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朵吐司 - 分卷(3) [综漫同人]神奇少年狗卷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没关系,我不在意的。花坂裕也笑了笑,用刚才说过的一句话回复:因为我们不认识。

    陌生人送一瓶药、一把伞可以说是善意,送一堆药和一把伞,可能就会被认为是心怀不轨了。

    这家药妆店位于花坂裕也开的咖啡书店附近,他对环境布局还算是熟悉,慢慢走到门口。

    狗卷棘正盯着雨帘发呆,听见脚步声偏头,见是一个容貌出众的青年,目光下移,在他的导盲棍上停留了片刻,往旁边挪了挪,给他留出一个位置。

    花坂裕也站着没动,突然伸出手,开口道:前面好像有一个台阶,但我不记得在哪里了,有谁可以扶我一下吗?

    狗卷棘左右看看,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盯了花坂裕也几秒,走过去扶住他伸出的手臂:明太子。

    注意台阶。

    狗卷棘知道很多人不能理解他话里的意思,这个青年又看不见,只能小心翼翼地搀扶他,做好了他一摔倒自己就接住的心里准备。

    他注意力全在台阶上,没有看到花坂裕也唇边加深的笑容。

    等扶着他下完了台阶,狗卷棘松手。

    谢谢你。花坂裕也说。

    大芥。

    你也在躲雨吗?

    鲑鱼。

    听雨声,雨好像下得很大,不知道一时半会停不停得了。

    花坂裕也没听到回答,也没听见人走动的脚步声,知道可能是这个少年不想理会他,仍是开了口:你还在吗?

    咳咳咳,鲑鱼。狗卷棘喉间涌上痒意,忍不住咳了几声,回答的声音仍是软软的。

    原来是不舒服。

    花坂裕也低声笑了笑,觉得这个男孩子说一句回一句的举动有点可爱,像某种无害的食草动物。于是放轻了声音道:我有一把用不着的伞,可以给你吗?

    他说的不是我想给你或者你想要吗而是可以给你吗?

    狗卷棘费解地看着他。

    我是盲人。花坂裕也说,雨这么大,即便打了伞也走不出去,不如把它给更需要的人。

    狗卷棘没有回答,像在思索。

    花坂裕也像是洞穿了他的迟疑,继续开口:就算是作为帮助了我这个可怜人的报答也好。这把伞,可以给你吗?

    狗卷棘想说看不见一点也不可怜。但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出来,抿了抿嘴:蛋黄酱。

    他看不见,他沟通不了,大家半斤八两。

    花坂裕也听出他语气里的安慰,忍不住笑了笑,越来越觉得他像只小兔子,戳一下蹦跶一下,有点内向,又很细腻。

    他被自己的想象逗笑,把伞微微递出:谢谢你。

    明明是他在帮助自己,为什么还要道谢?

    狗卷棘盯着花坂裕也的脸发怔,他十几年的人生中从没有接触过这种性格的人,不解地眨了眨眼睛,接过了青年递来的伞,手还没有收回,掌心又被塞了个东西。

    是一瓶润喉药。

    狗卷棘握着药瓶,认出来是他常用的那一种。

    你听上去有点不舒服。花坂裕也说,正好我又有一瓶润喉药,这可能就是缘分吧。

    狗卷棘懵了一下,发愁地盯着药瓶瞧。他不太想接受陌生人的赠予,但喉咙本来就不舒服,又在这里站了这么久,咳嗽早就压抑不住。

    请收下吧。花坂裕也冲着他笑,伞是谢礼,药是我想送给你。

    狗卷棘侧着头,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这个陌生的青年。他唇边勾着温和的笑,说话也是谦逊礼貌的。药妆店橱窗的灯光在他背后亮起,仿佛给他晕染上了一层柔光,漂亮得不像真人。

    狗卷棘心跳漏了一拍,咽了咽喉咙,半晌后慢吞吞地开口:腌鱼子。

    大概是在道谢?

    花坂裕也听不懂他的话,跟着自己的猜测回答:不用谢?

