的身体后,诅咒已经很多年没有受过这样的伤,没了舌头的嘴里不断发出呜咽声。

    不用故意示弱给我看。花坂裕也淡淡道,知道为什么我要把你拖进意识世界吗?

    诅咒想要控制身体,首先必须要从他的意识世界进入。而他布下幻境,除了要打破它引以为傲的自信以外,就是要引它主动进入。

    花坂裕也笑了下,眼底却没有任何笑意:只有在这里,才没人看得见你经历了什么。

    花坂琉生的能力给诅咒带来了太多便利,或许它自己都没有发觉它有多依赖幻术,以至于连大楼里还潜伏着两个特级咒术师也没有发现。

    花坂裕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那么点少儿不宜,那两个都是老师,自然不是那么适合旁观。

    他神色平静地抬手,云淡风轻地往下一划,诅咒的一只前腿立刻和身体分开,咕噜咕噜滚开。

    这也是报复。

    你做过什么,我都记得。

    我们是不是该下去了?场内许久没有发出动静,夏油杰知道诅咒已经被花坂裕也控制住,于是不再压抑存在感道。

    五条悟兴致勃勃地瞧着没有动的花坂裕也:你猜他在做什么?

    夏油杰白了他一眼,没功夫陪他玩这么无聊的竞猜,站起来撑着栏杆就要往下跳,却看见厚重的大铁门被人一把推开,立刻重新窝了回去。

    怎么回事啊杰,被吓成这样。五条悟刚要笑他,看清了那个走进来的人,想也没想地弯腰,和夏油杰猫到了一处。

    怎么回事啊悟,被吓成这样。夏油杰学他说话。

    五条悟:棘怎么在这?

    你问我?夏油杰:这不是该问你吗!

    我已经把他调走了啊,还让伊地知盯着!

    知道这事问他也没结果,夏油杰换了个话题:你不是他班主任吗,为什么要躲?

    五条悟回答得理直气壮:他要是知道让花坂裕也引出诅咒有我的一份,肯定不利于师生关系,你又不是他班主任,为什么要躲?

    夏油杰低声道:难道看见我就有利于师生关系吗!

    两人对视一眼,十多年的损友默契发作,不约而同地朝下方探头。

    第42章 正文完结

    花坂裕也的意识世界内,诅咒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身体不住的战栗,生平第一次感到悔恨。

    如果老天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他一定不会主动招惹这个恶魔!一定离姓花坂的人远远的!

    见花坂裕也扬手,诅咒下意识紧闭双眼,预料之内的疼痛没有到来,它迟疑地睁眼,只见那个面不改色砍去它四肢的青年脸上露出了明显的错楞。

    发生了什么?

    诅咒心里刚闪过这个念头,突然听见了一道含着怒气的声音乍然响起:

    滚出去!!!

    从裕也的身体里,滚出去!!!

    这不是花坂裕也的意识世界吗?为什么会传来别人的声音!

    没错,这个别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通过手机定位找到,并且闯入了大楼的狗卷棘。他被花坂裕也身上冲天的诅咒气息和一动不动的状态吓得双膝一软,心脏揪成一团,想也没想地直接用出了咒言术。

    狗卷棘的咒言术往往带着反噬,诅咒等级越高、用的言灵越难,他遭到的反噬就越强烈。

    但是他此刻脑子早已一片空白,根本想不到,也来不及思考要用什么样的咒言。

    好在花坂裕也反应迅速,抢先预判了狗卷棘的举动,在他言灵术还没有生效前,就将诅咒丢了出来。

    于是他最后一个字将将落下,诅咒已经出现在了大楼里。

    怎么回事?它从他的意识世界里逃出来了??

    啊哈哈哈,它逃出来了!!

    诅咒内心狂喜,脱离花坂裕也的桎梏后它的咒力会迅速恢复,只要四肢再生就能逃跑!

    还没等它动作,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不许动!

    诅咒动作一僵,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定在原地。

    花坂裕也缓缓睁开在被咒言术束缚住的诅咒和神情焦虑的狗卷棘中游移了下,身体忽然晃了晃:棘

    狗卷棘立刻变了脸色,跑上前扶住他站不稳的身子:海带?!

    你还好吗?!

    花坂裕也顺势压在他身上,柔弱道:我没事,就是有点累。

    狗卷棘这才松了口气,仔细打量,花坂裕也身上好像是没有受什么伤,就连衣服都是干净整洁的,可表情却恹恹,打不起精神。

    两人认识这么久,他从来没见过他这样,不由得一怒,眼神像刀子一样向诅咒剜去,随即愣了愣。

    刚才注意力都在花坂裕也身上没有看见,现在才发现,诅咒全身上下几乎没有完好的皮肤,四肢也被人切去,只剩一条尾巴贴在地上。

    这是怎么了?

    客观的说,比起花坂裕也,它看上去更像受害人。

    嘶夏油杰吸了口冷气,他下手挺狠的啊。

    五条悟则嚯了一声,关注点格外不同:啧啧啧快看看,这小子也怕棘生气,开始演戏了。

    这是重点吗?比起虚假的教师五条悟,真实的教师夏油杰试图把他的注意力掰回正道,这只诅咒等级明显在特级以上,你早就知道花坂裕也能祓除得了它?他斟酌了一下用词,这应该算单方面实力碾压了吧?

    亏他之前还真情实感地担心了一阵。

    当然不觉得啊。五条悟想了想,从诅咒布下的幻境出来前,花坂应该还不是它的对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