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以泽 - 第3节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我相当高兴,因为点心里有我最喜欢的苏莲糕——当然,此糕只由普通莲瓣制成,并不是由真正的苏莲做成。苏莲是一种罕见莲花,我只在传说中看过。尽管如此,这夜的苏莲糕口感软糯,香浓美味,令我食指大动地吃了许多。

    不巧的是,翰墨这小子竟和我口味一样,我俩从口头之争,发展成了大打出手。傅臣之相当自觉,义不容辞地出来保护我。最后,翰墨被我用泥冰块糊了一脸,都还要多亏了他。

    那一瞬,我觉得有个哥哥真好。

    不过,也真的只是一瞬而已。

    因为吃得太饱,后来我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夜渐深,母后派人来带我们回去休息,我却百般推脱,将之撵走。傅臣之也跟着来劝我就寝,我自然也不会搭理他。再三劝阻后无用,他做了件骛奇之事:他面无表情地拔出花瓶里的花枝,把水全部倒在翰墨脑袋上。

    只听见翰墨咆哮一声,他把花枝重新插回瓶中,放回原来的位置。接着,他绕到我身后,对着我的腰左右两侧捏了几下。

    “哈哈,哈哈哈哈……”我极怕被挠痒痒,疯狂的笑声响彻夜空。

    母后带着军令侯夫人赶过来,看见翰墨被淋成落汤鸡,花瓶里的水被抽空,满地冰渣,还有一脸震惊的我,便将冷如霜月的目光投到我身上。

    我百口莫辩,傅臣之却道:“这不怪妹妹,都是我做的。”

    母后本是半信半疑,这下一口咬定罪魁祸首是我。

    最终,我被她像抱小狗一样趴抱在怀里,亲自押送回房入寝。回去的路上,她还凶道:“你何故鼓着个脸?你何故瞪你王兄?他想替你背黑锅,被我识破,你还要怪他不成?”

    我还是横着眼睛瞪傅臣之。傅臣之扬了扬眉,背着母后捏住我的脸,嘴巴动了动,无声地说了个“如何”,继续耍得一口好花腔:“妹妹好生可爱,连生气都教人如此喜欢。”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这仇我是记下了!

    此后,我与傅臣之势不两立,明争暗斗,尔虞我诈,无奈他每次都能瞒天过海,杀人于无形之中。他那棺材座子的脸确实是把利器,永远如此冰冷正直,导致旁人在我俩之间做选择时,总是会倾向于相信他。我等啊等啊,终于等来了个伟大的节日——采珠日。

    顾名思义,采珠日是到海里采珍珠的日子。这一日,溯昭氏们会成群结队,离城下凡,自北海上方集体施展纵水术,令海水转出漩涡,直通海底,然后,其余人再跳入海底,寻找蚌壳珍珠。在《溯昭辞》里,那句“鸿雁含珠落沧海”,便是出自这里。

    我的阴谋诡计,也将出自这里。

    这一天,皓天舒白日,灵景耀碧海,父母带着百官进行采珠仪式,我、二姐和傅臣之在一队。我们骑在同一头翳鸟背上,抵达北海上空。

    仪式结束后,千万民溯昭氏同时施展起法术。霎时间,细长水流从海面飞起,从远处看去,如同千百条钩子拉开了蚕丝,画面美丽不可方物。当海底岩石显露,便有许多人跳到海底,掏出新鲜的蚌壳,打开盒,露出里面雪白发亮的珍珠。

    翳鸟乃五采之鸟,展翅可蔽一乡,从它这一头跑到那一头,还需要花点功夫。趁姐姐下海捞珠的空隙,我把傅臣之拽到了鸟尾处,冲他邪气一笑:“包子傅,现在你计穷力尽,该我崛起了!下去罢!”

    然后,我原地起跳,一头扎进海里。

    下坠之前,我听见傅臣之倒抽一口气。

    何为自损一千,也要伤敌八百,这便是了。待我被他们捞起来,便嫁祸于傅臣之这乌龟王八包子,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跟我玩阴的。我一边如此作想,一边张开双臂,准备与海水拥抱……

    谁知这时,一阵海啸卷过,海水方圆几十里内出现巨大漩涡,分开的海水中央,竟伸出一张怪兽的血盆大口!

