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以泽 - 第51节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没有没有,她也说了,只是觉得师尊生得好看,说若是未来夫君能长成那样就好了,她并无意冒犯神尊他老人家。”

    听到此处,胤泽不禁陷入沉思。确实,身边的女子时常夸他貌美,但活了近八千年,一张脸好看与否他早已麻木,根本没放在心上。但是,在薇儿眼中,自己也算是好看的吗?一时略感心情微妙。只听见那两人继续窃窃私语——

    “我见过神尊一次,他确实俊逸非凡,非寻常仙人可比。只是,神尊可是神啊,我从来都没想到那一层……可洛薇不同,她与神尊朝夕相处,你说会不会对他有那个意思啊?”

    “其实,说实话……”另外一位女弟子也压低了声音,“我一直觉得洛薇暗恋胤泽神尊。”

    “你也这样觉得?我也这样想,她提到胤泽神尊的次数实在太多了,让人不得不怀疑。而且,她还会经常捧着脸发呆,自言自语说什么‘师尊在做什么呢’。”

    “对对对,这哪里像是徒儿对师父的感情……”

    不过几个思春期的小女子的胡思乱想,胤泽压根儿没打算相信这些话。就算后来有一日,他真的看见了洛薇写的那首《吾师美人》,他也只当是孩子调皮,并未往心里去。可是,看见这首诗时,凌阴神君正巧在场,大惊小怪地说道:“神尊,这下可真难收拾。你这徒儿恐怕对你的想法有点儿多。”

    “什么想法?”他留意到洛薇写的字都挺秀气的,与她那种马大哈的个性并不相似。半晌未得到凌阴神君的答复,他忽而抬头,看见对方眼中满是看好戏的调侃,他把那张纸放在桌面,漠然道:“别乱说,她年纪还小。”

    “‘夜梦碧袍飘渺,汝心荡漾如烟。’诗文中但凡提到‘汝等看见此人便会如何如何’,往往是指诗人自己心中的感受吧。”凌阴神君笑了起来,用洛薇的口吻娘娘腔地说道,“师尊,您可是九天至高水神,怎能连这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呢。”

    “此事与你无关。”

    “是,我闭嘴。”

    虽说如此,胤泽却心不在焉了一整日。是夜,他招来洛薇训话。洛薇还是和以前一样,下台阶比谁都快,上来便给他磕了响头,无比诚挚地道歉。胤泽拨弄着茶杯盖,端茶小品一口,破天荒地没有罚她,轻易放过了她。那时,长空月冷,枕簟微凉,满庭香红花最,西窗一片玉堂光华,也不知是否夜色太动人,他不愿与她计较。

    她高兴坏了,跳起来喜道:“谢谢师尊!”却不想这一动作骤然拉短了二人的距离。正巧晚风随意,乱红满桌,扬起了她两鬓的青发。她的肌肤白如初雪,大而机灵的双目盛着水般的明澈,小心翼翼地望着他。与他的目光相撞之后,却盖不住双颊的粉红。他知道,她又开始感到害羞。但这一回,她的害羞却毫无缘由——抑或是……他不敢细想其中的缘由。只见她一边玩弄着衣角,一边小声道:“谢谢……谢谢师尊。师尊待我真好。”

    杏花香气令他有些头晕,他竟觉得这一刻的洛薇如此美丽,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他也看向别处:“还不走吗?”

    “啊,是是是,徒儿这就走啦……”

    她的声音软软黏黏,比平时温柔乖巧不知多少倍,转身跑出门去的步伐,也变得蝴蝶般轻盈。他发现,薇儿喜欢上一个人之后,和其他女孩并无两样。他有上百种方法可以令一个女子爱上自己,亦有上百种方法阻止这种情感的滋生。这原本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可这一晚,他彻夜未眠。她离去前脸上荡漾的甜蜜微笑,一直在他脑中挥之不去。

    薇儿是自己的徒儿。她只能活三百来年。她长得像尚烟,他的心动必然也与这有关。这些道理,胤泽都明白。他也不会像情窦初开的少年那样,因为一时的情乱,便把生活也搅乱。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该做什么做什么,丝毫未受影响。他只是不想过早让洛薇察觉他的拒绝。

