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以泽 - 第48节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老者闭目而笑,缓慢捋须道:“窗间过马,翘足可待。”

    “真的吗?”心中欢喜,从椅子上站起来,“是不是上界已有找到旱灾的缘由,也找到法子治理了?”

    老者笑而不语,伸出双手,右手变出一支毛笔,左手变成一张牛皮,以雨露与草汁旋研墨,笔尖墨上蘸了蘸,便在那牛皮中间打了几个点。我正扁嘴鸭子过河摸不着底,他停笔道:“瞧,这几个点的距离可近否?”

    我点点头。他把牛皮包自己的拳头上,像做手套一样捏住手腕,再把手拔出,往那套里吹了一口气,它像球一样鼓了起来。他指了指方才打的几个点:“你看,现这几个点的距离还那么近么?”

    我摇了摇头:“变远了很多。”

    “这便是旱灾的缘由,众神无人不知,却也无能为力。”

    我用大拇指拨弄着下巴,盯着这颗皮球发呆:“这颗皮球是指?”

    “宇宙并非静止不动,而是在持续膨胀扩张。”

    原来如此,他假设这皮球是宇宙。既然宇宙不断扩张,那么山川水流也同样如此。随后,我拿接过那支笔,皮球上画了一条长长的线,正设想若继续膨胀会怎样,老者已又在里面吹了一口气。皮球持续扩大,那潮湿的墨线也因此四分五裂。我击掌道:“莫非,这天地间所有的水流都如这墨线一般,河床增大,水量却不足以支撑,所以便发生了旱灾……”

    老者欣慰道:“小姑娘很机灵。如果天地之水持续匮乏下去,一切都会崩摧。”

    “真、真会这样严重?那您方才不是说,旱灾休止之日,翘足可待?”

    谁知,他却回了一句八竿子打不着边儿的话:“神确实拥有无限生命,而精健日月,星辰度理,阴阳五行,周而复始,他们也需要回到万物中去。”

    这话中之意确实不懂,只明白了一件事:神和魔差别是真大。叹道:“这种时刻,魔界还向神界挑事,真不知道他们想些什么。紫修难道没有想过,他如此做,可能会导致自己也烟消雾散吗?”

    “魔原本便是无秩序的代表。赐予世界生命的是婴儿,毁灭世界的往往也是本性中的童真。紫修本性不坏,不过是个任性的孩子。他也很强,不然不会年纪轻轻就当了魔尊。遗憾的是,他有王者的英心,却无圣者的气度。”

    “他这样无恶不作,您还夸他,觉得您才是有圣者的气度。”

    老者还是一脸仁慈笑意,并未接话。

    随后我俩又聊了一会儿,他便化作祥云而去。我正心想这昆仑世外高人真多,一个不知名的老神仙也如此睿智,还真是令我受益匪浅,却见几个穿着道袍的仙人疾步而来,道:“姑娘,方才可有看见天尊经过此地?”

    “天尊?”吞了口唾沫,“莫非是……元始天尊?”

    “是啊,我们在山脚看见此处有祥云出现,那应是天尊之影才是……”

    沧瀛神啊,我这是都是跟什么人说上话了……

    回去恛惶无措了两天,心想这下惨了,搞不好元始天尊已经猜到刹海在此处,这下把刹海害惨了。然而,两天过后,刹海还是好好地待在昆仑,每天定时定点给我几个冷眼,或调戏几句。

    这下,我对他再无抵触之心,敬佩之情油然而生。顶着天谴的折磨,和被神仙除掉的危险,都要轻薄女子,这等毅力,岂能是凡夫俗子所能拥有?

    自从遇到了元始天尊,我便更觉得昆仑是块宝地,于是决定留下来博学笃志,再回去造福溯昭。可这样待着,玄月恐怕是受不了,便让它先行回溯昭。正好苏疏近来身体再度不适,曦荷也觉得倍感无聊,便想拖着苏疏回去。

    我本不放心曦荷独自离去,想要亲自送她,刹海却自告奋勇,说帮我送。我近来对他十分不信任,他却丢了一句话令我哑口无言:“我若想害你们,还需要等到今天么。”

    于是,曦荷、苏疏与玄月便交给了刹海。他们临行前,我见苏疏面色难看,不由担忧道:“苏疏,你还好么?你这样我很不放心,要不在昆仑调养一段时间再走?”

