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羽翼 - 第6节 我用非人类当演员那些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杨婶露出慈祥和蔼的笑容:“天师大人,我好喜欢看人吃我做的饭菜啊。演不演戏无所谓,请你一定要让我负责剧组的伙食。”

    钟九道没理会杨婶,而是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听了杨婶的描述,他对剧本上一个角色有了新的感悟,正在改动相关的剧情和写新的人物小传。

    等钟九道写完人物小传,天色已经暗下来,快到和厉鬼们约定的试镜时间。

    钟九道暂时解开厨房的驱鬼符,对杨婶说:“就从你开始试镜吧,杨婶,你就本色出演,按照内心最真实的愿望,做一顿饭就好。”

    “多谢大人。”穿着朴实的杨婶微微欠身,随后走向厨房。

    之前的食物钟九道还没来得及扔掉,他可舍不得让杨婶用新买的食材试镜,就取了那些阴气极重的食物,让杨婶自由发挥。

    杨婶拿出一块冻肉,神色欣喜,手指拂过冻肉上的纹理,随后抡起一把砍刀,重重地砍了下去。

    “咚”!“咚”!“咚”!

    静夜,别墅中响起砍肉的声音。

    看完剧本,在房间内激动得有些睡不着的洛槐听到声音,好奇地推开门,见别墅里漆黑一片,只有一楼厨房亮着微弱的光。

    他轻手轻脚地走下楼,躲在别墅承重梁后面偷看厨房。

    只见一个生得极美,宛若一朵白莲花的女子,穿着一件白色旗袍,手中握着一根蜡烛。

    在微弱的烛光下,杨婶满脸鲜血,眼中露出狂热的神色,抡起刀“咚咚咚”地砍着什么。

    钟导就坐在餐桌前,静静地看着杨婶。

    杨婶怜爱地摸了摸刀刃,回头对钟九道说:“大人,你想吃什么菜呢?不管是素食,还是肉食,我都会做哦。”

    “我什么也不想吃。”钟九道沉静地说。

    “尝一口吧,就一口。”杨婶端起一个碗,碗中是血肉模糊的碎肉,“很好吃的。”

    洛槐:“……”

    这一幕太惊悚,他吓得忍不住打了一个嗝。

    这一声惊动了厨房内的三“人”,白旗袍、杨婶和钟导同时转身,脸色严肃地看着他。

    洛槐捂住嘴,想装作自己不存在,却控制不住地又打了一个嗝。

    第7章 选演员

    钟九道早就在洛槐门外布下符阵,保证他不会被邪祟害到。可是符阵防得住鬼怪入内,却防不住人自愿走出来,这大半夜的,竟叫洛槐撞见这一幕,这下就算洛槐再傻,也是说不清了。

    白旗袍凑到钟九道身后说:“好俊俏的小哥哥,不如妾身把他迷了吧,让他神魂颠倒,忘了今日的事情。这么好看的小哥哥,妾身下手会轻些的,最多也就折寿十年,真死了妾身可舍不得。”

    她看似在说悄悄话,其实一点也没放低声音,每个字都清楚地钻进洛槐的耳朵中。

    “嗝!嗝!嗝!”洛槐被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一直在接连不断地打嗝。

    杨婶则是适时端着那篇血肉模糊的“鲜肉”粥来到洛槐身边:“来,喝完粥把嗝压下去吧。”

    “嗝嗝嗝!”洛槐脸色惨白,眼看就要晕过去了。

    “滚开!”钟九道冷冷道。

    正积极出主意的白旗袍和杨婶识趣退下,没想到洛槐竟也听话地点点头,打着嗝就要往外跑。

    钟九道忙一把拉住洛槐:“没说你,坐下,我帮你。”

    洛槐被钟九道按在餐桌旁的椅子上,钟九道的手轻轻搭在他腕间,发觉他脉象虚乱,显是受了惊吓。

    钟九道随手画了一道压惊镇魂符,轻轻在洛槐背上一拍,法力随着符咒入体,洛槐只觉得身体一阵暖洋洋的,打嗝也停了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用拳头敲敲胸口,好奇地说:“好神奇,这就不打嗝了!钟导,你是拍到我后背的穴位了吗?你是学中医的吗?”

    洛槐正说话间,视线不经意瞥到杨婶身上,他忙从椅子上跳起来,对杨婶说:“对不起对不起!”

    钟九道见状,心想即使洛槐再傻白甜,也该猜出这剧组有问题了,与其说谎掩饰,倒不如直接坦白,以厉鬼邪祟的凶险威胁之,再以天师的能力诱惑之,双管齐下,定能让洛槐帮着保密。

    剧组里有个人类帮着圆谎,其他工作人员也更容易相信。

    更别提洛槐长了一张诚实的脸,话从他口中说出,可信度会非常高,有他帮忙必定事半功倍。

    钟九道把威逼利诱的话术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刚要开口,就见洛槐双手合十,对杨婶说:“杨婶,对不起!原来你也是演员,演技这么传神,我和钱哥都把你当成做饭的阿姨了,对不起,对不起!”

