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夏安 - 第84节 满分宠溺[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宋意真翻到第46楼,点开网友发的动图,忽然就明白了路欣然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动图里,女生扯下口罩,微微抬头,轻轻地吻了一下男生的脖颈。星星点点的特效将他们包围,衬出了一种天地之间我只有你的感觉。

    宋意真没想到,自己那天情不自禁的一个小动作,竟然被人拍下来了。羞耻感从心底慢慢窜上来,渐渐地传递到了全身。

    她盯着手机上一遍遍自动播放着的动图,有那么一刹那的心如死灰。

    她又往下翻了翻,竟然还有路人把江澈从电梯上下来,一直到他们互相拥抱的全过程都拍了下来。

    宋意真对此感到不可思议。

    她回忆了一下坐地铁回家的全过程,途中并没有人围观他们,也没有人拍他们。

    现在想来,或许是因为他们俩当时眼里只有彼此,所以压根没有注意到旁人在干什么。

    宋意真退出帖子,返回微信聊天界面,回答路欣然最开始的问题。

    【冰糖葫芦】照片里的人是我。

    【冰糖葫芦】我没想到会被拍,早知道就表现得矜持一点了。[苦涩.jpg]

    那边路欣然见她这反应,有些意外。后面的消息没打字,发的语音。

    “我还以为你会生气呢。”她道,“毕竟被偷拍这事儿可大可小。”

    冬日的阳光透过窗缓缓落进室内,温柔地包围着书桌前的女生。

    宋意真垂眸,长睫覆下来,掩住眼底意味不明的情绪。

    她拿起手机,按下录音键,对着麦克风,不徐不疾道:“大家没有恶意,我没必要生气。”

    “他不怕被拍,我也没什么好怕的。”

    网络的另一端,路欣然听完语音,陷入了沉思。

    女生的最后一句话不停地在她耳边回荡,她的语气很轻,很温柔,无形中充满了力量。

    既然选择了艺人这份职业,私下被怕有时候是无可避免的事情,可作为素人,宋意真明明有更多的选择。

    只要她不愿意,网络上的那些热帖可以瞬间被删得干干净净。

    但她看完,也只是懊恼了一小会儿,觉得自己应该矜持一些。

    女生比她想象中更勇敢、更坦荡。

    长久的沉默过后,路欣然放下手机,默默地修改了电脑里同人图的设定。

    比起拯救与被拯救的关系,他俩更像是可以并肩作战的灵魂伴侣。

    作为十级嗑学家,路欣然表示,她再一次狠狠地磕到了。

    -

    不止是路欣然,作为自家儿子和儿媳妇的骨灰级cp粉,江妈妈也被网上的帖子甜到了。

    她潜伏在八卦论坛,把网友们发的照片、动图还有视频通通保存了。

    江妈妈知道宋意真脸皮薄,便没有把这些内容转发到家族群,而是自己一个人偷偷地看。

    江妈妈虽然喜欢嗑cp,但是她和大多数cp粉一样,时刻遵循着“圈地自萌”这个准则,不越界不过度。

    嗑糖嗑够了,她很快冷静下来。想到儿媳妇可能不喜欢被别人议论私事,江妈妈特意叮嘱公司的公关团队盯着这个事儿,尽量降热度,不要让这事儿全网到处传播。她可不想看见宋意真大过年的哭鼻子。

    然而没过多久,公关部那边传来消息,江澈的团队早已介入,提前做了预案,完全不需要他们插手。

    江妈妈一开始并不信,一连问了好几次,得到了对方十分笃定的答案之后,她才有所动摇。

    明亮的别墅客厅里,江妈妈放下手机,一脸欣慰地笑了起来。

    刚好路过的江淼见她如此高兴,好奇地凑过去问:“妈,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这么高兴呀?”

    江妈妈看了江淼一眼,慢慢收敛神色。

    她淡淡地开口,随便找了个理由糊弄:“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之前看了一个搞笑视频。我当时看完了一点都不觉得好笑,但刚刚突然想起来,一下子就被戳中了笑点。”

    江妈妈知道自己女儿藏不住事,跟她讲了,指不定什么时候顺口就说出来了。于是,为了维护宋意真的薄面,她善意地隐瞒了一下。

    江淼听到这个解释微微一怔,一脸不理解:“就这?妈,你这反射弧也太长了吧。”

    江妈妈在心底赞同地点了点头。她心想,她的反射弧确实有点长。否则,她也不会直到今年才知道,自家儿子和儿媳妇彼此情投意合。

    两人坐在一块儿漫无目的地闲扯了一会儿,江淼忽然想起憋了半天的事情,连忙拽了拽江妈妈的胳膊,神秘兮兮道:“妈,我好像发现哥哥的小秘密了。”

    江妈妈内心警铃大作,连忙竖起耳朵听,“什么秘密?”