    不过,洛薇总是能带给他诸多“惊喜”。数日过后,她居然犯了门规,与傅臣之在法华樱原亲嘴。胤泽还是很清醒,知道她对臣之一直没那种意思,这一次接吻必然是臣之主动,或是她玩心大起,在做什么幼稚的游戏。

    但是,还是有一股火气不可以遏制地在心中滋生。

    他原本以为,命人把他们二人送到九宗池,她就会和以前一样对他撒娇耍赖,却不想自己低估了她对臣之的重视。从臣之的反应,已看出是他惹的事,她却宁死也要为臣之辩护,非要说是她主动亲的臣之……看她那么心疼她哥哥,有那么一刹那,胤泽想取了臣之的性命。

    走出九宗池,胤泽闭目平息了很久,觉得事态已经超出自己的控制,绝不能这样下去。洛薇和臣之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过些年出师他们成亲正好,作为长辈,他怎能和一群晚辈搅和不清。

    与青戊神女来往后,他不是没有发现洛薇的失落。每次看见她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样子,他都会有些于心不忍。只是,要掐断这段情感的萌芽,这是最好的方法。

    几千年来,对于任何事,包括苦恼众生的男女情爱,他都能做到大局在握,成竹在胸。对于洛薇的个性,他也看得很透彻。她从小娇生惯养,出来之后确实受了点儿挫折,不会让自己吃亏。她对自己的喜欢,不过是少女懵懂的憧憬,一旦遭到拒绝,吃过教训,伤心几天便会放弃,然后学会务实。

    若说有什么没看透,便是她喜欢他的程度。洛薇反应之激烈,完全在他意料之外。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她居然会中了雪蛇的蛊惑,跑去化妖。

    三

    从东海回来以后,胤泽知道,不管是否与尚烟有关,自己对洛薇的感情都是再也拧不回来了,既然克制无用,那便尝试往前走走。这方面他向来不拖泥带水。不过,洛薇却一点儿也不负情窦初开的名号,迟钝得让人无法忍受。迟钝也就罢了,这丫头还胆小。因为做了一个桃色的梦,她便吓得跟受惊的小猫似的,躲躲藏藏不见他,在他面前连往哪儿搁脚都不知道,甚至还说出回去嫁给溯昭氏男子这种蠢话。既然知道是这结果,先前那些漫不经心的诱惑又算是什么?那段时间,只要一想到洛薇二字,胤泽就气不打一处来,连话都不想跟她说。

    可是,他还是在白帝山上原谅了她。那时冬去春来,桃花绽放,他与青戊神女一同从云海落在山峰。在青戊神女的再三要求下,他勉强答应为她戴桃花,一抬手,却瞥见花枝缝隙间的一抹身影。居然是洛薇。看她的架势,原先应是缩着肩想要逃跑,但被他逮个正着,她只能尴尬地踟蹰不前。他在千花之中看见了那双鲜活的双眸,好似载满晴空下的水光四目相撞,她飞快地眨了几次,青戊神女也发现了她,对她招招手道:“胤泽,你快看,你徒儿也在那边。我们也为她别一朵花吧。”

    胤泽自然不同意。女人的心思有时肤浅至极,有时又如海底针,但不论是哪一种,想要识破,对他来说都并非难事。像这一刻,他一眼便知晓,青戊神女不过是想在他面前照顾妹子,以展示女性体贴贤惠的一面。只是,洛薇这丫头是个惹祸精没现在素面朝天都时常弄得数位少年为她大打出手,她若是真爱上了打扮,还不知会弄出什么麻烦事来。

    原本洛薇就莫名有些不悦,听完他的拒绝后,她更是一脸的失望,小嘴都可以挂油瓶了。可是,青戊神女没听话,反而把洛薇拉到自己身边,娴熟地把她自己的发辫拆下来,把桃花一朵朵戴上去。胤泽轻叹一声,转过身去眺望云海,任这两个姑娘在一旁折腾。听她们在一旁叽叽喳喳地弄了好一会儿,他不经意地掉头过去看了一眼,却很没面子地呆住了:一时流云荡漾,千叶桃花胜百花。洛薇站在桃树下,瀑布青发散至腰间,花朵满满,一路从双鬓直戴到肩上。她睁大眼望着青戊神女,眼中写满了好奇,但又不敢多话。只见一阵风吹过,花瓣擦过她的脸颊,带着香气,卷到了胤泽面前。她顺着那些花瓣看过来,再次与他的视线撞上。他的肤色莹白如霜雪,美丽而冰冷,而她的双颊粉扑扑的,和桃花快成一个颜色了。

