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华裳 - 分卷(9) 在系列文里修bug(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景西便拍了张带有标志性建筑的风景图发到了朋友圈,然后开始看神树的资料。看到一半,女主就联系他了。

    金:【你也在路皑?】

    景西:【也?】

    金:【我也在。】

    景西:【这么巧?】

    金:【是啊。】

    景西看着这简洁的几个字,发了语音:我查了半天攻略都不知道去哪,在家种了三天花,今天刚被人拉过来。你是也刚来,还是一直在这边?

    金:【一直在,你和谁来的?】

    景西就知道她会起疑,发了视频邀请,等对方接通,便转向纨绔们:来,给咱大小姐打声招呼。

    纨绔们一看竟是订婚门的当事人,立刻围过来劝她。

    什么渣男不值得以后都是好日子给你介绍个帅哥等等,听得金语梦一阵失笑。

    纨绔们不清楚这两人为什么视频,担心她的订婚宴被舟少毁了会有点怨他,便给舟少说好话,说他在家自闭了三天,这才肯出门,大家都是乙家的受害人啊。

    金语梦嗯了声,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不能一朝被坑就胡思乱想。

    景西示意纨绔们散了,趁着她放松警惕,吩咐系统开催眠声波。

    系统提醒:隔着手机会打折扣的。

    景西:我知道。

    他就没打算催眠,只是想下个简单的心理暗示:我们会在海边玩两天,你无聊就来找我们,有安排的话,自己一个人注意安全。

    他话锋一转,我听说这边有棵神树,你看了吗?

    金语梦:看过了。

    景西:白天去的晚上去的?

    金语梦:白天。

    景西:听说晚上更好看,有可能看见萤火虫,今晚好像还有个活动,挺热闹的。

    他聊了几句,结束通话,和纨绔们玩到傍晚,让系统给金语梦推送今晚神树那边的活动宣传,加深她的印象。等到了晚上,他便找借口离开,示意系统弄好的假定位,然后戴上口罩和鸭舌帽,直奔神树。

    同一时间,段池坐着飞行器也到了这座城市。

    系统一边留意他的位置,一边盯着眼前的局面,紧张问:女主会和男主遇见吗?

    景西:谁知道。

    系统:万一遇不见呢?

    景西:说明他们没缘,下一个更乖。

    系统:

    一人一机说话间走到了台阶上,这下面是个小广场,正中央就是神树。

    男主已经到了,景西站在远处打量,见三只狼崽一字排开虔诚合手,还买了平安绳挂树上,想起异狼的传统心愿,问道:他们在许愿单身?

    系统:应该是。

    景西想想男主这半个月为了保命而过的苦日子,笑了:你看你们男主都这么惨了,放过他吧。

    系统说,那这条故事线怎么办?再说女主这么好,他们以后肯定她过来了!

    景西微微眯眼,想知道崩成这样的世界意识还有没有用。

    事实证明或许是有用的。

    段修文挂完平安绳,绕着神树走了半圈,迎面就和刚下台阶的女主对上了。

    瞬间只听一声嗡鸣。

    熟悉的铃声从他的手环上呼啸传开。

    另外两只狼崽:

    刚折进去一个小叔,这就又折了一个兄弟。

    小叔已经不是那个小叔了,兄弟也即将步入后尘。

    二人太悲痛,不知如何表达,以至于冒出的第一个念头竟是特么把平安绳的钱退给我们!一点都不灵!

    第12章

    广场三面都是台阶,剩下一面通往湖泊。

    景西站在中央这组台阶上,能将一左一右尽收眼底,和系统一起目睹了男主从左绕到右,与女主撞上的全过程。这偶像剧一般的画面,让系统立刻激动地嚎了一嗓子。

    俊男美女,多么般配!果然是命中注定,你都没有暗示时间,女主就在这刚好的时刻里来了!

    景西随口应声,静静看着。

    神树已有百岁,需要五六个人合抱。

    它有点像大藤树,茂盛的枝干横向蔓延,几乎覆盖了大半个广场。

    夜晚灯光静谧,平安绳随风浮动,音乐混着欢声笑语从不远处的活动传来,树下的两个人彼此对视,一时谁也没动。

    他刹那间晃了一下神。

    系统正亢奋于男女主的浪漫初遇,突然察觉一丝极小的能量波动,游龙似的滑过,转瞬消失得无影无踪。

    它咦了一声。

    景西倏地回神,幽幽叹气:让一个万年老单身狗当红娘,合适吗?