    那口极大,几乎堪比下方的漩涡。我不由惊叫一声,想要躲开,那怪兽却猛地往上一冲,伸出利爪,将我擒住。待它慢慢从水中展露整具身体,我方察觉,这是一头龙。

    而且,它身长四丈,青黑交错,金瞳如火,赤带如织锦,竟和过去书本上描述的蟠龙对上了号。

    蟠龙身带剧毒,伤人即死。

    想到此处,我便不敢再轻举妄动,但止不住呜咽,惊恐之泪扑簌簌流下。

    不管别人是否也认出来,所有溯昭氏都被它这形貌吓着,惊呼起来,纷纷落荒而逃。傅臣之冲回翳鸟头,掉头飞来,欲与之对抗,却被蟠龙一掌击退至百步外。

    蟠龙牢牢地捏住我,紧得我喘不过气来。而后,更为可怕的事发生了:它长啸一声,卷起惊涛骇浪,大肆抖动身体,朝着海东面狂奔而去。

    不过眨眼的瞬间,同族们已变成无数小黑点,再过片刻,便彻底消失在昏云暗雾之中。

    汪洋溥博如天,海风摧山搅海,对这蟠龙而言,却如履平地。随着夕阳渐沉,黑暗袭来,我终于耐不住惧怕之情,嚎啕大哭起来。可不管我如何哭闹,都影响不了它可怖的速度……

    几百丈,还是几千丈。我不知它究竟跑了多远,只知道有刀般的风雨刮在脸上;周围一旦出现海岛之影,都会被迅速抛在脑后。

    直到冰裂声轰然惊响。海水澹澹,惊风颤栗,浩荡波涛冲涌升空三千丈,恍然凝结为一道冰门,在月光中犹如刀刃,挡住蟠龙去路,令万物静止。

    蟠龙紧捏了我一下,令我险些吐出来。然后,它原地深长吐纳气息,放慢了脚步,转身飞向海岸,一座孤高的陡壁。听见咔嚓之声,我低头往下一看,发现连海水都结成了冰块。那正是蟠龙利爪碰裂冰块的声音。

    已入夜。明月高挂夜空,竟小得如同一个银白圆盘。我从未见过这么远的月亮,因此海上一切,连通那深蓝坚冰,都显得飘渺虚幻,如坠梦中。

    蟠龙飘悠沿崖而上,在峭壁顶峰悬空而停,恭敬谦卑地垂下头去。

    它正对处的山峰上,有松岗赤亭,亭中放着玉罍琼杯。亭前站着一名青年,他背对我们而立,身材高而挺拔,黑发如水,长袍如烟,大片曳地玄蓝一如此夜的海。

    青年沉声命令道:“放了她。”

    蟠龙转眼没了方才的气势,轻手轻脚地把我放在悬崖边。然后,一颗金丹从青年袍中飘出,落在蟠龙爪中。

    青年道:“这个顶得上百名水灵。走罢。”

    蟠龙低头一看,金瞳中流露出惊喜之色,再朝青年垂首示意,长咆一声,顷刻间冲下山崖,没入深海。

    我魂飞魄散地跪在地上,望着眼前的青年背影,想说点什么,却颤颤巍巍地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我年纪太小,尚不会强大的法术。但是,这个男子的神力,哪怕是在十里外,也可以凭借本能感受到。

    他也不与我说话,只是走到亭中,为自己斟了一杯酒。

    青冥悬月,酒声潺潺。

    他身姿洒落若仙,又恍如月华,高隔云端。

    终于,他侧头望了我一眼,嘴角带着一抹嘲意:“小水灵,你胆子还真不小。”

    这般时刻,寻常人怕是会问问他是何许人物。而我却认真说道:“我是溯昭氏,不是什么水灵。”

    “水灵便是水灵,何来甚多名字。”他虽笑着,却毫不客气,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样。

    我衣衫湿透,浑身淤泥,早已无力站起,却依旧用袖子擦擦脸,挺起小小的胸脯:“都说了,本王姬叫洛薇,是溯昭氏,休得乱改名。”

    他终于不再坚持,只轻笑道:“行,叫你洛薇便是。”

    我想,这最初的狼狈,与最无意义的尊严,是一切孽种的罪魁祸首。

    导致往后上百个年岁中,哪怕我已忘却这一刻他的样貌和表情,也无法忘记此刻的感觉。那种不愿他面前屈服示弱的感觉,想要证明自己的感觉。

    大概只有这样做了,才会忘记自己与这个人之间距离究竟有多远。

    那是焚尽生命,摧身碎首,也永远追不上的遥远。

    第5章 应龙夜归

    月色娟娟,海声如诉,倏忽间,青年已饮尽杯中酒,望了一眼空中满月,似在自言自语:“今旧地空悬天英,也不知遗人尚有千载否……”

    他这番话显然不是说给我听的,我也听不懂,于是开门见山道:“我只看见一个月亮,何来天英。”

    青年道:“这两天没了,之前高挂了十天,也只能从此处望见。”

    “你在这里待了十来天?”

    “是两个月。”

    我愕然道:“两个月,都一个人在高山凉亭上,饮露餐风?哦不,是饮酒餐风。”

    “不是人人都需要进食。”青年继续为自己倒酒,仿佛在告诉我,有酒足矣。

    这人神力十足,莫不成正在修仙?莫非,他已是个半仙?抑或是,我和大姐一样,也在这孤岛上遇到了个散仙?不管是哪一种,都令人不由欣喜雀跃,我道:“敢问足下尊姓大名?”

