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朵吐司 - 分卷(7) [综漫同人]神奇少年狗卷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一年级的指导老师是五条悟。

    花坂裕也一点也不意外他会答应。

    狗卷君和乙骨君,是想再开一间房还是和我和启介一起睡呢?他轻声问。

    一起睡?

    狗卷棘回头,和式房间很大,就算再加两床被褥也显得很空。

    乙骨忧太的反应则和他不同,他第一时间侧头看了一眼狗卷棘的表情,鬼使神差地开口:大家一起睡吧,热闹一点。

    狗卷棘:???

    花坂裕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笑了笑说:好的,我这就去通知老板。

    对了,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补充,老板娘刚才和我说浴室已经准备好了,如果有需要的可以先去洗个澡。他在两人打电话时就请老板娘准备好了五个人的换洗衣服,四男一女,尤其是你,弥加,赶紧去洗一洗。

    花坂弥加吐了吐舌头:知道啦

    几个人洗了澡后在餐厅集合。

    狗卷棘和乙骨忧太一进门就看见花坂裕也正逮着花坂弥加吹头发,高桥启介环着胸站在一旁闷笑。

    花坂弥加看到他们两个,脸一红,又见高桥启介还在笑自己,嘟着嘴不满意道:哥哥,你看启介哥哥,还在笑我!!

    我看不到。花坂裕也老神在在:谁叫你连头发都吹不干,这么大的人了,活该被笑。

    花坂弥加脸都给丢尽了:你不要说了啊,狗卷君和乙骨君都进来了啦!

    噢?听到她这么说,花坂裕也才调小了一档吹风,提高声音,狗卷君和乙骨君来了吗?稍等一等,我们马上就好。

    住校的咒术师们难得看到这么家常的画面,乙骨忧太笑了笑:没事没事,花坂君慢慢来。

    老板娘很快把晚饭准备好,花坂裕也也吹干了花坂弥加的头发,五个人依次落座吃饭。

    说起来,那个洋屋到底是什么来历呀?吃饭过程中,花坂弥加突然问,她没提诅咒的事,只是有点奇怪,从外表上看是很漂亮的楼,为什么没人住呢?

    也不是一直没人住的。老板娘是当地人,提到洋屋,表情有点唏嘘,这里原来住了一家人,老太太和儿子儿媳,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孙女。洋屋也是他们自己设计修建的,处处都用了心,而且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些杂草,在当时都是他们一家精心打理的。我记得啊,他们家还有一个小花园,特别漂亮,好多人都喜欢去他们家参观。

    后来呢?

    那一家人也对人很好,老太太慈祥,小夫妻感情也和睦,加上孙女听话可爱,大家都还蛮羡慕的。哎,都是好多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我还小,可能也就比他们家的孙女大几岁吧。老板娘回忆,那好像是为了庆祝小孙女在学堂测验中拿了个好成绩,那一年那家人计划去国外旅游一圈。老太太恐高,就没去成,待在洋屋里等他们回来。

    花坂弥加听得入神,连饭也不吃了:后来呢?

    桌上的几个大人没有说话,心想一定不是什么好结局的事。

    果然,老板娘幽幽叹了口气:可谁知道,这家人一去就没有回来。老太太一直等一直等,等到最后,感觉精神都出了点问题,不让外人去她家,自己也从不从房子里出来。

    然后某一天,大家意识到老太太很久没有出现了的时候,去洋屋一看,老太太早就去了。老板娘说,后来洋屋就废弃了,直到现在,那一家人都没有出现过。

    这个故事听着有些悲情。

    花坂弥加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是不是那家人出去旅行的时候出了什么意外呀?不然不可能一直不回来的吧,这可是他们的家啊!

    这可是他们的家啊

    所以那栋洋屋才这么排斥有人进入吧。

    花坂裕也心想。

    老板娘叹气:谁知道呢。当年连手机都没有,消息也不普及,谁都不猜不到发生了什么。

    乙骨忧太和狗卷棘对视一眼,在脑海中串起了一个连贯的故事。

    老太太的咒灵和洋屋应该是融合了,她生前的慈祥留给了诅咒,因此才会在楼里接纳和诞生了这么多的低级诅咒。而她又很排斥外人进入自己的家,所以绝不放过任何一个闯入者。

    狗卷棘嚼着菜,顿时觉得有些食之无味。

    饭后,花坂弥加想去泡温泉,花坂裕也勒令她消了食再去。

    先去做作业。花坂裕也说,我来监督你。

    花坂弥加哀嚎一声:不是吧哥哥,今天周末诶。

    花坂裕也这时候表现得很无情:老师布置了作业就要做,快点,我知道你带了。

    高桥启介说要回屋开下次赛车的线上会议,乙骨忧太不知道跑到哪去了,狗卷棘想了想,在旅店里漫无目的地闲逛起来。

    月上枝头,今晚的月亮格外圆。

    狗卷棘仰头赏月,看着看着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在洋屋时觉得花坂裕也的不对劲是哪里不对劲!

