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闻 - 第8节 穿成残疾将军的小甜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秦白萱找到了原身平日里放贵重之物的地方,将锦盒放了过去,接着又拿了回来。

    她问采芜:“那个玉人琵琶佩,本公主可以带着吗?”

    采芜笑了:“自然可以。”

    忽然觉得公主和将军之间还挺甜。

    采芜将此为公主戴上,拿来手执的铜镜让秦白萱看看镜中的自己:“公主戴着这玉佩,倒很是好看。”

    细腻玉石衬着秦白萱好看的肤色,玉佩坠于其锁骨偏下方的位置,点缀适宜。

    在白弄好了自己的新首饰后,秦白萱想起了自己之前的疑惑,同采芜闲聊:“采芜,本公主之前失了些记忆,你可否还记得,当时给你与小翠小红她们取名时,为何取的风格如此不同?”

    这个问题一下子将采芜拉回了过去的记忆中,她尚未意识到自己脸上的笑意都淡了几分。

    虽是知道公主是无心一问,只因不记得了,可现在想起来,对方从前的模样,采芜还是心中颤了颤。

    她的名字,原本不是公主取的。

    最初,采芜也并非公主的侍女,可这话应当让她如何开口。

    采芜沉默片刻,接着委婉道:“公主,奴婢之前是侍奉六皇子的。”

    秦白萱猛然抬头,她愣住了,刚才自己听到了什么?!

    采芜之前是侍奉六皇子的,她竟然是男主手下的侍女?怪不得被培养的如此出色。

    一时失语,秦白萱愣愣望着采芜,根本料不到这种情况。

    见公主神色茫然,采芜知她是真不记得了,轻声解释:“这个名字,最初也是六皇子赐的。”

    怪不得自己殿中的侍女都叫小翠小红等通俗易懂的名,而“采芜”一念出来,便似乎带了诗意。

    秦白萱觉得自己要窒息了,文化沙漠竟是她自己。

    不过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关键的是,采芜是怎么来到自己身边的,莫非是原身抢了男主手下的人?

    她整个人都陷入了“阿巴阿巴”的混乱状态,但还是想问一问真相:“所以……当时是本公主问皇弟将你要来的?”

    采芜点了点头,其实当时的状况,说秦白萱将她抢走都不为过。

    那时,采芜自是不愿的,六皇子待下人和善,又让她学书画写字。对方虽不受宠,殿中各项收入与宫内分来的东西都不多,下人例钱却从未短缺,六皇子当真是为明主。

    秦白萱内心已经在流泪了,原身招惹谁不好,偏偏要招惹男主。

    她接着问:“那本公主与皇弟的关系如何?”

    采芜一愣,回答得依旧委婉:“公主日前对六皇子稍有不满……”

    秦白萱大致是清楚了,这么说的话,应当就是自己与六皇子关系很不好了,应当也是宫中欺负他的一员。

    原书中,曾欺负男主的之后可都没什么好下场啊!救命!

    自己这个人设还真是“炮灰他妈给炮灰开门——炮灰到家了”。

    秦白萱真情实意地后悔,她小声哽咽:“对不起。”

    想不到自己这一回答让公主有了这么大的反应,采芜顿了顿,赶忙安慰:“公主不必道歉,奴婢如今在公主身侧过得很好,应是采芜该谢谢公主才是。”

    秦白萱知道,男主前期在宫中一直过得不好,到现在应当也是如此。一知道了剧情后期开始夺权时,男主才逐渐黑化,展露出自己的手段来。

    她叹了口气,要是男主记仇,等他上了高位,那自己也定然没好果子吃。也不知现在的弥补,是否还来得及。

    思忖后,秦白萱开口:“日后多帮衬着些皇弟,宫中有多的各种东西,可给他府上送去。”

    六皇子前期几乎因母亲的下贱身份而被所有人针对,真是很惨。

    采芜见秦白萱有此心,她自然是高兴,应声道:“好。”

    她见公主像是后悔于之前所为,柔声安慰:“殿下,过去之事俱往矣,莫要为此难受。”

    秦白萱心中重复着一句话,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原身留下的烂摊子真的比秦白萱想象的还要严重,日后要多行善事,好好弥补。

    所以女主故意给自己使绊子、出坏主意,不会也是为了报复自己对男主的苛待吧?!

    ……

    这样似乎就能理顺了。

    正当秦白萱抚摸着自己的胸口平复心情时,有人登殿前来拜访。

    采芜来报:“三皇子和四皇子前来,希望能见见殿下。”

    秦白萱:……两位书中前期的大反派怎么来了?

    这也太难了!