    洛薇到底是个小女孩,完全不懂保护自己,也不会用虚伪的情绪掩饰内心。喜欢一个人,就这样赤裸裸地写在脸上,什么都不用说,他都能读出她内心的雀跃。此刻,他有些庆幸青戊神女在场。若她不在,恐怕他会一时冲动去拥抱洛薇。好在青戊神女忙完离开后,他也恢复了理智。他道:“说吧,什么原因。”

    “什么原因?”眼神闪烁,连装傻都不会。

    “你最近一直在躲我,是什么原因?”

    其实她担心的事,他全都知道。她心中满是不确定:不确定他是否喜欢她,不确定再往前走一步会发生什么事,不确定自己能陪他多久……可他是怎么了?在这件事上格外较真,非得她亲口说出来。

    大概是因为他知道,一旦真的在一起,自己恐怕无法全身而退。寿命长的那个人,总是会更受折磨。对于他这种事是以自己为中心的人而言,要付出这么多,确实难以做到。所以,一定要她主动,他才不会觉得自己吃亏。

    她绽开了甜甜的笑容,却相当尴尬:“徒儿没有躲师尊,只是想学乖一点儿,少给师尊添乱。”

    “薇儿,若有心事,或对我有要求,不放坦率点儿说出来。我不会责罚你。”

    万里晴空之下,她抬头飞快地看了他一眼,又垂下脑袋去,睫毛上有些潮湿,似乎是泪光:“徒儿没有心事。”

    他终于放弃。洛薇固执,恐怕憋死她,她也不会多说一个字。他犹豫片刻,道:“其实有的事,你自以为不可能发生,却不是你想的那样难。我早告诉过你,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你师尊。”

    四

    “青龙大人……我真的好不甘。为何我只能活三百年?我真的好喜欢师尊,我只想永生永世都陪着他,为何……为何会这样难……”

    这些感情他早已知道。但是,由她亲口说出来,即使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动摇。在码头与洛薇道别时,他心中知道他们下次见面不会隔太久,但看见她拼命忍住眼泪的模样,他还是会感到不舍。所以,他化身青龙,送她回溯昭。听见她在悲伤抽泣,就连深呼吸,也很难缓解心中的闷痛。

    “不过,我觉得自己离开是对的。我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再待在师尊身边。我对他的喜欢已经不正常了,我不喜欢青戊神女老跟着他,只想霸占他,一旦他不看我,我就会很生气。夜深人静时,只要想到他和别人在一起,就会辗转难眠,心如刀割。现在哪怕他不在我身边,我的心也好痛……”

    反正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试探一番,也并无大碍,毕竟还有退路。他原本这样想。却不知道,他在悬崖边行走,每往前走一步,便会自动封死回头的路。

    一切的自欺欺人,都止于吻上她唇的瞬间。

    胤泽,你完了。

    心底有一个声音如此说道。它化作一把利刃,一寸寸削开悲剧的伤口。

    之前有无数次预感,若是继续放纵下去,虽然很难再走出来,但应该还是有一丝转圜余地的。但当他真正拥她在怀,真正尝过拥有她的好,他清醒地知道,这已是自己的终点。

    五

    玄月是一头穷奇。穷奇,上古四大凶兽之一,其实就是只长着翅膀的红老虎。既然是老虎,肯定也是有老虎的习性,诸如喜欢近水,也爱晚上出来打猎。何况,穷奇本身就是共工后裔,在水中打滚,更是玄月所能想到的最幸福的事。哦,不,最幸福的事,应该是主人带着自己,在热带雨林中纵水飞舞,打只小野兔、小野鹿什么的。

    玄月一直想不通,溯昭的帝王分明是流萤王,为何自己主人这灶王爷,偏生喜欢打扫人家的院子。只要是流萤处理不完的政事,她都要插一手。于是,没有主人的陪伴,玄月的生活很无趣。本想懒洋洋地睡到中午,却总是会在鸡鸣时分,被主人叫醒。

