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羽翼 - 第7节 我用非人类当演员那些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为了控制它们,钟九道为每个厉鬼做了简历表格,压着厉鬼们强行在表格上留下一丝魂力,算是有个书面制约。

    表格上除了厉鬼们的个鬼简介外,背面是钟九道的点评,按照颜值、形体、礼仪谈吐、是否识字、掌握技能、演技(掩藏住鬼怪真身的时间)、角色适配度等几个方面给鬼打分,最终会按照评分择优录取。

    满分100分的情况下,白旗袍戚晚莲单是颜值一项就占了100分,形体和礼仪谈吐各20分,识字-20分,掌握技能-20分,演技未知,总分100分,算是高分了。

    洋装女鬼傅玥颜值90分,形体10、礼仪谈吐-40、识字10、演技-20,掌握技能50分,总分也是100分,与戚晚莲持平。

    杨婶则是颜值不高,但演技得到了科班演员洛槐的认可,分数很高,加上掌握技能的高分和角色适配度,也提前被选中了。

    其余的厉鬼就有些良莠不齐了,掌握的技能倒是丰富多彩,但是大多用不上,似账房先生、园丁等技能还算普通,那些用脑袋跑步特别快、能让人中幻术自相残杀、一条舌头可以吊死五个人、能寄生在人体内让男子产出鬼胎等技能,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难省钱),这些技能一律会被打负分。

    钟九道选了一整夜,才初步敲定10位演员。在技能没法看的情况下,他也只能按照颜值来选择演员了,他这部电影硬件条件差、剧本也一般,想要吸引观众,唯有演员们优秀的颜值了。

    好在厉鬼们存续多年,就算原本长得丑,也会弄弄画皮什么的让自己漂亮起来,大家颜值都不差,钟九道只需择优录取就可以。

    一直到上午十点多,终于选好演员,与它们挨个签订协议。钟九道合同写得很细,诸如不能打扰人类同事,不能在拍戏时暴露身份,不能半夜在别墅里哭弄得好像他这个导演潜规则演员一样,不能……

    总之,钟九道把自己能想到禁止条约全都想了一遍,违者就立马撤换下去,反正还有二十三个鬼排队等着拍戏呢,他们不缺演员。

    至于待遇嘛,钟九道承诺从拍摄开始直到电影上映,每月会给它们烧冥币和喜欢的东西,还会定期供奉一些人间食物给它们吃,除了杨婶之外,其余鬼没有做饭的技能,杨婶做的它们还不敢吃,饿了几十年,眼睛都饿绿了,哦,有些不是饿的,从死亡开始就是绿的。

    有些得寸进尺的恶鬼,诸如洋装女鬼傅玥之流,还试图与钟九道讨价还价,想要些钟九道的法力和天师的纯阳血,被钟九道以烈焰符教训了一个时辰,还警告它若是再犯,就换人饰演女儿,让它乖乖去做纺织女工。

    傅玥的武力值是整个别墅最高的,同时脑子也是最不好用的。当初第一个挑衅钟九道的就是它,现在第一个敢讨要纯阳血的也是它,这种性格去当演员钟九道也挺担心的。

    于是钟九道大笔一挥,在合同上写下“导演有权随时更换演员”这一条,并暗暗鼓励其他没有被选中的备用演员们,可以随时举报演员鬼违反合同的行为,举报成功可更换演员,就算没成功,只要情况属实,也可以给个露脸的龙套角色客串。

    和鬼们签订的合同准备好后,钟九道又从电脑中找出正常人类演员用的合同,在片酬处写下“友情0片酬出演”,自己模仿着演员们签下名字。

    弄完两份合同的钟九道微微叹气,作为天师,他不仅没有除魔卫道,反而役鬼拍戏;作为导演,他的导演生涯刚刚开始,就走上了用非人类拍戏的不归路,真是不管哪一行都没能尽职尽责。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尽全力把这部电影拍好,交出一份让大家满意的答卷吧。

    钟九道忧心忡忡地抱着一沓合同走出影厅,正撞上在影厅门前转悠的洛槐,上面的几张给人类看的合同掉了下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洛槐忙弯腰捡起几张合同,“我、我就是参观一下别墅,这里真的好大好漂亮!”

