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华裳 - 分卷(5) 在系列文里修bug(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科员:没有。

    景西:你们去拿点过来,隔着人造皮放在他面前,然后咱们全息视频,就当作是面对面了。

    科员:

    这想法也太天才了,他默默瞅了一眼身边的段总。

    段池冷淡的眼底升起一点笑意:不用血,先视频吧。

    景西很满意。

    由于没在星网里建过房,他想试试,便主动揽了这个活。

    三分钟后,段池和科员戴着全息眼镜进入星网,找到他发的房间号,用密码打开门,发现是中规中矩的聊天室。整体背景温馨,三个单人沙发围着白色的小圆桌,很适合谈话。

    房间关闭了各类形象选择,三人的样子与现实中一样。科员进门就见他坐在其中一张沙发上,神色懒散放松,嘴角勾着一点笑,很是迷人。

    他那天提前跟着段总离开了研究院,根本没和这少年接触,只通过同事得知长得还行,是个大学生。

    此刻一见,他心想这哪是还行,这简直是非常行!

    他不由得看了看段总。

    段池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人,在他对面坐下了。

    科员紧跟着落座。

    一般情况是要两个以上工作人员在场的,但这不是现实里见面,不用搞那么正式,只能由他自己来充当主持人,温和地问了问这少年的想法。

    景西转向段池:段总是怎么想的?

    段池俊美逼人的五官在全息环境里柔和了些,不像上次在警局那么强势:我当然希望你选不隔离。

    景西:行,但得按我的规矩来。

    段池:说说。

    景西:段总不喜欢受制于人吧?

    段池很坦诚:嗯。

    我对控制人也没什么兴趣,所以我的办法很简单,景西食指轻轻敲着圆桌,咱们等你的激素超出正常范围再见面,然后下次可以在这基础上适当延长,以此类推,顺便还能锻炼你的意志力,怎么样?

    段池没有当场反对:我需要在现实中见你一面再做决定。

    景西:成,我们就到你受不了的那天见吧。

    科员在旁边忍不住了。

    一个没出社会的大学生对上段总,他之前幻想的种种见面场景,即便不是段总甩出一张支票让人随便填,也都是蛮容易的,谁知根本没往他想的方向发展。

    他也是天狼族,这段时间一直跟在头狼的段总身边,压力太大了,特别想结束这份工作,插嘴说:不能这样,总撑到极限反而会坏事,咱们还是约定个时间尽快商量吧。

    景西暗道一声麻烦,想着不撑到极限,再耗一个星期应该是没事的,说道:我弟马上要订婚,我最近很忙,根本没空。

    科员急忙毛遂自荐:有什么要帮忙的吗?我认识的人多,有经验的也多,咱们忙完一起吃个饭,就边吃边谈了。

    这就不用了,景西诚恳地看着他,我不是要帮我弟筹备订婚,而是要拆散他们,还有一个礼拜就到日子,我时间很紧的,希望你能理解。

    科员:

    特么这种事他要怎么理解啊!

    不对!你好好的为什么要拆散一对情侣?难道是喜欢其中一方?

    这少年要是真有喜欢的人,他们段总可怎么办?

    但感情因素是协商时必须要谈的,他咽咽口水,问得很小心:为为什么?

    景西惆怅:因为我弟比我大三个月,我不是很喜欢。

    科员:

    这里水好深。

    段池想起视频里他惹火的本事,心里顿时有些发痒,直觉问:你想在订婚那天动手?

    景西看了他一眼。

    段池知道应该是猜对了,问道:我那天也去行吗?

    科员回神:啊对咱们可以在结束时找地方聊聊。

    他下意识想补充到时候你被打了,段总还能帮忙挡一挡,但转念想想这少年一打二的本事,便咽了回去。

    景西看着段池:你能保证手环不响吗?