    “玄月,玄月,我去王姐那里。你记得看好屋,别让其他人进我的房间。”

    睁开眼睛,正对上的是一双又大又美的深青色眸子。凝脂肤,束素腰,身姿轻盈,绰约妩媚,那一头及腰长发,就是碧华之色,又抹上了昼日苍穹的淡蓝。主人真真是个美人。或许是出于私心,放眼溯昭,玄月没见过一个比她漂亮的姑娘。只是,她从来不会好好珍惜自己的美貌,捏住它的耳朵,抓抓它的尾巴,每天对它的例行折磨,就跟三岁孩童一样无聊。玄月很想发作,但想想又将有长时间见不到主人,心情便很是郁闷。它飞起来,蹭了蹭主人的脖颈,发出了黏黏的声音。果然,主人很吃这一套,一双美丽明眸弯成了两条新月:“我很快回来,你先乖乖在这里待着。”

    还是和以往一样,她未有丝毫动摇。

    作为一头上古凶兽,自己所能做的事,也就是当主人的看门狗。玄月很不开心,但又不敢对主人无礼,只能缩成一个圆溜溜的毛团,用圆溜溜的屁股对着她,静默而强烈地抗议着。终于,主人走远,它开始在宫殿内跟个螃蟹似的横着走,欺负一下宫女正在喂养的玄蛇,蹂躏一下原已飞得很累的翳鸟,还抬起后腿撒泡尿,拉坨便便,画地为牢,让十里内所有异兽都不敢靠近。当然,他不是无缘无故的如此霸道,而是在宫内听闻了许多令它不爽的悄悄话。

    “哎哎哎,你们可有看见,最近陛下和孔公子走得可真近,我瞧啊,这第二桩喜事怕是要成。”

    “是啊,陛下比孔公子年长,谁也没想到他们会走到一块儿去。其实从年龄和外貌上看,他更适合小王姬。”

    “说到小王姬,我十分不懂。她长得是真好看,但也是真挑。这些年上门的追求者,不全都被她吓跑了?你倒是说说看,小王姬到底想要嫁给什么样的男子?”

    “我这是掌磅秤的报数句句实话。你想想看啊,陛下初次虽嫁的失败,但也嫁了个仙人,小王姬又去仙界待了那么久,咱们溯昭男子估计入不了她的眼。可偏生又没有仙人追求她,这情况,怕是有些尴尬。”

    “也是啊,小王姬已是待嫁芳龄,她自己恐怕也是有些着急。”

    “依我看啊,翰墨就挺好的,跟小王姬青梅竹马,又是军令侯的公子,他俩在一起,天造地设。”

    作为一只忠心耿耿的兽,听见这些话,玄月几乎要在怒火中烧死,因此总是给这群混账东西使绊子。

    玄月有一张比任何老虎、穷奇都要可爱的脸蛋,算是虎类异兽里的天之骄子。刚开始,紫潮宫里的侍女宦臣都被它迷得七荤八素,但时间一长,本性暴露,谁也受不了它恶劣至极的个性。渐渐地,这些人也不敢再靠近它。于是,漫长等待的一日,便更加心酸。

    黄昏时分,主人总算回来。她带回了一厚叠文书,最上方摆着一张镶金锦书,上面盖了个青龙印,印下有一个天市城的符号。玄月有些嘚瑟,谁说主人没人爱?这不,天衡仙君可宝贝她了,一直给她写信。

    于是,玄月变成了一只小狗,在主人腿下蹭来蹭去,等她伏在案边给哥哥回信。终于一封信回完,她也有些累了,伸了个懒腰,抱着玄月,坐在杨花落尽的庭院中,静静地望月发呆。这十年来,它陪伴着主人度过了无数个日夜,也知道她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大孩子,但每到夜晚,独自一人时,她凝望夜空的样子,总是有些孤单。她的视线,总是停留在东方天的星宿中央。玄月知道,主人是在思念师尊。天市城虽远,但若真要回去,也不是那么困难的事,何况天衡仙君还经常过来。就算回去不便,她也可以让天衡仙君帮忙捎信给师尊。但十年来,她不曾尝试过一次。哪怕是提及“师尊”二字,也很少为之。