    洛槐把合同递给钟九道,在钟九道严肃的视线下,慢慢垂下头,小声说:“还、还有,我有点饿了,我知道厨房有菜,自己试着做了一下,没成功。就到处在找杨婶,听到这里有声音,来碰碰运气。我、我有在外面敲门!”

    为了防止影厅内的声音传出去被人听到,钟九道设下隔音符,不仅里面的声音没传出去,外面的敲门声也没传进来。

    他倒是相信洛槐没说谎,因为洛槐身上的生人气味很重,若是在影厅门口待了很久,里面的三十三条厉鬼可不是吃素的,早就发现他的存在了。只有洛槐刚刚来到影厅门前,钟九道恰好开门撞上他,才不会被厉鬼发现他站在门外。

    时间已经将近正午,确实该饿了,钟九道自己都觉得胃“咕噜咕噜”作响。

    昨天发生了钱多群食物中毒事件,钟九道买了新食材后就不敢让旁人碰,亲自做了午饭和晚饭,还布下符阵保护饭菜,免得被厉鬼们指染。

    洛槐以为昨天他吃的味道鲜美的饭菜是杨婶做的,其实是钟导亲自出手。要是杨婶做的,他早就被送到icu了。

    今天钟九道忙于试镜一时忘记时间,把洛槐饿得团团转,被逼亲自下厨,可惜厨艺不精,险些烧了厨房。

    是真的差点烧了厨房,洛槐不知油该烧多久,锅里倒油起火后就一直等着油烧开,等了一会锅里的油燃烧起来,吓得他手忙脚乱。

    还好洛槐有最基本的消防安全意识,没有用水灭火,而是勇敢地用锅盖盖住燃烧的油锅,成功灭火。

    一番惊心动魄后,洛槐乖乖地关闭电源和液化气,惊魂未定又心虚地到处找人。

    这才在见到钟九道后那么慌乱,以至于撞到他弄乱合同,不小心看到合同上“友情0片酬出演”的字样。

    一连十来张0片酬合同,其中还有一个演技精湛的杨婶!除了献礼片和还人情的影片,娱乐圈哪有这么多演员0片酬出演的电影,唯一的解释就是钟导非常有实力!

    即便他本人在娱乐圈寂寂无名,也一定家学渊源。

    看到这样的导演给自己做饭,收拾厨房的残局,洛槐有些惶恐,他坐立难安,像只猫一样围着钟九道转来转去。

    钟九道见洛槐惊恐的眼神,欲言又止的神情,总怀疑昨晚这人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不由皱起眉头,思考该用什么方式封口。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白旗袍戚晚莲的建议,迷惑洛槐的心智,强行抹去他脑海中的记忆。只是这样做会折损洛槐的阳寿,而与他订立契约的鬼在天师的命令下作恶,业障都会算在役鬼天师头上,长此以往会反噬天师。

    难道要花钱封口吗?他一个为梦想发电的新人导演,哪儿来那么多钱!钟九道内心十分煎熬。

    洛槐见钟九道皱眉,心中也万分惶恐,忙说:“不好意思,我碍事了,这就让路。”

    他缩在厨房角落里,心里想着:“要不我也主动申请0片酬?可是这部电影拍摄结束后我就没有住的地方了,一万块还能让我租个小单间的。”

    “吃饭了。”钟九道面色沉稳,把饭菜放在桌上,决定在吃饭的时候商讨该如何封口的事情。

    由于已经到了中午,钟九道直接做了午饭,他也只是简单做了荤素搭配齐全的四菜一汤。

    “将就着吃吧。”钟九道说。

    “这菜很丰盛了!一点都不将就。”洛槐为了不让自己说出“0片酬”这种话,努力往嘴里扒饭,塞住他的嘴。

    看到他大口干饭的样子,钟九道不由皱眉:“你在片中饰演一个年轻、易受惊吓的大学生,虽然不需要太瘦,但也不该太胖。而且你是这部电影的门面担当,尽量控制一下体重。”

