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华裳 - 分卷(76) 在系列文里修bug(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景西:他睡着了我看了几眼。

    狐萧:

    封白青:

    也是惨。

    封白青还是不太信有这么扯的事,但没再质疑,而是顺着这个话题问道:段池怎么肯放你进去这么久?

    景西:我装得好,他不知道我喜欢乙舟,而且我只能看几眼,后来和他那个助理打了一会儿牌,所以回来得晚。

    封白青对此存疑,恰好管家来喊他们吃饭,几人便一起下了楼。

    这天餐桌上多了一个能聊的,还是个大佬,顿时热闹不少,饭后一群人又看了场电影,这才各自回房。

    转天一早,封白青就收到了五叔发来的计划书。

    他以要研究可行性为由又拖了他们好几天,直到五叔有爆发的趋势,而心腹也发来了小会计的核实报告,这才约了五叔见面。

    他喊了小会计:晚上和我去个地方。

    路阿:好。

    封白青:然后你可以准备一下入职了。

    路阿:

    就有点抗拒。

    第81章

    吃饭地点是一家私密性比较好的餐厅。

    封白青带了三个人, 一个保镖,一个比保镖能打的小兔子,以及一个即将被推出去的会计。

    他们到的时候, 封五叔和几位心腹早已来了, 亲自在外面迎的他们。

    封五叔发现有生面孔,往路阿的身上看了一眼,没认出来。因为他前段时间一直忙着夺权,根本没空关注热搜。

    倒是他的一个心腹有些迟疑地望着路阿:你是不是之前卡罗二的那位?

    路阿笑眯眯:你知道我?

    心腹一听还真的是, 说道:当然知道, 那么大的动静。

    路阿很谦虚:只是两段直播而已。

    心腹:那也得看是什么直播啊。

    他有意和封少他们拉近关系, 加之原本就对这事好奇, 便笑着和路阿攀谈起来, 得知人家现在跟着封少混,不禁对封白青恭维:还是封少厉害。

    封白青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封五叔见气氛不错,热情地带着他们进入包间, 也随口问了几句, 听完心腹的解释,眼神瞬间闪了闪。

    他这侄子越发深不可测了, 这种人也能迅速笼络,并且今天吃饭还把人带了出来, 也不知是单纯地想让他们知道他身边有这么一号人, 还是另有其他目的。

    封白青假装没看见他的深思,落座后继续和他们闲聊,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 绝口不提掏钱的事。

    封五叔一行人暂时也没提, 直到大家都吃得差不多, 他们这才转到计划书上。

    封白青说:我觉得计划书还有些问题。

    封五叔顿时在心里骂了一句。

    他想过会有拿下公司却得不到投资的风险,但当时封白青已经把场子架起来了。

    他如果不争,他那个厉害的大侄子就会上位,到时候新官上任三把火,他的人很可能会被换下去,再说一直跟着他的人也盼着他争,所以是局势逼得他不得不搏。

    他博赢了,但资金果然迟迟没有到位。

    原以为今天封白青同意见面,是终于肯掏钱了,结果还是挑刺。

    然而有钱的是大爷,他只好耐着脾气给这混账一点点解释计划书的内容。

    封白青皱眉:不行,我还是觉得有风险。

    他见五叔神色微变,不等对方爆发,主动提议,这样吧,这笔钱我分批给,你们每完成一个阶段,我就掏一笔钱。

    封五叔一怔,当即痛快地同意了。

    他最怕的就是封白青逗他们玩,所以只要这混账肯掏钱,一切都好说。

    封白青补充:我不希望再发生我爸那样的事,想派个人进公司,他说着为他们介绍路阿,你们别看他先前闹了那么大的动静,但其实是干财务的,就让他帮我看着吧,当个普通的小副职,大事上还是以前的管。

    封五叔更痛快:行。

    他是喜欢钱,但他更喜欢董事长和家主的位置。

    他等这一刻等了太久,几乎要成了他的心病。如今梦想成真,他有一腔的雄心壮志要去实现,他要让封家和外界所有人都看看他比他大哥强。

    而封白青既然肯派人盯着,说明是想认真赚钱,这恰好合他的心意。

    他立刻笑得真心实意了,保证道:白青你放心,我绝不让你赔钱。

    封白青和他碰杯:我当然相信五叔有这个能力。

    封五叔哈哈大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他们开心了,底下的人自然也跟着高兴,包间的气氛极其热烈。饭后封五叔还想拉着侄子去开第二场,但被封白青婉拒了。

    一行人离开餐厅,站在街边等着各自的人去开车。

    封白青望着远处的霓虹,突然开口:五叔,这些年我其实一直在想一件事。

    封五叔看向他:什么?

