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朵吐司 - 分卷(28) [综漫同人]神奇少年狗卷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乙骨忧太问:是不是误报了?

    这处位于仙台某所高中旁,学校还没有放假,远远能听到学生在操场上活动的声音。

    被五条悟委以了重任的伊地知擦了擦汗:哈哈哈会不会是它移动了,毕竟还是生物嘛,说不定去别的地方了。

    狗卷棘直起腰,双眼定定瞧着伊地知。

    他一动不动盯着人看时还蛮有压迫感的,当初第一次见面,乙骨忧太就被他的眼神吓到,伊地知不知道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心虚地避开视线,额角的汗明显更多了。

    海带。狗卷棘点了下自己的额头。

    乙骨忧太帮他翻译:伊地知先生,你流了好多汗?是热吗?

    伊地知不禁怀疑起到底是谁出了问题,否则乙骨忧太怎么会在接近零度的气温里,淡定地问他一句:是热吗?

    伊地知急中生智:可能是最近没睡好,有点体虚。对了,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吧,这里学生这么多,得好好排查才行。

    他老好人的形象深入人心,乙骨忧太不疑有他,点了下头附和:没错。说完还转头看了下狗卷棘,狗卷同学觉得呢?

    狗卷同学觉得这件事不太对。

    从平日里学生都要出去接任务的作风可以看出高专到底有多差人手,尤其是最近诅咒动乱,一年级被分成了两组,夜间白日换着巡逻,工作时间直飙。为什么会因为一个不确定的情报,将特级的乙骨同学和准一级的他同时派出,而且还是仙台这种地方。

    不是说仙台不好,只是这两天五条老师给他安排的区域外任务是不是频繁了一点?

    狗卷棘回忆,昨天和前天是札幌,伊地知先生拉着他留宿了一晚,祓除了两只2级诅咒,今天是仙台。

    都是距离东京几百公里起步的地方。

    怎么了狗卷同学?你好像有点乙骨忧太说,及时把即将脱口的心不在焉换成了,在想什么?

    狗卷棘小幅度地摇摇头。

    乙骨忧太直觉很准:是在担心花坂先生吗?那个和他长得一样的人。

    伊地知:竖起小耳朵。

    狗卷棘手指无意识蜷了蜷。

    乙骨忧太知道自己说对了,道:既然担心的话,不如给他打个电话?

    这个建议不错,狗卷棘点头:鲑鱼。

    伊地知:松了口气。

    然而这一通电话打出,迟迟没有人接起。

    可能是没有听见。乙骨忧太说,在忙什么的?

    狗卷棘听着手机听筒传出的忙音,抿嘴,按捺住焦躁点头。然而,当他五分钟后再一次拨打电话无人接听,表情即刻沉了下来。

    伊地知:

    不敢说话。

    乙骨忧太拿出手机:要不然问问五条老师他们?一边拨出电话一边安慰同窗,放心啦,五条老师不是说他会保护花坂先生的吗?有他在,一定没问题的。

    随着他话音落下,手机内传来对方已关机的回应。

    乙骨忧太:

    狗卷棘似乎想到了什么,蓦地一怔,突然朝仙台车站的方向跑去。

    动作太快,伊地知甚至没来得及拦住他,大喊:狗卷君你要去哪?任务

    哎,伊地知先生。乙骨忧太拦在他面前,微笑道,一级诅咒是吧,那我一个人就可以啦,今天就给狗卷同学放个假嘛。

    伊地知被他挡得严严实实,只觉得眼前一黑,眼睁睁看着狗卷棘快速消失在眼前,内心崩溃:这是一个人的问题吗!!

    完不成五条悟那个恶魔安排的任务,我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吗?

    伊地知见不见得到明天的太阳不知道,花坂裕也的幻境,有的人注定会安眠于今夜。

    第40章 千年诅咒

    月光格外沉静,树影摇曳。

    花坂琉生睫毛颤了颤,停下了脚步:我要回去。

    诅咒不知为何没有追上来,再往前走不久他们就能穿过森林回到花坂家,花坂裕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回去。

    花坂琉生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一字一句道:裕也,阿姐是家族里最厉害的人了。他们对外时总说花坂里华是年轻一代里最有天赋的咒术师,其实不然,现任花坂家主早年祓除诅咒时受了伤,若真的比个高下,早就不是花坂里华的对手。

    如果阿姐都对付不了它们,我们回去,又有什么用呢。花坂琉生身体一向不怎么好,此时却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拉着花坂裕也转身,你只要送我到那附近就好了,然后你就回家,告诉父亲他们,集市太过有趣,我拽着阿姐他们在镇子上住下来,今夜可能有大雨,封好门窗。

    诅咒的目标是我,只要你不出现在它们眼前,它们应该不会伤害你。

    花坂裕也被他一席话说的一怔:你猜到了?