    他在脑海回忆他们的对话。

    花坂君进来多久了?

    刚刚进来。一进来就看到狗卷君了,狗卷君在这里做什么?

    花坂裕也他不是看不到吗?

    他为什么会说一进来就看到了自己?

    按照他正常的说话习惯,应该是一进来就遇到自己了,才对吧?

    奇怪的地方不止这一处。

    先前脑子乱乱的没有想起来,现在倒回去看,遇到花坂裕也时,他好像对花坂弥加的处境不是很担心?

    为什么?

    他不是为了花坂弥加进的洋屋吗?可言谈之间好像一点都不慌乱,是他平时的性格就这样吗?狗卷棘沉吟,不是他想怀疑花坂裕也,只是他在洋屋的举动实在是有点奇怪,让人不得不多想。

    还有一个最让狗卷棘疑惑的。他出来以后和乙骨忧太对了一下在洋屋里的经历,得出的结论是洋屋的确可以把人隔成几个空间,但它到底只是一级诅咒,乙骨忧太身边有里香,它应该是不敢拦着里香,所以才让乙骨顺利和花坂弥加、高桥启介遇见。

    但按照这个道理推测,没有特级诅咒的自己,和暂时看不出有没有咒力的花坂裕也,每个人都应该单独一个空间才对。

    为什么会遇到呢?

    为什么遇到了花坂裕也后,他们就能成功和乙骨忧太会合呢?

    好多个为什么加起来,塞得狗卷棘脑袋嗡嗡作响。

    他晃了晃头,感觉今天思考的东西过多,大脑即将陷入宕机模式。

    花坂裕也身上的疑团一个接一个,他不觉得有着这么温柔嗓音的人是坏人,只是有点感慨,原来像他这样的人,也有自己要隐瞒的秘密啊

    不知道有一天,自己能不能和他亲密到分享这些秘密。

    狗卷君?温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狗卷君你在这附近吗?

    狗卷棘回头。

    花坂裕也在灯下摸索,像是在找他。

    花坂裕也换了套浴衣,淡蓝色更衬得他气质出尘,也不知道衣服是不是自己穿的,领口微微歪了一截,露出精致的锁骨。

    狗卷棘静静看了他几秒。

    花坂裕也没有得到回应,正要离开。

    狗卷棘骤然回神,连忙开口:海带。

    咦?花坂裕也回眸,狗卷君?是你在吗?

    海带。狗卷棘三两步朝他走近。

    花坂裕也:我是来问问你,现在可以泡温泉了,要一起吗?乙骨君和启介他们已经去了,我是来叫你的。

    一起,泡温泉

    他在心里来回重复这句话,像是才明白它的意思,半张着嘴巴愣在原地。

    花坂裕也五感再怎么强也是个盲人,他心想今天是不是有点奇怪,加上现在这次,狗卷君已经很多次用沉默来回应他的话了。

    是不想去吗?花坂裕也问。

    狗卷棘的心跳在狂跳,咚咚、咚咚,振聋发聩。

    他连连摇头,忽然意识到花坂裕也看不见,也不敢大声暴露自己的情绪,小声道:鲣鱼干。

    想了想:鲑鱼。

    花坂裕也:

    这个时候不好交流的弊端就出来了。

    是想去吗?花坂裕也挑眉。

    狗卷棘脸上发烫:鲑、鲑鱼。

    第10章 神奇少年评论加更

    泡温泉前先要淋浴,狗卷棘刚才答应得爽快,现在才反应过来。

    他顿时有点踌躇,跟着花坂裕也的脚步也放慢了。

    花坂裕也:狗卷君?

    狗卷棘摸出充好了电的手机打字,说突然想起有一件要紧事没有处理,等处理完了立刻过来找他们。

    花坂裕也不疑有他:好的,我先过去等你。

    花坂裕也淋了浴进了温泉,高桥启介看见只有他,往他身后望了望:狗卷君呢?他说完,担心花坂裕也看不见踩滑,站起来去接他,你别动,我来扶你。

    花坂裕也乖乖站在原地:他说他有点事情,一会就过来。

    狗卷同学能有什么事情?乙骨忧太疑惑,忽然灵光一闪。

    不会是

    害羞了吧?

