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以泽 - 第4节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这一年,我四十二岁,正处于最令父母头疼的年纪。每次我一调皮捣蛋做错事,父王总是会义正言辞道:“身为我溯昭氏王姬,你以为自己还很小不成?你可知凡人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他们到了你这岁数,都儿孙满堂了!”

    对于此等蓄意刁难,我总能快速而机智地回答:“蚊虫到我这年纪,都已轮回了上百次。怎不叫我跟它们学学?”

    违抗亲爹,激怒亲娘,以及和兄姐闹别扭,已经变成了我人生中最大的乐趣。

    是年,时逢早春。是日,也是二姐六十岁整的生辰。

    我知道,这一整天,沧瀛祭坛那都会热闹得很。因为,父王及文武百官正在那为二姐举行成人仪式,以及王储钦点仪式。

    如此盛大的事,怎可少了本小王姬?

    然而,由于之前我练法术时用力过猛,用冰渣把翰墨的屁股扎成了马蜂窝,还害他跌了个仰八叉,已被关了三天禁闭——三天,三天啊,寝殿里一滴水也没有,我都像个棒槌似的在里面无聊乱撞!

    好在翰墨非常讲弟兄情义,是个好姐妹。起床后没多久,我便在门缝看见了一缕小小的溪流。我伸出食指,在空中转了转,那些水便逆流入半空,慢慢将我环绕。

    之后,水之力便托我起来,令我慢慢升起。我飞到寝殿最高的窗扇前,将之打开,半个身子一出去,果然便看见了下方与我里应外合的翰墨。

    他正撅着屁股,提着一大桶水,朝我打了个响指:“走。”

    确切说来,五十岁才可以学纵水登天术。但是,我早已经偷偷背着夫子把它学得差不多了。翰墨一直不务正业,唯一能引起他兴趣的便是冰雕课,他即便到了五十岁大概也别想飞出一尺高。

    因此,为在不为察觉的情况下顺利抵达祭坛,我以极不熟稔之登天术,把我们俩同时拽至空中,磕磕碰碰地飞到了山顶。于是,一路上我俩都在惊慌失措的悲鸣中度过……

    这画面太美好,我简直不敢想。

    东风吹新碧,满山笑桃花。

    祭坛上,所有权臣名将都在场。上千名溯昭氏整齐祭拜,正朝着岿然不动的沧瀛神。而在那么多人里,我一眼便看见了二姐。

    溯昭女子六十岁,正是花苞初放的年纪。二姐身披紫丝罗带,新妆轻盈,点脂匀粉,往祭坛前方一站,便似采珠日的雪珍珠,十五月夜下的繁花,千年狐妖酿制的蚕月。

    成人仪式中,女子需解发,男子需束发,均由女性至亲完成。因此,母后走上前去,亲自为二姐解开绑好的头发。然后,她的青发碧波般流淌下来,顺滑地披满肩,半掩纤纤杨柳腰。

    二姐的美丽太动人,以至于我的心脏停跳了一瞬。

    由于大姐消失太多年,回来无望,所以二姐一成年,父王便决定让她成为王储。所谓一箭双雕,权色双收,便是二姐现在是境况。大姐如果看到二姐现在的样子,大概会气吐血……不,我逗闷子呢,以她那种奔放自由的个性,看见这种场面,大概只会抚掌撒花,热烈庆祝。

    “二姐果真是个大美人,我要上前去看个仔细,你在此好生等我,别丢了。”这些年翰墨比以前还要高许多,沉得像块石头,我实在提不动了,直接把他扔到地上。

    受伤的屁股再次受到冲击,翰墨捂着痛处,涨红了脸:“别,别去啊,殿下回来了,他肯定会发现你……”

    听闻此言,我已飞到一半,且惊愕地开始四下寻找哥哥的身影。不想被锁在家里三天,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也无人告诉我。一直以来,由于他体质与溯昭氏不同,始终不能学我们的术法,九年前,他便长时间在外拜师学艺,鲜少回溯昭。上一次看见他,已是两年前的新年夜。去年更过分,他干脆所有节假日都不曾归来。

