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羽翼 - 第133节 我用非人类当演员那些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电影大都是悲剧结局,只求一时欢愉的感情不能长久。”钟九道说出自己的顾虑,“我不想与你走向悲剧,而且……我也不想等太久。”

    “不用等很久!”洛槐拉住钟九道的手,见周围人很多,问道,“钟导,你检查做完了吗?结果怎么样?”

    钟九道说:“没什么事,身体被假死符的力量保护住,只有手掌皮肤稍有一点轻微冻伤,涂些冻伤膏很快就能痊愈。”

    “我检查完了也没什么问题,身体健健康康的。”洛槐凑近钟九道,“既然这样,我们去个没人的地方好不好?”

    钟九道欣然点头,他也觉得医院人太多了,他和洛槐确定关系后周围人一直很多,始终没有单独相处过。

    两人丢开轮椅,趁着双方父母不注意,手牵着手跑了出去。

    洛槐带钟九道来到地下停车场,这里停着洛父的车。

    七月十五的晚上,洛槐开车来接父亲,遇到鬼蛊后,这辆车便再没人碰过,洛父本人这几天连遭大变,已经快忘了自己还有车停在医院停车场这件事。

    b组的车上有司机还有监控,还是洛父的车比较方便。

    钟九道跟着洛槐来到车里,他以为洛槐要开车带他走,正要坐在副驾上,谁知洛槐道:“你上副驾干什么?坐后面。”

    钟九道听话地坐在后排,见洛槐也坐进来,问道:“你不开车吗?”

    “不开车,我就是想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告诉你一件事。”

    洛槐关上车门,确定车附近没有人和直接对着车的监控,这才看着钟九道说:“钟导,有件事你想错了。”

    “什么事?”钟九道问。

    “你把眼睛闭上,我告诉你。”洛槐说。

    钟九道顺从地闭上眼睛,视觉封闭后,嗅觉变得更为灵敏。他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水蜜桃甜味渐渐靠近自己,是洛槐买的沐浴露的味道。

    钟九道不自觉地紧张起来,喉结微微滚动。

    他感觉到一个软软温热的东西贴在自己唇上,这种感觉并不是第一次,昨夜在殡仪馆,洛槐以为他去世,哭着向他告白时,也曾有过这种感觉。

    是洛槐在吻他。

    水蜜桃的甜味伴随着酥麻的感觉直达心底,钟九道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他这一生,即便是见到最恐怖强大的厉鬼,心脏也没有这般狂乱过。

    这时间又短又长,钟九道觉得好像过了好久,又觉得好像只是一瞬。

    水蜜桃甜味渐渐远离他,他听到洛槐说:“可以睁开眼睛啦。”

    钟九道有些不舍,他闭着眼问:“可不可以不睁眼?”

    “不睁眼也没有吻了,我去开车。”洛槐起身要开车门。

    钟九道立刻睁开眼,一把拉住洛槐的手,专注地看着他,整个人充满了侵略性。

    洛槐缩了缩脖子,但想到他和钟导已经是恋人关系了,又鼓起勇气问:“你要干什么?”

    “没事,”钟九道嗓音低哑,小声地说,“你刚才说想告诉我一件事,是什么?”

    “你这个人,明明别的事情上那么聪明,一点就透,偏偏感情上非要明说才懂。”洛槐脸红了下,凑到钟九道耳边低声说,“我是说,有些事,只要水到渠成,不结婚也可以做,不会变成电影悲剧结局的。”

    钟九道望着洛槐,抓住他的手腕,眼睛微亮。

    洛槐忙按住他的手说:“要水到渠成,要时机、感觉、地点全都对的时候。”

    “我明白的。”钟九道浅浅笑了下,看起来年轻又好看。

    洛槐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道:“你要是常对着我父母这么笑,他们也不至于觉得你快四十岁了。”

    提到显老钟九道默默心梗一下,但还是固执地说:“我对别人没有这样笑的心情。”

    洛槐觉得钟九道虽不会甜言蜜语,可每句话都那么悦耳。

    反正附近没人,洛父的车膜外面看不到车内情况,洛槐便再一次靠近钟九道,交换水蜜桃的味道。

    也不知待了多久,钟九道身上蹭满了水蜜桃的味道,洛槐小声对他说:“我们逃婚好不好?”

    “好。”钟九道笑笑,“让他们讨论去,我们回s市谈恋爱。”

    “嗯。”洛槐点点头。

    两人分别父母发信息。

    洛槐:【爸、妈,你们不需要为我和钟导担心,我们会处理好感情的事情,结婚的事情请暂缓,我们要享受一段时间二人世界。】

    钟九道:【父亲,我不回家,不继承家业,成婚也不会通知天师界。我和洛槐回s市了,若是哪日成婚,会分你一块喜糖。】

    钟九道:【母亲,我想与洛槐独立处理婚事,不劳烦您费心,哪日办婚礼,会请您来为我们主持大局。】

    发完消息,他们也没等人回复,洛槐委托b组的人把车钥匙交给洛父,和钟九道坐高铁回s市。

    一直等两人回到别墅,钟九道拉着洛槐回房,想再沾点水蜜桃的味道。

    两人刚坐在床上,钟九道的手就压住了一个小包。

    这包洛槐一直背在身上,b组的人送洛槐去殡仪馆的时候也没有取下。

    之前钟九道与洛槐在车里畅谈婚姻观时,洛槐把包背到了后面,钟九道并没有注意到。

    直到现在,事件结束后有些意乱情迷的钟九道才注意到这个始终存在的小包。

    他拉开拉链,将包向下倒,倒出几个瑟瑟发抖的魂魄。

    沈乐山:“钟导,我们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

    头盖骨鬼:“钟导,你都不如我,我找我相好的过日子之前,已经滚一起好多次了。”

    无面鬼:“我做情报工作的时候,学习过很多技巧,钟导要学吗?”

