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羽翼 - 第3节 我用非人类当演员那些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它们偏执、固执、片面,没办法宏观、辩证地看待问题。死亡带走了它们大部分理智和思维能力,让它们留在人间的是执念和怨气,它们也只能待着这些负面因素去观察世界,这是无法改变的。

    毕竟正常没有怨气的鬼全部离开阳间了,怨气和执念是厉鬼们留在人世的原因,改变了这些,它们便不复存在。

    不要试图与它们交流,要么打服它们,要么被它们打服,这是钟九道从小接受的教导。

    虽然没有拍过电影,但上学时钟九道拍摄过不少短片,还在一些剧组中实习过。他的导师看过他的作品后,曾告诉他,他在拍摄技巧上相当有天赋,钟九道的脑海中有画面感,并且能够通过技巧将画面完美地呈现出来。

    他的拍摄手法没有问题,但他缺少一些纯粹的东西。

    “你性格稳重,处事不惊,不管什么时候都能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问题,这点在为人处世上是优势,但在艺术创作中,反倒是劣势。”导师意味深长地说,“你的作品中缺少一些极端的、有冲击力的东西,无法直达人心。别总是这么稳重,试着疯一疯吧,天才和疯子仅有一线之隔。”

    导师教诲,钟九道做不到。

    因为守正辟邪,需要把持本心,做一个不为外物所动的人。过于浓烈的情绪会被厉鬼利用,迷惑心智,与这些鬼怪的交锋中,稍有差池便是万劫不复。

    钟九道自小受的就是这种训练,与艺术背道而驰。

    对于钟九道这个学生,导师是惜才又遗憾的。

    他像个完美的学习机器,能够呈现出最好的画面。不像其他同学那样,作品中错漏百出,看起来粗糙又劣质。

    但艺术可以有缺陷,却不能没有情感。

    解铃还须系铃人,驱鬼练出的后遗症,似乎也要从这些厉鬼身上找到解答的办法。

    看着这些想法各异的厉鬼们,钟九道不由想起了自己的新剧。

    钟九道拍摄过的几个短视频中,导师唯一认可的就是一个恐怖悬疑视频。

    倒不是说这个故事讲得有多好,而是钟九道在恐怖氛围的拍摄上简直是天赋异禀,他就像是亲眼见过恶鬼如何害人一般,展现出的画面并不血腥,但能让心底生寒。

    第一次主导一部电影,钟九道自然选择了他最擅长的恐怖题材。

    钟九道取出新电影的剧本,由于剧组资金严重不足,请不起优秀的编剧,他的剧本是在并不怎么专业的工作室购买的。

    因为共情能力差,钟九道又不是专业编剧,难以独立完成剧本,他上学期间拍摄的短视频剧本基本就是购买的原创剧本。此刻拍电影,他也去了经常合作的工作室购买剧本,但短视频与长视频终究不同,而且钟九道为了控制经费,买来的剧本过于普通和套路化,反转也十分生硬,钟九道不是很满意,亲自改动数次,却总觉得不够好。

    故事讲的是一群大学生,在暑假期间不约而同地收到了一个高中同学的邀请,同学声称最近乔迁新居,请朋友们来玩。

    这群年轻人来到同学家后,发现是一个豪华得令人难以想象的别墅,且历史悠久。他们觉得很奇怪,因为这位同学平时穿着朴素,看不出是家境竟是如此富裕。

    同学的父母穿着旗袍和长衫,家里的保姆司机对房主的称呼非常封建,几个学生仿佛置身于旧社会。

    享受了丰盛的晚餐后,当晚他们住在别墅中,半夜惊醒,发现了极其恐怖的一幕。众人想要逃出生天,却见门窗都锁住了,同学一家人正对着他们诡异地笑着。

    别墅变成了大迷宫,几个学生为了逃生必须找到使同学一家人变成这个模样的原因。一番惊险的战斗和逃跑后,只有男女主角成功离开别墅。男主角劫后余生地回头看了眼别墅,却见别墅的二楼,一个与女主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正静静地看着他。

    在当下这个时代,故事并不出彩,以钟九道现有的条件,也只能完成这种程度的剧本。如果想在完成的基础上,再给出一些亮点,就需要好好琢磨人物。

    若是钟九道资金充足,能够请到一些有演技有知名度的演员,演员本身就可以填充角色的空白。可他没有钱,能请得起的只有正在影视学院读书或者刚毕业的普通学生,这些人中倒是也存在有天赋有灵气的演员,只是想找到这种演员如同大海捞针,需要极佳的运气。

    最好的办法是,钟九道亲自写出人物小传,脑海中有每个人物形象,他再针对演员的特征一对一指导演法,再经过后期剪辑处理,音乐烘托,塑造出让人眼前一亮的角色。

    钟九道的视线扫过这群鬼,心中暗暗有了决定。

    西装鬼正趴在影碟机前换碟,感受到钟九道的视线落在它身上,顿时全魂僵硬,掩耳盗铃地隐去身形,只留下一张光碟诡异地飘在空中。

    影厅内的鬼不知何时增加了几个,门口站着一位拿着抹布面容淳朴的中年妇人,应该就是一直勤勤恳恳清扫别墅的杨婶。杨婶见钟九道发现自己,尴尬地笑笑,拿起抹布擦擦门:“这位大人,我是来打扫房间的。”

    杨婶找到了借口,整个鬼顿时理直气壮起来,干脆跑到屋子里擦起玻璃来,它还热情地询问钟九道:“天师大人,你要不要洗衣服?”

