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以泽 - 第6节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难道,这竟是傅臣之一向不好生吃饭的幕后真相?

    为了确认眼前事实,我又偷偷塞了一颗拔丝羊奶甘枣给他。他似乎没留意到自己正在吃什么,咀嚼时还嘴角微扬,写得更加认真。

    这下连玄月都抬起小脑袋,惊呆地露出一口虎牙,露出一脸钦佩之色。但他无比专注,直到满满一盘枣都吃完,才意识到没有食物了,不解地转过脑袋来看我。

    “没、没有了……”我讶异得都有些口齿不清,“你若还想吃,我可以再帮你点……”

    “你给我吃的是甚么?”

    我老实交代点心名字后,空气像静止了有那么一瞬间。傅臣之面露尴尬之色:“其实味道一般,为兄只是有些饿了。”

    这个“为兄”,听上去真是十分遥远,又无比亲切。每当傅臣之口是心非时,他都会自称“为兄”。

    举例来说,儿时我叫他带偷偷溜出溯昭玩,他道:“为兄认为这点子不错,晚点为兄来找你。”而后他便把母后带来了。

    又有一次,我画了一幅画,翰墨在旁边题字,问他这字画如何。他道:“画不错,这字,为兄觉得亦是颇好。”

    当妹妹的,还是该给兄长留点台阶下,我很体贴地没拆穿他。

    不过多时,傅臣之把悔过书写好,便带我们结账离开茶楼。我留意到,结账时他递给小二的是琥珀,却在其中夹了根羽毛。我道:“那不是翳鸟羽毛么,你用它做甚?”

    傅臣之道:“你不知道么,溯昭外来者数量逐年增加,奇珍异兽也增多。父王前年才推广了‘珀绒兼行’制。但凡生灵毛羽,均可用以替代琥珀当货币做交易。只是现在尚未普及,市场上没有明码标价,为防引起争执,我都只用羽毛做打赏。”

    “原来如此。有趣,有趣。”我伸出大拇指,“父王是个明君,待我们长大,也要助他一臂之力。”

    “那时恐怕是二姐在位,我们辅佐好她便是。”

    我抚掌道:“这点子不错。”

    我俩聊着天,离开茶馆,徒步至小镇边缘。正想跳上玄蛇背,忽然听见玄月对天嗷嗷叫一声。傅臣之没太在意,只是压着蛇背想要扶我上去。就在这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天而降,落到他的手背上。他闷哼一声,被开水烫了一般抽回手。旋即,那东西也被他甩落在地。凑近一看,发现那竟是一只拳头般大小的蜘蛛,毛绒绒的,嘴上尖刺不停蠕动,在地上爬来爬去。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都立起来,想叫又叫不出声,只得涨红脸,指着它朝傅臣之投去求救眼神。

    傅臣之二话不说,上前两步,一脚踢飞。

    “此处怎会有蜘蛛?”我抬头看看夜空,“又怎会从天上掉下来……”

    “是有些蹊跷。”傅臣之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准备包扎手背。

    我这才留意到,他的手已被蜘蛛咬伤,留下两个龋齿血印,血里混着些墨绿液体。我抓住他的手腕:“糟了,这蜘蛛有毒。得赶紧把毒逼出来才可以。”

    我把他的手举高了一些,正想看个仔细,他却用另一只手拦住:“不行,不能用嘴,怕对身体也有毒。”

    “谁说我打算用嘴?愚兄,休得把我想成笨蛋。”

    我拍掉他另一只手,用手指按压伤口两侧的肌肤,把里面的毒液挤出来,纵水冲洗伤口,最后以冰封之,防止毒液流入身体。我拽过他手中的布,包住伤口:“现在只能暂时这么处理,我们赶紧回去,再偷偷找御医。”

    “好。”与我一起上了玄蛇背,飞了一阵,傅臣之才缓缓道,“薇薇,多谢。”

    “谢甚么。我是你妹啊。”

    归去途中,只有玄月一直不安地哼唧。

    回去后,我们很快处理好傅臣之的伤口,各自回房休息。然而,因为到底对他又担心又挂念,我几乎一宿未眠。翌日清晨,我看见云母屏上浮现大片翅膀阴影,抬头一看,果然是翳鸟飞过。看来傅臣之准备出发了。我搭了一件披风,跳下兰舟,一路飞奔到北门前。

    果然,翳鸟正匍匐在地,如同一片彩色的巨大树叶般,傅臣之站在一旁,准备骑上它的背。我原想跑过去和他再次道别,却下意识看了一下他的手背。然后,我呆住了——他的两只手手背都完好无损,就像是从来不曾受过伤一样。

    真是糊涂了。前一日他被蜘蛛咬的伤口很深,解冻冰块后,即刻血如泉涌。即便是溯昭氏,受这种伤,估计都得两三天才能愈合。他可是凡人,怎么都得十天半个月,才能触之不痛。可这才过了一个晚上,他手背上却连疤痕都没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哥哥是披着人皮的妖?