    “哦,好的。”洛槐把大口干饭改成小口小口细嚼慢咽。

    “昨晚看了杨婶做饭的镜头,除了觉得它演技精湛外,还有什么想法?”钟九道问。

    “很敬业。”洛槐认真回答,“脸上沾了那么多血水一定很难受吧,还有她用刀砍冻肉,每一道都能砍掉一块肉,一定用了很大很大的力气,为了表演出恐怖的氛围,展现出浸入式演技,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老前辈,我要向她学习,一定不要拖这部影片的后腿。”

    看起来也不像是发现了什么的样子,钟九道观察着洛槐,试探说:“这部片子里还有很多饰演鬼怪的演员,你如果看到谁阴气森森的,在片场一副随时要害人的样子,那一定是演员,明白吗?”

    “昨天那个穿白色旗袍戏服的女生,也是演员吗?”洛槐问。

    “是,它对演艺事业也是非常敬业,如果它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一定是为了角色。”钟九道说。

    “是的,我也应该从今天就开始维持角色的状态了。”洛槐拍拍胸口。

    “倒也不用,你保持这个样子就和角色高度重合了。”钟九道说。

    钟九道确定洛槐并没有发现“同事们”的真相,洛槐得到钟九道的认可,心稍稍放下,觉得自己应该不用再自降片酬了。

    饭桌上气氛缓和不少,洛槐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忍不住问:“杨婶和其他演员怎么不来吃饭?他们不在片场吗?”

    鬼是不可能和人一起吃饭的,就算现在告诉洛槐它们不在,日后也要想办法搪塞过去。

    钟九道想了想说:“它们对饮食的要求比较高,自备伙食,所以不和我们一起吃饭。”

    “是为了保持身材吧。”洛槐傻傻点头,“那他们应该是那种,有助理照顾的演员吧?”

    “对。”钟九道面带微笑,心想要从剩下那23个鬼中挑出几个当助理,每天拿着空餐盒装装样子,不然没法解释一群演员不吃饭的现象。

    幸好与洛槐深入聊了一会儿,能够查缺补漏,避免很多麻烦。

    “好期待这部电影啊!”洛槐一想到自己要和这么有实力的导演、那么敬业和有逼格的演员一起拍摄,心中便充满期待,不禁问道,“大概什么时候开机呢?”

    “摄影师已经约好了,道具也找来不少,服装据说三天后就能换一批新的,还差三个重要演员,钱多群正在找。”钟九道说。

    最难的还是三个演员,毕竟像洛槐这样人傻钱少颜值高的演员不好找。

    “还缺演员吗?”洛槐震惊,他觉得钟导能找来这么多0片酬的演技派,应该不愁演员的。

    钟九道:“备用演员倒是不缺,只是缺少合适的。”

    毕竟不方便让鬼演人,人的片酬又很高。

    “是什么样外形的演员呢?”洛槐问。

    钟九道:“我打算安排两男两女四个演员,年纪和你差不多大,对本人名气的要求不是特别高,只要年轻好看就行。至于演技,差一点也没关系,我们拍摄时间倒是挺充分的,可以现场雕琢演技。”

    名气高的请不起,演技差的更好,够便宜。至于雕琢演技,有那么一群浸入式、演技派的鬼演员指导,钟九道对调教人类演员的演技非常有信心。

    要求不高,好看就行,还能帮指导演技。洛槐咽下一口汤,心里想着钟九道的条件。

    钟九道观察洛槐的神情,发现他的表情非常灵动,有什么心事都会表现出来,一眼就能让人看出他的想法。这样的外形条件和个人素质,饰演沉稳内敛型的角色差点气候,不过外放型角色会很出彩,是个可塑性很强的演员。

    “你是有演员想推荐给我吗?”钟九道看出洛槐的心思,主动问道。

    洛槐连忙说:“是呀,我有一个朋友,出了名的演技浮夸,以前还小火一把,现在被骂到没人找他拍戏,可以让他来试镜吗?”