    若是大家都没有借口倒还好,杨婶的理由让群鬼的立场尴尬起来,西装鬼也激灵地显形:“我留过学,懂些西洋玩意,我伺候大人换,大人不必亲自动手。”

    说罢坚强地将那张光碟塞进光驱中,说什么也要再看一部电影。

    白旗袍手中蜡烛化作酒壶酒杯,它倒了杯酒,递到钟九道面前,神情愈发凄美,宛若一朵楚楚盛开的白莲花:“妾身没什么本事,只能陪大人喝酒助兴。妾身还会唱些小曲,大人可要听?”

    钟九道:“……”

    他第一次发现,厉鬼们的精神生活是如此匮乏,为了看几部电影,竟能这般委曲求全,做鬼的给天师当仆人,与老鼠给猫梳理毛发有何区别。

    “先别看电影了,”钟九道翻开剧本,“来看看这个。”

    距离剧本最近的白旗袍凑过去看了眼,眼泪顿时“啪嗒啪嗒”落下来,它可怜巴巴地说:“妾、妾身不识字……呜呜呜……”

    鬼泣要人命,若不是钟九道法力高强,白旗袍这一哭,普通人怕不是要魂魄离体。

    一个身着灰色长袍书生模样的鬼凑过来说:“小可生前是个秀才,可为大人诵读此书。”

    “嗯。”钟九道点头默许。

    剧本飘在空中,书生先是愣了下,随后嘟囔句“简写字好多”,这才念了起来。

    书生鬼念剧本时,一些鬼听到读书就露出头疼的表情,想要逃出这间房,只是迫于钟九道淫威,不敢乱动。

    谁知听着听着,却发现这书和它们熟知的不同,没有“之乎者也”,用词通俗易懂,即使是没什么文化的杨婶也能听懂。

    加上这是一部颇有民国色彩的恐怖片,群鬼们代入感极强,渐渐听得入了神。

    剧本并不长,书生读得又快,几个小时便读完了,此时除了做电源的洋装女鬼外,凶宅内所有厉鬼全部集中在影厅内听故事,一数竟然有三十多鬼。

    是不需要灯光的,考虑到节约用电(洋装女鬼),钟九道关了灯。

    凌晨两点多,黑乎乎别墅中,钟九道独自坐在闪着幽绿色光芒的大屋子内,室内时不时传来掌声、呼声、抽泣声、头颅兴奋地在地上滚动声以及楼下洋装女鬼虚弱的“饶……命”。

    若是其他人看到这一幕,怕是要直接吓进icu抢救。

    书生鬼不存在口干舌燥,连续念了五六个小时,一直读到凌晨三点多,才把整个剧本朗读完毕。

    听到剧本中最后一句,群鬼们实在忍不住,开心地聊起来。

    “好!”

    “我还以为又是主角被害死的故事,原来另有玄机。”

    “比起赶尽杀绝,这种做法才是对的。跟着那男子离开宅子,吸收了他的生气后,又可附身于他去寻其他人,不仅可以变强,还能离开束缚之地,这才是正途啊!”

    “这书比方才看的电影好多了,要是也能拍成电影就好了。”

    钟九道:“……”

    说他这干巴巴的剧本比人家名导演经典了十几年的电影好,这些厉鬼的审美果然异于常人。

    西装鬼摘下眼珠用手帕擦了擦挂在眼珠上的泪水,手心上的眼睛满是羡慕的眼神:“这书中的别墅看起来好像我们的宅子,书里的主角们,就好像我们一样,若是我们也可以做到就好了。”

    钟九道:“你们怨气极强,应该也害过一些人。”

    白旗袍道:“几十年前,是有一些拿着洋枪的外族人占据了我们这宅子,我们一起赶走了那些人,也吸收了些生气。可是他们走后,这宅子就一直没人住,直到三年前才有一家人搬进来。我们才闹了几次,那家人就吓得搬走了,之后就是天师您了。”

    钟九道了解过这个凶宅的历史,战争年代被一群侵略者占领,后来这些人死的死逃的逃,留下一个凶宅的传说,再没人敢搬进来,成了无主之物。

    到了现代社会,才有当年的后人漂洋过海回国,继承了房屋后转卖,被现在的房主买下。

    这些乱世养出的恶鬼,机缘巧合地存续多年,若不是钟九道法力高强,换成其他天师来,只怕都要铩羽而归。

    此等厉鬼,应该除去最好。不过钟家禁止钟九道使用天师术法,既然如此,不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约束即可。

    钟九道说:“我是一个导演,打算将这个剧本拍成像方才那部电影一样的影片,需要……”

    他想说需要写人物小传,想问问群鬼们感想作为参考。

    谁知他还没说完,西装鬼便激动地说:“大人是需要人演吗?我可以!”