    猜到了。

    花坂琉生虽然眼盲,脑子却好用得可怕。从集市上花坂里华第一次回答他没发现诅咒存在时,他就已经想到了现在事态的发展,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想让他走,也明白,自己回去后,会经历什么。

    二人已经在往回走,花坂琉生脚步很急,被地上的石块绊了个踉跄,花坂裕也扶住他:你回去以后能做什么?

    什么都做不了。花坂琉生沉默了很久才说,但诅咒的目标是我,阿姐和其他人都是受了我的连累,他们在面对,我不能逃跑。

    花坂裕也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你是不是知道诅咒为什么找上你?

    花坂琉生白着脸强笑了下:嗯如果今天我们都能活下来,我会把事情告诉你的。

    此时已经离他们离开的地方很近,铁锈味弥漫开来,人形诅咒已经不在刚才的地方,地面被染成了深褐色,到处都是残肢断臂。

    花坂琉生看不见,却不妨碍他嗅见发生了什么,胸口起伏两下,攥紧了花坂裕也的手:阿姐他们

    花坂裕也视线一扫:里华姐还活着。

    不过也只限于花坂里华了。

    人形诅咒早已从结界里出来,花坂里华倒在地上,脖子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擒住,仅剩的一只胳膊在虚空中挣扎,眼睛和脸上都糊满了血迹。

    咦?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人形诅咒松手,回头,你回来了啊。

    花坂琉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挣开花坂裕也的手,跌跌撞撞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脚步慌乱:阿姐,阿姐!!阿姐!!

    倒在地上的花坂里华猛地抬头,这才让人看清了她的状况。右眼只剩下一个空空的血洞,嘴巴周围有大量的出血痕迹,面部不自觉地痉挛,却始终闭口不言。

    听不见她的声音,花坂琉生根本找不到方向:阿姐?阿姐?!

    人形诅咒没有脸,可此时,它却仿佛在笑,说出来的话也充斥恶意:别叫了,你姐姐不可能回答你了。放心,还没死,只是舌头啊,被我拔掉啦~

    花坂琉生一下子愣在原地:你说什么

    没听清楚吗?诅咒弯腰,揪起了花坂里华的长发,拖着她走到花坂琉生面前,不信你自己摸摸?

    头皮拖拽给本就受了重伤的花坂里华莫大的痛苦,可自从花坂琉生出现后,她硬是咬碎了牙齿,也没有发出一声痛呼。

    你给我放开她!看不见,却不影响花坂琉生判断出发生了什么,克制不住内心翻腾的怒气,他猛地朝诅咒跑去。

    弱小的身体在诅咒眼里显然构不成威胁,诅咒遥遥挥手,花坂琉生腹部一疼,随即跪倒在地。

    啊!花坂里华见状,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仅剩的那只手重新覆盖咒力,朝着诅咒猛力击去

    啪。

    蓄力的最后一击被诅咒不痛不痒地拦了下来,它看了她一眼,揪着头发往边上一丢,拍了拍手,朝地上的花坂琉生走去。

    重物落地的声音传进了花坂琉生的耳朵,血腥气越来越浓。

    诅咒靠近他:容器,你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吗?没想到人类竟然会用封印的办法掩盖你的气息,让这么一个有天赋的咒术师做了十几年的瞎子。我可舍不得让你受这样的委屈,等你这具身体归了我,我一定会好好对他的。

    呵喑哑的笑声从跪在地上的少年口中传来,花坂琉生抬头,双目泣血。

    诅咒猝不及防与他对视,仿佛撞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猛地向后撤去。

    花坂琉生缓缓站起来,这一刻,黑暗了十四年的世界在他眼前清晰,浑身好像有用不完的力量。花坂琉生没有去追诅咒,视线扫过一片狼藉,想也不想地朝花坂里华的方向跑去:阿姐!

    诅咒那一丢让花坂里华骨骼错位,此时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

    花坂琉生眼睛有血泪,不敢随意移动她,一把脱下外衣:在出血,我要怎么做,我要怎么做哦对,止血,先止血!

    一只带有血污的手按住了他的动作。

    抬眸,花坂里华注视他的视线依旧温柔,女人费力地抬起手。

    花坂琉生顿时懂了她要做什么,俯下脸,任她用冰凉的手指拂过他的眼睛。

    阿姐

    花坂琉生的眼睛被这轻如羽毛的重量刺得发疼,泣不成声道:阿姐你骂我吧,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花坂里华摇了摇头,张了张没有舌头的嘴巴,似乎想安慰他。

    但她实在太累了,每呼吸一次都犹如受一次断臂之苦。

    花坂琉生看着她的样子,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阿姐,阿姐你看看我!你看看我!我现在看得到了,以后我可以当咒术师,我可以保护话还没有说完,眼庞的手失力滑落,花坂琉生瞳孔缩成针尖,一把捞住即将掉在地上的手,颤了颤嘴唇,阿姐?

