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朵吐司 - 分卷(9) [综漫同人]神奇少年狗卷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他继续打字:拽你下水,对不起。

    这件事呀。花坂裕也笑,狗卷君不是道过歉了吗?没什么的,再说了,摔下去的时候我不是没受伤吗?他顿了顿,语气轻轻地补充,是摔在了你身上。

    幸好有狗卷君帮我挡那一下呢,我要多谢你才是。

    狗卷棘呼吸一窒,正当他不知道要做什么反应时,乙骨忧太的声音及时响起:

    狗卷同学,我洗好了,你要去吗?

    狗卷棘疯狂点头,几乎是在他话音落下时就和花坂裕也匆匆告别。

    ?乙骨忧太看着同学有些慌乱的背影,疑惑地回头,咦?花坂君,腰不舒服吗?

    花坂裕也站在树下,单手扶着腰,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服,笑着点头:嗯,有点痒。

    乙骨忧太噢了声,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去看医生。

    花坂裕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笑意加深:我会的。

    乙骨忧太来找花坂裕也是有正事的,他顿了顿,再开口时的语气变得严肃:或许,花坂君知道诅咒吗?

    此话一出,花坂裕也大概猜出了他的来意:知道。

    乙骨忧太不意外:那花坂君知道,弥加妹妹被诅咒缠上的事情吗?

    昨天从洋屋出来后,乙骨忧太一直没有找到时间和花坂裕也单独相处,他简明扼要地把如何在洋屋中遇到花坂弥加的经过重复了一遍:花坂君打算怎么做呢?

    花坂裕也笑意收敛。

    自从他突破了封印后,找上弥加的诅咒越来越多。其实他和家里人都不愿意让她接触咒术,但这么看来,在他的影响下,即便弥加不学习咒术也会被诅咒盯上

    乙骨君有什么建议吗?

    弥加现在国一,我建议她国三毕业以后,高中入学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乙骨忧太说,弥加以后不一定要当咒术师,但是至少在面对诅咒时,她能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按照现在的情况看,弥加只是有咒力,但是不知道要怎么用,她欠缺的,高专可以教给她。

    花坂裕也没有马上回答。

    乙骨忧太知道他在担心什么:高专的学生会评级,虽然偶尔会做一些校外任务,但是在学生没有自保能力前,学校是不会让我们出去单独执行任务的,所以安全方面,花坂君稍微可以放心。

    他用的是稍微,显然也不敢保证咒术师的职业风险。

    花坂裕也知道,入读高专就等于了在未来几年中不断从事咒术师的工作,虽然学校有一定的保护机制,但以他对高专的了解,这并不能完全避免学生牺牲的风险。

    花坂裕也轻轻吸了一口气:好的我知道了,不过这件事情我一个人做不了主,等我回家以后和父母商量一下吧。

    乙骨忧太说好。

    两人回到室内,高桥启介和花坂弥加也已经起床,在餐厅里等他们。

    吃完早饭后,花坂裕也和狗卷棘、乙骨忧太互换了联系方式,简单道了别以后各自离开。

    和来时一样,花坂裕也坐在副驾驶座,手肘搭在车窗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高桥启介余光瞟了他一眼:怎么,你看起来好像有点小烦恼?

    被看出来了吗?花坂裕也反问,弹了弹指尖,可能偶尔也有点烦心事吧。

    高桥启介听出来他不想说,笑了笑没有再搭话。

    他收回目光,没有看见在花坂裕也轻飘飘的动作下,一道亮光从他指尖冒出,在电光火石之间击穿了一直跟在他们车后的狰狞怪物的头颅。

    诅咒准备扒车的动作一僵,旋即身体消散,消失在了风中。

    呵,诅咒。

    花坂裕也按下车窗升起的按键。

    玻璃窗面反射出他面无表情的脸。

    第14章 神奇少年

    下山以后,高桥启介把花坂兄妹送回了家,花坂裕也问他要不要进来坐坐,高桥启介抬手看了看表:晚上有点事,改天再聚。

    花坂裕也回答:好,下次再聚。

    回到熟悉的空间,花坂弥加像归巢的小鸟一样围着客厅跑了一圈,然后跳到沙发上打了个滚。

    花坂裕也听着她的动静:小心把沙发蹦坏了。

    笨蛋哥哥!花坂弥加把脸埋在抱枕里,声音闷闷的,淑女的体重是你能讨论的吗?而且弥加超轻的!