    苏疏笑了笑,嘴唇泛白:“其实我一直觉得纳闷。我原本修行不足,是不能化人的,但二十多年前那场大雪过后,突然就有了这种能力……只是,这到底不是属于自己的灵力,近些年一直坐吃山空,总觉得撑不了太久……”

    我焦虑道:“这么重要的事,你为何不早说?”

    “苏某不过不想被小王姬轻视。”

    “不行,我还是跟你们一起走。”

    我准备回房收拾包裹,他却拉住我:“别。小王姬在溯昭一直日理万机,难得决定留在昆仑,也并非为一己私利。多待一段时间罢。苏某保证,明年春暖花开时,会在月都静候小王姬归来。”

    既然他都这样讲了,离年初时间也不远,我便托女儿跟二姐捎话,让她多加照顾苏疏,然后留在昆仑继续苦读。过了一段时间,刹海送了他们回来,居然还是和以前一样,陪我在庭轩读书,山中散步,偶尔带我下山去尝尝山珍,整一个闲得发慌。

    他还是会夜夜入魔,看他这样痛苦,我也分外难过。但除了待他平定之后为他打水拭汗,我也无能为力。他对此却并不在意,第二天总跟没事人一般。

    转眼之间,寒冬过去,初春到来。我盘算着时间,再待数日,便差不多该与刹海道别,回溯昭去与家人团聚,为哥哥扫墓了。而某一日下午,忽然有人跟我说,一个自称师兄的人上门求见,正在万樱谷等我。我觉得很奇怪,这个时节,为何天市城的师兄会来见我?但我还是放下手中毛笔,去了万樱谷。

    三月樱花盛开,漫山遍野,凝成大团大团的云霞脂粉。天边极远处,有翠峰环簇的戍楼,而近处只有满目红樱,落华似霰,连路面都被铺成了一条延绵而长的粉缎。

    踩着这酥软的锦缎而行,我走到了樱原深处,远远地便看见那站着几名年轻男子,个个衣衫杳袅,出尘如仙。他们畅快侃谈,其中有一人的背影让我如梦初醒,止步不前。

    他头戴白鹭羽冠,荷衣如云,身材笔直挺拔,举步投足间,袖袍烟霞般流动。他不时侧过头与旁人说话,但华冠之下,一缕长长的刘海挡住半边脸,只露出鼻尖,好似白玉雕琢而成。

    虽然打扮并不眼熟,我也没能看见他的正脸,但是,很多熟悉的东西,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像被狠狠拨动了心弦,连同牵动了手指神经,我捂着鼻口的手心都在发战。

    不过多久,其他人便都御剑而去,只留了他一人。那人背对我而站,对几位同僚拱手道别。正巧一阵春风拂来,伴着花香雨露,打乱了我浮生思绪。

    凌乱的樱花雨中,他的青丝烟袍亦随风吹动,构成了一幅美不胜收的染墨绘卷。

    顷刻间,我心中百感交集,诚惶诚恐,根本不敢行动,生怕惊扰到他,他便会化作轻烟,消失樱原深处。我甚至想,哪怕转过来的脸并不是熟悉的那一张,只要能半分春光中看见这背影,也聊胜于无。

    时间过得如此缓慢,却也转瞬即逝。终于,他转过身来,举目眺望漫漫来路。我才试想过此人会有何等陌生的面容,会有怎样不同的眼睛,却与他视线相撞的刹那,差一点跪在地上。

    尽管隔得很远,并不能看清他的表情,却也知道,他那牵动的眉梢,便是已对我露出惯有的笑靥。至此,我更加不敢动弹。因为心中知道,自己不是中了幻术,就是在做梦。

    这不论如何也不可能是真的。

    风刮得更大了,一阵春意温软搅拌着花朵,濛濛扑打着二人面。粉色花雨令他的面容时隐时现,他头冠上的白鹭羽毛颤抖,衣袍上的仙带也被高高翻卷入空,像是下一刻便会拽他入苍穹。

    可是,待风停花止,他还是站在那里,没有消失。

    他笑意更明显了一些,却让我更加迷茫——这到底是幻觉,还是梦?还是……

    怀着最后一丝几近绝望的希望,我用怯懦的声音唤道:“……哥……哥哥?”

