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夏安 - 第82节 满分宠溺[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宋意真:“喜欢么?”

    江澈颔首:“喜欢。”

    他将礼物盒重新盖好,又一丝不苟地把拆散的蝴蝶结再度系上。

    修长的手指穿梭在质地温柔的绸带之间,莫名勾人。

    宋意真看着看着,渐渐看入了迷。

    直到男人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宋意真这才慢慢回神。

    “你刚才说什么?”她抿了抿唇,茫然的目光一点点聚焦,“我没听清。”

    男人长臂一伸,轻易揽过她的肩。

    他欺身靠近,沉声开口,声音又酥又磁。

    “你今天喜欢什么样的?嗯?”

    拖长的尾音慵懒又勾人,像是丝滑的绸带,一点点将她的身体包裹,让她忍不住沦陷其中。

    跟江澈在一起这么久,宋意真自然是听懂了他的弦外之音。

    耳畔热气萦绕,一点点鼓噪着她的那颗心,摧毁着她的理智。

    很快,她便缴了械,投了降。

    她垂眸,羞赧地回:“我今天喜欢……野路子。”

    话音刚落,一道阴影忽然覆过来。

    下一秒,她整个人彻底跌入了沙发里。

    宋意真仰躺着,松开的手本能地抓住了衣角。

    男人修长的手指勾了勾她的下巴,眸光里满满的侵略性。

    他的唇角挑起一抹淡淡的笑,喉结上下滚了滚,语气轻快又不容置喙:“叫老公。”

    被强大的荷尔蒙包围着,宋意真整张脸热得发烫。

    她实在不胜娇羞,开口时声如蚊蚋:“老公。”

    男人盯着她,眼里的温润不再,只剩下满满的桀骜不羁。

    “大点声叫。”

    宋意真咬着唇,拼命压住从心底某处滋生出来的……兴奋感。

    她拔高音量,乖巧地重复:“老公。”

    “听不到。”他低头,惩罚似的咬了下她的耳朵。

    宋意真忍不住颤了颤,又叫声老公。

    男人“嗯”了一声,开始得寸进尺,“说你爱我。”

    她红着脸,一字一顿:“我爱你。”

    男人闻言笑了一声,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她的唇角,“真乖。”

    女生动了动唇,想结束这个游戏,唇却被重重堵上。

    最后,所有话语全部融化在一声声细小的嘤咛里。

    某一个燃情的瞬间,宋意真忽然想起买香水时导购蛊惑她时说的话。

    尽管她还不知道这三种香水是否会在恋人拥抱时增添情趣,但她确实因为买香水,而体验了一把黑/帮/大/佬爱上我的感觉。

    还别说,真有点刺激。

    ▍作者有话说:

    感谢:

    读者“夏”,灌溉营养液

    读者“fog”,灌溉营养液

    第70章 [vip]

    海岛戏份杀青这天, 同事们给江澈过了一个简单的生日。

    最开始听说程寻的计划时,水哥心里直犯嘀咕。他原本想泼冷水来着,但看他们兴致高昂,就没做扫兴的事。

    根据水哥的经验, 江澈以前基本上都会避开在剧组过生日, 和家人一起过。他似乎不喜欢所有人围着他转的那种热闹。

    因此, 当导演宣布海岛戏拍完的那一刻, 大家欢呼的时候, 水哥有点高兴不起来。

    他惴惴不安地等着程寻变戏法似的变出一束花, 又目睹着统筹和场务从角落里推出三层漂亮的蛋糕,心慢慢地提到了嗓子眼。

    不止水哥, 作为江澈助理的小何同样也非常紧张。

    他看见摄像在拍,心想江澈应该不会生气, 但也极大可能不会给好脸色。江澈不是一个情绪化的人,可也不是一个轻易把情感外露的人。

    在这种场合里,不笑就相当于黑脸了。到时候花絮播出,媒体写一段黑脸的通稿,江澈的形象就会受到影响。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小何脑补了好多他特别不希望发生的画面。许是想得过于投入了, 以至于当他看到江澈笑了的时候,他一度以为自己产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幻觉。

    小何拿胳膊肘用力地碰了碰水哥,“哥,你掐我一下。”

