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羽翼 - 第134节 我用非人类当演员那些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现在是下午,游泳池里的水是温热的,太阳也透过浓密的树叶落入泳池中,留下斑驳的光点。

    纸片人们借助水流的力量,正努力地往树叶下挪动,希望自己能少晒到一点太阳。

    “这……他们为什么要受这种水淹日晒的刑罚?”楚巍然摸着的光头疑惑道,“前几天刚一起除了鬼蛊,我们都立了功的,钟导这是生什么气呢?”

    傅玥拎出一个纸片人:“你告诉他理由吧,快点说,说完我还要把你放回去的。”

    纸人变成全身湿淋淋的沈乐山,他晒得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咬牙切齿地对傅玥说:“傅玥,我沈乐山这么多大风大浪都经历过,竟然在你这阴沟里翻船,你隐藏得好深啊!”

    傅玥淡淡道:“以前不与你们计较,是因为我实力最强,遇上敌人直接打过去就是了。我死后这么多年,也只在钟导这里踢到过铁板,余下什么时候吃过亏?实力够强的时候,就用不着脑子了。可我现在实力变弱了,那就该用用脑子了,你可别忘了我是怎么死的。”

    沈乐山:“……”

    还真是!傅玥死于内宅争斗,被人暗算坠楼而死。

    宅斗和宫斗差不多,宫斗剧里的女人,哪个不是弱势时满腹心机、韬光养晦、行事十分谨慎,得势时嚣张跋扈、脑袋有坑、四处树敌留下把柄。

    傅玥强大时是后宫妃子们的眼中钉,到处是漏洞却因实力太强打不倒她;弱小时则是暗中挑拨离间的心机女鬼,第一时间出卖别墅鬼们获取钟导信任,她现今在别墅的地位比往日还高,今日的泡泳池之刑,竟是傅玥监督!

    “有时间和我吵架,倒不如尽快告诉楚巍然发生了什么。”傅玥看了看表说。

    沈乐山飞快地将表白的事情说了,楚巍然当时被附身没有记忆,他听完后受到极大惊吓,嘴张得下巴险些脱臼。

    钟九道对洛槐的感情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日在殡仪馆,鬼蛊仅是在洛槐告白时现身打扰,钟导便接连施展了数十道符阵,楚巍然是眼睁睁看着那作恶多端的鬼蛊被钉到墙壁上,一道又一道符打在魂魄上,一缕缕黑烟从魂魄上冒出,一直到鬼蛊完全消失,钟导还继续鞭尸了十几下。

    幸好鬼蛊当时只有一半力量,若是全盛时期,还不知道要被钟导折磨成什么样子才会魂飞魄散呢。

    鬼蛊只是打扰洛槐告白就变成那样,他可是洛槐第一次告白的对象,天啊!

    楚巍然捂着心口一阵后怕:“钟导不会气得把我做成行尸吧?”

    “应该不会吧,钟导还是遵纪守法的。”沈乐山抖了抖身上的水,他手臂被泡得像面条一样,稍微一甩就掉了下去,“你帮我捡一下手臂,谢谢。”

    楚巍然小心地捡起那被泡软的纸条,缓缓地粘在沈乐山的胳膊上,这时听沈乐山说:“不过把你的魂魄抽出来,炼化情爱的能力,再把魂魄塞回身体里,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你这辈子再也不能谈恋爱也是有可能的。”

    楚巍然吓得手一抖,把沈乐山半个身体都拽了下来。

    沈乐山:“……算了,就这样把我泡回去吧,晚上钟导还会给我们换新纸人的,换完明天接着泡,泡到他消气为止。”

    楚巍然问:“他什么时候会消气?”

    沈乐山:“如果没有发生意外,洛槐第一次和钟导告白时,他们就该在一起了。因为你的出现,我们把你变成钟导的样子导致洛槐告白错人,他们晚了这么久才在一起,大概晚多少天,我们就要泡多少天吧。”

    楚巍然算了算:“那起码得泡三个月。你这么聪明,就没什么办法吗?”