    “薇薇。”

    他的声音动听如丝桐,如此真实,真实到我有些开始相信这不是幻觉。正因如此,我却感到害怕起来。因为,若是他再消失,我恐怕会……只见他踏着铺满落花的石路,朝我大步走来。依依不舍地最后看他一眼,我使劲儿揉了很久眼睛,本以为这一回不会再眼花,放下手却发现他已站在我的面前。我道:“你是谁?为何要装成我哥哥的模样?”

    “复生后,我第一件事便是想要来找你,所以先回了溯昭。没想到你居然不在,倒是蹦出个可爱的姑娘管我叫舅舅。”

    他说得倒是有条有理,这么大的事,就像是说“今天早上喝了粥,又啃了个颗包子”。听他说这些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我不敢打断他。现在只想,即便是假的,我也愿意相信这一时半会儿。

    “曦荷说你在昆仑,所以我又特地来了昆仑。真是不敢相信,你居然会一个跑到这么远的……”他顿了顿,伸手揉了揉脑袋,“怎么,看见哥哥回来,瞪圆个眼,一点都不高兴么。”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这手是温暖的,有体温的,灵活的,而不是当年我在雪地里摸到的僵硬冰块。我双手捧着这只手,把五指穿入他的指缝,与他交握了一下,然后沙哑道:“你快给我一个耳光。”

    他不解道:“为何?”

    “快把我打醒,不然我醒了又要难过好久。”

    我抓着他的手往脸上拍了两下,他却挣开我,转而一把将我搂住。他叹道:“对不起,当年是我草率。不过,天帝说我立功在先,给我造了新的仙躯,现在我身上已无魔族血统,便不会再有危险。以后我也不会再参与战事。薇薇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我抬头,怔怔地看着他许久:“你……真的是哥哥?”

    “是。”

    “哥哥……”我一头扎在他的怀里,不一会儿,便把他的衣襟哭湿成一片,除了一直重复叫着“哥哥”,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也未再多言,只伸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像儿时那样无声地安慰我。不同的是,我们都成熟了很多,我头发白了,他不再会板着个棺材脸对我命令“薇薇不准哭”。

    此刻,我只听见低低的笑声徘徊在耳廓,如同一个诉说着未来百年相守的誓言。

    既然哥哥已经回来,就得好好计划一下后来的事。我带他在花树锦簇的凉亭中坐下,和他促膝长谈了近一个时辰,也交代了这四十年来溯昭发生的事。我正眉飞色舞地聊到浮生帝的幻境、流黄酆氏之国的灵珠,他却忽然打断道:“师尊去了哪里?”

    “这不重要,我想说的是,那灵珠……”

    我原想把话题引回来,他却蹙眉道:“既然你们都已成亲生子,他不应该消失这样久才是。他去了何处?”

    “其实,那灵珠……”

    “薇薇,回答我的话。”

    我耷拉着肩,长叹了一口气:“好吧,我们不曾成亲。我们有多久没见,我与他就有多久没见。”

    他错愕道:“什么?那曦荷……”

    “曦荷是我一手拉拔长大的。”见他一副打抱不平的模样,我摆摆手道,“好了哥,都已过去这么多年,我都不再计较了,你也不必追究下去。”

    “那这四十年,你都是自己一个人过的?”

    “没啊,二姐还活着呢。”等了片刻,见他一动不动地望着我,我恍然大悟,做了个擦汗的动作,“好吧,我是一个人,不曾嫁人。”

    “为何不嫁?未遇到动心之人?”

    或许他只是随口一说,或许别有意图,但我缄默仅有一瞬,便大大方方笑了起来:“当然不是,我又不是石头做的。不过,确实从未萌生过成亲的念头。可能我的运气就只有这点,不再遇到比哥哥待我更好的人。所以,我宁可陪哥哥的坟墓度日,都不再考虑与人朝朝暮暮到白头。”

    他看似无事,语调却分外谨慎:“你一直视我为至亲,为何会拿我跟未来夫君作比较?”

