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太白 - 第二章 你妈死了 阳间说书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随着年龄的增长,童年的事情我渐渐地开始模糊,很多事情也都记不起来,就连父亲的模样,我的记忆都开始模糊。

    但我唯独忘不了的,就是我昏迷前,母亲跪在车前的样子。

    十三岁那年,我终于鼓起勇气,冒着被师傅打死的危险,偷了他二十块钱,坐上了回家的大巴。

    然而,我期待已久的家,却不见了!

    庭院杂草丛生,四周墙壁更是濒临倒塌。

    那一刻,我近乎崩溃,发了疯似的问遍了村子里面所有人,可他们却说,我父母已经走了,前几年双双暴毙在屋子里,还是邻居们收的尸。

    “轰——”

    听到这个消息,当时我的大脑一阵炸响,整个人瘫倒在地,这些年撑着我的信念,终于让我倒下了。

    我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了无生气,甚至是我萌生出了想要自杀的念头。

    而就在这时,师傅出现了。

    师傅难得的没有打我,而是默默地把我带到了父母坟前,找人挖开了坟墓。

    看着空荡荡的两口棺材,我愣住了,帮忙的村民也都愣住了,就连当年亲手埋葬我父母的邻居都看傻眼了。

    唯独我师傅,不慌不忙,仿佛一切早在掌握之中。

    师傅说,其实我父母没死,所谓的暴毙,也只是他一手策划的。

    因为我的命数不凡,五岁的时候没死成,这个劫数就会波及到我父母身上,所以他们只能装死,用另一个身份活在这个世上,也只有这样才能躲过这场劫数。

    但至于我父母在哪里,师傅也不清楚。

    跟随师傅这些年,对于他的本事我还是清楚的,帮一个人装死,在人间抹去任何足迹,简直是信手拈来。

    在这一刻,我深信不疑!也深深地被师傅的本事给折服!

    也是从这时起,我才下定心思,要和师傅好好学本事,因为师傅说过,只有我把他家传绝技学到极致,才有可能改变我的命数,找到我的父母。

    在我十八岁那年,师傅把他毕生所学传给我之后,他也去世了,来的干净,去的干净,没带走任何东西,把他所有的都留给了我。

    包括县曲艺团的名额,还有这家不做活人生意的古玩店,而师傅只有两个请求。

    第一,给一个叫沅芷的女孩算命,最好将其带在身边,护她一生平安。因为这是师傅多年前造下的孽,必须由我来偿还。

    第二,让我找回说书人的另外三大本。

    我不知道这个叫沅芷的女孩是谁,竟然比找回失传的三大本都还重要,让师傅当成了头等大事。

    可师傅却是再三请求我,一定要照顾好这个女孩,因为他这辈子做过的唯一一件亏心事,就是在这个女孩的身上,若是照顾不好,死后不安。

    并且师傅也是再三交代,只有这个女孩出现了,我才可以去做第二件事,也就是寻找三大本。

    其实我心里更清楚,所谓的寻找三大本,倒不如说是师傅放我离开,寻找我的父母。

    而我等了几年,这个叫沅芷的人也终于出现了。

    女孩长得倒是不错,肌肤胜雪,白暂细致,唇若丹朱,眉弯似月,墨染的眸子,微微上扬的嘴角,略显了几分高贵与清雅。

    如瀑布般的青丝披散在身后,一阵清风吹过,长发迎风而舞,宛若一幅画卷,美到了极致。

    二十出头的年纪,还穿着一身蓝色裙子,看得我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倒不是动了色心,而是这一身的名牌,绝.逼是个富二代。

    就是这手相……我有些不知道怎么说了。

    我嘬了嘬牙花子,我左右一想,既然是师傅交代的,那也只能照实说了,这招牌……砸了就砸了吧。

    “姑娘,你妈死了……”

    “你妈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

    女孩瞬间暴起,刷的一下收回了手。

    “别急,听我慢慢给你说。”

    我笑了笑,把沅芷的右手又抓了回来,“要看手相,先看五指,人有五指,各有不同,就拿你这大拇指来说吧,大拇指,上节为父,下节为母,姑娘你这上节饱满有肉,下节虚而无力,母亲已经不再人世了……”

    “不对!你胡说八道!我妈身体好着呢,没事还能打高尔夫呢。”

    沅芷再次把手抽回了去,还一脸嫌弃的在身上蹭着,脸上也浮现出几分怒色。

    确实,大清早说人妈死了,只怕换个人就要掀桌子了。

    我礼貌的笑着,“姑娘,相信我,在下铁口直断,从未出错,而且你不但母亲过世了,就连你本人都不是亲生父母养大的,因为你亲妈已经死了……”

    “你妈才死了呢,你全家都死了!为了一百块,你什么都敢说!不准就是不准,还养父母?”

    沅芷彻底火了,拍着桌子嚷了起来,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我摇头苦笑,这些年我什么人都见过,倒也不至于生气,“姑娘,你中庭左移,左宫气涌,这说明你母亲惨死,父亲富甲一方,虽比不上养父母富贵,但是……”

    “哗——”

    沅芷抓起我的茶杯,一点都不浪费,全部都泼到了我的脸上。

    “让你胡说八道,你妈才惨死呢,你全家都惨死,全部横尸街头!王.八蛋,再乱说我砸了你的店!”

    女孩为表凶狠,还鼓着嘴努力了几次,想要掀了我的桌子,但好在我体重在这摆着呢,一只脚踩在桌子腿上,这才没让女孩得逞。

    “退钱!”

    沅芷掀桌子无果,怒气冲冲的向我伸着手。

    我嘬了嘬牙花子,“我说美女,你这么有钱,还差这一百块了?”

    闻言,沅芷瞬间大怒,“我再有钱也不给你,骗子!你这个死骗子!你才是养子呢,你这种人就应该出门被车撞死!”

    女孩情绪有些失控,认定了我是个神棍。我也懒得和她争辩,反正她早晚得来找我。

    “退钱是不可能退钱了,按照我们这行的规矩,四忌三不问,其中一忌,就是卦不付金。而且我刚才也是照实说的,要是退钱给你,那就是轻贱了祖师传法,日后我会遭报应的。”

    沅芷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我这张脸气得咬牙切齿,“行啊!不退钱是么?你不退,姑奶奶我还不要了,留着给你买棺材!”

    说完,女孩气鼓鼓的就往外走,可当我想起师傅的遗愿,也忍不住叮嘱道。

    “姑娘,友情提示,女人的中指代表着自己,上节婚前,下节婚后,你上节充血,黑气绕指,今日必有血光之灾,半月内恐有性命之虞,到时候可以来这里找我。”

    “啊!气死我了,你还敢咒我?!”沅芷停下脚步,指着我的鼻子开骂,“死骗子,你给我等着,我……我找人废了你!对,一会就废了你!”

    说完,沅芷气冲冲的走了,还不忘给我竖了个中指。

    我翻了个白眼,这可真是好心没好报,白费我的时间了。

    我随手抓起一本泛黄古卷,就去门口的摇椅上晒太阳。

    心里也是想不明白,师傅到底有什么对不起这个女孩的,为什么要让我告诉她,自己不是亲生的?还让我照顾她?

    问题是,这种话说出去人家还不信,现在招牌都砸了。

    不过这件事也有趣,母亲在其出生后不久就惨死了,父亲又富甲一方的土豪,可结果却是被更有钱的养父母带大。

    啧啧啧,其中故事只怕是耐人寻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