    沈乐山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想解决,还得靠洛槐。洛槐什么时候搞定钟导,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得救。”

    “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还要怎么搞定?!”楚巍然摸着自己的脑袋。

    “他们不是还没颠鸾倒凤吗?”沈乐山眨眨眼睛,“其实我已经求杨婶在他们的食水中放一些助兴的药物了,但被杨婶拒绝,杨婶说她想跟着钟导,拍一部宅斗戏,饰演一位打死主母的仆人。在此之前,她不想得罪钟导,不肯帮我,你要不要……”

    “不要!”楚巍然忙说道,“我宁可以后见到钟导就剃头发剃眉毛,也不敢给他们下药。”

    开玩笑,误听一次告白就被剃光头,要是真敢下药,楚巍然担心自己会永远失去某种能力。

    沈乐山见计划失败,只能无奈地说:“那算了,我继续泡着吧。你帮帮我,把我放到阴影比较多的地方。”

    这个忙可以帮,楚巍然还是很仗义的。

    从那之后,楚巍然就一直没敢留头发,并始终保持着没毛的样子。不过他爱美的习惯改不了,最近学会了打理光头,想尽方法让脑袋看起来更圆更亮,即使是光头,也要做最好看的那个卤蛋。

    打理过脑袋后,楚巍然戴上帽子,把连子瑜从水中捞出来说:“我带你去找钟导换画皮。”

    他跟着钟导学习术法已经有半个月了,钟导最近忙于电影的后期制作,每天只能抽出一个小时教他。

    楚巍然自认学习能力很强,觉得一个小时足够了,但他跟着钟九道才学了一天,就开始怀疑人生了。

    钟九道说的东西,他全都听不懂。这感觉很奇妙,钟九道说的每个字他都认识,但连在一起,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楚巍然问:“钟导,这些太难了,咱们能难度降维一下吗?降维到小学级别怎么样?”

    钟九道:“我给你讲的内容,是三岁时钟家主告诉我的。”

    楚巍然:“……”

    他努力理解,却就是不会。钟九道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了楚巍然一会儿,叹道:“你先去和钟洪砚学习一段时间吧,我相信你们比较有共同语言。”

    钟洪砚讲得很明白很透彻,楚巍然终于慢慢理解了,也修炼出了一点法力。

    “为什么钟导不会这种授课方式?”楚巍然问。

    钟洪砚摊手:“天师界所有的术法,他只要看一遍就会,而且施展起来的威力比修炼多年的人还强。这就像高中数学,他用一两个月的时间把高中三年的课本看完,然后去高考数学就能拿满分。你让他给你讲题,他只会把标准答案写下来,告诉你,就是这么简单,没有别的解释方法。”

    钟洪砚的例子举得很好,楚巍然一下子明白了。钟九道能讲出来的只有标准答案,可如果学生只看书和答案就能学会的话,那也就不需要老师了。

    想向钟九道学习,起码要把实力提高到看答案就明白自己错在哪里的程度。

    在钟洪砚的帮助下,楚巍然勤学苦练,终于修炼出一点法力,于是钟九道交给他一个任务——保护连子瑜。

    连子瑜今晚要去参加蒙面唱歌综艺的踢馆赛,踢馆获胜后就能直接进入四强参加决赛,如果是和鬼蛊决战之前,连子瑜自己一个人去没关系。但现在他实力变弱不少,比赛录制现场有不少观众,人数太多,阳气太重,会伤到连子瑜,导致他发挥不好。

    楚巍然个子非常高,又没有头发,像极了保镖,跟着连子瑜,保护他不被人冲撞到,又能在连子瑜受到影响时使用一张聚阴符帮他恢复体力,是最适合的人选。

    是的,楚巍然现在只要连续使用三次法力,就能点燃一张符咒,已经是个有0.67砚法力的弱小天师了。

    第150章 匆匆数月

    尽管被泡了很久,连子瑜在踢馆赛上还是发挥出了超高的水准。

    这次他唱的是蒋汾作的一首古风歌曲,当蒋汾发现不管他的曲子有多难,连子瑜都能完美发挥后,他谱曲子愈发向人类承受能力外发展了,这首曲子难度超高,有一段需要长达1分钟不换气的高音,要不是连子瑜完全不需要换气,还真不一定能把这首曲子完美发挥出来。

