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羽翼 - 第4节 我用非人类当演员那些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当年钱多群撞邪,印堂发黑,钟九道看出再过几日钱多群便会遭遇无妄之灾,就随口指点了几句,助钱多群破邪。

    迫于家族的压力,钟九道没有收钱,也始终不肯承认自己的天师身份,只说自己是在书本上看到的迷信说法,没想到真的帮了钱多群,也是巧合。

    钱多群却认定钟九道是个深藏不露的人,从那以后对钟九道是开口“钟导”闭口“钟导”,坚信钟九道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导演。

    理由却不是觉得钟九道技术有多好,是认为钟九道会转运之术,一定能利用法术让自己火起来。

    这次主动出手帮钟九道解决困扰,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投资。钱多群看好钟九道的潜力,就等着跟钟九道一起飞黄腾达呢。

    钟九道迷迷糊糊给钱多群发了定位,知道这人还要再开一会车才能到别墅,躺回去想再睡半个小时。

    刚倒下去,钟九道便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跳了起来。

    这宅子里可不止他一个,还有三十多个凶残的原住民,钟九道自己能镇得住这些厉鬼,却不代表钱多群可以。

    钱多群多年混迹市井,身上沾染了太多世俗之气,虽然没做过太大的亏心事,但小便宜也没少占,消耗了不少自身运道,是容易被邪祟冲撞的体质。

    这种体质,就算宅子里的厉鬼们不主动害他,阴气也会不知不觉侵蚀他的身体,让钱多群变得体弱多病。

    钱多群在这个贫穷的剧组中充当了太多角色,他可不能病倒。

    钟九道起身,打算在门外等人,见到钱多群时就在身上画一道护体符,暂时抵挡凶宅内的阴气。随后他开车去市里买些阳气充足的食材,再辅佐符咒,熬一些汤,未来剧组每个人每天都要喝一碗汤,防止阴气入体,折损阳寿。

    他刚走出卧室,就闻到一股香喷喷的气味,没吃早饭的钟九道肚子被香气刺激得“咕噜咕噜”叫起来。

    香气是一楼餐厅飘出来的,钟九道循着气味来到餐厅,见餐桌上摆着包子粥鸡蛋等食物。

    杨婶慈眉善目地站在餐厅角落里,见到钟九道后说:“不知大人喜欢吃什么,就按照传统做了些,若是不合口味,大人吩咐下去,我立刻准备新的。”

    钟九道望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早餐,皱起眉头,这不是爱不爱吃的问题,而是这些早餐从哪儿来的问题!

    “你从何处弄来的食材?”钟九道问。

    杨婶恭顺回答:“两年前原房主住进来时,买了好多米面肉蛋等食材,后来他们搬走了,食材却没拿走,我就地取材,做了些食物。”

    钟九道:“……”

    米面保质期长,存了两年倒也勉勉强强能吃,肉蛋放了两年,这玩意还能吃?

    “大人不必担心,食材皆是林管家用阴气存着的。古尸在阴气滋润下可千年不腐,依旧栩栩如生,不过是放了两年的动物尸身,还新鲜着呢。”杨婶说。

    钟九道:“……”

    很好,杨婶这番话不仅让他不敢碰桌上的食物,更是连肉菜都没办法直视了!

    “你白日也能显形?还可见火?”钟九道决定暂时不去想阴气保鲜的事情,转换一下思路,免得以后见到肉都会想起今天的早餐。

    杨婶谦虚地说:“我们做鬼多年,倒是有些护体的法子,只要不在阳气极重的正午暴晒阳光就没事。这宅子阴气重,在树木遮挡下久不见光,除了不能去屋顶晒太阳,其余房间是行动自如的。”

    这样一来,他雇佣的鬼怪们在白天也可以拍戏,还不会被其他工作人员怀疑。

    “大人?您不吃早饭吗?”杨婶抬起头问。

    是鬼就有执念,钟九道隐约察觉到,杨婶的执念可能正落在这食物上,也不知她是怎么死的,生前又因做饭遭遇了什么,为何对让人吃下食物有如此执念。

    钟九道自然不会碰这早餐,他在杨婶失望的视线中离开餐厅,站在正厅中朗声道:“过一会儿有人会来到这里,他们也是来拍电影的,是大家的同事,未来两三个月吃住都会在这里。你们要规规矩矩的,绝不可伤害这些同事。”

    数十道阴风在厅内飘过,是这些阴魂的保证。

    “若是有谁忍不住……”钟九道视线扫过一楼的电闸,冷笑了下,“拍戏耗电量可是很大的。”