    钟九道:“……”

    杨婶用袖子抹了抹脸上的血水,像个慈祥的阿姨般说:“没关系,你们也不算认错。做饭是我的爱好,我最喜欢看到别人吃我做的饭,看到别人吃得香甜的样子,我会由衷地感到幸福。”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匠心吧,对技巧的追求和执着。”洛槐感慨地说。

    “哎呀,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单纯的小哥哥,生得还如此俊俏。”白旗袍抬起手摸向洛槐的脸,“杨婶是匠心,那小哥哥你看我这个魅惑人心的勾魂鬼是什么呢?”

    白旗袍生得楚楚动人,一双鬼目含情脉脉,看谁都是深情款款。在它的视线下,洛槐红了脸,微微偏头,避开白旗袍的抚摸。

    对于这样年轻又好看的女演员,洛槐不方便夸什么,否则不管说什么都有些暧昧。

    “行了,”钟九道一掌推开凑过来的杨婶和白旗袍,“这么晚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我送你。”

    最后一句话是对洛槐说的,洛槐自己找到了解释的理由,倒也不用钟九道威逼利诱了。不过他接下来还要改剧本和试镜,洛槐还是回房间待着比较好。

    上楼时,洛槐小心地看了眼表情严肃的钟九道,终于在打开房门时鼓起勇气说:“钟导,谢谢你的指导,我对这部剧有信心!”

    钟九道:“……”

    他拿出剧本,指着上面的一段话说:“剧本让我表现出惊恐万分,想逃却腿软,无法动弹的样子,我白天在房里练了好久,都想不出该怎么演,今晚看到杨婶的表演,一下子茅塞顿开,知道怎么表现了!”

    钟九道:“……你今晚好好休息吧,以后可能会受到更多惊吓。”

    “嗯,我一定会努力被吓到的!”洛槐斗志昂扬地说。

    关上房门,钟九道擦了把冷汗。家族的阻挠没让他退缩,贫穷的剧组没让他担心,满屋子的厉鬼没让他害怕,反倒被洛槐这么一个涉世未深的年轻演员吓出一身冷汗,还是要好好规划,不能再让这些鬼怪露出马脚。

    钟九道在洛槐门前驻足片刻,听房间内呼吸渐渐均匀后,悄悄地送入一张安神符,保证洛槐今晚一觉睡到天亮,被雷劈都不会再醒来,这才放心地来到试镜的影厅。

    群鬼已经在三楼影厅等待钟九道了,钟九道命令大家站好报数,连同林管家在内,宅院里共有三十三个厉鬼,做鬼年份最少都有百年之久,还皆是乱世鬼,死前凄惨无比,死后吸收不少世间怨气,放到现在各个都是一方霸主,却因当年天师的血肉被困在此地数十年。

    天师的法力是厉鬼最好的养分,它们虽然被困于此,实力却不容小觑,各个都修炼到可以日间显形的地步,遇上寻常天师更是可以横着走。

    在天师一行日渐衰落的今天,若是钟家其他人来到这栋凶宅,不死也要丢半条命。

    偏偏来到凶宅的是天赋异禀的钟九道,也算是这些厉鬼倒霉,只能安安分分当备用电源和演员。

    由于不花钱的演员增加不少,还自带特效和妆发,钟九道在改动剧本的时候,索性增加了鬼的角色,减少了人类角色。

    于是整个剧本就变成了四个大学生来到凶宅,凶宅里却住着十个恶鬼的故事,大学生们看起来更像是闯入鬼怪乐园的不速之客。

    鬼的戏份加重后,主角就变成了鬼而非人,钟九道已经有了洛槐这个便宜演员,再请三个普通演员就可以,开销应该不会太大。

    拍摄成本被钟九道缩减到几十万,可以留出更多的钱给后期制作,对于一部恐怖电影来说,剪辑和配乐是至关重要的,演员的钱可以省省,这部分绝对不能省。

    杨婶已经是内定演员了,剩下32个鬼要争抢9个角色,一时间众鬼愤愤不平,恶狠狠地瞪着不守规矩,抢先用打扫别墅和做饭贿赂天师导演的杨婶。

    在群鬼面前,杨婶不必再掩饰,她一手提着扫帚,一手拎着砍刀,脖子掉了一半,鲜血直流,哪个鬼敢质疑它走后门,它定是一刀抡过去。

    其他鬼倒不是打不过它,而是还有9个角色,没必要一开始就争得死去死来。

    “之前给你们的角色只有四个,现在增加不少,你们可以选一选。”钟九道烧了一张角色表。

    白旗袍抢先一步上前,对钟九道说:“天师大人,妾身早就选中了这家女主人的角色。似妾身这等端庄贤淑,温柔体贴的女子,就该做一家主母。”

    “呸!”洋装女鬼啐了一口说,“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的长相,一副狐狸精的样子,哪家主母会选你这种狐媚子。新时代的主母,应当是我这种新派、洋气、接收新时代思想的先进青年!”

