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羽翼 - 第132节 我用非人类当演员那些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洛父又对钟九道说:“你冻了这么久,就算有假死符保护,身体也难免会冻伤,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洛槐也是,你也昏迷了24小时,做个检查放心一点。”

    “好的。”洛槐和钟九道应下。

    b组去车里找来担架和轮椅,把“昏迷”的钟洪砚抬走,用轮椅推着钟九道和洛槐,一行人上车准备去医院。

    他们刚上车离开殡仪馆,又一辆车开进停车场,车上走下钟父钟母。

    尽管b组不让钟洪砚联络钟家人,但钟洪砚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葬礼不让父母参加实在太过残忍,便在下午休息时悄悄地告诉了钟父钟母,还拍了张钟九道躺在棺木里的照片。

    钟父当场昏厥,是钟母拼命掐他人中才把人弄醒。二人自然没办法待在家中,连忙嘱咐钟洪意买了机票,一行人连夜赶到这座小城市的殡仪馆。

    钟洪意扶着钟母,钟洪倩跟在他们身后,钟父不用人扶,拄着拐杖坚强地来到钟洪砚给定位的灵堂。

    此时众人已经其乐融融地驾车离开,庄信博也想着先给钟九道等人检查完身体,明天再来收回灵堂内的一些布置。

    比如摆在棺木前钟九道的黑白照片,以及花圈、挽联上的名字和悼词。

    做戏做全套,为了骗过鬼蛊和钟洪砚,b组是完全按照葬礼的标准筹备的,要是今晚鬼蛊还不来,他们甚至真的会火化一个“钟九道”。

    大晚上的灵堂内鬼哭狼嚎的,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也没敢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平时没什么人来这里,更不会有人来灵堂偷东西,这里的门常年都不锁,钟父等人找到这个灵堂,见灯还亮着,便直接进去。

    一进门,就见到棺木前钟九道硕大的黑白照。

    钟母身体微微一晃,钟洪意和钟洪倩扶住她,听见钟母低声说:“不该如此的,九道命数极好,起码能活到八九十岁,怎会英年早逝,究竟出了什么变数?”

    钟老头比较倔强,他不需要人扶,用力地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到棺木前,手掌按在棺木边缘上,老泪横流地说:“儿啊……”

    他情绪才上来,怀念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见棺木里面空空如也,别说钟九道了,连根头发也没有。

    钟父:“……”

    钟母见他神色有异,扶着洪倩洪意两姐妹走上前,看到眼前的景象,忙说:“快给洪砚打电话,说不定有什么变化。”

    钟洪意还没拿出手机,就听钟老头说:“我来。”

    他给钟洪砚打电话,那边车里钟洪砚心虚装晕,说什么也不接电话,任由手机响着。

    钟九道听得有些烦,拿过钟洪砚的手机,见来电人是个叫“去你的计量单位”的人,一时不知道是谁来的电话。

    大半夜电话打得这么急,应当是有要事,钟九道想了想,替堂哥接了电话:“喂,我是钟九道,钟洪砚的堂弟,钟洪砚晕倒送医中,不方便接电话,有事请留……”

    “儿、儿啊……”电话那头传来钟老头沧桑的声音。

    钟九道:“……”

    由于他接电话时开了免提,一时间车厢内的人都很沉默。

    钟老头:“儿啊,你……莫不是回魂起尸了?你把洪砚怎么样了?你千万要忍住,不能吸收他的生气。你已经是彼世之人,不能害人,放心走吧。我、我把你的牌位请回家,给你点一盏长明灯,你永远是我儿子。”

    电话里传来钟家主痛哭的声音,钟洪砚再也躺不住,他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在电话上的时候,悄悄地翻身,从担架上爬下来,想躲在担架下面,被钟九道一把抓住。

    钟九道指了指手机,让钟洪砚向钟父解释。

    钟老头把钟九道当成起尸的魂魄,由他说自己没死,钟父只会当成他阴魂不散执念不消,不会相信的。

    谁通知的谁处理,这事得钟洪砚解释。

    钟洪砚在钟九道杀人一般的视线下拿过电话,还没开口解释,就听钟老头说:“为父知道你有心愿未了,你想带钟家走进新时代,你放心吧,为父会帮你实现这个愿望的。

    “以往是我老糊涂,是我太封建,白白浪费了后辈们的天分,还赶你出家门。

    “为父会把你重新写在族谱上,将这一代的故事记载在家族传承中,让后人引以为戒,不要再重蹈覆辙。

    “是我错了,你是我最骄傲的儿子。即使是在最后的时刻,你也不能忘了天师的骄傲和尊严,不要被执念和怨念控制,回头吧。”