    没有人回答他。

    女人的眼睛还睁着,却已经失去了焦距。

    很久之后,花坂琉生闭了闭眼:裕也。

    花坂裕也从树林中走出:我在。

    能拜托你照顾一下阿姐吗?花坂琉生背对着他,我要去做一件事。

    好。

    花坂琉生说完这句话就走了,花坂裕也在原地守着花坂里华和其他人的遗骸,不久后,花坂家的人因为见他们迟迟没有归家而出来寻人,悲伤过后带走了尸体,花坂裕也拒绝和他们一起回去:我答应了琉生,在这里等他。

    其他人已经从他口中知道了花坂琉生恢复视力的事情,也不再说什么,把花坂里华和其他人送回家。

    花坂裕也在树林坐了整整一天,第二日夜晚,花坂琉生像鬼魅一样出现在烛火尽头,衣服上染上了厚厚的血迹,脸上也有,犹如怪志里的食人鬼怪,每靠近一步都带有杀意。

    花坂裕也没有害怕他这幅表象,主动道:里华姐已经回家了。

    嗯。仅仅过去了一个晚上,花坂琉生仿佛从不经世事的小公子变成了地狱归来的使者,烛火印的他表情不明,裕也,不问我去做什么了吗?

    没打算听花坂裕也回答,花坂琉生自顾自道:我想去杀了那只诅咒,可惜它跑得太快,不然我一定要它当着阿姐的面跪下道歉。

    不过没关系,它受了重伤,短时间也没法作乱了。花坂琉生把手上的东西往地上一丢,是冒着黑气的人形左手,它要了我阿姐的一只手,我也拆了它一只手。

    从那天起,花坂琉生逐渐变得阴沉,不爱说话,整日整日地修习咒术。花坂裕也这才知道,花坂琉生天生就有很强的瞳术天赋和咒力,之所以看不见,是因为他的另一种体质:能够被诅咒附身,而且附身他的诅咒能够使用他的咒力。

    为了保护他,花坂家专门设下封印淡化他的气息,如果他不想当咒术师,或者咒力没有成长到可以独当一面,就会一辈子做个普通人。

    那一晚,人形诅咒之所以有戏耍他们的姿态,是因为想刺激花坂琉生解开封印方便附身,可没想到在愤怒的加持下,他解开封印时立刻拥有了滔天的咒力,让它完全没办法招架,只能慌乱逃走。

    时间一转而过,十六岁那年,花坂琉生已经成为了那个时代最出名的咒术师之一,并继承了花坂家家主的位置。

    他一直没有放弃过找到人形诅咒。

    终于,二十岁那一年,有人说在关西地区看到了有相似的诅咒出现,花坂琉生立刻收拾了行李前往关西,花坂裕也和他一同前往。

    出乎花坂裕也意料的是,六年前刚觉醒就能将诅咒断臂的花坂琉生,六年后似乎完全不是人形诅咒的对手。交战中,花坂裕也不慎被诅咒擒了去,花坂琉生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奋不顾身地救他,最终被诅咒一手贯穿心脏。

    花坂裕也看着这一幕,脑中突然传来了撕裂感。

    受伤的是花坂琉生,可过去的一幕幕却如同走马灯一样出现在他的眼前,花坂裕也的思维仿佛被人切割成了一片一片的块状,每一块都有独立的意识,有声音告诉他这是真的,也有声音告诉他要用眼睛去看。

    花坂裕也捂着头蹲下,双眼充血涨红。

    裕也。正当他以为自己会不会就这样疯掉时,熟悉的声音响起,花坂裕也抬头去看。

    恍惚间,穿着白衣花坂琉生似乎站在他的面前,胸前没有洞,也没有血污,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一如当年,他们在秋天廊下的初见。

    琉生?

    很高兴认识你。

    花坂裕也的头痛减轻了一瞬:什么意思?

    裕也这么聪明,怎么会猜不到。花坂琉生朝他眨了眨眼,不好意思,让你看到了这么多不堪入目的过去。我这一辈子,又短又涩,过得实在不聪明。但你的未来还很长,所以现在

    我送你回家。

    花坂裕也猛地意识到了什么,那句这一切都是虚构,认人识物,要用眼睛仔细辨别再次浮现在脑海,仔细辨别,分明就是花坂琉生的声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