    洋装女鬼是三姨太,白旗袍则是五姨太,可这两人生前并非同一家的姨太太,凑到一起竟然还在争斗。

    钟九道摇摇头说:“这家的主母有个20岁的女儿,年纪已经四五十了,你们两个外貌都不合适。”

    可这么一来,宅子里的女鬼除了杨婶外,全是年轻的厉鬼,根本没有符合角色设定的。

    白旗袍顿时灵机一动:“大人,妾身也不是不能变得稍许苍老些,而且您不觉得,一个角色一会变老,一会年轻,演技更加精湛吗?”

    说罢,它微微抬起头,年轻精致的面容上逐渐染上岁月的痕迹,变成四十多岁保养得体的样子。

    见到它的变化,钟九道对于角色有了新的感悟。低头在本子上简单地写下“渴望恢复年轻”、“追逐年轻的血肉”、“在苍老和青春中变化”、“一人饰演母女二人”等字眼,一个精彩的女鬼形象逐渐在钟九道脑海中成型。

    洋装女鬼见钟九道已经有被白旗袍迷惑的迹象,忙尖叫道:“我有技能的,我会做衣服!”

    听到衣服两字,钟九道来了兴趣,视线从笔记本转移到洋装女鬼身上。

    洋装女鬼说:“我在被那老东西强取豪夺入府之前,是个制衣坊的设计师。除了会制作传统的服装,在教堂也上过课,会做洋装。我身上这件衣服,就是死前亲手缝制的!今天你弄来那些衣服我看到了,材料破不说,都难看死了,给我布料和三天时间,我保证做出比那好看百倍的衣服!”

    钟九道眼睛一亮,其实他也嫌弃钱多群租来的那堆衣服呢,要是现在退回去,用租金买一些材质好的布料,由洋装女鬼亲自制作,整部影片的质感也会大大提升。

    即使如此,钟九道还是说:“你的思想老旧,做出来的衣服比较传统,未必符合现代的审美。”

    洋装女鬼气恼说:“谁说的!我学习能力很强,而且昨晚我偷偷看了不少电影,里面的衣服我全都会做,还可以改进!”

    与它是竞争关系的白旗袍立刻见缝插针地说:“昨晚放了你之后,别墅用的是正常电源吧,你还偷偷用电了?天啊!天师大人,这等不知节俭的厉鬼,若是用了它,不知道要浪费您多少布料呢!”

    “戚晚莲,你这挑拨是非的恶鬼,我吃了你!”洋装女鬼身上的衣服缠住白旗袍的身体,将它紧紧勒住,掌上的蜡烛忽明忽暗。

    单从武力值上来讲,白旗袍,也就是戚晚莲是打不过洋装女鬼的,但戚晚莲为鬼比较阴险,心机颇深,洋装女鬼不是它的对手。

    “别打了,”钟九道说,“不能做主母,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的角色吗?三天内,你若是能做出足够这部电影使用的衣服,女儿的角色就给你。”

    “多谢天师大人!”洋装女鬼得了角色便不愿再与戚晚莲纠缠,立刻狠狠抽了它一巴掌,把鬼抽到天花板上久久不能动。

    “不要再叫我天师大人了,叫钟导就行。”钟九道纠正了一下大家的称呼,“你们还有什么技能都展示一下,还剩下7个角色,择优录取。”

    第8章 零片酬

    钟九道深知这些厉鬼不是善与之辈,之所以如此听话,无非是三个原因。

    一来,它们受上个天师的束缚,在别墅内被困了几十年,任谁都会想要逃出去获得自由。这些厉鬼可白日显形,还能持续发电三、五、七天,如此强大的实力,哪个愿意被继续囚禁下去,谁不想白天撑着伞逛街呢?

    二来,它们之前与天师有过契约,自然清楚天师役使鬼怪必定要付出相应代价,所付出的代价对它们有极大的好处,当然想竞争上岗。

    三来嘛,这些都是旧社会鬼,见识少,估计是真的喜欢电影,想过把拍戏的瘾。当明星大概没想过,毕竟它们那个年代明星多是梨园艺术家,社会地位低,它们意识不到做明星在现在社会是多么受追捧的事情。

    钟九道敢用它们,当然也有信心管住它们。

    役使鬼怪无非是两点,一是诱以利之,二是暴打一顿。

    实力足够的情况下,第一点就不那么重要了。比如对于这些厉鬼,告诉它们,选不上拍电影的就去当移动电源,哪个还敢讨要好处呢?还不都争先恐后地要拍戏?

    钟九道靠坐在椅子上,悠然地看着群鬼们各展神通,很是享受了一把试镜的快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