    “以前很火?”钟九道皱眉,片酬会不会很高?

    “这是他的照片,”洛槐从手机中翻出一张合照递给钟九道,“演过不少网剧,被人骂毁容式演技。他曾经放言,谁要是能让他演技差的口碑好转,他倒贴钱给拍戏。”

    “好的,让他来试镜,我随时有时间。”钟九道立刻说。

    第9章 开机了

    接下来几日相安无事,洛槐的朋友三天后才有时间来试镜,他也没再见过其他同事,大概杨婶他们开机前住在别处吧。

    洛槐甚至连同住在别墅内的钟导都见不到,听说钟导在废寝忘食改剧本,作息昼夜颠倒。

    唯一证明钟导存在的,是每天准时摆在餐桌上的三餐,洛槐见不到厨师,只知道每天7点、12点、18点到餐厅一定有饭吃,也不知是钟导做的还是杨婶做的。

    钟导给了洛槐一份修改版剧本,人物性格基本没什么变化,只是与其他演员的互动改动很大。洛槐白天熟悉剧本加锻炼身体保持体形,晚上乖乖睡觉。

    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会听到奇怪的有规律的声音,洛槐说不上是什么声音,直到某天晚上打开电视机看年代剧时,才发现每晚的规律声音与缝纫机的声音很相似。

    伴随着缝纫机工作的声音,还有隐隐约约凄厉的哭声,像是纺织女工在控诉资本家的不公。

    自从半夜出门看到杨婶在试镜后,洛槐已经学会了在这栋别墅中,晚上听到奇怪的声音不要随便出门。

    倒不是怕撞鬼,而是身为一个演员,要是被同事们的演技吓到昏迷,实在是很丢人的事情,洛槐很识趣地不去打扰同事们练习。

    洛槐的朋友来试镜时,钱多群也带着摄影师和另外两个女演员来剧组。这位摄影师之前一直是助理,在圈子内大概还算是学徒,这是第一次做主摄影,是给自己一个锻炼的机会,所以收费并不高。

    另外两个女演员没有名气,也是影视圈的新人,片酬不高,但比洛槐的高多了,毕竟像洛槐这么人美价廉的演员不好找。

    至于其他工作人员,除非专业性特别强的,一些琐碎的工作,导演能干的全都导演自己干了,导演忙不过来的时候就由钱多群代劳。真必须用到专业人士时,就只请一两天,尽全力节省资金。

    总体算下来,所有人的薪酬加起来也不过三四十万,别墅虽然豪华,但在闹鬼的前提下,租金并不高。尤其是这个别墅不仅是拍摄场地,还能作为所有人的住宿地点,这个租金相当划算了。

    剧组有一半人不需要吃饭,伙食费也大大节省下来。道具租的全是破旧的,还退回了一批服装,各种道具的租借费用也不高。

    全算下来,前期费用应该会在100到120万之间,还剩下八、九十万留给后期,剪辑、特效、音乐、美术……

    应该也不是那么够。

    钱多群为钱愁秃了脑袋,他找机会问钟九道:“资金这么紧张,后期怎么办?你不能想办法再拉到一点赞助吗?”

    钟九道想了想:“我的人脉不太适用于影视行业,不过剪辑我可以找人免费做。”

    “免费?关系这么铁吗?是专业的吗?”钱多群问。

    钟九道长长叹口气:“是我家里的人脉。”

    剪辑人员,是他家族里的一个表亲。

    钟家是天师世家,家族里的后辈但凡有点天赋的,都要专心学术法。

    钟九道这个表哥高考考了六百多分,本可以报一所很好的985、211大学,却被家里硬逼着回家专心钻研道术,没有继续求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