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华裳 - 分卷(78) 在系列文里修bug(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他正想夸两句,抬眼便看见了对面的封白青,心思一转,在群里发了条消息。

    【哎,你们说灌醉他有用吗?】

    第83章

    灌醉可不可行?

    这个不知道, 但不妨碍他们试。

    至于怎么试他们把目光转到了花牌上。

    花牌里什么奖惩机制都有,除去一些极其掉节操的,管家几乎把市面上的种类都买齐了。他们便翻出和喝酒有关的牌, 拉着封白青玩游戏。

    玩法十分简单,先数好参与的人数,再减去一个1, 是多少就翻几张牌, 比如四个人翻三张,五个人翻四张,以此类推。

    翻好牌,便会用其他小游戏决出胜负。

    他们选的是掷骰子,掷出双6的是赢家。

    景西和路阿都是赌博高手,想掷双6很容易,不过这太显眼,二人便从另一个角度出发,打算轮流洗牌, 特意控制着频率,争取让封白青三四局就能喝一杯。

    路阿率先洗牌,洗完抽出几张放好, 坐回去摸了一把头, 比划一个二。

    众人一看便妥了, 第二张牌是喝酒。

    翻牌是顺时针来的,赢家只要保证能让封白青轮上这张牌就行了。

    然而想得虽好, 却架不住封白青的手气太旺,第一场就是双6, 他便随意指了一张牌。

    从他左手边开始, 每人要从他指的这一张顺时针拿牌。众人一一拿完, 喝酒牌被路阿拿到了。

    接下来赢家会命令一个人翻牌。

    封白青看向路阿,说道:就你吧。

    路阿:

    众人:

    路阿顶着他的视线一翻牌,中间写着两个字:喝酒。

    没有指定数量,那就是只喝一杯。景西忍着笑,给他倒了一杯。路阿痛快地仰头喝干,开了第二场。

    这次的赢家是大厨。

    他顿时激动,伸手一指:这张!

    其余人:

    特么的会不会数数,你还是进去做饭吧!

    食材都有AI处理,大厨玩的时间还是有的。

    他完全没意识到不对劲,直到人们拿完一轮,他眼睁睁看着喝酒牌被别人拿走,这才发现数错了一位。

    他沉默一下,依然选了少爷翻牌。

    封白青伸手一翻,是一张奖励牌,写着找赢家要十块钱。

    大厨:

    为什么!

    封白青心情愉悦:掏钱。

    大厨咽下一口血,转了十块钱给他。

    第三场终于没再出乱子,但赢家成了段池。

    他和封白青不太熟,见景西通过系统给他发消息,便说道:二舅吧。

    景西同样是奖励牌,能随意选人翻牌。

    他身为封白青的助理,自然毫无压力,笑着说:也是少爷吧。

    小夫夫齐心合力,封白青总算喝了第一杯酒。

    有了第一杯,第二杯还会远吗?

    众人斗志高昂,撸袖子继续玩。

    可惜封白青一向不好对付。

    他喝到第三杯的时候就觉出了问题,看了看脑残和小兔子:我发现一件事,你们每次抽完牌,他们都会看你们。

    景西很无辜:我们是洗牌的嘛,看我们很正常啊。

    也是,封白青好脾气地点点头,没有换人洗牌,而是吩咐说,你们两个坐我对面去,我也看看你们。

    景西和路阿一听便知道瞒不过去了。

    二人当即启用备用方案,把喝酒牌全抽了出来。

    一套牌的喝酒牌虽然有限,但全摆好后,桌上便有一大半都是这个,概率很高。

    封白青没有当场拆穿他们,就是想弄成这种局面。

    为了自然点,他们不可能每场都指他翻牌,绝对会相互指几次。

    狐萧和秦兆总有应酬,酒量向来不错。

    段池同样如此,加之有系统帮着清理酒精,简直毫无压力。景西和路阿都有系统,也无所谓,就苦了其他人。

    大厨倒霉地抽了一个连喝五杯,灌完后整个人就不好了。

    他的酒量本就差,刚刚已经喝了两杯,这五杯一下肚顿时晕乎,看一眼封白青,哭着扑了过去:少爷啊!

    封白青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他的额头:我还没死呢。

    大厨一把握住他的手:少爷,我知道你心里苦。

    封白青:我不苦。

    他瞥见狐萧他们要来拉人,趁机问,你们是不是想灌醉我?

    大厨:是啊。

    众人:

    擦,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

    封白青笑得很好看,温柔问:谁的主意?