    数十道阴风吓得抖了抖,纷纷保证不会的。

    叮嘱后,钟九道这才走出宅子,见昨晚盛开的花全部凋谢,花园内一片衰败的样子。

    唯有门前石板路依旧是干干净净的,一片落叶也没有。

    钟九道站在门前等了十多分钟,钱多群开着辆卡车停在门前。

    他是个容貌普通、身材中等的男人,今年二十八岁,看起来却像三四十的人,多年底层打拼让钱多群脸上多了些风霜和苍老。

    车上不止钱多群一个人,还有一个个高腿长、长相英俊、眼神纯净、气质清爽的年轻人下了车,他见到钟九道后非常有礼貌地说:“导演好,我叫洛槐,钱哥介绍我来试镜,希望导演能给我这个机会。”

    钟九道看向钱多群:“他是……”

    钱多群连忙把钟九道拉到一旁,小声说:“我骗来的,傻白甜一个,拍戏三个月,才要一万块片酬,比群演还便宜。”

    “……怎么做到的?”钟九道问。

    洛槐长得非常好,最可贵的是还有着学生青涩气质,这是用演技无法弥补的灵气。这样外形气质的演员,就算是本色出演,都能在时下流行的青春剧中饰演一名重要角色,片酬可能不会太高,但绝不至于低到这个程度。

    “我告诉他,你是背后非常有势力的导演,这部电影肯定是要一飞冲天的,他就乖乖跟我来了。就算是恐怖电影,也需要一个充门面的角色,他长得好,到时候海报上多拍几个大特写,用脸都能骗来点观众。”钱多群说。

    钟九道对群鬼们心狠手辣,对善良的人类倒是挺厚道的。他见洛槐被钱多群骗来还一副要倒搭钱的单纯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低声说:“片酬确实太低了。”

    “他能来我们剧组拍戏,也是运气好了!”钱多群见钟九道犹豫,忙说,“我刚遇到他的时候,他正被圈里一个臭名昭著的皮条客骗去试镜呢。那个人……啧啧,人品太差,遇上他的演员没有一个好下场的。我这也算是救了洛槐一命,少给的片酬就当感谢费吧。”

    说完钱多群丢下钟九道,来到洛槐面前说:“钟导说你太年轻,一看演技就太青涩,不想用你。我磨破嘴皮才说服他用你的,你可要好好表现,平时机灵点,眼里要有活,知道吗?”

    洛槐果然是个傻白甜,听到钱多群这么说,开开心心地向钟九道鞠了个躬:“谢谢钟导给我这个机会。”

    说罢洛槐跑到车上扛了两个大箱子下来,对钟九道说:“这些道具要放在哪里呢?”

    钟九道:“……先不用搬道具,把车开进院子里吧。”

    第5章 草木灰

    人人都说他是个傻子,洛槐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自己还是能分清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的。

    之前说要给他戏拍的刘哥叫他出去吃饭,洛槐就不是很想去,可又不太会拒绝,正在发愁时,钱多群钱哥帮他解了围,洛槐很开心,也十分感激钱哥,就顺势答应了钱哥的邀约,决定去拍钟导的戏。

    虽然片酬低了一点,钟导也是刚毕业的新人导演,没什么名气,可他也是刚毕业的新人,能包吃包住拿到这个片酬已经很好了。

    洛槐当然知道这片酬比群演工资还低,不过他上学时也是做过群演的,知道他们工作量非常大,十分疲劳,还要自己找住的地方,这么辛苦却连句台词都没有。洛槐能找到这份工作,已经很感恩了。

    钱哥把车开进院子里后,洛槐主动把箱子搬到钟导指定的地点。

    这个别墅好大,单是一楼就一千多平米,正中心是大厅,大厅内有几个门和走廊,通向书房、厨房、小客厅等房间。

    走过厨房的走廊,就是仓库,钱哥让他把一些易保存比较便宜的道具放到库房中,比较重要的道具由钟导亲自扛到二楼,将一个卧室作为存放重要物品的房间。

    “放在这里吧。”钟导走后,洛槐听到一个人说。

    洛槐循声望去,看见一个穿着有点像民国时期的中年男人,他皮肤很白,微胖,看起来有点圆滑。

    “您是……”洛槐抱着箱子,在阴冷的库房中看着这人。

    “我是林管家,以后可能还会有道具送来,不要把东西堆在门边,会挡住路,要有规划。”林管家说。

    洛槐没看过剧本,只在路上听钱多群大致提了一下这个故事,知道剧本中确实有一些民国时期的角色,加上林管家穿着戏服,他便自然地认为这位是饰演林管家的前辈演员。

    这位前辈真是敬业啊,还没开拍就先穿上戏服进入角色了。再看他的动作、神态,活生生就是一个旧社会大户人家的管家,真厉害!