    不出一会儿,我便在百官前排看见了哥哥。

    香气暖春,乱红初坠,满树绯红桃花烟浪起。他便一身雪白站在一树桃花下,锦衣金绣,玉树临风,黑发冉冉随风起。

    记得上一回见他时,他分明还只是个少年模样,纤细而娇贵。这一次再见,他长高了许多,手掌变大,肩宽了,已有几分成年男子的味道。只是我一直没明白的是,他明明是凡人,何故身体成长速度与溯昭氏差不多?

    忽然见他转过头,对身边的人说了两句话。他的侧颜依旧清秀瘦削,轮廓却带着一丝犀利的英气。此番神形,真是令人如论如何都想不到小时的包子。

    之后,我才留意到,和他说话的是一个黑发女子,娇小玲珑,意态幽闲,也不知是个什么身份。只见那女子拉了拉他的袖子,他低下头,听她说了一句话,便淡淡笑了起来。

    他明明是在对那女子笑,我所能看见的亦只有一个侧脸。但是,我却不由想起“溯昭五杰”之一女诗人婉然曾写过一首长诗《溯美人》,其中有两句是这样:“一笑转春思,二笑断春魂。云鬓如烟碧,轻袖醉冥紫。”

    恰逢此刻,二姐的成人仪式开始礼乐祭祀,一阵琵琶声自祭坛飘来,是列队齐奏,大约有十来人,声如珠落玉盘,弦弦断肠。随着琵琶声变轻,旋即独奏传来的,一首孤高冷寂的箫曲。曲声呜咽,音尾颤抖,刚好迎来一阵春风,抖落更多桃花。

    哥哥轻笑过后,拂去了肩上的花瓣,又重新回到原来的站姿。

    可是,那个画面,我是如何也忘不掉了……

    一阵神魂颠倒后,我忽然察觉到自己真是太大逆不道了——怎么可以这样想自己的哥哥?可是,那天杀的《溯美人》诗句,竟再一次在我脑海中蹦跶:

    一笑转春思,二笑断春魂。

    沧瀛神保佑我免遭天打五雷轰啊!那首《溯美人》,讲了灵景王在位时,一位风流的王孙子弟与青楼名妓相恋的故事。最后名妓遭到始乱终弃,穿上嫁衣投洛水自尽。而这倾国倾城的二笑,写的就是那名妓的笑……

    哥……我真的知错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老想把哥哥写成美人受已经玩坏节操的小天使闪闪分割线————————

    第6章 舞榭歌台

    欲把兄长比歌伎,理应被雷劈。只是万万没想到,报应来得如此快。

    我尚处于自我忏悔中,傅臣之身边的女子已察觉到我的存在。我的登天术本不娴熟,与她目光相接的刹那,我吓得抖了抖,差点把自己摔在地上。然而,她却像是发现有趣之事,露出狡黠一笑,眼睛眯了一下。

    之后,我跟中了邪一般,浑身灵气都不再受身体控制。原本往上升的法术,竟被另一股力量带动,拖着我往人群上方飞去。由于动静太大,群臣纷纷抬头。

    顿时,千百道炽热的视线把我烧成了个筛子,我很不负众望地飞向二姐斜上方。

    终于力量中止,我在她面前摔了个狗吃屎。

    数百个人整齐的抽气声响起,此后万籁俱静,除却空谷中还有一阵阵抽气声回荡。抬头看了一眼二姐,她轻掩朱唇,花容失色。而眼角瞥了一眼父王,我朝他露出一个活泼可爱的微笑,他整张脸却还是暗灰色。

    这下真是死得彻彻底底了。

    当日黄昏,我垮着一张脸,双手高举一把椅子,跪在紫潮殿后花园中。

    父王负手在我面前来回踱步,不时停下,怒道:“你到底在做些甚么名堂!堂堂溯昭小王姬,居然偷偷使用纵水登天术,还在那等肃穆之地,出这么大的糗!王室颜面何在!你父王颜面何在!”