    狐萧他们不等大厨开口,立刻捂嘴按手,把人拖了下去。

    封白青一点都不介意,耐心等着他们回来,示意他们继续。

    还继续?

    众人看着他,摸不准他是什么意思。

    景西和路阿则立刻不讲究了,要掷双6灌他。

    封白青的酒量比大厨差,等他们洗好牌,便斯文地站起身,表示要去洗手间。

    五分钟后,景西、段池和路阿同时收到系统消息:封白青找医疗AI清理酒精了。

    三人一起沉默。

    他们考虑过这种可能,没想到封白青还真的这么干了,他们一开始就不该存侥幸心理。几人看着封白青笑容满面地回来,都懂了这少爷的意思今天不醉几个,别想收场。

    路阿:【他下次去洗手间,我陪着去。】

    景西:【没用,他主卧有洗手间和AI,他非要回主卧,你还能陪着进去?】

    路阿:【】

    景西:【耗着没意义了,你主动自首吧。】

    路阿:【要是给AI动点手脚呢?】

    景西:【风险太大。】

    路阿心思一转就明白了。

    他们不确定醉酒后的封白青会不会开口说话,而封白青又不是个好糊弄的主,为了这点不确定暴露控制AI的能力,太不划算了。

    于是又玩了两轮,路阿便要装作痛苦的样子自首了。

    可没等他起身,管家助理便一拍桌子站起来看向了他,大着舌头说:你这什么破、破主意,都不管用!

    景西:

    路阿:

    其余人:

    自首和被揭发能一样吗?

    路阿默默看向封白青,对上了他温柔的目光,顿时忏悔:少爷我错了!

    封白青点了点桌上的大半瓶酒。

    路阿顿悟,拿起来干了。等他喝完,就见管家助理正大着舌头给封白青念心灵鸡汤,反应一下,干脆也装作喝醉的样子凑过去,再次把人家的感应器摘了,说道:你你说句话呗!

    封白青充耳不闻,淡定地要拿备用的。

    结果伸手一摸,发现没了。他扫一眼,见这脑残把偷走的感应器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另一边,管家助理抓住他的胳膊,抑扬顿挫地换了篇鸡汤。

    好极了,要造反。

    他把保镖喊过来,挣开小助理,解锁手机一个字一个字地敲下命令:【把这两个东西抬去泳池泡一泡。】

    路阿:

    保镖道声是,把这两人一抬,走了。

    临时灌酒方案,失败。

    等到几个醉鬼全被医疗AI清理完,所有人就都老实了。

    封白青换了新的感应器,和他们又聊了一会儿,便见早已醒酒的大厨领着AI把一盘盘的菜端了出来。

    茶花节的饭向来吃得晚。

    一群人热闹地凑在一起吃完饭,便已是深夜了。

    零点将至,封白青被推到了中间的团圆区域,让他许愿。

    封白青虽然没什么愿望,但知道身为大宅的主人得第一个许愿,便看了看这些漂亮的灯,许了一个正常的,希望他们这些人平安顺遂。

    他说道:我好了。

    狐萧笑着说:那换我们了,我希望表舅能尽早开口说话。

    景西:希望少爷真正的健健康康。

    路阿:早日告别感应器。

    大厨等人:少爷长这么好看,声音一定特别好听!

