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THEL - 马桶上的自慰表演(微h) 情书(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在场景的处理上,她会借助服装上的元素,对其进行充分的布置。需要虚拟效果也难不住Anna,热爱是不会允许奔跑的路上有一块石子的。 都说不爱生活的画家不是好的摄影师或许是对本专业的热爱还有难以割舍情怀,AnnaDanilova的摄影作品里都能看到绘画的影子….”

    DrSchmidt今天的小结很长,温芝心不在焉的转着签字笔,他又在念文章了———Danilova在上个学期就已经出现在温芝的论文里,这还恰恰是Schmidt指定的。当时写danilova的应该不止他一个人,温芝充满恶意的臆想。

    是的,他确实有点急色。

    晚餐前的倒数第二节课间温芝收到了新好友的微信,备注上的宋杨再次印证了昨晚那条湿漉漉的内裤没有认错主人,她用文字平铺直述的和他说:在你吃汉堡前来叁楼那间男厕,我要自慰给你看。

    小女孩一样跋扈的语气让温芝弯了弯嘴角,如果在性基础上衍生出的任何小游戏他都不介意,如果对方又是个美人儿,那他可谓是求之不得了。

    宋杨无疑是个很会玩的姑娘,让他等了一天后这个时间出手,精准的吊的人剩下的课基本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那条天蓝色的内裤,和她说自慰的话。

    于是好学生Christian温头次没在结课后和教授聊聊,快步离开了教室。

    宋杨躲在叁楼男厕已经是午饭后的事情了,感谢地球和德国,卫生间干净的可以在这里写作业———就是这样的,她锁上门坐在马桶上看了一下午文献,中间交叉着自慰,至少在阅读间她已经高潮了七八次。宋杨也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这超乎寻常的性欲,她依然兴奋的期待着温芝的到来,在他眼前用手指把自己送上天的滋味想必比现在要好太多。

    一个有未婚妻的男人,她颤栗着又一次高潮了。

    叁楼是常常用以影印的孤寂楼层,每天只有固定的几个时间偶尔有人进来,但也不是完全闲置的,至少宋杨在几次抚摸阴蒂的过程中就听见旁边传来调笑和小便的声音,她在隔间内抽搐,外面的人还在和同伴奇怪:“我记得中午这就有人…”

    “没准是谁在里面做爱呢!”他的同伴大笑着来敲了敲宋杨的门,女孩在里面抬起手也触摸着相同的位置一阵发抖,面色潮红的听着外面说说笑笑的声音远去。

    她正渴望着男人的味道,温芝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Lois?”

    啊…她差点呻吟出来,打开门,泪眼朦胧的望着他:“你来啦?”

    温芝在第一次见到宋杨的时候觉得这大约是有些男孩子气的女生,头发扎起来塞在帽子里,长靴和Balenciaga的牛仔外套,简单干练。但刚刚几秒前他才意识到宋杨的头发很长,黑油油的贴在她雪白的脖子上,顺下去直到大腿。

    长发很有女人味,她确实也很有女人味,尤其像现在这样抿着嘴唇泪汪汪的看着他

    “我要开始了。”她轻轻的说,黄昏时分的日光在一点点减少,几分炽烈的艳红色透过门板的缝隙在她的肌理间游走,女孩慢慢的褪下衣服坐在马桶上,一只柔软的小脚踩在他的胸口,抬起腿露出下体

    小阴唇被爱抚的微肿,在此之前绝对自渎过了,他想着吞了吞喉结,直勾勾的看着她把纤细的食指插进去

    穴口蠕动着小口吞吃,一个指节接着一个指节,最后尽根没入,宋杨很会营造气氛,简单的插入被她演绎的像艰难的战争,男人屏住呼吸看她用左手捏住自己的乳尖向外拉扯,下面的两指也开始律动

    “啊”她张开嘴,媚眼如丝的望着他的手

    温芝把其中一根送进她的两片肉乎乎的嘴唇间,柔软的舌头主动缠上来搅合,她真的很多水,温芝情难自禁的想,女孩像只小鸟般不停咽着分泌出的口水,喉咙颤动,捏着他的指尖诱导他塞得更深

    另外两只手也不闲着,她似乎觉得自己力气不够大又来牵他的,温芝出神的望着她显出红痕的胸口———她喜欢粗暴一点,于是入手皆滑嫩,他狠狠的揉搓,复提起肿胀的奶尖用了几分力提起磨碾

    “嗯…”她小声的叹着气,眼泪都涌了出来,再次塞进了一根手指

    “DrHoffmann的作业绝对是我最不想写的,你知道…..什么味?”

    大约是几个学生刚下课,稀稀落落走进厕所小解,进门就闻到了空气中微酸的淫靡味道,有点疑惑的与同伴分享

    温芝无暇顾及外面,女孩刚刚似乎有些害怕的突然抽出手搂住他的脖子,两条长腿也勾在他的腰上。她磨蹭着他的牛仔裤在他耳边轻舔:“用手指草我。”

    好吧,看来是不怕。

    他摸着湿漉漉的找到那条细缝,两根手指一并送了进去,满意的看见女孩的瞳孔微微放大,怕出声似的猛咬住下唇

    里面很软,水液像泄洪般的落在他的指尖上,温芝努力屈起指头用关节在内壁上打圈,感受她随之而来的微微抽搐。女孩用一只胳膊把他的头向下压,挺腰献出自己两对颤巍巍的乳房,做了个口型:“用力。”

    温芝从命,唇舌并用牙齿轻咬,为了安静尽量不发出声,内里却狠狠吞吃着每寸肌肤,女孩的汗水是淡淡的咸味,眼泪也是,她的阴道拼命绞着他的手指,浑身开始止不住的抽搐,在门外关上的一刹那喷了出来,星星点点落在他的裤子和鞋上。

    “嗯…”她终于叹息着叫出来了,眼睛亮晶晶的忘向他“我有感觉到,你有四颗虎牙。”

    在即将到来的夜色里,温芝拉开了皮带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