    “我也可以!”“我也是!”

    群鬼七嘴八舌地冲到钟九道面前,为争抢角色激动得快要打起来,舌头眼珠手臂头颅乱飞,堪称群魔乱舞。

    钟九道:“……”

    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在摄像机上画一道现形符,就能拍出灵异视频。让鬼去演鬼,既是本色出演,又省了特效费和化妆费。

    而且他们好像也不用人间纸币,烧些冥币做报酬就可以,莫说一百万两百万,一百亿两百亿(单位:冥元)片酬都付得起。

    第4章 傻白甜

    钟九道是个果断的人,做出决定后,就会立刻行动起来。

    他从笔记本上撕下三张空白页,左手持笔在上面画下神秘的图案,随后熟练地将三张纸卷成条状,手掐灵诀对着纸条轻轻一点,三根纸条上便燃起小小的火苗。

    正在为电影角色打得不可开交的群鬼们顿时停下来,众鬼抽抽鼻子,不由自主地流下口水:“这香好香啊!”

    自从不再接天师的工作后,钟九道就将从小随身携带朱砂、黄纸、香、桃木剑等天师道具全部归还家族,不留半点。

    但身为钟家数百年来天赋最强的人,钟九道又何须这些外物。他手持灵笔,身负法力,可虚空画符,折纸为剑。

    虽然不是用专业材料制作的香,但纸张内有钟九道以法力绘制的通灵符,也可起到香火传递的作用。

    点燃香后,钟九道拿起剧本,趁着纸香还未燃尽之时,飞快地将剧本烧了个干净。

    三十多个鬼,每鬼发一份剧本那要浪费多少纸张和墨水,以灵法传递,只需笔记本上的三张白纸罢了,节省太多。

    况且这些旧社会鬼多半不识字,真给它们发一份剧本,还要教它们认字,费时费力。通灵烧剧本,可将剧本中的信息转化为鬼怪们能够理解的信息,让它们慢慢看就是。

    确认所有鬼都收到剧本,钟九道说:“我这个剧中,只需要五个鬼角色,其余必须用活人演员。你们选择适合自己的角色,给你们一个白天时间准备,明晚试镜。”

    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铁打的身体也扛不住。钟九道略觉困倦,准备回房睡觉,至于这些厉鬼们要如何竞争,就看它们自己的了。

    从三楼走到二楼时,听到一楼传来“哗啦哗啦”的翻书声。

    钟九道多走几步向一楼看,见贴在电源上的洋装女鬼面前也飘着剧本,它正艰难地翻看着。

    洋装女鬼察觉到钟九道的视线,艰难地抬起头,虚弱地说:“大人,我也想试镜,当上演员,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受此酷刑?”

    钟九道不是暴虐之人,即使是穷凶极恶之鬼,他也很少折磨,一般都是打到魂飞魄散或是直接超度了事。今日使用洋装女鬼也是无奈之下的权宜之计,否则早就加大五雷符的威力送洋装女鬼极乐往生去了。

    都是节省,省电费和省片酬没什么区别。钟九道点点头,对洋装女鬼说:“试镜成功可免受磨难。”

    “多、多谢大人,我会尽全力的。”洋装女鬼眼中流露出势在必得的光芒。

    钟九道被它的斗志感动,觉得剧本里倒真有个角色非常适合这个偏执癫狂的女鬼,索性将它放了下来。

    “好好准备,争取早日离开电闸。”钟九道鼓励道。

    洋装女鬼狂点头,抱着剧本刻苦钻研起来。

    钟九道回房后,一觉睡到上午九点,被电话吵醒。

    “钟导,你租的场地在哪儿呢?给我发给定位,我带着道具来了。”电话里传来一个声音。

    这人是钟九道新电影的道具、场务以及制片人钱多群,一人身兼数职,还不收钱,只要了一点点票房分成。

    钱多群是钟九道在剧组实习时认识的,他家境贫寒,高中毕业后就跑到影视基地打工,做过各种打杂的工作,混迹于各个剧组中,帮着跑腿办事。他在这个圈子混了整整十年,虽然始终没什么名气,却认识很多行的人,能够以便宜的价格租到不少东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