    他转过头来望着我,眸载星光,鼻若雪山,颧骨两侧,有两条水纹形印记蜿蜒而下。原应是个楼高不及烟霄的美男子,他眼神却有一股独断专行的调调:“你应该更关心自身的安危。方才若不是我救你,你已经被那蟠龙捉回去当安胎药了。”

    “安、安胎药……?”我不禁捏把冷汗。

    “那蟠龙的夫人怀孕了,你们族人是最滋补的药。”

    难怪,方才它对我凶悍至极,却又不立刻杀掉我,原来是想把我活捉回去炖汤……想到此处,我不由打了个寒颤。可是,蟠龙如此猛毒,遇到这青年尽也负驽前驱,这令我对他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只是,我尚未找到再次追问的机会,他已击掌两下,对我说道:“现在天色已晚,你该回去了。”

    然后,大片阴影扩散在我前方的地面上。

    我原当是乌云,但转过头去,差一点又被吓倒在地上:不知何时,又有一头龙出现在了悬崖旁边,以同样垂首的姿态对着我们。只是这头龙背有双翼,周身赤黄色,比方才那一只还要大上许多。

    书中提过,龙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有鳞曰蛟龙,有翼曰应龙。

    这庞然大物,竟是头年岁过千的应龙!

    一日内连见两头龙,第二头还这么带劲儿,我一下觉得有些吃不消。但心想这青年有御龙之能力,除了被它凶桀的外貌吓上一吓,我知道自己尚且安全。

    下一刻,这应龙竟把爪子伸过来,捞我坐上它脑袋。我低呼一声,只听见那青年说道:“它这便送你回家。以后出门,还是谨慎小心为妙。”

    “等等!等等!”我随手抓住一根两根龙须,急切道,“我父王说过,只有仙才能御龙,难道……你是个仙?”

    “不是只有仙才能御龙。”

    “那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叫什么?今日之恩,洛薇必切切在心,有朝一日,当结草衔环以报……”越说到后面,我的身子越往前倾。

    “不过举手之劳,不必。”青年淡然道,“你我相隔甚远,多半今生不会再见。”

    “起码告诉我你的姓名!”

    “我没有姓名。”

    说罢,他又击掌两次。应龙朝天展翼,迎风而翔,三两下便把我带到了极远的地方。我扭头再度看了一眼那个青年。海风鼓起他的宽袖锦袍,他的曼舞黑发。

    那里不过一个普通至极的山峰,却满载了明月的清辉,以及在浓夜中绽放的绝世风华。

    两个时辰后,应龙将我送到溯昭外侧。有成群结队的翳鸟从溯昭飞处,五彩之羽灼灼夭夭,凤凰涅槃般渲染亮了夜空。重新骑回轻盈的翳鸟背上,松软羽毛的触感,令我立即放松紧绷的情绪。

    再度看见那占据半边天的圆月,回想之前发生的事,仿佛是做了一场绮丽之梦。

    我在翳鸟背上小睡了片刻,便被家人的叫唤声吵醒。

    他们真是担心坏了。母亲和二姐抱着我哭了出来,父亲反复检查我身上是否有伤。傅臣之则默默站在一旁,面色苍白,一语不发。

    母亲也留意到了他,便道:“唉,这孩子,从回来以后一直焦头烂额,寝食不安,一口饭都没吃……臣之,既然妹妹已经回来,你赶紧去吃点东西。”

    傅臣之只是摇头,小身板儿摇摇欲坠,好像脚都站不稳了。我从父母怀里挣脱出来,走到他面前。两人相顾无言,过了很久,我才拉住他的手:“哥哥,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

    他本只是面无表情,甚至还有些责备的怒气,听我这么一说,他先是一愣,接着抿着嘴唇,眼眶红了一圈:“好。”

    他转过身,拉着我往餐桌走,用袖子抹去眼泪。

    如果我没记错,这还是第一次心甘情愿地叫他哥哥,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他手心的温度。

    诚然,这一夜发生的事听上去荒谬可笑,但父母险些带我去看大夫这事,始终弄得我有些不愉快。他们坚信只有蟠龙出现,什么冰封海水、御龙青年,仿佛都只是我的梦话。

    而且,为了保全溯昭氏王族的颜面,他们命令我不许在外张扬此事。久而久之,我亦不再向人提及。只是我坚定,那人气质如此高贵不凡,必是个误落尘世的谪仙。

    之后的许多年里,一山松岗,一弯冷月,一抹青影,一龙夜归……这些景象,都曾数度出现在我的梦中。

    身为溯昭氏,我们原本就容易被水光和发亮的东西吸引。而那海面闪烁的万千冰粒,更如同一条星斗银河,在我心中打开了一片夜空……

    日与月与,荏苒代谢。俯仰间,二十七年过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