    不论是仙,还是灵,想法都是在太令人费解了。玄月想不通。只是张开口,用虎牙在主人的手臂上磨了磨。它听见主人笑了,她挠了挠它的脖子。

    这是玄月一天中最为平静、快乐的时刻。它很享受蜷缩在主人膝上的感觉,不知不觉中,已半醒半眠。

    夜半时分,昼伏夜出的玄月也醒了过来。天还是那片天,月还是那轮月,只是夜色更浓了一些。主人也和以往一样,坐在玉阶上,独倚栏杆沉睡过去。

    长空中一道碧光划过,玄月知道那个人又将来到。

    作为一只神兽,玄月并不能理解神的想法。

    只见一个青年落在庭院中,他青袍玄发,眼眸清冷。他走过来的同时,玄月也自觉地从主人膝上跳下来。而后,他打横抱起主人,把她抱回房内,将她轻轻放在床上。床宽大而华贵,他的长袍铺成一片流水。他的手指在她的颌上轻轻扫过,他抬头却看见瞪大眼睛望着自己的玄月。然后,他将戴了青玉戒的手指放在唇上,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玄月捣蒜似的点头。

    一夜过去,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清晨。

    “玄月?你怎么起这么早?我昨天居然睡死过去。是你把我送回房间的吗?”主人打了个呵欠,有些失落地望着空空的寝殿,“昨夜,我又梦到了师尊。”

    六

    在神界,是个人就知道天帝昊天和沧瀛神胤泽关系不怎么好。近日,百年前在神界便有端倪的旱灾终于降落九州大地,天帝对胤泽的态度,更越发微妙。上乾坤殿里,只要有胤泽出现,四下必然一片死寂,当真是特殊待遇。这两个人几千年宿旧,彼此递个眼神,便知道对方肚子里在打什么算盘。尽管如此,上千年来,他们又都拿对方没辙儿,只要能互相牵制。纵观九天,敢当面说天帝“揣奸把猾”者,怕只有胤泽一人。昊天贵为天帝,却极少动怒,别人说他是仁者、圣者。在胤泽看来,那不过是仁术。无棱无角,圆滑地滚,也就摔不成跤。如今,他还是绝口不提天灾之事,反倒打发句芒来跟自己谈话。

    句芒乃是春之木神,曾是少昊的后代,伏羲的心腹,现管辖神树扶桑与朝阳之地。因此,他地位不及胤泽,却又有资格与胤泽面对面谈话,不得不说天帝的用人之道,真是愈发老奸巨猾。但胤泽也知道,这主意不是天帝自己想的,私底下碧虚神君肯定捅了不少篓子。碧虚年长他二百三十岁,与他都是诞生于水域天的天之骄子,最终接替共工之位的人是他,这一直是碧虚神君心中的疙瘩。这家伙是一头笑面虎,对位高者总是逢迎客气马屁不断,放起暗箭来却丝毫不手软,和胤泽是完全相反的人。想起碧虚神君那阴恻恻的眼神,胤泽就觉得眼前的句芒顺眼了许多。

    “胤泽神尊啊,你看,这海是真将枯尽了。”每每与胤泽步于水域天,句芒都会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两句,再懊悔莫及的补充下一句,“这都是我之过。”

    被天天换着法子灌输旱灾之苦,若换做别人,必已和他一样捶胸顿足。胤泽却不吃这一套,他甚至不会去问为何成了句芒之过。这六界又不是他的,关他何事?听闻先前已有人劝诫天帝说,即便六界的水都干了,只要胤泽神君自个儿还能活着,他便不会考虑牺牲自己。说白了,便是别人常用以描述他的那两个字:自私。胤泽颇为赞同。既然懂他的脾气,就应该少嚷嚷。这些年他愿意下界施法治旱,已远远比他素日行事作风高尚,旁人最好别对他的修为动什么念头。

    见苦情戏没用,句芒笑出声来:“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胤泽神尊这份从容,虽句芒不能至,却心向往之。以前便听人说过,神尊不愿意的事,哪怕杀了神尊,神尊也不会去做。只是,这一回的旱灾,恐怕比我们想的都要严重些。”

    句芒说话向来保守,当他说“不严重”,那便是“严重”;当他说“严重一点儿”,便是“非常严重”;当他说“严重些”,那恐怕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程度。胤泽皱了皱眉,道:“怎么个严重法?”

