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华裳 - 分卷(75) 在系列文里修bug(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大厨笑着问:我还做了饭后甜点,要不要来一份?

    景西等人异口同声:要。

    停顿一秒,他们齐刷刷看向封白青。

    封白青轻轻点头:也给我来一份吧。

    大厨说声好,高兴地去厨房给他们端了出来。

    一群人吃得格外满足,饭后景西见他们都没什么事,便把放映设备搬到了院子里。

    如今天气正好,不冷不热,特别适合来一场露天电影。

    封白青坐在正中间,手里不知何时被小兔子塞了碗热乎乎的爆米花,淡淡的奶香慢慢在唇齿间散开,他恍惚地想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和一群人看电影。

    这天起,大宅的生活便逐渐迈上了正轨。

    封白青不需要上班,给封家那群人下套也是远程操控。

    而他宅在家,景西等人自然也在家里待着,大厨自此有了用武之地,变着花样给他们做好吃的,一直到狐萧上称胖了几斤,哭着拖着小兔子绕着花园跑步,这才稍微收敛一点自己的厨欲。

    与他们这边的轻松惬意不同,封家主宅那里正一片水深火热。

    封白青失联,公司眼看要资金断裂,有人便暗中把封家主的所作所为捅了出去,股东们顿时炸了,纷纷要求封家主下台。

    封家主依然没有填窟窿的办法,自知理亏,便想把大儿子推上位,不料封五叔却气势汹汹地杀了出来。

    人们这才发现他不知何时竟暗中笼络了不少人,近一半的股东都站在了他那边,公司几大要职里也有他的心腹。如果不是这次的事,再给他两三年的时间,怕是早晚要逼宫。

    家里同样分了几个阵营,原本就只维持着表面和平的家族瞬间被撕裂,几乎有了分崩离析的趋势。

    封五叔也狠,直接以报警为要挟,逼着封家主让步。封家主这些年的家主到底不是白当的,手里也有封五叔的把柄。双方只好各退一步,就这么僵持了一段日子,资金断裂的问题迅速显露了出来,再不想办法解决,公司只能破产清算,到时候谁都不用再争这个董事长了。

    一群人焦急地开会,最终决定让封白青选择。

    封白青乐得看他们内耗,自然不干,便把问题推了回去,表示谁来都行。

    不过话是这么说,在他又愉悦地围观了几天后,还是稍微在后面推了一把,让封五叔顺利坐上了董事长的位置。

    一切尘埃落定,下一步,封白青便要和他的好五叔商谈投资的事了。

    而就是这个时候,管家将一份简历递到了他面前。

    外面有个来应聘的,管家说,是前段时间上过热搜的人。

    他也看过新闻,想着如此人才,少爷可能会用得上。

    何况对方能够知道这里住的是封白青,本身就是一件很值得推敲的事,他便来问了问少爷的意思。

    封白青不由得眯起眼。

    如果说上次应聘是脑残脑抽的结果,那这次又来,便可能不是那么简单了。

    他吩咐管家把人带进来,拿起简历看了看。

    这次和上次的风格完全不同,上次好歹还能算是一份简历,这次纯粹是自卖自夸,尤其是特长那一栏,好像没什么是人家不会干的。

    他耐心把这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看完,见脑残恰好进门,问道:为什么又来了?

    路阿说:我在以前的地方太出名了,走哪都被围观,想换个环境生活。然后我就想起了一句话,从哪儿跌倒就要从哪儿爬起来,所以我就来了。

    封白青: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

    路阿:特长一栏里有写,我还是个黑客。

    他努力推销,考虑一下吧,我真的什么都会干。

    封白青盯着他琢磨几秒,从简历里挑出了一行字:你干过两年的会计?

    路阿点头。

    这是原主的职业,他本人对这事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想着好歹是个工作经验,就也写上了。

    封白青说:那你给我当会计吧。

    路阿:

    第80章

    在路阿的计划里, 他就是来当个小助理,和景西搞搞事,快乐地团建一把, 再八卦完景西和红桃K的爱恨情仇, 然后等着老大那边动手, 配合他们把逃窜的数据流弄死,就可以回自己的部门浪了。

    结果应聘一波三折不说,工作竟也是流年不利。

    他忍不住在脑域里call了景西:【你们少爷的出生年月日和时辰是多少?】

    景西:【?】

    路阿:【我算算八字,我怀疑我和他八字不合。】

    景西顿时失笑:【又怎么了?】

    路阿没回答,因为面前的人正等着他答复。

    他犹豫几秒,试探问:我当过会计了,想干点别的,有更挑战性一点的工作吗?