    母后一如既往扮演着和事佬,一边劝解父王,一边不痛不痒地训我。今日事大,父王早已不吃她那套,只是冷不丁地看了一眼傅臣之。

    尽管这些年哥哥总是在外闯荡,父王却是越来越信任他,瞅着他也是越来越顺眼,若不是他并非溯昭氏,父王大概立即会立他为王储。而从紫潮宫起,傅臣之便不曾发言。他如腊月的雪山寒松般站着,沉默而笔直。

    直至迎上父王的目光,他才终于说道:“洛薇,今日你确实太没规矩。”

    眼神之严厉,语气之苛刻,真是符合他一直以来在父母面前的兄长调调。这也就罢了。只是两年未见,一见面就这态度,还直呼我姓名……尽管毫无证据,但我凭感觉也知道,害我丢这么大脸的人,正是跟他一同前来的不知名黑发臭丫头!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充满杀意地看了他一眼,别过脑袋看向别处,不再理他。

    父王又教训了我一阵子,便对傅臣之说道:“臣之,你看好她,不跪满一个时辰,不许她起来,不许她吃饭。明日大祭司也回溯昭了,待与他会面回来,寡人要看见这野丫头写好千字悔过书。”

    “是。”傅臣之答得极快,“谨记叮嘱。”

    父王携母后拂袖而去,留我和傅臣之在原处大眼瞪小眼。我举椅子举得手也酸了,他却冷淡地俯视着我,只丢下简练的两个字:“跪好。”而后他也离去。

    我若真愿好好跪,那葫芦藤上也该结南瓜。他身影刚消失在拐角,我便“哐当”一下,把椅子翻过来砸地上,站起来一屁股坐在上面。但是,任我再是胆大如斗,也不敢跑太远。

    渐渐地,天色已暗,闲园里,杏花半开半落,飘下几点零星花瓣。抬头望月,明月填满半片天空,独照高楼。

    正巧花园建立在山峰边缘,可俯瞰城内全景:下有朱楼碧瓦,穷尽雕丽;上有溯人弄水,仙鹤孤翔。月华延绵至视线尽头,那些子民也似在追随而去,只留下满城银白与水光。

    在紫潮宫与地面之间,还有许多悬空碎岛,上建楼阁台榭。有的华宅黯淡无光,有的楼宇却灯火通明。那灯火通明处,往往门庭若市,花天锦地,有女子倚栏而望,衣香鬓影。客人们也是身驾玄蛇高车,华冠丽服。

    小时我便问过父母,为何不带我到那空中楼阁玩耍,父王的答案总是格外无趣:“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想到这里,我还真从怀里掏出一本《百鬼通史》,靠在一株杏树下阅读。除了儿时被蟠龙绑架那次,我便不曾离开过溯昭,也只能通过读书,来满足对外界的好奇。因此,近两年读的书里,这本绝对可以名列前三。

    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故事,是画皮卷里的《花子箫》:

    “花子箫者,画皮鬼王也。世为仙君,年数百岁,号权星长君,仙名子箫。有清才,擅墨画,守御东月楼台轩辕座,闲居养性。误娶魔女青寐,为徇情枉法之私,因遭天谴,坠落地府,受苦无间,永世不得超生。炮烙为枯颅,遂以画皮掩鬼身。其深居简出,时人莫知之。唯七月十五日,复出阳间。其色如桃花,鬓发如鸦,凡得遇者,常致思欲之惑。”

    受苦无间,炮烙为枯颅,岂不是指他们把他丢到十八层地狱中,从一个大活仙人,熬得皮开肉绽,最后只剩下骨头?

    之前读过有关仙的书,几乎都是溯昭氏写的,无一不是把仙界描述得风光旖旎,尽善尽美。然而,这一本书是大祭司取经时,从妖手中买来的。读过之后,才知道仙界居然还有这等惩罚方式,可见仙门似海,天条森严,似乎不像想象般美好……

    此时,身后有人道:“夜晚读此书,也不害怕?”