    他被自己的想象惊住,越想越觉得很符合狗卷棘的作风。

    高桥启介淌着温泉把花坂裕也扶下来。

    温泉池的中间有一排木制隔断,另一侧就是女汤,时不时传来交谈的声音,看来除了花坂弥加外,还有几个别的客人也在泡温泉。

    你还好吗?坐定后,花坂裕也问高桥启介。之前事情太多,他也一直没找到机会和他聊聊。

    洋屋里的五个人,狗卷棘和乙骨忧太是咒术师,自己和花坂弥加合起来勉强能算半个咒术师,只有高桥启介,是不折不扣的普通人。

    高桥启介不解:啊?我挺好的啊。他知道了花坂裕也在问什么,不过那个屋子确实有点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就和弥加分散了,好在找到她了,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和你交代。

    更小一点的时候,高桥启介还有点怕幽灵之类的东西,直到他遇见过了秋名山的86,胆子也在藤原拓海那家伙的带领下越来越大。他只觉得这个洋屋可能有点闹鬼,别的没有多想。

    花坂裕也松了口气,这也是种福气吧。

    他们又聊了几句,见狗卷棘还没有过来,花坂裕也顿了顿:要不要我去找一下他?

    得了吧。高桥启介按住他,两人是好友,他说话也没顾及这么多,就你的眼睛也去找人吗?我去看看。

    没,没事的。非任务时,乙骨忧太不是很爱和不熟的人说话,见高桥启介就要起身,狗卷同学他一会儿就来了。

    话音刚落,男汤的门被拉开。

    他们正谈论的对象站在门外,视线在温泉里一扫,也不知是看到了什么,迟迟没有踏进来。

    乙骨忧太一顿。

    这应该不是他的错觉吧

    狗卷同学的脸,好像红了诶

    第11章 神奇少年

    温泉内热气氤氲,乙骨忧太自己占了一角,对面是高桥启介和花坂裕也。

    狗卷棘不敢往那边看,克制地垂下视线,找了个离自己最近的角落坐下。

    一直看着他的乙骨忧太:

    狗卷同学,都是男人,倒也不必这么矜持。

    高桥启介碰了下花坂裕也的胳膊,语气玩味:那个白发小朋友好像有点怕你?你对人家做什么了?

    谁?花坂裕也手臂搭在温泉石上,语气懒懒,白发小朋友是谁。

    高桥启介:狗卷。

    花坂裕也噢了一声,狗卷君怕我吗?不能吧,我为人这么和善。

    他们两个人聊天的声音很小,却不知道咒术师的听力极佳,哪怕是坐的离他们最远的狗卷棘,都把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乙骨忧太下意识扭头去看狗卷棘。

    不断上升的热气中,白发同窗把头埋得低低,像只害羞的小鹌鹑。

    高桥启介和花坂裕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小插曲,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高桥启介说下个月他的比赛又要开始了,问花坂裕也有没有空去看。

    花坂裕也笑:我去看什么?感受赛车尾气吗?

    高桥启介轻哼:也不是不行。

    两人言谈亲密,一看就是认识了好多年的朋友。

    狗卷棘看见他们的互动,抿了抿嘴,往角落又挪动了些,含糊嘟囔:鲣鱼干。

    唰

    男汤的门被拉开。

    两个身强力壮的青年走了进来,腰间围着浴巾,像是没有看到汤里还有其他人一样嬉笑。

    高桥启介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见其中一人脸上有不正常的红晕就知道他们喝了不少酒。

    小哥们。他开口,喝了酒泡温泉可对身体不太好噢。

    脸最红的男人望过来,刚要开口,见高桥启介一头金发,眼尾上挑,看着就不像好惹的人,到了嘴边的话吞回去:知道了小哥,没喝多少,没喝多少。

    高桥启介劝了一次,见对方不听也没再开口。

    两个男人被他说了以后,也不太往温泉里侧去,找了个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下。

    恰好,旁边的就是狗卷棘。

    他们安静泡了片刻,大概是酒气作祟,没一会就兴奋起来,把温泉当作泳池,啪嗒啪嗒地打水玩。

    狗卷棘不想和普通人起争执,默默走远了些。

    喂,大哥,隔壁就是女汤诶。男汤里除了新来的两人外没人说话,其中一个喝醉了的男人口齿不清的开口,女汤,嘿嘿嘿

    另外一个人还算比较清醒,在温泉里扫视了一周,见在场的六个人里,除了他们两个外只有两个成年人,而且看那个金发青年的模样,说不定是哪个地方的小混混,对这种事肯定做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