    洛槐心生敬意,他秉持着新人“少说话多做事”的原则,“嘿咻嘿咻”地把箱子从车上往仓库里搬。

    “您是这部戏的演员吗?”最后一个箱子放到林管家的指定地点,洛槐用袖子擦了把汗,好奇地问。

    “还不一定,”林管家忧心忡忡地说,“我还没试镜呢,竞争对手很多,也不知大人能不能选中我。”

    大人?洛槐偏头想了下,觉得林管家说的可能是钟导。

    在他看来,林管家能够把角色融入到生活中,演技一定非常好。没想到这样优秀的前辈也要试镜,钟导要求好严格。

    林管家都需要试镜,他却直接内定了。想到这里,洛槐更加感谢钱哥了,要不是钱哥,他还不一定能得到这个机会呢。

    他有点不好意思告诉对方,自己已经是内定演员了。

    库房内气氛顿时变得十分尴尬,洛槐想离开这里,又不知找什么借口比较好,这时他听到低低的哭声。

    “有人在哭?”洛槐看向林管家。

    之前他由于心虚不敢看林管家,现在一抬头吓了一条,林管家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面前,手掌抬起悬在他头顶上,脸色青白,看起来像个死人一样。

    洛槐吓得倒退两步,心想林管家走路怎么没声音,而且为什么靠得这么近?

    “被发现了?”林管家诡异地笑了笑,“本来还想吓吓你呢。”

    “原来是开玩笑啊,”洛槐拍拍胸口,“吓死我了。林管家你试镜的角色是什么?”

    “是个鬼。”林管家说。

    “难怪你走路没声音呢,是在为试镜做准备吧。你演技这么好,钟导一定会选择你的!”洛槐真诚地说。

    “是这样吗?”林管家听到洛槐提到钟九道,便没再靠近洛槐。

    女人的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凄惨,洛槐听得十分揪心,忍不住问道:“林管家……叫管家好别扭,我还是叫你林哥吧。林哥,是谁在哭?”

    “是三姨太和五姨太,她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方便管。”林管家说。

    哭声中隐隐传来一个女子柔柔弱弱的声音:“姐姐,就你这演技,大人不会选中你的。还是乖乖做电源去吧,这主角的位置啊,一定是妾身的。我可从来没有得罪过大人哦。”

    紧接着是一个女人凄厉的惨叫声,好像两个人打了起来。

    洛槐一听是关于角色的竞争,感觉自己也不好插手,便不再追问了。

    在细听哭声时,林管家站在洛槐身后,几次对着他的脖子伸出手,又克制地收回去,似乎在激烈地挣扎。

    挣扎几次,林管家实在按耐不住魂魄深处的冲动,终于坚定地向洛槐的心脏探出手去。

    “你怎么在这里?”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

    洛槐回身,看见身材高大的钟导正站在仓库门前看着他。

    “我来放道具,林哥让我把东西放在这里。”洛槐乖巧地回答,“奇怪,林哥呢?刚刚他人还在呢。”

    “别墅电压不太稳,他大概是维修电力去了。”钟九道左手垂下,食指中指并拢,若是细细盯着他的手指,还能隐约看到指尖环绕着一道道细小的雷光。

    “林哥还懂这个吗?真是全能型演员啊。”洛槐感慨地说。

    “别在仓库久待,阴气重……我是说一楼阴冷,容易生病。你的房间在二楼,我带你去。”钟九道说。

    “给我安排了房间,就是说,钟导我可以参与这部电影的拍摄吗?已经完全定下我了吗?”洛槐指着自己,满脸喜色地说。

    钟九道点点头:“你外形条件优秀,能来参演我这部小成本的电影,是我们的荣幸才对。”

    “没有没有,我演技很一般,还需要向钟导学习。”洛槐开心地说,“谢谢钟导给我这个机会!”

    钟九道:“……”

    这傻年轻人正如钱多群所说,被卖了还在给人数钱呢。方才要不是他来得及时,洛槐的生气只怕要被那林管家给吸走了。

    “槐”乃鬼木,取这个名字本来就容易招来不干净的东西,他方才看过洛槐的简历,发现这人八字极轻,是最容易撞鬼的体质。即使钟九道已经警告过别墅里的“电源们”,还是有鬼无法抵挡洛槐的诱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