    本不害怕,听见这声音,我吓了一跳,手里的书也掉在了地上。正弯腰准备捡起,另一只手将之捡起,拍了两下,递回给我。提眼一望,发现身后之人,竟是傅臣之。

    我快速将书藏在怀里。杏花盛开,重重压低枝桠。傅臣之拨开那枝桠,满脸质问之色。我才察觉,自己和他身高差了一大截,尤其此刻,我做贼心虚,耷拉着脑袋,更是只到他的胸口。只是,不服输向来是我的本能,这毛病曾被父王说成是“见了棺材还不掉泪”。

    我无法哀求他,只道:“你可不准跟父王告状。”

    “不行。”他断然道。

    完全没想到他如此不讲情面,我呆愣了半晌,愤愤不平道:“你在外面私会姑娘,还把她带回来,我也不曾在父王说过半句是非。这样以怨报德,哥哥觉得合适么?”

    傅臣之冷哼一声:“不说是非,是因为你尚未寻得机会,便被父王罚在此处。”

    “不会,你得信任我。哥也快成年了,总该给我娶个嫂子回来不是?”我笑得没了眼睛,“哥之百年好事,妹定当欢天喜地。”

    “此话当真?”

    “绝对当真。必须当真。”

    他依旧一脸不信任,望着我许久,忽然狠狠捏了一下我的脸颊。我痛得惨叫一声。他道:“那女子是我同门师妹。我向师父请假回乡,她无论如何也要跟过来看。你尽瞎想些甚么?”

    “哦,原来这样。”

    “你如此失望,是几个意思?”

    我扁扁嘴:“没意思。我以为自己可以当姑姑了呢。”

    傅臣之眼神一黯,道:“此事不用你操心。”

    虽然哥哥一直喜怒不形于色,但我们毕竟一起长大,此刻能明显感到他心情不佳。得把他哄开心,否则我的下场通常是极惨极惨的。我拉拽他的衣袖,眨了眨眼:“如此也好,哥不会被别人抢走,可以多留在我身边几年。”

    傅臣之看了一眼我的手,听完我的话,又怔了怔,道:“其实,我明天便又要走了。”

    “啊?只回来一天?”

    “今日回来,是为参加二姐成人仪式。师父那边尚有任务未完成,我得连夜赶回去。”

    我有些不乐意了:“那,我下一次见你,又要等到何时?我的成人仪式么?”

    傅臣之皱了皱眉:“我也不知道。只能说尽快。”

    “好吧。”我长叹一口气。本想继续说点什么,却看见他手腕处有东西晃动。转眼一看,那竟是一个小冰坠。我惊喜地拉起他的手:“这不是我送你的么,你居然还留着?”

    溯昭的冰雕,早已成为了我们独有的文化。只有我们可以凝聚灵气,令小范围的冰块在施法者寿命结束前不化。他手腕上的鹿形冰坠,应该是我小时在冰雕课上的杰作。我把腰间的形状一样的木雕坠举起来,在他面前摇了摇:“看,你送我的这一个,我也留着。”

    傅臣之沉思了一阵,摸了摸我的脑袋:“薇薇。”

    “嗯?”

    “我会很快回来。”他温柔地凝视着我,认真得像是在海誓山盟,“……等我把最后的事情处理完毕,便会回到溯昭,陪在你身边,再也不去任何地方。”

    哥哥一向严格挑剔,忽然这番态度,真是好生不习惯。我脑袋还顶着他的手掌,便拧了拧脖子,对着宫殿外的方向:“哥,其实我一直有个心愿……”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答应你。”

    “那些地方。”我指着城内灯火辉煌的空中楼阁,那里一片人声鼎沸,莺歌燕语,“我想去那些地方玩耍。”

    傅臣之顺势望去,面无表情:“不行。”

    “为何啊?”

    “那不是姑娘家该去的地方。”

    “你胡说!那里明明有好多姑娘!”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