    听筒中传来钟父的哭声,在这父子的深情剖白中,钟洪砚觉得自己好像不太适合开口解释,心虚地把手机还给钟九道。

    钟九道听着父亲苍老的哭声,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我并未怪过你,你从小接受陈旧腐朽的教育,能够在五六十岁的高龄重新审视自己,做出改变,已是不易,换成是我,我未必能做到。”

    “我审视得还是太晚,呜呜呜。”似乎是儿子的去世击溃了钟老头最后一层防线,他泣不成声,放下自己过去的成见。

    “等一下,你别哭了,把电话给我。”那边传来钟母愈发冷静的声音。

    一阵乱七八糟的声音后,手机到了钟母手上,她说道:“九道,我听到你那边有汽车行驶的声音和几个人的呼吸声,老实说,你是不是没死?”

    旁边正在哭的钟老头的声音戛然而止。

    有钟母在,钟九道终于能放心开口说话:“是,只是诈死诱鬼蛊前来而已,庄警官告诉钟洪砚不要通知家人,他偷偷告诉了你们。”

    “你没事就好,”钟母微微舒口气,“你会选择这个方法应当也是无可奈何之举,我理解你。你们在哪里,我想见见你。”

    钟九道:“本来打算去医院检查身体,现在已经返回殡仪馆了。”

    “不必返回了,”钟母道,“假死符对身体还是有些影响的,应该检查,我们这就离开殡仪馆,去医院找你。”

    手机传来钟父暴怒的声音:“不孝子,竟然诈死骗我,你还去什么医院,你给我躺回棺材里去!我、我刚才老脸都丢尽了,你给我……”

    钟母忙道:“我挂断电话了,医院见。”

    说罢她切断电话,防止家里的老头继续骂人。

    车内人同时看向钟洪砚。

    钟洪砚心疼地抱紧弱小的自己:“看我干什么?九道去世了,我通知他的家人有错吗?我要是真的隐瞒不报,将来只带着九道的骨灰回家,这对大伯父伯母是多么残忍的事情?我作为晚辈,于情于理都该让他们来参加葬礼的,谁叫你们不告诉我。”

    他抽了下鼻子,一副“你们拿我怎样”的样子,嘟囔着“我的眼泪子债父偿”一类的浑话,看着完全不像样子。

    洛槐安慰钟九道:“钟导,要不是砚堂哥,伯父也不能和你说心里话,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钟九道说:“等下到医院,我怕他要大义灭亲,让我还他的眼泪。”

    洛父叹道:“这件事你倒也不必担心了,你助洛洛渡过死劫,我总不能见你们父子相残,这事交给我办吧。”

    钟九道说:“伯父,我父亲那人极为顽固,我担心他会为难你们。”

    洛母说:“我倒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只是你们父子相处有问题,你就放心治疗吧。”

    钟九道不知洛父洛母要怎么做,心中满是疑虑。

    直到他和洛槐从放射科检验室出来,见他们双方父母乐呵呵地坐在一起。

    洛父:“九道真是个好孩子,洛洛遇到他是他的福气。”

    钟父:“你们过誉了,我那不孝子哪里好了。”

    洛父:“真的不好吗?那我要重新考虑他和洛洛的事情了。一个连亲生父亲都不看好的人,我有点担心。”

    钟父:“……没有,他很好的,我就是谦虚一下。”

    洛父:“他这次上门提亲,我们也算是亲家了,要不商议一下结婚的事情?”

    钟父:“这确实是件大事,我得好好筹备。”

    洛母:“我觉得还是不要这么着急办婚事的好,钟九道什么都好,只是和父母关系不好,我还是有些顾虑的。听说家庭关系不好的人,容易有暴力倾向,我担心洛洛吃苦。而且现在年轻人换恋人可快了,说不定几天就分手了,要不还是先不要提婚礼的事情,让他们再相处相处看看。”

    钟父:“!!!谁说我们父子关系不好?我们关系可好了!”

    钟九道:“……”确实,事情很容易地解决了。  作者有话要说:  钟洪砚:我为钟九道流的眼泪,让他爸爸来还!

