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闻 - 第9节 穿成残疾将军的小甜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不过其中内容还算是写的真诚,在这封信的结尾处,小侯爷写道:“之后一张是给那位紫衣姑娘赔罪的”。

    这还偷偷家带私货呢?

    秦白萱笑了笑,将后一页折起,让采芜带给琉莲。

    秦白萱在桌旁,手肘撑在桌上,用手支起自己的脸。总觉得有些累得慌,忽而想起,古代虽然没有手机不能很方便交流,那也可以通过书信沟通。

    那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给霍和安写信?

    秦白萱想到了便想做,让小翠安排上了笔墨纸砚。

    之后发现一个挺尴尬的事情,原书给这个世界设定他们用的字都是楷体,其中有些繁体,秦白萱虽是看得懂,却写起来有些困难。

    幸好采芜很快回来,见秦白萱在写信还贴心地送上字册,方便了她找字。

    秦白萱觉得自己将要将学习这个世界的文字,诗书提上日程了。

    花费了好大功夫,墨汁都将自己的衣服弄脏了,秦白萱才好好写出一封信来,上面还没有几句话。

    她等着信纸晾干,觉得自己的字比陆荣还要丑些,人都麻了。

    甚至秦白萱在写完之后还考虑一会儿究竟要不要寄出了。

    最终还是采芜替她将信包了起来:“今日回信应当就能带到将军府了。”

    秦白萱问:“本公主如今的字和我是以前的有何不同吗?”

    “殿下之前少动笔墨,奴婢有些不清楚。”采芜回应。

    秦白萱觉得这样也好,自己便不必担心字迹差距的问题。

    她想着,霍和安收到这信会是什么反应呢?

    正思索着,秦白萱忽然感到自己小腹一阵疼痛,熟悉的感觉蔓延到全身。

    她睁大双眸,一时呆住,自己这是……要来月事了。

    可在古代,应当如何处理?!

    秦白萱慌张的最大原因时,她痛经,很疼很疼,止疼片都有些难压得住的那种痛。

    现在自然没有止疼片,可如何是好?

    她差点儿戴上了痛苦面具。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预告:

    霍直男疑问三连:

    什么疼?

    为何会疼?

    女子都会这般疼吗?

    第10章反应

    疼痛感一来的时候,秦白萱便知晓,痛经这个毛病竟是从现代的身体带了过来。

    她用手捂着自己的肚子,眼巴巴的望向采芜,不知如何开口。

    采芜还是第一次在自家公主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像是带着微微的窘迫。

    她道:“殿下直接吩咐奴婢便好。”

    秦白萱秀眉舒展了些,她暗示:“本宫只有小腹微痛?”

    采芜计算了时间,马上懂了她的意思:“奴婢为公主准备月事带。”

    这个月公主的月事时日,比寻常都要提前些。放在往常,侍女都会尽早准备。

    采芜不仅替秦白萱拿了月事带,还端上一碗暖身子驱寒祛湿的茶,让公主服下,如此便会感受些。

    她还命人准备了汤婆子,带袋到温度正好,揣进了秦白萱的怀中。

    秦白萱觉得肚上一暖,被照顾得舒舒服服的。虽说月事带比起现代的卫生巾要麻烦上许多,可这一世有人照顾,也许自己孤零零的端着姜茶,心情要好上许多。

    采芜询问:“殿下,这次是否要唤医师前来?”

    她对这样的情况毫不陌生,让秦白萱也能猜到,原生每次来时应该也都是很疼。

    宫中的医师医术应当都称得上高明,让他们来帮自己看看未尝不可。

    秦白萱点了点头。

    她整个人卧于榻上,之后便感到疼痛愈发剧烈起来,也终于明白采芜为何要去换医师了。

    这次的疼痛,比秦白萱之前经历的任何一次疼痛都要更疼。

    又酸又涨坠,小腹宛若被针扎一般,绵绵密密的痛,一阵又一阵。

    秦白萱痛得几乎在床上打滚,她艰难地唤小翠:“小翠,唤琉莲姑娘过来。”

    小翠马上去了别院,同琉莲说了公主目前的情况。

    琉莲一进秦白萱房中,就看到了公主抱着汤婆子捂着肚子,在床上气若游丝的模样。

    琉莲赶忙上前,将一粒白色的药丸掏出捏在两指之间:“公主殿下若是疼的厉害,可以先服用这个。”

    秦白萱艰难抬头,看到了琉莲的身影。她疼得一闭眼就是那种白花花的星星,仿佛自己将要晕过去。

    她起唇,将药丸吞下,一股混合的热意与苦涩的味道停留在舌尖。

    琉莲执起秦白萱的,顺势为她把脉。

    “公主殿下每月都是如此吗?都会这般疼痛?”