    砰砰几声,远处放起了烟花,盛大而徇烂。

    封白青静静地看了一会儿,说道:行了,都回去睡吧。

    休息一晚,转天一早狐萧和秦兆就要回去了。

    狐萧不舍地抱了他们一把,上车前最后看一眼封白青:表舅,有空去大提琴星座玩玩吧,我们那边好多美食。

    封白青微笑:好。

    狐萧:希望咱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能开口说话了。

    封白青不置可否,目送他们离开,转身回到了大宅。

    管家等人则都有些意动,觉得旅游的主意不错,四处走走看看,兴许某一刻就看开了,他们便询问少爷要不要出去玩。

    封白青说:再等等。

    景西知道他这是想等封家的消息,便耐心陪着他等。

    资金短缺毕竟是客观事实,封家再怎么挣扎也没用,没坚持多久就破产清算了。

    煊赫的家族分崩离析,一部分在这过程中和封家主他们决裂,另一部分则由于共患难过,倒是比之前更加团结了,比如封家主和他的儿女们。

    封白青对他那几位哥哥没什么意见,反正凭他们的能力,破产了也能另起炉灶,他只是单纯地不想让他的渣爹过得太舒坦,便把渣爹睡儿媳妇的事通了出去。

    根据小兔子的调查,没下限的封家主有一段时间沉迷睡儿媳妇,一群儿媳妇他至少勾搭过五个。封白青知道后便一直在等时机,此刻刚刚好。

    这次他没用自己的手,而是找了一个恨他们的封家人,暗中把消息透漏给了对方。

    于是几天后,封家主和儿子们大吵一架,凄凉地出去独居了,身边只有AI照顾。

    风水轮流转,封白青通体舒畅,这才决定去玩。

    管家他们早已做了不少计划,便拿给他看。封白青简单扫一遍,选了去大提琴星座的路线,然后买了艘私人飞船,示意管家去跑手续。

    而就在这个当口,封家主联系了他。

    封白青早已把人拉黑,对方发的是邮件,说的是想把他妈当年的真相告诉他,希望他能单独出来一见面。

    他妈如何,封白青一点都不在乎,倒是对单独两个字比较感兴趣。

    难道渣爹走投无路想绑了他,或和他同归于尽?

    上赶着犯法,封白青自然得成全他,立刻痛快地同意了。

    不过单独是不可能的,他得暗中带着人。

    只是他自己对生死无所谓,却不想跟着他的人受伤。于是思考一番,他找了一个有安检的景区,包了里面的一座酒楼,当天见面才把地点发给渣爹。

    做完这一切,他一面思考渣爹还能有什么作案手法,一面把身边能打的都带上了,出门直奔酒楼。

    第84章

    双方约的中午见面。

    封白青到的时候, 景区已经有了不少游客。

    他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便放慢脚步看了看两旁的风景,用了一些时间才抵达酒楼。

    酒楼临湖而建, 湖面广阔,四周种着茂盛的树,郁郁葱葱的。

    封白青站在窗前环视一周,心想不管怎样,这湖水至少给渣爹提供了一个藏尸的选择,就是不清楚安检把危险物品隔绝后,渣爹还会不会动手。

    想到这点,他便有一丝的后悔。

    要是渣爹放弃了念头, 他们今天不就白来了嘛?

    他琢磨着激怒对方的办法,回身打量酒楼, 决定在大厅招待客人, 便示意小兔子他们去包间。

    作为能一打多的好手, 景西和路阿这次都来了。

    二人带着保镖找了间离大厅最近的包间, 吩咐系统盯着封白青那边的动静, 拉开椅子坐下了。

    景西call了人工智障:那边真想动手?

    系统:没有, 来了好几个人,都是在族里地位蛮高的老人

    它说着一顿, 有一个不是封家人, 脸上戴着面具。

    景西:谁?

    系统查完身份, 汇报说:是个小明星, 他妈以前的朋友。

    景西:还真是为了他妈的事?

    系统:不知道, 我一直在听他们谈话, 他们在数落封家主, 说他睡儿媳妇不对, 暂时没提今天的计划。他妈这事没什么真相或内幕,估计是找个人骗他吧。

    景西是看过剧情线的,知道没出现过小明星,猜测要么是蝴蝶效应,要么就是不怀好意。他想起这条线上一直都没出现的红点,说道:仔细盯着。

    系统应了声,继续盯人。

    封白青无聊地坐在大厅等了一会儿,很快也看见了这个阵势,知道肯定不是要对他下手,顿时失望。

    不过他脸上没有表现出来,目光在戴面具的女人身上一扫而过,和气地与族里的长辈问好,看向封家主:让我独自来,你却带了这么多人?

    封家主没有回答,而是转向了身边的女人。

    封白青明白她能在这种场合出现,必定不是路人甲,便直接问了:这位是?

    女人定定地看着他,上前两步,摘下了面具。

    她素着颜,五官精致漂亮,整个人温婉得像一幅画,是位难得一见的美人。

    封白青的瞳孔骤然紧缩了一瞬,紧接着便笑了起来,笑意完全不达眼底:爸,你该不会觉得这种伎俩对我有用吧?

    与此同时,通过大厅监控看到这一幕的系统叫道:那小明星长着和他妈一模一样的脸啊!这也太缺德了,故意整成这样,万一把人刺激狠了怎么办?

    景西心头一跳。

    按理说出现这种有可能会对主角造成影响的情况,世界运行线应该会作出预警。

    现在没动静,或许是bug太多能量不足,这件事没达到预警的级别,或许是封白青至今没开口,世界意识自动修正,觉得这是一次开口的契机,也或许这里面出了他不知道的问题。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