    封白青轻声问:你说当年我妈怎么就能在那么多人的眼皮底下拉着我离开封家呢?

    封五叔先是反应了两秒,紧接着一个激灵,酒醒了一大半。

    他打量封白青的神色,镇定说:可能是因为天黑吧。

    封白青:是吗?

    他轻轻呵出一口气,可我总觉得兴许是有人在暗中帮她,而且那么多的地方能逃,她却偏偏认为跳楼能解脱,你说是不是有人暗示过她?

    他看着封五叔,语气近乎温柔,你说在她死的那一刻会不会清醒过,会不会想一想那些合谋害她的人?

    夜色厚重,光线昏暗。

    封白青脸部的线条变得有些模糊,衬着轻柔的女声,乍一看竟真的有点像当年的人。

    封五叔在夏日的夜里生生打了一个寒颤,干笑:这哪说得清,兴许都是巧合。

    封白青:但愿吧。

    他说着见自己的车缓缓停靠,拍拍小会计的肩,钱明天到账,我的人就拜托五叔照顾了。

    封五叔连忙说好,目送他们开车离开,夜风一吹,这才惊觉出了一身冷汗。

    他很快也上了车,上网详细看了看小会计的新闻,心想这很可能不仅是来看账的,还是来查案的啊!

    同一时间,路阿也在问自家少爷:我是真干活,还是能摸鱼?

    封白青:你说呢?

    路阿:我觉得我能摸鱼。

    封白青:嗯?

    路阿:嗯啥?你说那番话不就是为了吓唬他,逼着他干点不得不干的事嘛。

    封白青扫了一眼小兔子。

    景西一脸无辜:我可什么都没说。

    这都不用他说,路阿往座位上一靠,你们家的事一查就知道,你刚才的话一说完,你五叔的表情就不太对劲,他是罪魁祸首?

    封白青:大概。

    路阿满脸期待:所以我能摸鱼吧?

    封白青:不能。

    路阿改口:我不让别人看出来。

    封白青这次没有反对,赞赏地看着他:记得查账。

    路阿:好,我一定查得明明白白。

    封白青很满意。

    他早已想好让他五叔上位,也早已在公司安排了人手,计划里原本是没有这个小会计的,但对方的人设太适合这件事,刚好能放在公司混淆视听。

    他说道:这事做好了给你涨工资。

    路阿:这倒不用,你让我继续留宿就行。

    封白青提醒:那边离公司远。

    路阿:你再借我一辆车。

    封白青同意了,反正也不是他来回跑。

    路阿成功留在小伙伴的身边,转天便过上了社畜的生活。

    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查账,后续还有大量的工作等着他。虽然获得了摸鱼的许可,也有系统负责干活,但为了不让人看出来,他大部分时间都得装着忙碌。

    每天早早起床上班,晚上凌晨回家,如此枯燥地干了三天,这天景西联系他,说中午要来给他送煲汤和甜点。

    他顿时感动:好兄弟!

    景西笑了一声:不用谢。

    路阿切断通讯等到中午,见到了一个生面孔,问道:他人呢?

    来人脾气和善,但就是一问三不知。

    这没关系,路阿能查,便吩咐系统干活。

    小区的监控有删除的痕迹,系统恢复一看,见小兔子出门没多久就上了段总的车,然后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小区里后面的事它就不敢查了,毕竟它是穿书部门的系统,而车里那位是它们的主神。

    听完汇报的路阿:

    敢情这是在拿他打掩护去约会啊,是不是个东西!

    兄弟不仁,工作却还是得照干。

    他继续早出晚归,顺便在周六日加个班就这么过了两个礼拜,期间某个混账玩意又给他送了两次汤,但都是见桶不见人。

    这天他好不容易提早溜了想回来看看活人,就见小伙伴们刚看完一场电影要回房睡觉,脑子里的神经瞬间啪地断了。

    封白青见他一路跟着自己上楼,大有要跟去卧室的趋势,停下问道:有事?