    由于连子瑜在网络上的人气,这一次他得到了公正的待遇,在踢馆赛成功地击败一名对手,进入决赛。

    楚巍然一直提心吊胆地跟着连子瑜,好在他光头的样子十分像个悍匪,只要他站在连子瑜身边,就没人敢靠近,让连子瑜顺利地完成比赛。

    连子瑜唱歌时,楚巍然看到台上有个人有点像钟洪砚,这人戴着口罩和帽子,还在连子瑜唱歌时送了一束花。楚巍然在台下观察,看不太清这人的样子,但应该不是钟洪砚吧,他来这里送花干什么。

    楚巍然把这件事忘在脑后,和连子瑜回家。

    楚巍然好奇地问:“你今天没泡游泳池,可以比其他鬼少泡一天吧。”

    连子瑜凄惨一笑:“我是请了假的,以后会补泡一天。”

    楚巍然:“……”

    他不自觉地摸摸光脑袋,叹道:“钟导究竟什么时候消气?他和洛槐怎么还没水到渠成?两人都心意相通,又在一起一年多,双方家长还谈婚论嫁,为什么不干脆一点?”

    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有时候楚巍然都想站在钟导身后摇旗呐喊“冲上去”、“抱住他”、“亲他”、“公主抱他上床”、“你那么高的个子白长了吗”、“手是干什么用的,不会抱不会摸就剁了送给别人吧”等等。

    当然这种话也只是想想,他要是真敢喊出来,等待他的可能不止是秃头了。

    连子瑜也是心力憔悴,就算他是鬼,唱歌也不是听一遍就会的,而是需要练习。

    为了这个踢馆赛,他每天在游泳池里练歌,练习时经常发出这样的声音:“那铭刻在竹简上的……咕噜咕噜……古老誓言……咕噜咕噜……”

    这导致他一唱到高音就忍不住想咕噜,今天比赛时险些发出“咕噜咕噜”的水声,幸好蒋汾今天藏在他的耳返里及时提醒,否则他真的“咕噜”出来了!

    “他们忙,”连子瑜叹气道,“洛槐之前拍的那部电视剧《剑冢》播出了,无论是收视率还是网络播放量都高得惊人,他虽然是男三号,但人设非常深情,被邀请参加各种采访、综艺和活动,每天不是录节目就是在录节目的路上。钟导也忙于制作电影的后期,两个人基本见不到面。”

    明明拍电影时是他们是形影不离的,那三个月他们耳鬓厮磨,要是第一次表白就成功,这会不知道翻云覆雨多少次了。钟九道饱受相思之苦,每次想念洛槐,就愈发恨得牙痒痒,别墅鬼让钟导错过了那么重要的三个月,恐怕就算泡满三个月刑罚也不会结束。

    “他们分开了?”楚巍然受到了惊吓,“怎么可以分开!洛槐不能放出来不知道的吗?”

    “怕什么,鬼蛊已经被铲除了,这个时代不可能再出现更可怕的厉鬼。洛槐的死劫安然渡过,一切回到和鬼蛊决战之前而已。就没事撞撞普通厉鬼,那些厉鬼实力还不如我们,你的圣水都能让他们受伤,洛槐全身上下挂满法器,还能怕这种程度的厉鬼吗?”连子瑜道。

    楚巍然这才放下心来,他实在是被洛槐吓出心理阴影了,从认识洛槐开始,楚巍然每次遇到的鬼都是古代鬼王级别的,导致他一时忘记了,鬼这种灵体,其实是可以被镀银子弹、十字架、圣水和镀银匕首吓走的小可爱呀。

    “那可怎么办?”楚巍然问,“要不我们去求求洛槐,让他从了钟导怎么样?我记得他人很好的,应该会为了别墅的安宁献身的吧。”

    “上次沈乐山就是这么怂恿洛槐追钟导的,那次你也参与了,结果是什么你还不清楚吗?”连子瑜道。

    现在别墅鬼已经被洛槐的运势弄怕了,不管多苦多难都不敢向洛槐开口,只能强忍着。

    “看来只能祈祷《剑冢》的宣传期尽快过去,钟导的《真相》后期制作赶快结束。我愿自费请他们俩约会,给他们定最好的酒店。”楚巍然祈祷。

    大概是因为楚巍然的运势实在太差了,他的祈祷并没有奏效。

    洛槐由于《剑冢》的爆火,资源接连不断涌来,钱多群这个死要钱的,他才不管洛槐和钟导是不是在谈恋爱,两个人需不需要时间过二人世界,公司里可算出一个能在白天活动,不用附身在纸片上的活人演员,不压榨到底就不是钱多群。