    “若是继续恶化下去,将会天地大旱,水源干涸,四海枯竭,天数终尽。”看见胤泽怔住,他摆摆袖袍,“当然,句芒万万没有冒犯指责神尊之意。若水域天还归共工掌管,恐怕大旱之日还将提前。此乃天灾,确实无法避免。若不是后土娘娘解释,恐怕我也会蒙在鼓里。”

    听过句芒解释大旱的原委,胤泽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却还是平静地说道:“那要如何才能阻止?”

    句芒长叹一声,望着脚下一望无际的烟云,穿行飞翔的仙神龙凤,一如在俯瞰背负悲欢离合的滚滚红尘:“胤泽神尊,你我均为神灵,高高在上,受众生顶礼膜拜,就不应付天道。我们既不受制于六道轮回,那么六道轮回便不应是我们的归宿。”

    听到此处,胤泽已懂了他的意思。他想说,神是永生,因而不会进入六道轮回。他们的归宿是天地和宇宙。也即是说,天帝希望他成为供奉给天下苍生的祭品,化作万物水源,回归到天地之中。他淡漠道:“若我不喜欢这种归宿呢?”

    句芒好不吃惊,笑道:“就知神尊会如此回答。若是换做句芒,句芒定会以苍生为重。现下危难当头,若治了水,恐怕过不了多久便会轮到吾等土木之神回归宇宙。但神尊不同,您素来如此,无牵无挂。”

    前面那一通废话,胤泽全然没放在心上。他只听进最后一句。

    说得真好,无牵无挂。

    他或许是真的无牵无挂。

    七

    几年的时间有多长?对寿命无尽的神来说,不过须臾之间。

    但这几年中,洛薇的转变却是天翻地覆。随着岁月推移,他亲眼看见薇儿,从一个幼稚易懂的小丫头,变成了一个明妆俨雅,难以捉摸的女子。

    原以为时间会冲淡所有思念,却不想重逢之日,意绪更甚往昔。若不经过这几年,胤泽不会知道,时间只是将思念之水冻结,短暂的麻痹自己,一旦再遇旧人,就会消融入骨。

    都说关心则乱,真是大实话。从她回到天市城,他便看不透她是否还喜欢自己。他活了七千余年,没有哪个时期,比这段时间更混乱。尽管如此,还是会自欺欺人,告诉自己,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直至她三番五次地激怒他,两人关系的明确已经近在眉睫,终于她用头冲破他的冰壁,不顾一切地吻了他。

    “上次这样做,并不是徒儿头昏,是确实再也忍不住了。师尊,徒儿不孝,从今往后,请您好好照顾自己,徒儿不会再回来了……”

    那一句藏在心中多年的话,也终于脱口而出。

    终究要失去的东西,若是会令人牵肠挂肚,他宁愿选择一开始便不曾得到。但这一回,他决定改变做法。不管结果如何,只有这短短百年的欢愉也罢,他要洛薇。他甚至有一种侥幸心理:或许不需要等到百年,他便会对她厌烦。毕竟过去他身边的女人,不管是绝色,还是浓烈,都无法维持他长期的兴趣。

    结果是,他高估了自己。

    不论多少次拥抱、亲吻、抚摸、颈项交缠,都无法令这份“新鲜感”消失。他有很多事情要做,却陪她回了溯昭。可是因为她太美丽?毕竟成年后的洛薇,确实比溯昭所有怒放的花朵都要动人。一定是因为这样。她总有色衰的一日,到时必定会好些。他一边如此想,一边发现,他与她的相处模式,与其他女子截然不同。他们有那么多的共同话题,即便不触碰对方的手指,也可以从早聊到晚。对他来说,她确实过于单纯,可她那么好学机灵,但凡不懂的事,他解释一遍,她便能举一反三。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一份想要与她终生相守的渴望,也化作枝条,蔓延至心底深处,牢牢地扎了根。意识到这种想法不对时,这根已经拔不出来了。不过,这些想法,都被藏在了他心中最隐秘的角落。在一起之后,他对她好了许多,她却不能从他的表面看出什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