    段池依旧坦诚:不确定,我尽量。

    景西思考几秒:你那天适当离我远点。

    段池:可以。

    话题到此为止,景西把时间地点告诉他,让他自己去弄邀请函,这便退出了星网。

    系统好奇:你竟然会同意见面。

    景西嗯了一声。

    因为渣爹吃饭时提到了段池,哪怕知道会被拒绝,他们肯定也会抱着试试的想法送张请帖,所以即便他不同意,段池也有一定概率不知情地出现在订婚现场。

    当然他毕竟不了解段池,对方有概率出现自然也有概率不出现,就当他以己度人了。

    换位思考,他如果摊上异狼的身体,倒霉地遇见那份唯一,肯定也不是逃避。

    段池经过一星期的冷静,既然想好要在现实中见他一面,八成不会等太久。而他本来也是打算再拖一个星期,时间刚好,见就见吧。

    他休息一晚,转天听到了便宜弟弟和小惠的录音。

    虽然没有亲上,也没做其他出格的事,但小惠哭着说想抱抱乙俊,对方没有拒绝。

    系统:这个他完全可以辩解说是在安抚自杀的人,女主买账吗?

    景西笑了:急什么,要相信小惠的实力,越到订婚,她越会痛苦。

    系统觉得有道理,干劲十足地继续盯人。

    景西收拾一番,又开着跑车招摇离去,很快到了一座老宅前。

    周家破产后,大宅被收走,这些年转手了两位主人。

    乙舟的爷爷去世前把这宅子重新买回来,记到了乙舟的名下,并将周家的一些旧物搬到了这里。

    景西打开门,示意系统连上大宅的智能系统,看能不能翻到当年出事的视频。

    系统试了试。

    这些年大宅的整个AI系统换了好几个版本,幸好不管是覆盖升级还是卸载,它都能找到痕迹并进行数据修复,费了一番工夫终于把东西翻出来,传到了景西的手机上。

    你要这个干什么?

    景西笑道:当然是有用。

    他慢慢转了一遍大宅。

    这里没有家里的花园大,但胜在清幽。他挑了几个不满意的地方,联系好装修公司,等人过来开始干活,这才离开。

    当天晚上,乙总喜气洋洋地回家,说在饭局上看见了段池,当时人们刚好说到他儿子要订婚,段池表示也会来。

    真爱和乙俊都很惊喜:真的?不是场面话?

    应该是真的,乙总笑着说,他其实都不用接这个话茬,既然主动说了就大概会到。

    他毕竟在生意场上打拼了多年,猜测说,这里有他的子公司,我听他话里的意思兴许会长期留在丘序,咱们和金家在这边什么地位?两家联姻,他想来看看也不意外。

    景西懒散地窝在沙发里给他泼冷水:我觉得两家这点地位还不至于让他亲自跑一趟。

    三人组顿时瞪眼。

    乙总训他:人情世故方面的事你懂什么?你看看你这倒霉德性!

    他冷眼旁观了好几天,觉得大儿子可能真要当纨绔。

    可乙舟是他的长子,这是外界公认的事。他一向好面子,虽然不怎么重视乙舟,却也没想过让乙舟走这条路,尤其还是在他父亲去世之后,他可不想别人说他不会教孩子。

    他说:这两天收收心,小俊订完婚我也给你找点事干。

    景西摆手:谢邀,不干。

    乙总:这由不得你!

    景西左耳进右耳出,依旧我行我素。

    悠哉地玩了两天,他在订婚典礼开始的前三天,拿着新鲜出炉的第二份录音,把女主约了出来。

    系统意外:你不是要在订婚那天动手吗?是担心她会受不了?

    它开启夸夸模式,我们女主心性坚韧,遇强则强,原故事线那种情况都能

    不是因为这个,景西打断它,订婚宴,小姑娘本该开开心心的,被我不打招呼地捅一刀,何必呢?

    这段时间女主来家里吃过两次饭,他早已见过对方。

    她叫金语梦,长得很漂亮,脸上总带着笑,是个明媚的小公主。他经过观察知道她确实是一位能经受打击的人,但这又不代表能随便打击。

    他私下说,总好过让她在那天最幸福的时刻里猝不及防地直面真相。

    二人约的是一家咖啡厅。

    晚八点,金语梦推门进来,环视一周找到他,笑着坐下:大哥特意找我,是有事吗?

    景西看着她:我接下来说的事可能不是那么让人愉快。

    金语梦笑容一僵。

    景西:不对,错了。

    金语梦松了口气,觉得他兴许在和自己开玩笑。

    结果下一刻,她听见对面的人说:得去掉可能这两个字。

    第7章

    金语梦沉默地看着他。

    他们自小就认识,即便感情一般,但也不算陌生,可她最近总觉得他放飞得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景西等了几秒:做完心理建设了吗?