    天啊,连父母都看不出的妖,那必是铁打的妖怪,这也太可怕了……

    然而,在我仍胡思乱想之时,那翳鸟已对天亢鸣一声,展翅高飞。

    我并无太多时间去思考哥哥和蜘蛛的问题。因为今日有两位贵客到来。他们究竟有几分贵?那是连玄书房都放了全天假。

    这两个人,一位是我大溯昭的大祭司。在溯昭的官员里,六司排在三侯一相之后,并非地位最高。然而,在如今的溯昭,大祭司所做出的贡献,却堪比丞相。因为,早在始王灵景时期,溯昭只是一个孤立的月都,几百年内都只与我们的老邻居玄丘氏有往来,溯昭氏能喝的异族酒,也真只有玄丘老酿。直到鸿雁变法后,我们迁都东渡,才渐渐与妖打上了交道。

    此刻,我们正处于历史上最繁荣昌盛的时代,大祭司奉王命远出取经,打开了无数条通往各地各界的道路。与我们有贸易往来的妖、人氏族,已超过了二十种。听母后说,已有不少大臣在偷偷议论,要将父王的时代命名为“昭华之治”列入史册。

    因此,作为溯昭小王姬,作为史上第一明君的女儿,我才能得瑟地称家乡一句“大溯昭”。

    这一回,大祭司出行时间是最长的。而他要带回的车队里,载着百年前任何溯昭氏都不敢想象的文献与珍宝。

    在前往洛水的途中,我和翰墨光听二姐透露的消息,便已激动得跳了起来。我敢保证,这是每一个溯昭氏听后,都和我们一样喜出望外的重大喜讯,也绝对会是迄今为止,溯昭史上最大的事件。

    即便天已亮,银河依旧在下方熠熠生辉。一抹残月与日同存,在天边留下浅白的大圆。洛水上,青烟幂处,仙鹤驾云越紫清,女官凌波落芳尘。她们素手纤纤,缭绫翩翩,簪花镜摇,柔若无骨,与典司率领的迎宾列阵,形成刚柔并济的浩荡画面。

    终于,我们等来了大祭司。他和从前看见的模样无甚差别,依旧是长须冉冉如云,锦袍华冠,仙风道骨貌,只是比往日憔悴许多,面色苍白,坐骑虺颓,许是连夜奔波太过操劳。

    在鼓乐声中,他走下坐骑,一路走到父王面前跪下,从两位随从搬着的箱子里,拿出一个手抄本,双手奉上:“三个月前,当臣取得此书,便反复思量,待归溯昭日,第一个要献给陛下的,便是这典籍。如今,臣终于如愿以偿。”

    那书封上,只有丰筋多力的七个大字:广仙志·卷三十八。

    那两位随从抱着的箱子里,也全都是《广仙志》。

    没错,这便是二姐方才告知之事:大祭司此次取经,竟抵达了仙界。

    也即是说,以往我们在书本上看见的、在祷文中听见的、在传说中幻想的种族——仙,他们真的存在。而且,大祭司不仅到了那里,见过百仙,取回典籍,还寻得了直达仙界的道路。

    “思伯,你总算回来了。”父王亲自上前扶大祭司起来,神采飞扬道,“今天真是好事成双。快快随寡人入宫。”

    “是。”大祭司弓着身子,毕恭毕敬,跟父王进入玄鸟华盖。

    玄鸟起飞前,我拖着翰墨纵身跃入华盖。待父王发现我们,华盖已升入空中。不过,父王今儿心情好,竟没教训我,只命我们安分坐好。我和翰墨坐在大祭司两侧,我拽着他的广袖说道:“思伯爷爷,你真的看到仙人了吗?”

    大祭司笑道:“是啊,小王姬。仙界真的很大,比我们溯昭大多了。”

    我道:“那他们长成什么样呀?”

    翰墨道:“他们有几条胳膊,几双眼睛?”