    系统闻言想起了他以前的工作。

    重生部门,顾名思义,接的都是重生者的委托。

    他们帮重生者打开局面,收取渣滓们的熵值作为报酬,等到处理得差不多就会把身体还给委托人。也因此,他们不会给委托人牵扯不必要的感情,确实没办法谈恋爱。

    不过它觉得景西志不在此。

    重生也是有难有易的,有的面对的境况极其惨烈,全员恶人,让人一听就想跑,只有景西每次都乐意接手。整个管理局都知道,他一向喜欢把场面搅和得腥风血雨,人仰马翻,和他搭档的系统能死机好几次。别的任务者是基于职业操守,克制自己不谈恋爱,景西则是一心搞事,压根就没空谈。

    难道这大佬是因为到了一个安逸的环境,被他们部门的纯情恋爱感染了?

    它试探问:要不您老在这里谈?原身签完合同已经去过新生活了,咱这身体不需要还,随便用。

    景西不置可否,见男主终于从猝不及防的状态里回神,立即后退远离了女主。

    段修文一路退到后背抵上树干,这才停住。

    眼前的女孩有一头微卷的长发,五官精致漂亮,神色先是惊讶,紧接着便转为冷静,甚至也配合地后退了几步,但那丝丝缕缕的味道却仍像线一般缠着他,直往他的身体钻他喘了口气,有些狼狈地移开目光。

    两位发小急忙赶来守着他。

    一人挡在他和女孩之间,另一人拨通了段池的号,差点嚎出狼叫:叔啊!

    段池一接通就听见了尖锐的嗡鸣,心里一沉。

    他能不慌不忙把工作都处理完才过来,就是觉得依乙舟对异狼的态度,即便是想搞事,也不会真的以身犯险凑过去,可现在这是怎么情况?

    这时电话那头有些语无伦次地向他传达了整件事,特别沉痛。

    段池:女孩?

    狼崽:是啊!

    段池:确认是女的?

    狼崽卡了一下,回头看几眼金语梦,迟疑了:应应该吧?

    段池:你们没事?

    狼崽:没事啊,只有修文有反应。

    段池沉吟两秒,让他把女孩的照片拍给他。

    那边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段池打开一看,发现竟是熟人。

    金语梦。

    某人搞的第一件事里就有她,现在又有,巧合?

    段池不知为何直觉这里面有问题,问道:他的定位现在还在酒店?

    狼崽先是一愣:谁?

    接着才反应过来,啊对,我们刚刚还看过,显示的是在客房里。

    段池嗯了声。

    事已至此,过去也没什么用,他便告诉他们等着警察正常走程序,挂了电话。

    狼崽关上手机,查看好友的情况。

    段修文接过他们递来的水喝了一口,放轻呼吸慢慢调整,听着铃声渐渐止住了。

    系统顿时骄傲:你看,是不是没往前凑?是不是很理智?

    它趁着景西今晚有点感性,抓紧机会给男主拉好感,免得他后面又搞骚操作,而且你仔细看,他的目光会时不时地投向女主。咱们这男主,优雅中透着野性,克制中又透着依恋,这种小狼谁不喜欢呢!

    景西由衷问:后面还有吧?

    系统:什么?

    景西:三分霸道三分深情三分邪恶,外加零点五的脆弱和零点五的粘人。

    系统:你走开!

    景西笑了笑,见金语梦镇定地找地方坐下等着警察,而周围的人虽然因铃声纷纷驻足,但都是一副吃瓜的心态,没有其他举动。

    他确认整个过程顺利,女主也没什么危险,便决定撤了。

    刚离开神树这个景点,系统就惊讶地叫了一声。

    因为段池的飞行器降落到规定的停机坪后,坐着的车拐了一个弯,方向却不是这里,而是海边酒店。

    它说:段池去找你了,他找男主他们要过你的定位,快回去!

    景西伸手打车,迅速往回赶。

    系统做了计算:咱们赶不上。

    景西:差多少?