    一旁侍奉的小翠点头:“是,公主殿下没月都会疼,难受非常。”

    琉莲神色严肃,她仔细观察秦白萱的脉象,继续问:“之前看医师都会有效果吗?”

    小翠:“开了药当下会好些,不过多时又反复如常。”

    公主每次来月事,都像是经受了一次折磨。

    秦白萱在榻上瘫着,觉得自己无比虚弱,自己在现实世界就看过许多医生,医治痛经无果,料不到穿书还是同样的命运。

    琉莲接过一旁小翠地上的帕子,为秦白萱擦了擦她额上的汗水:“公主稍等片刻应当便会好受些。”

    她接着问:“琉莲想弄清楚公主殿下身体虚寒的原因,可否取一些殿下的指尖血。”

    此时的琉莲来到宫中还并未有多久,她很清楚秦白萱有可能会不信任自己,但现在,她是真的想要为她治病。

    琉莲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在秦白萱的眼中宛若金大腿一样可靠,秦白萱点点头,她伸出手:“好。”

    看着公主对自己毫无防备,琉莲忍不住勾了勾唇角,想不到这宫中竟养的出这般人来。

    琉莲取出药箱中的银针,将秦白萱指尖扎破,取了约十滴血,之后保存于一个窄口的陶瓷小瓶中。

    门外传来熟悉的传报:“太医到——”

    见太医来了,琉莲行了礼之后准备回避:“奴家先行告退,若是想到什么可以治疗的法子,会第一时间通知公主。”

    秦白萱声音都带着无力,嘴唇失了些血色,还不忘道谢:“多谢。”

    这次来的太医并不是上次那个,但依旧是位老者,白发苍苍。

    在服用下琉莲给的药丸后,约莫半炷香功夫便逐渐生效。

    秦白萱明显感受到自己腹部没有那么疼痛,而且这痛感愈发舒缓,连带着腰都没有原本那么酸了。

    这种感觉和吃了止疼片十分相似,秦白萱心中一阵舒缓,又是感动,当时救下琉莲的决定果然是自己占了大便宜。

    太医来后,给秦白萱开了些药,并说明这次她尤为疼痛的原因:“公主殿下身子本就虚弱,且腹内寒凉,平日需要多加修养。然上次经历落水,凉性再次刺激,此番才会如此疼痛。”

    他将开的方子递给药童,让他一会儿送到殿中。

    “药物唯可调养,公主要每月按时服用,待到下月来前七日便开始喝药。”

    秦白萱身旁的侍女都应声,她们见到自己主子受苦,心中也并不好受。

    煎药时,公主殿中充满了中药的苦味,秦白萱静静躺在榻上,等到疼痛平复后,已是沉沉睡去。

    ……

    将军府,小厮收到了公主殿中来信,急忙给将军送去。

    霍和安见他冒冒失失跑来,并不恼,他接过信,看到上面“淑德公主”四字的时候,眼睛蓦然睁大了些。

    竟还有回信。

    他拆开来看,其中是端端几句话,大意是“将军赠礼如此贵重,白萱感念将军之心,定会好好珍藏。”

    并不是多么有意思或是有深意的文字,可霍和安偏偏是看了许多次。

    他询问身旁的吴闻:“淑德公主在宫中在做什么?”

    吴闻:“今日公主腹中疼痛,请了太医来看。”

    竟是身子不舒服了,霍和安想起他们见的第一面,看着那少女便是精贵又有些娇气的模样。

    身体估摸着也不好。

    霍和安询问:“是什么疼?”

    吴闻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听闻是来了月事。”

    霍和安眼神疑惑:“为何会疼。”

    吴闻沉着一张脸:“奴才不知。”

    霍和安又问:“是女子来月事时都会疼吗?”

    这下子吴闻可差点儿被他问懵了,将军真是对感情与女子之事一窍不通啊!

    可将军不知道,也不代表自己知道啊,毕竟吴闻当下连个喜欢的女子都未有。

    他道:“奴才不知,若是将军想关心下公主殿下,可写信去问问。”

    霍和安思索一会儿,做了结论:“不太合适。”

    ……

    公主殿别院与前殿以小路相通,周遭种上了不同花卉与树木,琉莲还将一旁的一小块地,开辟成了一个小药圃。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