    江淼看了看周围,确定四下无人,这才小声道:“我哥喜欢看言情小说。”

    “妈,是这样的。我最近也特别爱看言情小说,我也不是说它不好。”

    “但是,你能想象我哥捧着一本我爱看的言情杂志时不时笑一下的那种场面么?”

    “我跟你讲,我当时看到那画面,内心的第一反应就是还好我没有在喝水,不然我一定会被水呛死。”

    江妈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先是表达了自己无法想象那样的画面,而后一脸期待地看向江淼,问她:“你哥看的是什么杂志呀?好不好看?”

    江淼感觉她妈嘴边那句“好看的话我也去买一本”已经呼之欲出了,但是为了照顾她的情绪,很克制地没有讲出来。

    江淼做了个深呼吸,调整了一下情绪,回答她:“就是我放假回家的时候带回来的那本,连载诠释爱系列的那个。”

    江妈妈沉默了一瞬,若有所思道:“欸,你有没有问他喜欢诠释爱里的哪一对?”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江淼低声说,“我偷偷瞟了一眼,他在看《初恋第七年》,而且看起来好像很喜欢的样子,一直被逗笑来着……”

    江妈妈听罢,扬了扬唇角,得意道:“不愧是我儿子,眼光真好。”

    江淼忍不住抽了抽唇角,“……”

    这好像不是重点吧?

    她哥那么忙,工作又那么拼,以前一有空不是在看剧本就是在看经典电影,现在突然有闲心开始涉猎言情小说……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江淼思维跳跃,短短半天已经从江澈看言情小说这个点发散到了江澈在绿江买楼别墅靠海,甚至还想象了一下,他向总裁文里的男主角学习了错误的撩妹技巧,然后被嫂子无情嫌弃的残忍画面。

    江淼越想越悲观,最后一脸复杂地起身,拎起她从冰箱里拿的芒果酸奶,往楼梯的方向走。

    在她身后,完全不知道女儿为何要愁眉苦脸的江妈妈:“……”

    江澈肯学习不是好事么?

    过程和方式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他要是有《初恋第七年》里的江迟那么会撩,以后的婚姻生活肯定会如鱼得水。

    -

    除夕夜,两家人聚在一起吃年夜饭。

    饭后,四位长辈凑了一桌麻将,江淼在一旁饶有兴致地观战。

    宋意真和江澈对打牌兴致缺缺,简短商量之后选择了提前回家。

    两人窝在沙发上看春晚,语言类节目有些无聊,宋意真看着看着,不知不觉昏睡过去。

    睡了一觉醒来,晚会还在继续。

    她偏过头,看了眼身边的江澈。

    男人闭着眼睛,神色放松,看上去也像是睡着了。

    宋意真微微调整坐姿,弯腰去拿茶几上的手机。

    她想确认一下节目单,看看江澈的节目有没有播。

    细小的动静弄醒了原本就睡得不沉的男人。

    见她醒了,他下意识地倾身,从背后抱住了她。

    脸颊轻轻相蹭,动作亲昵暧昧。

    “在看什么?”刚睡醒的声音带着几分倦意,略显沙哑。

    宋意真感觉自己猝不及防地被撩了一下,一时间没回过神来。

    静默片刻,她才回答:“在看节目单。”

    宋意真对春晚没什么特殊的执念,以前都是随便看看。

    每每看到中途实在撑不住了,她就会果断地选择睡觉。

    可这次,她守在电视机前从头开始看,是为了等江澈的节目。

    春晚有部分节目设在分会场,为了保证不出差错,分会场的节目都是录播的。

    江澈是其中一个分会场的嘉宾,负责一个唱歌的节目。

    “我错过了你的节目。”宋意真有些懊恼,“我应该设闹钟的。”

    “没关系。”江澈平静地安抚她,“节目有重播,网络上应该也出了视频。”

    男人修长好看的手轻轻搭住她的,带着她打开微博,精准搜索,很快找到了他的单人cut。

    指尖的酥麻感一阵又一阵传递到大脑,刺激着她的神经。

    手机里的视频开始播放,然而她已无心再看。

    没看多久,宋意真用力将手机反扣,放在一边。

    她侧了侧身,双手随意地搭在男人的肩侧,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她笑了笑,慢悠悠地吐字,又故意拖长了尾音:“你比视频里更好看。”

    琥珀色的眼眸里映出他的脸,看不清神色。

    但江澈清楚地知道,自己此刻最真实的念头是什么。

    他低头,轻轻地吻住了她的唇。

    这是一个温柔而缠绵的吻。

    唇齿纠缠间,淡淡的柑橘甜香一点点弥漫开来。

    令人有些欲罢不能。

    新年的钟声奏响,烟火绽放在天空。

    他们松开彼此,又慢慢靠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