    封白青脾气甚好:有, 出门过马路, 游过一个湖, 对面66栋是银垒财团段总的宅子, 在他身边工作应该比在我这里更有挑战性。

    路阿:

    封白青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路阿忍了:那我还是当会计吧。

    封白青看着他:为什么非要选我?

    路阿张嘴就来:段总已经站在巅峰上了,我觉得没意思, 我想见证你迈上巅峰。

    封白青:我没有管理公司的兴趣。

    路阿:成为传奇不一定非要有公司。

    封白青暂且接受他这番说辞,示意管家带他下去安顿,让他先在大宅住下, 过两天再安排他。

    路阿这才勉强满意, 回屋把行李一放,便笑眯眯地出去和小伙伴们打招呼了。

    小伙伴们也是看过热搜的,齐齐震惊, 迅速把他围住了。

    真是那位大佬?

    你真的单枪匹马把一个帮派的人都解决了?

    他们就没有武器啥的?哦对了, 这里有新鲜出炉的蛋挞, 给你一个。我是大厨,以后想吃什么都可以跟我说。

    景西装作不认识路阿的样子也好奇地问了两句,得知他要当会计,心思一转,明白了封白青的计划。

    路阿把他的表情尽收眼底,一边笑着应付狐萧他们,一边发消息:【这工作怎么样?】

    景西:【你查过封家最近的情况吗?】

    路阿:【没有。】

    他是来围剿那串数据流的,只要确保这具身体的补充条款完成就行。而任务线有景西和红桃K在做,他完全不需要操心,只想过来玩。

    此刻经景西一提,他便吩咐跟来的系统查了查,发现封家的公司即将破产,今天早晨刚换了新的董事长,且对方扬言要重组公司。

    好极了,破产加重组。

    他终于知道他这会计要去哪干活了。

    路阿:【】

    景西知道他肯定是查完了,回复:【没事,你带了系统,有系统帮你。】

    路阿:【这算安慰吗?】

    景西忍着笑回了句算,听见管家说少爷喊他,便去了书房。

    和料想的一样,封白青想把路阿安排进公司,但前提是得先摸清路阿的底细,这事落到了景西的身上。

    景西:有时限吗?

    封白青:越快越好。

    景西:好。

    封白青想起一件事,补充:再查查他之前那份简历是谁写的。

    景西心中一动,乖乖应声,出门就去找路阿核实,然后把段池拉入了群聊。

    三人都极为聪明,简单一捋便弄清了前因后果,难怪封白青上次只单独对路阿提问,原来是觉得简历的风格眼熟。

    路阿:【我这口锅背得可真冤。】

    景西笑得不行,但也知道封白青如今肯把这种细节告诉他,说明是在逐渐信任自己。

    他不太想糊弄封白青,同时也是帮一帮路阿,便吩咐系统做了点聊天记录,和路阿串好词,当天傍晚就敲响了书房的门。

    封白青正和他的好五叔打电话。

    董事长的事搞定后,那边就急着找他要钱了。他示意小兔子进来,嘴上继续说:事情不是这么办的。

    封五叔人精似的,经过这次的事就看出侄子不简单,心里再着急也没敢发脾气,语气愁苦:公司现在连工资都要发不出来了,真的撑不住了。

    封白青用着他妈的语音温声细语说:我知道您难,我也想尽快掏钱,但生意是生意,我这笔钱投给公司,你们怎么着也得给我一份项目计划书吧?你们要是都乱成一锅粥了,我钱扔进去也只是听个响而已。

    封五叔附和:对,你说得在理,我马上让他们出计划书。

    他话锋一转,你看这样行吗,你先借我一笔钱把工资开了。这钱算我个人找你借的,等公司能正常运转了,我立刻就还给你。

    封白青:这可不行,家里一群人找我借钱,我都没松口。要是这个口子开了,我就别想有安生日子了。

    封五叔急忙说:我谁也不告诉。

    封白青轻笑一声:五叔,你们对我保证太多次了,被骗了一次又一次,傻子也该开窍了,我已经不信了。

    封五叔:

    后悔,就他妈后悔。

    虽然他现在怀疑封白青可能早就看出了他们的小动作,但也不能发作,深吸一口气调整好情绪:那我们这边计划书到位,你就会投资?