    戚晚莲:“我最会让男人开心,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钟导,要不要我教你怎么逗洛槐开心?”

    连子瑜:“其实我也会很多,我还能唱歌帮你们协调气氛。”

    洛槐捂住脸不好意思地说:“……你们、你们都看到了?”

    沈乐山:“没关系,我们不算人,没人看到你们的事情。”

    钟九道:“……都给我滚出去!”

    几个鬼连滚带爬地跑出去,只有傅玥留在房间里。

    钟九道压着怒气:“你还想教我什么?”

    傅玥淡淡道:“没有,我没有他们经验丰富,不敢班门弄斧。我就是想告诉钟导你听了后肯定会不开心,但我会很开心的事情。”

    “既然不开心就不要说了。”钟九道说。

    傅玥:“不,我偏要说,因为你就算不开心也一定想知道这件事。洛槐不是第一次向你告白了,上一次告白的对象是被他们附身的楚巍然,我当时可没有附身。”

    洛槐:“!!!”

    别墅群鬼:“!!!”

    在傅玥的告密下,当晚曾附身楚巍然的别墅鬼无一幸免,均承受了钟导“爱”的教育。

    唯有全程没有参与过楚巍然事件的傅玥端起茶杯,轻轻地为自己倒了杯茶,悠然地坐在客厅中看戏。

    “傅姐,”洛槐苦着脸说,“你怎么把事情说出去了?”

    傅玥道:“我们失去了洛天师的力量,大家实力回到从前,暂时分不出谁更厉害了。我不确定我能否打赢他们,那倒不如让钟导削了他们大半实力,我就还是别墅最强的鬼。”

    洛槐:“……”

    难怪这么多年傅姐一直是别墅鬼top1,如沈乐山戚晚莲这般各有千秋的鬼都赢不了傅姐,原来这别墅里最心狠手辣一击必中的,是傅姐啊!  作者有话要说:  傅玥:就算没了时天师精魄石,该卷还是要卷的,我们可是厉鬼。

    -

    水蜜桃:无论到什么时候,本文顶流始终是我。

    第149章 光头

    “哎!”楚巍然摸着自己光溜溜的脑袋,长长叹了一口气。

    他大概,是真的和头发没有缘分吧。

    第一次遇到子蛊时秃了,后来好不容易长回来,在医院里被戚晚莲吸走生气,头发又没了。

    好在他们在医院里救了很多人,虽然大部分功德都被洛槐、钟九道和别墅鬼们给分走了,但他也得到了一点,头发又艰难地长出来一点点,眉毛也是,虽然稀疏,但总比没有强。

    钟家的人也到了医院,楚巍然当时忧心忡忡地问了下自己的身体状况,钟家主当场为他算了算,说他只要继续从事b组工作,服从纪律,做对国家和人民有益的事情,寿命和头发还是无碍的。

    楚巍然这才放下心来。

    再之后,b组处理完医院的后续事情,开了个小会。

    经钟家和洛家两个天师世家的人确定,除掉鬼蛊后,洛槐撞鬼体质不变,但不会再遇到太可怕的厉鬼,甚至有些鬼是正常的鬼,只是心愿未了来求洛槐帮助而已。即日起,b组将撤除洛槐的跟踪人员,但楚巍然还是要继续跟随钟导学习术法的。

    经钟家主用不怎么专业不怎么正规也不怎么准确的手法检查后,他断定楚巍然起码有10砚到20砚的潜力,虽然目前完全没有法力,和洛父一样是0砚,但好好训练,说不定可以成为独当一面的天师。

    有专业人士的数据,b组自然不能放过楚巍然这个难得的天才,便让他继续跟着钟九道。

    楚巍然接到命令后便直接前往s市别墅,路上他还有点开心。他这人本就不太爱遵守规定,若是每天待在b组待命,怕是会闷死。

    他还是喜欢出外勤,行动具有机动性,不那么死板,对他而言,跟着钟九道学习比在b组强。

    到了别墅,楚巍然规规矩矩地敲门,见到钟导也十分有礼貌地行礼,把他当成真正的老师,要做一名虚心的弟子。

    谁料钟九道冷冷地扫视他一番,伸出手说:“带匕首了吗?”

    “带了。”楚巍然双手递上匕首。

    钟九道感受了下刀刃的锋利,满意地点点头,对站在他身后宛若婢女一般的傅玥说:“给我按住他。”

    别墅鬼们虽然失去了天师之力,但几十年至百年的道行还在,制服一个楚巍然不在话下,傅玥当场拿出一朵花,对着楚巍然的脸一吹,楚巍然便动不了了。

    “怎、怎么了?”楚巍然问道。

    钟九道冷冷道:“你我无冤无仇,但有些事不能忍,要怨,就去怨那堆球吧。”

    说罢钟九道摘下楚巍然的假发,把他刚长出来的头发眉毛剃了个秃。

    确定眼前的楚巍然秃成了个卤蛋,颜值暴跌后,钟九道这才丢开匕首,拍拍手说:“你我恩怨已了,我以后会认真教你术法的。”

    说罢便迈着大长腿悠然上楼,徒留楚巍然一人在楼下痛哭流涕。

    “傅姐,到底为什么啊?”楚巍然心碎道。

    傅玥带着楚巍然来到别墅的室外泳池,楚巍然看到泳池里泡着30个纸片人。除了傅玥和需要打扫卫生的杨婶幸免于难外,其余别墅鬼全部被钟九道塞进纸片里,丢到游泳池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