苓冬 - 第5节 真千金她法力高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但她好歹还有个归处,户籍迁出来不至于连个落脚地都没有。

    苏黎的户口自然是跟着她。

    于小卉拿着资料跑手续,苏黎就边看书边等她。

    已经联系过看好的普通高中,非虞市户口需要交借读费一万,其他费用和当地学生一致,只需要参加摸底考试再分班即可。

    加上生活费房租水电,母女两个现有存款还是可以苟一苟的。

    所以苏黎在看初中教材,为高一分班考试做准备。

    苏黎看书的时候,于小卉留在包里的手机响起来,没铃声,只有震动。

    她看了眼,忽的一愣。

    陌生号码,归属地虞市,再一看,同一个号码未接来电上百个,过去三天平均每天至少三十个。

    苏黎:……

    我有个不成熟的小猜测。

    她按下接听,心平气和地对着那头:“喂?”

    等了几秒没声音,苏黎发现于小卉不知道啥时候摁了一键静音。

    难怪没声音。

    她把静音关闭,又开口:“你好,我是苏黎,刚才不小心开了静音,你说了什么,能重复一下吗?”

    对电话那头的徐特助来说宛如天籁。

    生怕对方一言不合又挂断,徐特助不敢耽误,连忙重新组织措辞。

    “苏黎小姐你好,我叫徐连,是你的亲生父亲,谢华安先生的特别助理。受谢先生和你的亲生母亲苏蕊女士的委托到清溪镇你的养父苏振铭家中和你见面,有些事需要当面沟通。请问你现在方便吗?”

    徐特助自认这番话完美无缺。

    自己的身份,来意,当前诉求表达得一清二楚,还在“亲生父亲”以及“亲生母亲”等关键字上咬了重音,怎么都该引起对方的好奇,合理达成见面要求。

    可惜对手她不按套路出牌。

    苏黎问:“我看来电归属,你是虞市来的对吧?”

    徐特助微笑:“是的。”

    “正好我要去虞市发展,有缘的话咱们虞市再见吧。”

    微笑皲裂。

    徐特助在同行下属面前完美展现什么叫做“笑容渐渐消失”,几乎按捺不住金牌特助的修养。

    “什么?”

    “我说,有缘,虞市,再见。”最后一词双关,随即挂断。

    徐特助:可能是我打电话的姿势不对。

    他再打过去,对方挂断。

    又跟之前一样。

    徐特助并不想重蹈每天拨打三十个以上电话的覆辙,对方不比他差,不嫌烦,耐心地一次次挂断。

    就是不把他拉黑。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先跟虞市那边汇报情况。

    谢家千金,一个比一个让人迷惑。

    苏黎继续看书,等于小卉回来问她:“妈,有人给你打了一百多个电话,你不接就算了,干嘛不拉黑?这样他就打不进来了呀。”

    于小卉有些不好意思:“你接了那个电话啊?我之前也接过,不知咋的没声音,我以为我把手机搞坏了,之后就没敢接。”

    解释完她又奇怪:“还能拉黑吗?”

    苏黎无声地替徐特助默哀一秒钟,忍笑道:“没声音是因为你开了一键静音,等到了虞市我慢慢教你,还有黑名单,都是很简单的功能。”

    想了下于小卉没主动问的原因,多半是怕自己嫌她笨什么的吧。

    “以后有问题你直接问我,”她沉下心轻声说,“我也是刚用这种智能机,很多功能都不会。”

    于小卉沉默点头。

    苏黎觉得有些事还真是挺巧的。

    她知道徐特助会在这个时间段找过来,苏振铭忘了,她还刻意在邻居那里留下联系方式。

    本来是想矜持一下,拒接几个徐特助的电话,表达自己对谢家只派个特助来接她的不满。

    回头想,何必呢,跟人徐特助又没关系。

    谢家对她不在意不是从头到尾经历过么,可能是再世为人心境变化,她竟然又有点贪心,期待他们发现自己的特殊,把对谢明月的关注转移回来。

    哪怕那些本就是她该得的。

    她思索两秒,到底还是没忍住问了个上辈子就很好奇的问题。

    “妈,如果将来某一天你发现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会继续疼我还是会更疼你亲生的那个?”