    我拈着花转了几圈,笑道:“夫君不也是至亲么。”

    “薇薇,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将视线从花朵往上抬,我谛观他的眼睛,只轻轻点了一下头。哥哥一向颖悟绝,反应灵敏,却因个性严谨自律,常常阻止自己冲动行事。可是今次不同,刚点完头,他便凑过来,嘴唇羽毛般落在我的唇上。心跳停了一拍,却察觉他已蜻蜓点水般地多次亲吻着我。

    若未猜错,这应该是哥哥第二次接吻。因为,这一回他的青涩程度,与第一次法华樱原并无差别。我忽然觉得胸中一阵闷痛。其实,这样出尘不染的哥哥,才是一直默默等候我的人,为何我却总是三番五次地对坏男人动心?

    我拽着他的衣襟,抬头同样轻柔地回应他。他握住我的手按在胸前,竟无师自通,侧过头便越吻越深……

    枝桠疏离,杨花翩翩。上天落地,满是闲愁。当这一漫长的吻结束后,哥哥气息有些不稳,却坚定地说了一句话:“薇薇,我们回溯昭成亲。”

    这句当初不管哭还是求,甚至怀孕,都无法从胤泽那里听到的话,在哥哥这里就这样简单地听到了。若不是曦荷太过讨人喜欢,与哥哥错过这么多年,真是我最为后悔的事……

    我们亭中相拥了一个下午,才姗姗回到我的住处。经过商量,我们决定尽早离开昆仑,回溯昭举办婚礼。我唯一需要做的事,便是与刹海道别,就不知邀请他参加婚礼是否妥当。但回去后发现,多虑也是多余。

    因为,刹海离开了,房间里为数不多的行囊也已被带走,只有几个童子在里面收拾房间。

    不告而别,还真挺像他的行事作风。只是我不曾预料到,后半生的日子里,我都未再见过他。

    第50章 第50章 月都花开

    回到溯昭,苏疏知道我要成亲,孩子气地躲被窝里哭了几天几夜。我和哥哥轮流过去安抚他,加上曦荷格外配合,对他娇娇痴痴地装可爱,都没能让他好起来。

    后来,还是曦荷忍无可忍,把被子一拉,咆哮道:“大男人哭个屁!”他才被吓得忘了初衷。过了苏疏这一关,便是二姐那一关。

    她原本对我们的婚事极力反对,但经孔疏提点,想起哥哥去世我哭晕过去的事,一时心软,总算点头答应。于是,我和哥哥总算安心下来,开始筹备婚礼。

    一个月后。天刚微亮,空气如洗,圆月淡银泛青,高挂山头。空中有仙鹤穿云而翔,漫山遍野桃花盛开。我头戴凤冠,身穿霞裳,踏上千百阶石梯,走到山顶的祭坛前。

    大祭司带着祭司队列站立静候,哥哥同样一身喜服,背对我而立,抬头望着面前的神祗石像,低低地说了一声:“我等候今日,已有多年。”然后,他转过身来,冲我清浅一笑。

    “今日开始,我便不能再叫你哥哥了。”凤冠珠帘后我垂首浅笑,“臣之,这样如何?”

    “薇薇高兴便好。”

    我们俩相视一笑,就像小时一起做了坏事那般。溯昭,与臣之在这里相识相别,不想竟有一日,会在这里许诺终生。

    婚礼仪式进行到一半,看了一眼上方如山的沧瀛神雕像。这是至高水神,我们溯昭氏从小的信仰。不过,整个溯昭除了我和姐姐外,没有人知道,他曾亲自来过此地,像个孩子般幻化成这个雕像的模样。

    当然,也无知晓,真正的胤泽神尊其实是个青年的模样。没知道他的风华绝代,一眼万年。现回头再想,上一次见他,那是几时的事?

    还记得四十一年前,我们曾经也站这桃花遍野的山野中。那时,我还是个少不更事的姑娘,跟曦荷一样莽撞。曾经此地,霸道地指着胤泽,宣称这是我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