    花坂裕也的回忆到这里就结束。他不知道的是,那天狗卷棘撑着伞走进雨帘后并没有离开,他站在滂沱大雨中一直注视着廊下的青年。

    直到雨停以后,花坂裕也走回咖啡书店,狗卷棘远远跟在他身后,目送着他进了室内才转身离开。

    也正是从那天起,只要没有特殊情况,少年咒术师雷打不动的在下午六点出现。

    他本意是想把那把伞还给青年,但每次见到他就会神奇的忘了这件事。

    半个月的时间,别说还伞,就连招呼也没打过一个。

    一直到了今天。

    第4章 神奇少年

    狗卷棘以为花坂裕也早就忘了这段平平无奇的相遇,听他主动提起,愣了一下,口罩下的唇角忍不住勾了勾。

    原来狗卷君和哥哥这么早就见过了呀。花坂弥加托着下巴说。她现在越来越觉得狗卷棘就是她命中注定的白马王子。按照少女漫画一贯发展的套路,只有男主才会和女主的一家人不断发生联系,狗卷君先帮了哥哥,再从诅咒手下救了她,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花坂裕也听见这跟反正我对他一见钟情了!几乎如出一辙的语气,意味不明地笑了下。

    兄妹之间心有灵犀,花坂弥加见他一笑就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也不害羞,继续大胆的向狗卷棘搭话。虽然这位白马王子看上去不怎么爱说话,说的话她也听不太懂,但真爱嘛,怎么可能被这点小困难绊倒!

    她给自己打了打气,踊跃开启话题:今天要下雨吗?狗卷君,怎么带着伞?

    狗卷棘一懵。

    他刚才的注意力全在花坂裕也身上,突然被cue到,根本没注意花坂弥加说了什么。

    现在说没听见会不会表现得很失礼他有些慌张,乙骨同学说遇到听不懂的问题就用微笑代替,可他戴着口罩,笑了他们好像也看不出来。

    雨伞吗?花坂裕也及时开口,解了狗卷棘的围。

    花坂裕也习惯每天早上听新闻和天气预报,以此来决定一天的行程。广播里说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不可能会下雨。

    他想起田中真纪说的经常在店里看到少年,说:难道说狗卷君是来还伞的吗?

    对哦,哥哥最后留给狗卷君的那把伞。花坂弥加凑过去看,挂在狗卷棘椅子背后的确实是药妆店里很常见的长柄伞,是这把吗?

    狗卷棘脑袋空了一秒,点头,点完以后想起来花坂裕也看不见:鲑鱼。

    花坂裕也闻言,笑意加深:一把伞而已,狗卷君太见外了。

    对呀对呀,狗卷君太客气啦,以后遇到什么事就找我哥哥帮忙,千万不要客气!是吧,哥哥?

    花坂裕也听笑了,偏头:怎么不是找你帮忙?

    我还小嘛!花坂弥加理直气壮地回答。

    兄妹对话时,狗卷棘悄悄松了口气,这段时间他天天来这家店,每次都带了伞,偏偏每次都没还出去。他刚才说完以后就一直担心如果花坂裕也察觉了话里的关键,或者花坂弥加突然好奇问为什么,要怎么回答。

    幸好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店外。

    穿着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制服的男生从玻璃窗口路过,余光随意一瞥:咦,那个人是狗卷同学吗?

    看错了吧,棘那种性格怎么可能主动上街啊。还坐在走在他前面的女生抬头看了眼店招,唔,一家咖啡书店里?

    说话的男生,狗卷棘的同班同学乙骨忧太也觉得不太可能,他又确认了一遍,肯定地说:没看错,真希同学你看,确实是狗卷同学。

    真的假的?女生,禅院真希闻言倒折回来,真的是棘。

    乙骨忧太问:狗卷同学在做什么?

    约会?回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小组带队老师夏油杰也折返了回来,双手插在宽大的袖子里,看八卦的表情和另一位不良教师如出一辙,棘也到了要约会的年龄了啊。

    不愧是挚友,连看戏的表情都一样。禅院真希心道了一句不靠谱的大人,淡淡提问,那棘是在和男生约会还是女生约会?

    乙骨忧太:?

    乙骨忧太震惊:真希同学你在说什么,男生和男生怎么能约会?!

    夏油杰:?

    禅院真希:?

    干、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说的不对吗?乙骨忧太说话的声音在两人的注视下越来越小。

    夏油杰眼神怜爱,这个转学生大概是他们高专内唯一一颗大白菜了,就连单纯得像小白兔一样的狗卷棘,都不会问出男人和男人怎么约会这种话来。

    乙骨同学。夏油杰想了想,郑重道,为了你的未来着想,这话千万不要在你老师五条悟面前说。他像是想起什么,哦,等你升上二年级,也不要在负责二年级的老师面前说。

    乙骨忧太:二年级的老师?