    九道影视娱乐公司中,钟九道只负责员工管理和专心电影事业,洛槐的影视资源一向是钱多群负责的,商务资源由钟洪意负责,这两人行动都不需要通过钟导。就钟九道那管钱水平,由他经营,公司分分钟破产。

    于是在钟九道不知道的情况下,钱多群为洛槐签了一部投资很高的大男主古装权谋剧的男主角。

    按理说,这么好的资源是轮不到洛槐的,他毕竟只是刚火,而这部剧各方面都筹备完毕,也早就定下了男主。

    偏偏这部剧的男主是至闇娱乐的艺人,又与冷向明的黑暗产业链有牵扯。

    当初鬼蛊附身在冷向明身上,可不止利用了耿复一个人。他最开始那具身体,就是手下人弄来的,这部剧的男主就是冷向明的帮凶之一。

    b组顺藤摸瓜查到男主身上,电视剧刚开拍男主就被抓了,整部戏的人员被彻查了一遍,投资商也跑了一半,正是最难的时候。

    这时洛槐这个根正苗红的科班演员出现,听说背后势力很多,像影帝关宿的公司、医院开遍全国的巫家、某神秘玉矿产业的老板以及有关部门都是洛槐的后台,加上他那部新电影被各方势力看好,有他进组,剧组就能拉到新的投资,于是便很快签下洛槐,并且火速开始拍摄。

    等钟九道知道这件事时,合同已经签完了,洛槐收拾收拾就要进组拍摄,一直到过年都没有时间和钟九道相聚。

    钟九道还通过内部关系了解了一下剧本,这部大男主剧,男主起码和四个女性角色、七八个男性角色有感情纠葛,女性恋爱线,男性好兄弟线,虽然最后男主只和女主在一起,但不妨碍他复杂的感情线。

    好在这部大男主剧还是以权谋为主,感性线很少,亲密接触也只有一个借位吻戏,否则钟九道大概会气死。

    钟九道清楚,当演员的,这些戏份是难以避免的,都是工作,他并不那么在意的人。可总不能他和洛槐刚确定感情,就一下子分开这么长时间吧?

    这些当然都是别墅鬼们造的孽,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别墅鬼们的日子更加难过。

    沈乐山自然是个不安分的,为了保障别墅鬼们的权益,他去找和钟九道关系比较好的人,让他们照顾一下钟导和洛槐,这两人毕竟才刚刚谈恋爱,能不能帮他们制造一些机会和浪漫场景,让他们成功在一起。

    偏偏和钟九道关系好的也就那几个人,瞧瞧这些人说的是什么吧。

    钱多群:“爱情?那玩意能换钱吗?你知道洛槐现在有多火吗?你知道我为了隐瞒他和钟导的恋爱关系费了多少心力吗?他正是事业上升期,要不是他的恋人是钟九道,我肯定会带着油漆上门逼他们分手。谈什么感情,多伤钱啊!”

    沈乐山:“你和钱过一辈子,再见。”

    钟洪意:“浪漫场景?你说的那是什么东西我听都没听说过。我当初连丈夫长什么样子都没见过就被嫁了过去,大婚当天床褥下面全是花生、红枣、桂圆、连子,那一晚硌得我全身生疼,你问我浪漫?要不帮他们准备一个床下没有‘早生贵子’的婚房?”

    沈乐山:“暂时还不到结婚的时候,算了算了。”

    钟洪倩:“我和巫星泽在一起时,他倒是很会浪漫的。经常送我些纸折的小东西,每次我流产后,他就会对我加倍的好。你是要我准备那种浪漫吗?”

    沈乐山:“你别哭了,我不该问你的。”

    钟洪砚:“浪漫?这种事情你该去问连子瑜的,他最会浪漫了,否则也不会让我现在还……哎,你说人和鬼有可能在一起吗?”

    沈乐山:“不可能,你死了这条心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