    路阿:有。

    封白青便带着他进了书房,往椅子上一坐,示意他说。

    路阿开门见山:张姐表面上是你五叔的心腹,但其实是你的人吧?

    封白青微微扬眉,没有回答。

    路阿忍不了了:你想做到什么程度,我帮你逼一把行吗?双管齐下更快啊!

    封白青想了想张姐发来的关于小会计的评价,觉得也不是不行。

    二人商量片刻,接着封白青和张姐打了声招呼,路阿自此便开始配合张姐演戏了。

    封白青观望了三天,这天上午回到了封家大宅。

    封家人集体震惊,除了恨他的,大部分人都来看了看他,听说他是来拿点东西,便劝他多住几天。封白青一律无视,在自己的小院里随便转悠一圈,去了主宅。

    封五叔惯会做人,虽然抢了董事长和家主的位置,但这宅子暂时还没抢,仍由封家主住着。

    这是家宴过后,父子两第一次见面。

    封家主不甘心被下岗,有点想去和这不孝子谈谈,但又拉不下脸,正犹豫之际竟见他主动进门了,神色一沉:你还来干什么?

    封白青把书房的门一关,找地方坐下:来听训啊。

    封家主正憋了一肚子火,当即怒道:你还知道你做得不对!

    他一通数落,端足了父亲的架势。可他也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放缓语气:咱们才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就非得这么撕破脸?

    封白青慢条斯理地喝着水,等他告一段落,又见他大哥二哥收到消息赶来劝和,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起身走人。

    封家主急忙叫住他:你干什么去?

    封白青:听完训,该走了。

    封家主:

    还真是只来听训的?

    他怎么会有这么个混账儿子!

    封家大哥二哥见状打圆场,要留他吃饭。

    封白青拒绝了,临行前深深地看他们一眼,问道:你们有没有想过当年我妈神志不清,为什么竟能顺利带着我逃出去?

    父子三人俱是一怔。

    封白青不再多言,离开了大宅。

    他前脚刚走,封五叔后脚就在公司收到了消息。

    得知封白青和封家主在书房待了十多分钟,而封家主父子三人竟开始翻当年的事了,顿时就坐不住了。

    狗屁地想赚钱!

    封白青这是要派个财务盯着账,不给他挪钱的机会啊!

    他之前为了渡过难关,把全部的身家都压在了公司,然而最近两笔合作都谈得不顺利,只能仰仗封白青的后续投资过活,公司命脉被人家拿捏住,凭封白青的行事风格,他以后能有什么好下场!

    不行,得走!

    封五叔怀疑他坐上董事长的位置都是封白青算计的,觉得这侄子越发像条毒蛇,实在摸不准他究竟想干什么,当即决定去避风头。

    路阿和张姐便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配合地给他挖坑,看着他成功把公司剩下的钱全搞到了自己的账上。

    封白青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等着他的好五叔一跑,便一边吩咐路阿他们把这事捅出来,让他们报警,一边派了手下去港口堵人。

    景西负责带队,轻轻松松就把人抓住了。

    封五叔是在警局见到的封白青。

    他的计划足够详细,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被抓,直到此刻看见封白青身后的张姐,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封白青这是故意让他以为要被报复,逼着他拿钱跑路。

    现在想想,就算公司被拖破产,他也只是身无分文的下场。即便他们知道了当年是他偷偷放的人,他也完全能说是看他们母子可怜想帮忙,算不上犯法。但如今自己一挪钱,可就真的进去了。

    他终于撕了那层老好人的伪装:你早就知道是我?

    封白青温和地嗯了声。

    封五叔看向张姐:我自认对你不薄,为什么?

    张姐冷冷回望:我是当年煦县张家的后人。

    封五叔一怔。

    他为了搞钱一向不择手段,只要钱能到手,底层的杂草是死是活他当然不会在意。

    原来如此。

    他惨淡一笑,重新看向封白青:你赢了。

    他一脸的后悔,感慨说,我和你爸加一起都没有你厉害。

    封白青的脸上并没有高兴或痛快的神色,对待他的态度也像往常一样:五叔,你知道你以前为什么坐不上董事长的位置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