    作者有话要说:  萱萱子:呜呜呜qaq

    第9章回信

    一张长桌设于公主殿中院内的葡萄架下。

    青绿色的葡萄藤蜿蜒盘旋,从架子上垂落些许,遮挡了不少阳光,落下一处阴凉。微风拂过,葡萄藤轻轻晃动,带着院子中的阴影也微微闪动。

    秦白萱、三皇子秦白文、四皇子秦白幕坐在长桌两端,书中的一个炮灰、两个反派齐聚一堂。

    秦白文与秦白幕,先假装客套的跟秦白萱打了招呼:“许久未见皇妹,不知近来可好。前些日子听闻妹妹一事,如今身子可好些了。”

    秦白萱坐在他们的对面一边应着:“好多了,多谢皇兄记挂。”一边在脑中梳理着他们在原著中的命运。

    在嫡长子大皇兄病故之后,三皇子便被立为储君,而四皇子与他是一派,更像是倚仗其并帮助他夺权的关系。

    长宁帝昏庸,不仅不能选贤任能,立太子更是草率。仅仅因为三皇子的母亲是当下他最喜欢的宠妃,被吹了一个月的枕边风,长宁帝便做了决定。

    三皇子生性多疑,为人狡诈,心胸狭隘并非真正能担任君主之位的人。不过在权谋斗争中,还是有自己的本事。

    他也是男主登基遇到的极大阻碍。

    秦白文对不站队支持他的皇子都无甚好脸色,更别提那个他一直看不上的男主了,最是爱搞针对。

    无论是按地理使绊子亦或是明面上的欺辱,他都做了不少。

    四皇子作为与他一同出谋划策之人,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然最后的结局二人都非常凄惨。

    三皇子被折磨疯了,下狱之后被处以绞刑。他的宠妃母亲自然也没被保住,被一把火烧死。

    四皇子也是葬身于火海,他被人设了局,将他活活关在那处,看着火势蔓延到一点点绝望,最终到接受生命的终点。

    许多读者在看到那段剧情时都大呼痛快,毕竟他们罪有应得,他们手上的人命也不在少数。

    秦白萱想到这些以后,一时看自己这两位皇兄的眼神,像是在看将死之人一般。

    她意识到之后,马上调整到正常的目光。

    三皇子开口:“皇妹之后是快出嫁的人了,之后便是见一次少一次,令人不舍。”

    秦白萱当然不会觉得他是真的舍不得自己,只是原身那脾性很适合被他当枪使罢了。

    当然这也多亏了自己是女儿身,没有什么竞争皇位的能力,当然也无这个心思,否则三皇子可能第一个对付的就是自己。

    秦白萱做出一副苦恼模样:“这皆是父皇之令,白萱不能违抗……”

    三皇子笑了两声,他一双精明的眼转了转:“无妨无妨,若是皇妹日后想进宫了,修书一封便是,来日亦能相聚。本次蹴鞠大会,皇妹会来吧?”

    蹴鞠大会?

    秦白萱想起书中似乎确实有提到这么个活动,她有些庆幸于自己看原著看得还算仔细,帮上自己不少忙。

    蹴鞠大会,宫内活动,有专门给皇子们参与的场地,每隔一年办一次。

    有时长宁帝也会在场,会对皇子进行奖赏。

    因而也会有皇子将这当成是展示自己的场所。

    不过慢慢到后来便成了能看出党派的地方,还是一次三皇子宣誓权威的机会。

    这种日子,基本上每个皇子都要参加,还会有宫内之人过去看,偶尔有被特批的达官也拥有观看的机会。

    每次这都像是男主受难日一般。

    秦白萱心中无奈,表面点头:“白萱会去。”

    三皇子从怀中掏出一把折扇,摇了摇,他长相不差,但显得有几分刻薄,他道:“如此便好,也可趁此机会,我们兄妹几人再好好聚一聚。”

    ……

    这两位反派并没有在殿中停留过久,此行的目的看来也只是来看看自己,并确认自己在蹴鞠大会上能到场。

    秦白萱如今自然不被他们忌惮,这公主本身不够聪明没有心机是一方面,在她嫁入将军府之后,霍和安很难动身在一起,秦白萱并没有什么势力可以依靠,这是另一方面。

    在二人走后,采芜撤下了他们的茶盏。

    秦白萱主动和她提起:“采芜,你可知道蹴鞠大会的具体时日?”

    采芜点头:“是十日后。”

    她看着秦白萱,又有些欲言又止了。

    秦白萱给了一个让她直说的眼神,采芜读懂了她的意思。

    她放轻声音:“三皇子殿下和四皇子殿下……他们在蹴鞠大会上时常会……欺负六皇子殿下。”

    说出这番话,采芜还是花费了好一番的勇气,毕竟若是追究起来,在背后议论皇子,可算是大不敬。

    秦白萱点了点头,她面色凝重:“本公主试着想想办法。”

    采芜神情中流露感激,想不到殿下真的愿意帮忙,能有这份心就已经很足够了。

    应对完这两人之后,秦白萱觉得有些疲惫,便小憩了一会儿。

    等到睡醒时,采芜服侍着她从榻上起身。

    来到桌前,秦白萱见桌面呈上的一封书信。

    采芜道:“这是从盛昌府送来的信,陆小侯爷写的,说是给您赔罪。”

    看来是因为昨日冒犯的那件事,秦白萱拆封后看到信的内容果然是道歉,大意是说那时说的话并非自己本意,而是怒吼上用无法控制,希望能求得公主殿下的原谅。

    秦白萱看着信件,忍不住把他的字和霍和安的字进行了对比,心想这小侯爷武力不行,字也不怎么好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