    大祭司呵呵笑起来:“他们大部分长相和人、妖差别不大,都生着黑发,双手双脚,然周身之仙气却大有不同。他们身如轻风,飘渺如云,多能腾云驾雾,御龙飞升,一日千里。”

    我和翰墨更加激动,问题像连珠炮一样提出来,争得差点扭打起来。后来,还是父王一言令下,我俩才乖乖闭了嘴。直到华盖在紫潮宫昭龙大道前落下,我们下了车,才终于抽出时机,再度缠上大祭司。只是大祭司跟着父王往前走,分不出精力搭理我们。

    父王道:“尚未登基时,寡人曾游历东海,在那里结交挚友,月下共饮。思伯,你猜猜,他是个什么来头?”

    大祭司疑惑道:“臣愚昧。”

    “寡人也是昨日才知道,他亦来自仙界。”父王大笑道,手向紫潮宫正门摊开,“他已在里殿内等候我们多时。”

    第8章 玄月之怒

    见到殿内翠衣男子的背影,那冷不防的惊悚,真是腊月里遇了狼。原来父王所谓的仙人,竟是帮我拿下玄月的开轩君。他还是那么彬彬有礼,静若处子,见了来人,不论是谁,先把一阵拱手点头的客套做个周全再说。

    虽然看他这样,我都觉得很是麻烦,但一来礼多人不怪,二来也说明了我大溯昭还是甚有面子,连仙人都对我们让步三分。长辈们客套完之后,父王把我和二姐叫到前面,道:“开轩君,给你引见一下。这一位是我二女儿,流萤。”

    二姐双手合拢在胸前,颔首屈膝,行了个婀娜的礼。成年后的二姐就是好看,她甚至都没看开轩君一眼,只低眉敛目,朱唇微扬,开轩君便像被妖精勾了魂的书呆子一般,傻傻地望着她,之前那文雅姿态早已被抛在九霄云外。

    直到父王催促,他才有些窘迫地回礼道:“二王姬,幸会,真是幸会。”

    再看看我二姐,睫毛扇得跟蝴蝶翅膀似的,连正眼也不敢瞧他一下,只娇弱道:“见过开轩君。”

    若不是人这么多,她大概会恨不得和羞走,倚门回首,摘朵青梅嗅一嗅。

    我正心想这俩人是看对眼了,忍不住偷瞄父王一眼。果然,他脸上也挂着一抹不明意味的微笑……这次第,怎一个肉麻了得!我已经被这三人眼中传递的雷电打得外焦内嫩,却听见父王继续道:“这是我小女儿,洛薇。”

    “小王姬,幸会。”

    同我说话,开轩君正常了许多,甚至还趁他人不注意时,朝我轻轻清了清嗓子。他没忘记前夜之事,但还是很够义气地替我保密。这姐妹,可以交。

    再后来便都是长辈的事。开轩君与父王、大祭司一同畅饮聊天,二姐作为王储,亦坐在一侧旁听。只是在这过程中,她与开轩君眉来眼去可不知轮了多少次。他们每对望一次,那寸寸柔肠,那绵绵情意,都使得我和翰墨便在底下发抖一次。

    “这真是花椒煮了猪头,肉都酥麻了。”我面色苍白地伸直双手双腿,跟僵尸一般抖动嘴唇和四肢,“倘或以后我瞧上什么人,也如他们一般,便挥刀自杀。翰墨,你切记莫要拦我。”

    “好兄弟一辈子。我一定为你磨刀,让你去个痛快。”

    “都说了是姐妹,好好的姑娘家,为何要硬充汉子?”

    无视了翰墨的抗议,又一次看向二姐。唉,都开始玩衣角了,二姐这次病得不轻。

    其实,也不能怪她没出息,原本有史以来,我们溯昭氏便对仙有莫名的憧憬。只是在我们心中,仙人应该更像大祭司那般模样,瘦瘦的身子穿着宽宽的袍子,细细的手指捋着长长的胡子。这开轩君虽然是几百岁的老家伙,看着却与二姐同龄,还有超出意料的漂亮皮相,因而二姐动心,也不是那般难以理解。

    渐渐地,长辈们的话题从仙术转移到了政治上。我和翰墨很快坐不住,便令仕女把玄月抱过来玩耍。

    看见一头长着翅膀的小老虎,翰墨果然也虎头虎脑地兴奋起来。他趴在地上和玄月对视、对嚎,听我叫它的名字,狐疑道:“玄月?这明明是头公虎,你何故给它取个如此娘娘腔的名字?喂,洛薇,你不是男人么……”他后面的话,被我发射的冰渣堵在口中。

