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汉 - 第2章 有意思吗? 战神王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盏茶时间后,方宁已驱车赶到江家。

    江老太太寿宴已然开始。

    别墅里张灯结彩,门外豪车林立,名流汇聚,热闹非凡。

    江家子弟皆西装革履,气宇轩昂。

    手持红酒,或觥筹交错,或言笑晏晏,一副欢快气氛。

    然而,随着方宁、江嫣然到来,别墅气氛瞬间跌入冰点。

    一群人眉头紧皱,趾高气昂,用厌恶的目光望着方宁,仿佛看向乞丐。

    “这废物怎么来了?家族不是说不让他踏入半步吗?”

    “不要脸呗,想靠着我江家吃软饭,这种人我见多了!”

    “真是厚颜无耻,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有无资格和我们并肩!”

    ……

    众人冷嘲热讽,目光冰冷刺骨。

    江嫣然闻言,俏脸苍白,指节颤抖。

    方宁却云淡风轻,对众人嘲讽置若罔闻,犹入无人之境。

    正在这时,人群分开。

    江嫣然表哥江恒,缓步而来,剑眉紧蹙,训斥开口。

    “方宁,你这个废物怎么来了?

    这里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趁老太太没出来,赶紧滚蛋,不要冲了老太太喜气!”

    话毕,江恒不屑得瞥了方宁一眼,等待方宁滚蛋。

    然而,方宁闻言,面色依旧平静如水。

    淡定自若拿了一些点心,旁若无人的品尝,似乎将江恒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观此,众人鄙视厌恶之色更浓!

    江恒对于他们而言,就是江家耻辱!

    江嫣然也柳眉紧蹙,几将朱唇咬出血来……

    家里是亏欠他了吗?

    为何要来这里丢人现眼?

    念及此,不由满心苦涩。

    果然,方宁已无药可救,为何自己还要对其抱有希望?

    或许,也该醒来了!

    “方宁,你在装什么大头蒜?

    老子让你赶紧滚,你没听到吗?

    一天天舔着脸吃软饭,你算是什么东西?

    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

    还有,李家二少已准备迎娶嫣然,你这废物赶紧和嫣然离婚!

    就你这一无是处的乞丐,也配和李少争女人,丢人现眼!”

    眼看方宁置之不理,江恒面色一变,疾声厉色。

    方宁这才仿佛有了反应,但却只是侧身,冷漠地瞥了他一眼。

    挥挥手,仿佛赶苍蝇一般。

    “你说完没?

    说完就闪一边儿去,不要影响我食欲。

    看到你这张脸就烦!”

    “你说什么?!”

    江恒瞳孔急剧收缩,表情扭曲。

    他从未想过,平日里窝囊懦弱的方宁竟敢还嘴。

    下一秒,他顿时怒火中烧,眼睛猩红一片,狞声怒斥。

    “cnm,你算是什么东西?竟敢骂我!

    老子给你脸才让你站在这里,不给你脸,你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废物东西!

    渣滓!晦气!

    我看,嫣然他爸就是被你克死的!”

    此言一出,江嫣然俏脸骤变,紧咬红唇。

    她虽说对方宁心生不满,却也不愿意被人如此羞辱。

    更何况,江恒还扯到了她死去的父亲!

    “江恒,你够了!

    无论如何,方宁都是我的丈夫,这是我的家事,容不得他人指手画脚!

    你给我闭嘴!”

    “我闭嘴?”

    看到原本逆来顺受的表妹反驳,江恒怒火攻心,瞳孔布满血丝!

    “我说的有错吗?

    这家伙本就是废物,他没入赘叶家之前,你爸好好的。

    怎么一入赘你爸就死了,难道你爸还是短命鬼不成?”

    “你!”

    江嫣然闻言,脸色煞白,手脚一片冰冷,她还从未受过如此羞辱。

    正在此时,江嫣然二伯江青山却是笑着走了过来,似是打圆场。

    “好了,都是一家人,吵什么吵?

    想要让别人笑话吗?”

    江青山春风满面,甚是虚伪。

    “嫣然,别介意,江恒就是这性子。

    你也知道,他都是为了你好!

    这不,李家二少追求你之事,江恒也出了不少的力气。

    不过要我说,你确实得赶紧和方宁那废物离婚,嫁给李少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毕竟是你二伯,难道还能害你不成?”

    江嫣然目光冰冷,她知道自己这个二伯看似关心,实则嘲讽,便未回答。

    江青山见状故意瞥了眼方宁,这才拍了拍额头,故作愧疚。

    “哎呦,真是老糊涂了。

    抱歉,二伯没看到,原来方宁也在这里……

    方宁,二伯不是有意的,只是口直心快,喜欢实话实说。”

    说着,他也不理会江嫣然越发难看的目光,信手从江恒手中接过一个木盒。

    “嫣然,大喜之日咱不说这个了。

    你帮二伯参谋一下,江恒的这个礼物怎么样?

    也不贵,区区三百万罢了!

    是江恒特意买给老太太的,听说是唐代的墨玉舍利檀珠,有清心安神之用,老太太喜欢念佛!

    这也是江恒的一片心意!”

    话毕,江青山将木盒打开,一件黑色手串浮现在众人眼前。

    透明圆润,散发出淡淡清香,沁人心脾。

    看浸色的确是一好物件。

    只不过,方宁在旁随意扫了一眼,眸中满是玩味。

    作为黑暗之王,他见到的古玩文物数不胜数。

    只是一眼就能看穿,这东西就是一粗制滥造的现代工艺品,潘家园十块钱能买三串儿。

    念及此处,他只觉无趣至极,却也不想生事,并未揭穿。

    然而,江恒却并不想就这么算了。

    他眼珠一转,握着手串儿在江嫣然眼前过了一圈,似笑非笑。

    “嫣然,今日可是老太太的70大寿,你们一家又准备了什么礼物?

    应该不是凡品吧。

    不如拿出来给我们瞧瞧?”

    江嫣然闻言,脸色一致,手中攥着一枚玉佩。

    自从父亲死后,她们家便彻底落寞,混得最为落魄。

    这一次纵然竭尽全力,也只是买了一块儿六七万的玉佩……

    此时,迎着江恒挑衅的目光,她咬咬牙齿将手掌摊开。

    江恒随意扫了一眼,不由嗤笑出声:“嫣然,这就是你们给老太太准备的礼物?

    不是表哥不近人情,这也太糊弄人了吧?

    就这玉佩,你们也能拿得出手?

    我要是你们,恐怕都没脸在这里站着!”

    冷冰冰的话语,透露出浓烈嘲讽意味。

    江嫣然闻言,悲愤交加,满目痛哭,指甲几乎将手掌刺出血来。

    看到江嫣然如此悲痛,原本默不作声的江恒不由脸色一沉,双目爆寒,瞳孔有杀意激荡。

    “江恒,拿一件赝品炫耀,有意思吗?”

    江恒闻言顿时面色剧变,心中一紧,脸上有慌乱闪烁,故作镇定!

    “方宁,你在胡说什么?

    什么赝品?瞪大你的狗眼看看!

    我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古董,价值三百多万!

    你这满口喷粪的杂种,哪懂什么真品赝品!

    你就是在嫉妒!

    废物,你不配站在这儿!

    赶紧滚!”

    江恒恼羞成怒,破口大骂。

    周围众人皆把目光投了过来,目露疑惑。

    而正此时,一名白发苍苍,满脸树皮的老人拄着拐杖从外面走入。

    扫了眼闹哄哄的大厅,眉头紧皱,不怒而威。

    “怎么回事?何人在此闹事!”

    一言既出,满屋肃静!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