    系统:五分钟左右。

    景西吩咐它把地图铺开,在脑域里看看他们的位置,指挥司机抄了一段小路,到达酒店便立刻往里冲。这里分了几栋楼,车不让开进去,他只能用跑的。

    系统:还差三分钟,我把你的定位挪挪吧,假装出门遛弯,和他错开。

    景西:不,定位最好一直不动。

    系统:为什么?

    景西:能让他少起疑。

    系统:他起疑又能怎么样?

    会麻烦,景西给这人工智障讲道理,你站在脑残粉的立场上认为男女主天作之合,觉得这是好事。但站在亲人的角度,你们异狼90%的死亡风险设定,咱们这么算计他侄子,他能无动于衷吗?

    系统心想也是,后悔:早知这么顺利,咱就不出去了。

    然而千金难买早知道。

    他们只有三天时间,为防止机会浪费,只能亲自到场查漏补缺。

    它有点着急:还差两分钟,他进电梯了!

    景西脚步不停,冲进大厅后一个转身便进了楼梯间。

    系统:要不我调慢一点电梯的速度,帮你拖一拖?

    景西跑酷上楼,扔了一句:不用。

    系统:那你这样也赶不上啊,他出电梯你出楼梯,还不是会在走廊撞上?

    景西没回答,抵达他的楼层后脚步不停,继续往上冲。

    酒店一共十层,房间在第七层,他冲上天台找到房间位置,低头看一眼布局,在系统的惊呼中翻身下跃,中途借了两个点着力,轻巧地落进开放式阳台,听见门铃早已不知响了多久。

    下一刻,铃声停止,手机响了。

    景西扯掉手机往床上一扔,转身进了浴室。

    利落地脱掉衣服,他弄了一点点洗发水和沐浴液,把身体淋湿后冲净,这才草草一擦,穿着浴袍出去,接起了还在响的手机:喂?

    段池顿了一下:在哪?

    景西:酒店,有事吗?

    段池:我在你门口。

    嗯?景西给了一个疑惑的音,拎着手机走过去,打开了门。

    段池一眼对上他的模样,目光顿住。

    那浴袍只简单一系,领口大开着,水珠正顺着脖子往下滑,直勾得人浮想联翩。

    刚刚在洗澡,景西后退半步把人让进来,你怎么来了?

    段池进屋关门,把他从头打量到脚,见他有些轻微的喘,淡淡问:我怎么感觉你有点累,洗了很久?

    S级基因,洗再久也没问题。

    景西不咬这个钩,正要回一句没有,就听他说了第二句话。

    段池:我好像就听见水声响了一小会儿。

    景西勾起嘴角:这是个好问题。

    他懒洋洋地往墙上一靠,毫不掩饰自己的身体状况,用仍带着一丝喘息和沙哑的嗓音说,我本想动手解决一下生理需求,谁知门铃和手机没完没了地响,逼得我只能半途停止,简单冲一冲出来见客。

    段池:

    嗡!

    手环被刺激到,瞬间尖叫,紧接着戛然而止段池手上一个用力,把它扯了下来。

    二人站在狭小的玄关,一人拎着一个手机,彼此对视。

    段池有点想扶额。

    他来之前想了很多,一方面他觉得这是巧合,乙舟没道理会知道金语梦的血能吸引侄子,从而安排他们相遇;另一方面他又觉得乙舟身上的谜太多,还挑衅地给侄子发过消息,或许是在憋什么损招。

    他急于弄清这少年的目的,弄清对方在想什么、想要什么,但他知道这其实是不对的,他们毕竟才认识不久。

    原本他都找好了见面的借口,做好了全程克制的打算,想要不动声色地试探几句,谁知对方不讲武德,来了这么一个大招。

    景西不仅放了大招,还立刻由被动变为主动,能顺势换话题了。

    段总,他在这反转的局面里挑眉看着他,我今天身上可没有伤。

    段池把喉咙里的轻笑压回去,坦然嗯了一声。

    他上前半步拉近距离:这次不是闻见了血味,是因为喜欢你。

    第13章

    景西语气诚恳:你是个好人,我觉得

    段池打断:我不是。

    景西更加诚恳:我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能和坏人在一起。

    段池问他:如果我是好人呢?

    景西想也不想说:那你值得更好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