    钟九道:我去跟我父亲聊一下联系人姓名备注的事情。

    钟洪砚(抱大腿):钟导,饶命。

    第148章 拒绝包办婚姻

    双方家长开始讨论婚礼事项,说就算不能办证,也要昭告天下并立下一些财产协议。

    只要户籍在一起,互为责任人,财产又存在一些无法分割的关系,和婚姻也差不了多少。

    洛父洛母都是高知,洛父甚至是医学博士,两人学历非常高,又经常和不同人打交道,智商情商都高得离谱,他们是过来人,担心钟九道和洛槐的感情在没有结婚证的保障下,经不起柴米油盐的相处,想出了很多协助两人利益绑定的办法。

    没上过高中的钟老头根本跟不上他们的思路,只会一味点头,再点下去快把自己送出去了。

    钟母见状不对,一把将钟老头按下去,亲身上阵与洛父洛母聊婚事。

    钟母虽没上大学,但这些年钟家各房关系都是她在处理,最近又和b组合作,学习了很多手段,处理人际关系和财产关系比只会骂“不孝子”的钟老头强太多,更适合与洛父洛母谈婚事。

    洛槐躲在走廊后面听他们聊天的内容,脸色愈发苍白。

    “怎么了?”钟九道见他神色不对,操纵轮椅贴近洛槐,悄无声息地握住洛槐的手。

    洛槐有些忧虑地说:“他们在商议婚期,说年前就要办婚礼。”

    “那么晚吗?”钟九道皱眉,“明明农历八月就有不少好日子,还要拖三四个月?”

    洛槐:“……”

    他见钟九道翻出日历,开始掐算哪一天是好日子,急得掐了钟九道的手一下说:“你是想和我包办婚姻吗?你明明不打算包办的。”

    钟九道看了洛槐一会,神色有些忧伤地说:“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洛槐不理解钟九道的脑回路,把人拽到角落里说:“我连阴婚都想过,怎么可能不想和你在一起。可是哪有这么快结婚的?我们还没有经历谈恋爱、约会等等美好的事情,就要结婚了吗?

    “你听听他们聊的问题,就快聊到万一感情破裂如何保障两人财产分配的公平性,天啊,他们连一块钱的归属都要谈出个明细来,太可怕了!”

    “他们谈的确实有些不妥当。”钟九道说,“干嘛分得那么细,把我的财产全部写在你名下就行。”

    洛槐愁得要撞墙,他现在急需一个爸爸帮忙翻译钟导的话。

    难怪他们互相喜欢对方这么长时间还在原地踏步,他们之间的沟通问题好大。

    洛槐问:“你喜欢我,为什么不先问问我,而是先把双方家长说服了,再谈论婚事,一切定下来后最后告诉我这个当事人呢?”

    钟九道说:“我不想让你因家庭关系困扰。”

    洛槐点点头:“我理解你的心情,可那应该是我们在一起很久,决定和彼此共度一生后,再去说服双方父母吧。你为什么反过来呢?”

    钟九道也很疑惑:“你为何不想结婚呢?”

    应该问钟导为什么这么着急结婚吧?洛槐想了想,决定换个方式交流:“钟导,在你心中,怎样才是最理想的恋人相处模式?”

    钟九道想了想说:“成婚,确定彼此的关系,有亲密的接触,和对方相处形影不离,相爱至白首。”

    洛槐有点明白钟九道的脑回路了,他说:“我和恋人相处的理想模式是,和对方产生感情萌芽,心照不宣的彼此喜欢,表白后恋爱,在相处中加深对对方的了解,在恰当的时机水到渠成地发生亲密关系,同居确定彼此生活上的相性,最后结婚。你不觉得我们的理想顺序反了吗?为什么你一定要结婚后才做恋爱时的事情呢?”

    钟九道沉默了一会儿说:“未成婚就有亲密相处,过于唐突。我控制不住想与你亲近的想法,必须先结婚。”

    洛槐:“……钟导,你这是什么陈年婚恋观?你研究过那么多爱情电影,为什么到自己身上这么古板?”

    他终于明白钟九道为什么急于结婚了,钟九道认为不结婚就不能发生亲密关系,他又非常想和洛槐亲密接触,所以要尽快结婚,甚至连年底都不想等,下个月就要结婚。

    钟九道听到洛槐说自己“古板”如遭雷击,要知道他可是钟家思想最先进的人了,钟洪砚和连子瑜网恋的时候,连面都没见过就想好将来生几个孩子、孩子叫什么名字了,他好歹和洛槐认识了一年多,确定彼此需要对方才决定结婚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