    水哥看了他一眼,顺他的意, 狠狠地拧了一下他的胳膊。

    小何直接疼得出来了。

    “竟然不是在做梦, 我没看错吧, 澈哥在笑欸。”小何往水哥身边靠了靠, “而且笑得好开心。”

    水哥舒展眉头,笑道:“对,你没看错。”

    两人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很快,他们被周围热烈的氛围所感染,一起参加到了这场简单的狂欢里。

    在岛上拍摄的最后一天,最终结束在一片欢声笑语中。

    海岛戏份拍完之后,江澈跟随剧组转场去了其他城市,继续拍摄《七号灯塔》这部电影剩下的内容。

    宋意真按照自己的计划回到临江市,找了一份专职翻译的工作,奔忙于各大展会和活动现场。

    两个人各忙各的,和以前一样靠着通讯工具联系。

    不过不同的是,他俩联系的频率,远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了年尾。

    隆冬时节,天气越来越冷。

    放假之后,宋意真从临江返回c城老家,缩在她跟江澈的婚房里吹暖气过春天,鲜少出门。

    生活方面的大小事务由程管家一手操办,她过得格外清闲自在。

    直到江澈要回来这天,她才体会一把兵荒马乱的感觉。

    江澈坐的是下午的航班,预计两点左右抵达c城。

    宋意真从早上起床就开始挑选要穿的衣服,想着穿得好看点去见他,但她挑来挑去挑花眼就都没选到完全满意的外套。

    为了迫使自己做出选择,她穿着一件单衣,视死如归地打开门,感受了一下外面的温度。

    开门的瞬间,凛冽的寒风猛烈地刮过来,顺着袖口灌进身体,让她冷不防打了个激灵。

    最后,她果断地选了一件比较保暖的中长款羽绒服。

    吃过午饭以后,程管家开车送宋意真去机场。

    尽管提早了很久出门,但十分不凑巧的,他们走到半路堵车了。

    通往机场的高架上,发生了一起追尾事件,现场被封锁,影响了路况。

    宋意真探出车窗,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车流,无语地望了望天。

    她坐回车内,升上车窗,闷闷不乐地问程管家:“预计还有多久能走?”

    程管家:“救护车已经过去了,保守估计,最快还需要四十分钟。”

    “等我们上高架之后就快了。”程管家看了眼手机里的微信群,又给宋意真说了个新消息,“问题有点严重,可能会耽误60到90分钟。”

    宋意真打开地图app,查了一下别的出行方式。几百米外有个地铁站,搭地铁过去最快,也不用担心堵车。

    现在不是地铁早晚高峰,出故障的几率也不大。如果真让她遇上了,那她今天真的不宜出门。

    “京溪路那边有一个地铁站。”宋意真把自己查找的公交路线递给驾驶座上的程管家看,一脸认真,“我坐地铁过去,应该能赶上。”

    程管家点了点头,叮嘱了她几句,让她注意安全。

    这个点,地铁上人不多。车厢比较空,宋意真顺利找到了座位。

    她戴上耳机,打开音乐app里的日推歌单,选择了随机播放。

    从京溪路到机场,地铁有12站,路上需要花费半个多小时。

    宋意真看了眼时间,离江澈的航班降落还有四十五分钟。

    她勉强能赶上。

    歌曲播放到第三首,宋意真收到出版编辑发来的消息,是熟悉的催稿内容。

    【出版编辑-粟粟】甜瓜大大,一万字番外加后记写完了么?

    【冰糖葫芦】快过年了,编编还没放假吗?

    【出版编辑-粟粟】我爱上班。[扎心.jpg]

    【出版编辑-粟粟】大大你没有心,读者天天催我们快点出书,可是他们完全不知道,他们的作者大大还在拖稿!!!

    宋意真面无表情地看着催稿信息,眼底闪过一丝愧疚,很快,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出版编辑-粟粟】大大,你写正文不是写得很快嘛,三个星期就写完了全文,还修完了稿。怎么快两个月了,一万字的番外和一篇简单的后记都憋不出来了呢?

    【出版编辑-粟粟】[流泪.jpg]

    【出版编辑-粟粟】[跪求更新.jpg]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