    于小卉被她逗笑。

    “这是什么奇怪问题,你怎么会不是我亲生的?”

    单论五官,母女俩的确挺像。

    不如说于小卉和她的生母苏蕊五官拆开来相似度很高,组合后因细节和气质的不同,给人的感觉大相径庭。

    苏黎强调:“如果,我是说如果。”

    于小卉看她问得认真,就认真地思考了下。

    “如果的话,她愿意认我,我是不会拒绝的,我也愿意为她牺牲,但在我心里,没人比你重要。”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也许别的妈妈想法会不一样,对我来说,还是你最重要。”

    于小卉语重心长地说:“是不是亲生的确很重要,感情却是相处出来的,是相互的……虽说有时候相处时间长感情也不一定全是好的。”

    比如她和苏振铭夫妻一场,感情早在一次又一次的虐打中消磨殆尽。

    苏黎看着她心里释然。

    上辈子苏蕊偏爱谢明月的事似乎没那么让人在意了。

    于小卉承认偏爱的是自己,她和谢明月也算扯平,连带着对谢家都没那么介意了。

    苏黎决定谢家的事除了仇必须报,其他的就随心而为,顺其自然。

    她要赚钱,照顾于小卉,享受上辈子没来得及认真感受的人生,事情可多了。

    哪天千水湖待腻了,去大海看看也是不错的。

    那么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赚他一个亿,再比如千水湖大别墅。

    于小卉说:“户籍搞定了,其他的得学校定下来再说。没有别的事我们就可以买票去虞市了。”

    这来来去去,九月份都要过完了,再不去新学校报道,功课落下的就更多了。

    苏黎:?

    她都忘了,当下并不是寒暑假,玩得太开心,都不记得自己本该在学校里念书了。

    于小卉对她的忍耐度大概最多到十一小长假之后。

    苏黎有点不开心了。

    “我网上订票就行,在那之前,我有个朋友想亲自去道别。”

    于小卉没多问,放她一个人去了。

    苏黎到了镇医院。

    小十五很快就察觉到她来了,从赵医生身边溜号找苏黎。

    “姐姐你这几天去哪儿了?怎么找都找不到。”

    去县城距离比较远,小十五修为低微感应不到是很正常的事。

    苏黎摸摸它的脑袋说:“我去做自己的事了,现在是特地来跟你告别的,之前和你说过我要走,记得吧?我真的要走了啊,没个三五年是不回来的,你想不想去轮回?我送你一程?”

    她对着空气语气如常地说话,周围的路人都像看不见似的,把她直接忽略过去。

    “可是我舍不得赵医生,也舍不得你。”

    小孩可怜巴巴。

    “再舍不得该走也得走啊,否则要不了多久你会魂飞魄散的。”

    苏黎牵着它保持隐身状态走到赵医生办公室窗外,里面有个病患在和赵医生说话,小十五满脸不舍,也只能小声和她说了再见。

    赵医生若有所觉,把脸转向窗外,不知为何,眼睛一酸,泪就掉了下来。

    病人被她吓到,不知道哪不对,上前还不敢随便碰她惊慌道:“怎么哭了?是不是肚子不舒服?你等等我马上去叫人!”

    “没事没事。”

    赵医生这才发现自己落泪了,手指一抹:“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刚刚好像觉得谁在跟我说再见,挺舍不得的。”

    病人茫然四顾,没别人啊。

    “幻觉吧?”

    赵医生心底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并没有消失,可的确没有人来和她道别。

    她温和地笑了笑:“也许吧。”

    病患走后,赵医生抚着肚子看病历,她这一胎高龄生产,预产期在年底,怀相很好,大家都说会是个女孩。

    女孩啊,大宝要是还在肯定很开心吧。

    “赵医生?”

    赵医生抽回思绪,看见门口的苏黎有些惊讶:“小黎?你伤好啦?听说你要转学,是真的吗?”

    “是。今天回来办点事,马上就走啦,来跟你道个别。”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