    金语梦被他连环吊,已经不像刚刚那么措手不及了:你说吧。

    景西问:我爸一直不喜欢我,你知道为什么吗?

    金语梦一怔,不知该怎么接话。

    好在面前的人不需要她回答,主动把当年的事说了一遍。她简直不可置信,镇定问:你有证据吗?

    景西就知道她不信,便把当年的视频、新闻和两张出生证明都给了她。

    金语梦仔细看完,不得不信。

    她是个三观很正的人,想到一向对她很慈祥的乙伯父曾害得周家家破人亡,就有些接受不良,何况他当时已经和周小姐订婚,那她未来婆婆

    她艰难地说:但小俊是无辜的,他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

    景西:我知道,可我气不过,想找机会报复他们,就私下给他们装了点东西,谁知得到了意外收获。

    他铺垫完前因后果,拿出录音,推到了她面前。

    金语梦疑惑地拿过来听了一会儿,整个人愣怔当场。她脑子一片空白,连录音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不知道。

    景西打量她:还好吧?

    金语梦半天才回神,双眼通红,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发我一份。

    景西抽出一张纸递给她:要取消订婚?

    金语梦没有接,反问:我不应该?

    景西:应该。

    他温和地说,可他如果解释说被抱了没拒绝是在安抚小惠,被亲了没第一时间推开是没反应过来,这你怎么办?你们在一起好几年,你的家人朋友会不停地劝你消气。更可能的是,你回家吵着取消订婚,你父母问完缘由会把小俊叫过去让他道歉,毕竟请帖都已经发了。

    金语梦咬了咬唇。

    她知道的,两家把订婚办得这么高调,疼爱他们只占一少部分因素,主要原因是两家想联姻。

    她冷静抬头:你想怎么样?

    景西在心里赞扬一声,把手又往前递了一下:我想的是既然他们都这么恶心你了,你还给他们留什么面子?直接撕不好吗?

    金语梦终于接过了他的纸。

    她擦干眼泪,迅速打理好自己,还点了杯咖啡,看着面前的人:说。

    二人谈了半个小时,各自离去。

    三天后,订婚的日子到了。

    举办场地是在丘序一座有名的城堡里,两家人昨晚就住了进来。

    景西身为家属,这天早早起床,正对着穿衣镜整理西装,就见他的便宜弟弟来找他借微整形的仪器了。

    不仅乙俊,他那位后妈也来了。

    这时代的整形技术虽然比较高级和便捷,但也是要做手术、也是会疼的。

    而微整形仪器能临时对五官进行调整,改变的幅度非常小,一般维持8小时左右。有些人喜欢化妆前按一按,让自己变得更漂亮。

    二人最近见证了乙舟的变化,也偷偷买了尝试,可惜总觉得没有乙舟那么惊艳。

    他们本想放弃,但想想今天的场合,到底没忍住,就过来了。反正仪器上有数据,身边还有化妆师跟着,不怕乙舟故意往丑了整他们。

    景西有备无患,早已买好了仪器。

    此刻听完他们的来意,他便拿出来递了过去,却听他们想让他操作,笑着说声好,开到了最大马力。

    乙俊瞬间嗷的一嗓子:疼疼疼!

    景西疑惑地停下:有这么疼?我每次都这样用,不疼啊。

    乙俊:

    你脸上有痛觉神经吗!

    景西劝他:你看看我的成果,想想就受这一天的苦。

    乙俊心想也是,一咬牙:来吧。

    景西在他的惨叫里按了五分钟,这才停止。

    真爱打量一眼,感觉儿子确实变得好看了一点点,狠心也试了试。景西于是也给她开了五分钟,目送他们木着一张脸离开,不由得在脑域里叹气:温馨的家庭生活今天就要结束了,遗憾。

    系统:

    您管这叫温馨?

    九点半,宾客陆续抵达。

    景西应付地帮着接待了一阵,就跑去和最近结识的狐朋狗友们混了。

    段池到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那抹熟悉的身影他穿着修身西装,领带不知是被不耐烦地扯掉了,还是压根没系,衬衣的扣子大咧咧地开着两颗,和周围的人喝着酒,一副浪荡子的模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