    不经意间,父王也看到了玄月,笑道:“薇儿,你到何处弄来这么只老虎,还长了翅膀,有趣。抱过来看看。”

    我把玄月抱起来,走到父王身边。正想递给他,玄月却吼叫起来,对着大祭司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爪子一阵乱舞,爆发着它自以为很有威慑力的杀气。我摸摸它的脑袋,觉得它有些可怜,思虑半晌,也不知该不该放开它的翅膀。

    只见它挣扎着想往前冲,两只黑溜溜的大眼对着的方向,竟是大祭司外披上的虎皮护肩。那虎皮是绛红底,黑条纹,颜色艳丽,毛发光亮,看上去和玄月似乎是同一品种。莫非……

    大祭司也感到了玄月的怒火,指了一下自己的肩:“你是在看这个对么,放心,这与你毫无关系。”

    玄月却被彻底激怒了,扯着奶声奶气的尖嗓子一阵乱嚎,挣脱我的怀抱,飞入高空,跳下来挂到大祭司脸上,卖命地在他脸上乱抓出十多条血口子。

    等它被大祭司捉住扔到地上,大祭司的脸上已经黑血淋漓,就跟刚从十八层地狱里爬出的鬼似的。大祭司抹了一下脸,颤抖着手指指向它:“反了,反了!陛下,这妖虎想要臣的命啊!”

    只是,大家的注意力都停留在大祭司的脸上。父王道:“思伯,你的血……为何竟是黑色?”

    “陛下有所不知,臣在返乡路上被毒蜘蛛咬伤,迄今仍未痊愈……”

    然而,他解释得越多,玄月便越愤怒。它如小蜜蜂一样,扑翅吧嗒吧嗒飞起来,欲再度袭击大祭司,但翅膀似乎还不够强硬,抽了两下,便又掉在了地上,摔出响亮的“啪”声。

    尽管如此,它气势是满的,赶紧翻过来,弓着背,立起浑身软毛,奶声乱吼也没有停止过。大家都在忙着照顾大祭司,父王拂袖让我带着虎崽滚蛋。

    我只能面带愧色,抱着玄月溜了出去。

    回寝殿的一路上,与它作斗争,便耗尽了我所有力气。沧瀛神啊,这小虎崽是刚生下来没多久不是,怎的就发育得如此健壮?现在还是婴儿虎就如此凶残,长大岂不是要翻江搅海。继续如此养着它,那可真是背着石头上山。只是,想到它小小年纪便孤苦伶仃,又觉得它实在可怜。

    回去以后,为是否留玄月这问题,我还真苦恼了有那么一会儿。而玄月好像傲气得很,好似看透我的心思,趁我不注意之时,自己溜了出去。我出去寻它,焦头烂额地找了近两个时辰。

    直至黄昏时分,血染夕云,飞絮映日暮,我终于在一个偏僻空殿旁,发现一排袖珍虎爪水印。我沿着那找爪印跟去,几下就抓到躲在草丛里脏兮兮的虎崽。

    “你真是令人不省心!”我在它屁股上狠狠拍了两下,“自己惹了事,还不让别人责备不成?伤了他人,你可知错?”

    谁知它非但毫无悔过之意,还摇动尾巴,和我对打一阵,甚至想来咬我。我气得不行,想要把它翻过来打,却听见身后传来幽幽的声音:“这妖虎,恐怕留它不得。”

    “什么人?”我回头望去。

    此声带着些回音,似乎是由空殿传来。我提心吊胆地四下探望,没见着一个人。直到空殿的帘栊被掀起,里面探出一张白生生的脸,跟死人一般。我吓得差点坐在地上,但很快意识到那人是大祭司,心神未定地拍打胸口:“原来是思伯爷爷……为何说它留不得?”

    大祭司道:“这妖虎身带戾气,食人从首始,长大以后,怕要吞食主人。”

    从脑袋开始啃人?我打了个哆嗦,道:“思伯爷爷为何会知道?”

    “因为,我见过它父母吃人的样子。”大祭司指了指肩上的虎皮,“这两只妖虎很凶狠,吃了我许多朋友家人。来,把它给我。”

    朋友家人?大祭司家人全在溯昭,他只带了随从出行。我抱着玄月后退一步,提防道:“这么说,玄月的父母真是为你所杀?”

    大祭司走出空殿,步步逼近:“小王姬,请把妖虎交出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