    嗯。夏油杰严肃地点头,不过他出差去了,大概下个月回来,到时候你就可以见到他了。

    乙骨忧太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

    禅院真希不忍心看到新同学惨遭老师荼毒,开口把他从夏油杰的大忽悠里拯救出来:说起来,最近棘确实是老往高专外面跑,经常训练结束就找不到人,我就说他谈恋爱了,熊猫还藏着掖着不说。

    高专一年级的关系都很好,但狗卷棘明显更喜欢熊猫,加上熊猫每次都能get他想表达的含义,所以狗卷和他的交流会比和其他人更多一些。

    嘛嘛~毕竟谈恋爱也是人生大事嘛,当然要慎重一点。夏油杰说,要是被你们搅合了怎么办?

    禅院真希不甘示弱:怎么可能,我们又不是笨蛋老师。

    可是乙骨忧太夹在两人中间,谈恋爱不是两个人的事情吗?狗卷同学和其中一个人约会,怎么还多带了一个人?

    这个问题禅院真希也不明白。

    两人把困惑的目光投向在场唯一一位成熟男性。

    夏油杰:

    这时候就想起老师了是吧?

    夏油杰仔细看了看坐在狗卷棘两侧的人的长相,懂了:这应该是一对兄妹。

    禅院真希双手环胸:所以呢?

    乙骨忧太像是明白了什么,语气震惊:什么?狗卷同学已经开始见女朋友的家长了吗?!

    !!!

    阿嚏狗卷棘冷不防打了个喷嚏。

    花坂弥加立刻道:狗卷君怎么了,是不是冷到了?是空调打得太低了吗?

    花坂裕也本来也准备关心一下小朋友,听到自家妹妹的话一顿,忍不住提醒:弥加,这是秋天,没有开空调。

    噢

    花坂裕也说:狗卷君还好吗,觉得冷的话我叫真纪开下暖气?

    大芥。狗卷棘扯了扯口罩,鲣鱼干。

    他怕花坂裕也不明白自己的话,打开语音软件:不用不用。

    语音翻译出来的话是冰冷的机械感,但叠音的使用足以表现他当前的心情。

    花坂裕也笑了笑:原来鲣鱼干表达的是不用啊,那是的是用什么词呢?

    狗卷棘按手机的动作一顿。

    鲑、鲑鱼。

    他结巴了。

    为了感谢狗卷棘,花坂裕也带上花坂弥加请他吃了顿晚饭。

    吃完饭分别以后,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花坂弥加突然开口:哥哥,你怎么不问狗卷君诅咒的事情?

    要问他什么?

    比如他怎么会杀掉诅咒啊,他看上去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嘛。夜路昏暗,花坂弥加怕他摔倒,一直扶着他,我只听过你和妈妈他们说咒术师,还从来没有见过呢,狗卷君是咒术师吗?

    这么好奇?花坂裕也声音柔和,那你怎么不自己问他?

    花坂弥加撇嘴:你是不知道,吃饭的时候狗卷君一直在看你,就好像是怕我一样,这样我怎么说嘛。

    哦?看来狗卷君对我们的小弥加没有兴趣。花坂裕也打趣,小弥加的一见钟情要结束了。

    哥哥!

    好好好,不闹你了。花坂裕也被她杵了一下,连忙认输。

    他忽然摆正了神色:弥加,过去我们没有和你说。就像只有少部分人看得到诅咒一样,咒术师也是一种非正常的职业。他们的事情不要去打听,也不要去问。以后你在路上,看见和今天上午狗卷穿的衣服一样的人就走远一点,除非

    除非什么?

    花坂裕也声音很淡:除非你遇到了不能应对的危险。

    翌日清晨。

    狗卷棘和往常一样提前来到教室,一进门便觉得有些不同寻常。

    咚。

    教室门在他进来后被人重重关上,狗卷棘回头,只见熊猫像一堵墙一样挡住门,再扭头,禅院真希翘着腿坐在椅子上:看我做什么,棘,坐呀?

    狗卷棘心里紧张,下意识寻找班里唯一的良心乙骨忧太。

    乙骨忧太坐在位置上,一手挡住脸,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

    狗卷棘:

    狗卷棘缓缓坐下。

    屁股刚挨到椅面,禅院真希一拍桌子,惊得他立刻又站了起来:!!!

    明太子!!

    有危险!!

    禅院真希拖着椅子走到他课桌前,她比狗卷棘稍高,垂着视线冷笑:交代一下吧,棘。昨天晚上和你约会的那个女孩是谁?背着我们偷偷谈恋爱了是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