    封白青:嗯,我在家宴上说了掏钱就肯定掏,但前提是你们不能随便弄个计划书糊弄我。

    封五叔:当然不能,我保证计划书不会有问题。

    封白青微笑:那我就能保证钱一定会到位。我得去吃饭了,挂吧。

    他切断通讯,心情愉悦地看向小兔子,等着对方开口。

    景西把这番对话听进耳里,笑着在脑域里夸了一顿,觉得这脾气甚合心意。

    系统看过剧情,原来的线上封白青也是把封五叔弄上了家主的位置,但当时公司没这么惨,它忍不住问:他不会把公司拖破产吧?

    景西:不会,五叔是个会给自己留后路的人,哪怕炒股赔了一大笔,也应该还有存款,再说他囤了不少不动产,把资产卖一卖,起码是能开工资的。

    系统心想够狠,骄傲说:不愧是我们主角。

    景西嗯了声,在封白青的对面坐下,表示在他的邮箱里发了份文件。

    封白青打开邮箱一看,发现是脑残的个人资料,意外:这次这么快?

    景西:比较巧,他听说我和乙舟的关系更好,和我多聊了几句。

    他问道,你知道乙舟曾经把账号借给过一个小孩直播吗?

    封白青点头。

    当时事情闹得太大,他自然也看了新闻。

    景西便打开和乙舟的聊天框,给他看乙舟发来的私信截图。

    上次的事一过,就有数不清的人给乙舟发私信求助,想通过他的影响力达成各种目的。路阿的时间赶得巧,恰好是收到死亡威胁的节点,他便把路阿也算在了求助的人里。

    他说道:乙舟看完他的推理有点感兴趣,建议他由明转暗,先来这边躲躲。恰好咱们正招助理,乙舟对你家的事也有些好奇,就随口说让他试试,他可能是当成考验了,上网找到了一份简历,据说刷新了在你这里任职的最长记录。

    封白青沉默。

    确实是,因为上次的脑残思维太跳了,他费了一番工夫才查清不是封家那群人派的。

    景西说:他被你辞了后又找到了乙舟,乙舟本想让他在这边待几天,后来想想又觉得没必要,就给他安排了潜伏方案,都在你邮箱里。

    封白青边听边翻。

    资料很全,包括从乙舟那里要的聊天记录,还有那脑残在单人掀翻组织时,乙舟提供了一些设备和资金的支持这倒是真的,因为路阿的身体是个普通公司的小会计,根本没钱,只能找段池提款。

    他问道:段总知道这事吗?

    景西:知道。

    封白青想到上次一群人看热搜,段池全程没发表看法,点点头,问道:那他为什么又回来了?按理说他不是应该去找乙舟报恩吗?

    景西:他问了问乙舟,乙舟说一个人自在惯了,不喜欢身边跟着人,他就没再提,只把钱还了。也是我今天联系乙舟,他才知道人跑到咱们这里来了。

    他客观评价,乙舟和段池经过这次事件都觉得他的执行力很可怕,详细调查过他。目前可以肯定的是他和你家那些人没牵扯,但他也确实不太像一个普通的小会计,他的背景资料暂时查不出问题,具体怎么样还有待观察,我套过话,感觉他来你这里应该是他自己的主意。

    封白青仔细看完文件,也觉得有些谜。

    不过他身边已经有了小兔子一个谜团,不在乎再多来一个,只要确认这会计和家里那些人没关,不会影响他的计划就行。

    他想着再找心腹核实一下,把邮件一关,开始好奇乙舟这个人了,问道:乙舟最近忙完了吗?

    景西:我没问。

    封白青:要是忙完了,把他喊过来吃顿饭。

    景西顿时迟疑。

    封白青打量他的表情:你不想见?

    景西叹气:我当然想见,但我见不了。

    封白青:嗯?

    景西一脸郁闷:你就当我和他命里犯冲吧。

    封白青:详细说说。

    五分钟后,狐萧端着一盘果蔬进门,放在了二舅的面前。

    接下来的时间,封白青听了一个有关痴呆老人的玄幻加科幻的神秘故事,顺便还包括小兔子的血对段池也有影响。总结起来就是这三个人关系复杂,小兔子和乙舟不能碰面。

    封白青沉默地盯着他们。

    狐萧:你别不信啊,我知道听着很扯,但我认识他们这么久,从没见他们两个人同时在现实里出现过,你看咱们上次聚餐,乙舟也没来。

    封白青扫一眼低头啃黄瓜条的兔子,问道:那你上次是怎么见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