    花坂裕也哦了一声,不打算拆穿少女对于体重的倔强,他上楼回房,在书桌前坐下,仔细思考起乙骨忧太的建议来。

    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是吗?

    晚饭后,花坂弥加被赶上楼写作业,花坂裕也则留在客厅,和父母进行了一次深入沟通。

    一个小时后,花坂弥加的房门被敲响,她从床上跳下来开门:哥哥?

    花坂裕也端着热牛奶站在门口,脚边是不断蹭着他的拉布拉多。

    方便进去吗?

    嗯嗯嗯,进来吧。花坂弥加怕牛奶烫到他,连忙接过,让开身子。

    花坂弥加:怎么了?

    花坂裕也听着妹妹单纯且毫无阴霾的声音,嗓音微沉:弥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诅咒缠上吗?

    花坂弥加一怔,干笑道:怎么突然说这个啊

    过去,花坂一家人一直认为她只要开开心心地生活就好,没必要和诅咒、咒术这些事情产生什么关系,但是现在

    随着他的实力逐步上涨,未来找上花坂弥加的诅咒只会越来越多,将来有一天可能会成长到不可控的地步。

    花坂裕也仔细思考了乙骨忧太的建议,发现他说的不无道理。

    即便他们再不想弥加和诅咒产生关系,只要自己还活着,弥加就不可能完全避开诅咒。

    咒术师这项职业虽然高危,但如果只是进入高专学习咒术,且未来不以咒术师为职业目标的话,至少她面对诅咒时,也会有自保的余地。

    心思百转过,花坂裕也薄唇抿了抿:你被诅咒盯上,是因为我。

    花坂弥加呼吸窒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花坂裕也把自己的体质、幼年时期的经历以及她为什么会被诅咒缠上的原因托盘而出。

    是哥哥的错。

    听完以后,花坂弥加久久不言。

    她不是傻子,对于这一切也早已有了些猜测,只是她没想到,看起来风光霁月的兄长,也会有这样的一段过去。

    花坂裕也失明时她还没有出生,家里人对他看不见的原因讳莫如深,直到今天她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诅咒。

    花坂弥加动了动嘴唇:哥哥是想我在冰帝毕业以后入读那个什么

    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

    对对对,入读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是吗?

    花坂裕也语调温和:不是这样的。哥哥希望弥加能有自保的力量,如果你不想读,我们可以在想别的办法。

    他不想给花坂弥加增加心理压力:不读也没有关系,你可以慢慢考虑,毕竟我们弥加才国一。

    花坂弥加听懂了,她偏着头想了想:那,学校允许参观吗?

    花坂裕也也怔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按理说是不允许的。他顿了顿,但是我可以联系一下校方。

    他口中的校方是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一年级的任教老师,全咒术界公认的最强咒术师五条悟。

    咒术高专位置隐蔽,不允许无关人员入内。

    而花坂裕也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和五条悟等人结识,虽然没怎么和他本人见过面,但私人关系拜托一下,应该没有问题。

    果不其然,五条悟听完他的请求后乐了。他好像在吃什么东西,说起话来也有点含糊不清:花坂裕也,你当初不是坚决不想来高专读书吗?怎么现在改变主意啦?

    花坂裕也说:纠正一下,五条君,是我妹妹花坂弥加,不是我。

    五条悟说:都是你们那一家的,没什么区别。

    五条悟说着说着思维就发散了:昨天棘和忧太在洋屋里遇到的人是你吧?还有你妹妹。又被诅咒缠上了?

    花坂裕也拨弄了一下书桌上小盆栽的叶子,慢吞吞道:昨天洋屋诅咒祓除,是五条君的任务吧?

    五条悟咔擦一下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花坂,这可不可爱。

    花坂裕也唇边笑意加深:在五条君眼里,可爱的应该只有瞬一君吧。

    他口中的瞬一君是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二年级的任教老师,传闻中五条悟交往了十年的男朋友。

    听到神谷瞬一的名字,五条悟心情很好地笑了笑:明天早上八点,我让伊地知来你们家接人。

    翌日一早。

    花坂妈妈打电话给冰帝的班主任请了假,说花坂弥加着了凉要在家里休息一天。

    兄妹二人被咒术辅助监督伊地知接走。

    花坂弥加难得没有在车上睡觉,她看着窗外的景物越来越偏僻,忍不住拽了拽花坂裕也的衣袖:哥哥,你去过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吗?

    花坂裕也回答:没去过。

    不过他们来邀请过他入学。

    他察觉到了她的紧张,轻声安抚,放轻松,我们就是来参观一下。

    嗯。

    花坂裕也想了想:似乎狗卷君和乙骨君都在这里读书,说不定今天还能遇到他们。

    提到两个少年,花坂弥加总算没那么紧张了。

    花坂裕也再接再厉:如果以后弥加也入学了,他们两个就是你的学长了呢。

    听到这话,被五条悟派来接他们的辅助监督伊地知透过后视镜看了花坂兄妹一眼。

    心里腹诽,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全国唯二的专门对付诅咒的学校,怎么在这个青年的口中,听上去和普通学校没什么区别?

    几人很快抵达了目的地。

    唷,好久不见。

    花坂裕也杵着导盲杖下车,刚踩到地面就听见一声轻飘飘的问好,他笑笑,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好久不见,五条君。

    花坂弥加从车子的另一侧绕过来,同样也看到了不远处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黑色制服,身高很高,眼睛用眼罩挡着,发型也很奇怪。

    但这些加起来,都无损于他的英俊。

    哇哦!花坂弥加捧着脸,是个大帅哥!

    五条悟视线下移,对她的审美表示非常满意:很有眼光嘛,小妹妹。他三两步从台阶上跳下来,伊地知,你带花坂妹妹好好参观一下,一定要把我们高专的风土人情介绍出来哦。

    高专能有什么风土人情伊地知心想,嘴上却说:好的,五条先生。

    花坂弥加仰头:哥哥不和我一起参观吗?

    花坂裕也还没说话,五条悟就轻笑了一声:你哥哥不一起,他和我啊他拉长了尾音,视线从青年好看的脸上扫过,意有所指道,要叙叙旧。

    花坂弥加和伊地知走远后,五条悟双手环胸,看了眼花坂裕也:说吧。

    花坂裕也:说什么?

    五条悟掀起眼罩的一角:别装傻,你的视力

    恢复了吧。

    不愧是咒术界公认的最强,一眼就看穿了他隐藏着的秘密。

    花坂裕也笑笑,没打算瞒他:嗯,恢复了,一年前。

    既然被他发现了,花坂裕也也不再装成行动不便的样子,他跟在五条悟身旁,一步一步踏上阶梯:五条君是怎么发现的?

    五条悟啧了声,语气自得:一看就能看出来吧,你身上的封印和上次见面不一样了。

    六眼真厉害。花坂裕也称赞。

    你们家的瞳术,觉醒以后也不差。五条悟随口道,他突然想到什么,语气变得玩味,倒是你,好不容易恢复了视力,怎么把自己封印了?失明py?

    第15章 神奇少年

    花坂裕也不想回应五条悟奇奇怪怪的脑洞。

    五条悟却不会这么轻易让他避开,追着问道:你快说,我好好奇。

    花坂裕也说:五条君,没有你问我就要回答的说法吧。

    没有吗?五条悟摸着下巴想了想,那现在有了。

    花坂裕也拿他没办法,轻轻叹了口气说,因为没有什么特别想看的。

    五条悟:噢?

    所以又把自己视力封印起来了?五条悟说着乐了,看不出来啊花坂裕也,你还挺有想法。

    花坂裕也顿了几秒:我就当你是在夸赞我了,五条先生。

    那现在呢,要不要来学习咒术?五条悟问,你妹妹不是打算入学吗?你也一起?

    花坂裕也十几岁时,东京高专的校长和二年级的任课老师神谷瞬一就蹭邀请过他入学。彼时,他的视力尚未恢复,咒力也处于成长状态。进入高专学习咒术,对他来说无异于揭开封印,把自己再度曝光在诅咒的虎视眈眈之下。

    于是他想也没想地拒绝了他们的邀请。

    不过现在不同了,他自己破开了封印,等于身体里已经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咒力。

    五条悟身为御三家五条家的继承人,以六眼之瞳闻名,世上没有人会比他更清楚花坂裕也的力量究竟能够成长到什么地步,假以时日,只要好好磨练,他或许会蜕变成能和自己比肩的咒术师也说不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