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一萌 - 43 男尊女贵千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对食?那不是太监和宫女搭伙过日子的称呼么?

    他们俩的身份都是涓人,怎么接对食?

    范宜整个人都是懵的,她被楼生捧住脸,小嘴微张的看着眼前俊秀亲和的侍儿。

    “等等,等等,我们两结对食?楼生,你没搞错吧,我们可都是那个……涓人啊。”范宜伸手去巴拉楼生的手,谁知长的和和善善楼生却有一幅好手臂,摸上去硬邦邦的,和她软哒哒的一点不一样。

    “范生,啊不,宜哥儿,我没有搞错,我就是要和你结对食。”楼生捧着范宜的脸,感受着她两颊的滑嫩,心里对此非常满意。

    范宜有些想哭,这我就是要和你搞对象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她最近是捅了哪位桃花仙的窝啊,怎么老是招一些奇怪的人喜欢。

    嘤嘤是,胡小朋友是,就连狄二也怪怪的,好嘛,现在更夸张,还来了个涓人。

    这TM都凑成一桌麻将了。

    楼生却没注意范宜丧丧的表情,他对和范宜的亲近有些沉迷。

    当时在比试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范生生的好看,一双清亮的眸子像山泉一样灵动,殷红的小嘴更是花瓣一样让人想去采撷。还有那一身白皮子,莹莹发着光一样,总让人想摸。

    也许是天残,宜哥儿身上没有奇怪的骚味,还多了一股淡淡的香味,他说不出是什么味道,却让他对这味道非常着迷。

    他不由的凑近范宜,深深吸了一口馨香。

    “我知道你是赵五公子的宠侍,我也不耽误你伺候女公子,但你看,眼看你家主子就要成家了,狄家两兄弟都不是好相与的对象,你是争不过他二人的。与其你跟着五公子到狄家受罪,不如咱们俩结个对食,我可以……让你体会不一样的快乐……”

    楼生说着,不由的将视线看向范宜纤细的脖子,眼神暗沉下来。

    “现民间虽对男子结成契兄弟有些微词,可对咱们,是没有规定的,甚至风气尤甚。且这世上痛苦的事多,快乐的事少,你何不同我一起登上极乐呢……”他说着就朝范宜的脖子亲过去。

    范宜没料到这楼生居然如此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啃她的脖子,当湿软的唇贴上她的脖子时,范宜眼珠暴睁,一瞬间她浑身上下起满了鸡皮疙瘩。

    她“嗷”一声就嚎了起来,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诚实的做出了反应——她一脚踹向了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这一脚她踢的是凶猛无比,虽然楼生是涓人,但他可是有根的涓人。所以范宜的一脚直把楼生踢得面部扭曲,头冒冷汗。楼生立刻脸色青紫的捂住自己的小宝贝,看着范宜的眼神里透出不敢置信。

    范宜脱离楼生的桎梏,立刻蹬蹬蹬的往后退:“我去尼玛的极乐,老子现在就让你登上极乐你信不信!”范宜说着还扬了扬腿。

    楼生表情怪异,夹着双腿缓缓的跪倒在地,“你……你……”

    “我什么我,你要敢再对我做什么,我不介意让你下面再干净一点。”范宜搓着脖子,恶狠狠的说道。

    “范生,怎么了吗?”很快,益母就闻声跑了过来,他看到回廊里的两人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把范宜拉倒自己身后,然后戒备的看着一脸冷汗的楼生。

    “你是……楼谦公子?你怎么在这?”益母看清人后大吃一惊,这位不是跟着文欣县主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范宜捂着脖子站在益母身后,听着益母这么说,心里也是一惊。

    县主?那不是皇亲国戚?她……踢了他的那里……是不是闯祸了啊?

    看着跪在地上的楼生,范宜心里有些方。

    “楼公子……?”益母看楼谦的样子,也有些摸不准他来这里干嘛。

    “呵呵,你不用叫我楼公子,我现在就是一个涓人,和你一样。”楼谦强忍着剧痛慢慢站起来,但姿势怎么看怎么怪异。

    “可是……”益母却有些拘谨,这怎么能一样,要知道,没出事之前,这位公子俊逸出尘,身姿卓越,可是中州最讨各家女公子喜欢的郎君,就算后来出了大事,楼公子沦为涓人,也是被众人争抢的对象。

    最后被魏王以照顾旧人遗孤为由请到府上。听说魏王本想让楼谦作为幕僚,谁知他却执意要当侍儿。后来没办法,魏王让嫡女文欣县主收他作为侍儿。

    上次争夺神女冠,楼公子出来已经很让人意外了,这次他怎么会出现在他们家?还和范生在一起?

    “宜哥儿,我说的话仍算数,你好好考虑。”楼谦白着脸看着躲到益母后面的范宜,转头对益母说道,“打扰了。”

    说完,他慢慢的走出的回廊。

    “诶……”益母对楼谦的举动感到莫名,但看着他走路的姿势又下意识的开不了口。

    “他这是怎么了?”益母转头看向探头探脑的范宜,一脑门问号。

    “……可能尿急吧。”范宜瞎编了一个借口,因为她对楼谦说的事有些说不出口。

    “尿急?”难怪,他就说楼公子的动作怎么这么奇怪,原来是尿急了找不到茅房啊。

    “楼公子,茅房在花园的东北角,你过去就行了。”

    远处的楼谦差点被这声震的摔倒,僵直了一下身子,迈着别扭的步子飞快的走不见了。

    范宜也差点崴了脚。

    益母……你不是吧……

    ***

    接下来的几天范宜虽然老是走神,但还是依然被迫跟着嘤嘤去见客,她也老叁样的表演了些才艺。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不过范宜私下还是打听了一下楼生的事情,毕竟那天益母的反应有些反常。

    原来楼生原名楼谦,是护国大将军家的幼子,算起来,他们家祖辈和狄家一样,是当年追随皇爷一起打江山的老人,还被封了宁国公,但后来宁国公被卷入了“源隆遗祸”,全家被杀个精光,只留下还未及腰的幼子楼谦,也被阉割,沦为涓人。所以楼谦算起来是正经的官宦之后。

    听到这里范宜感到唏嘘不已,好好一个小郎君现在却成了涓人,明明可以娶妻生子,现在却是个服侍别人的侍儿,更夸张的是想和同为侍儿的她结对食。

    他会不会在沉默中变态啦?

    范宜打了个哆嗦,想着楼生俊美和善的脸上露出奸邪的表情,拿着手铐和小羽毛靠近她……

    啊啊啊啊!快删掉快删掉,脑子里有画面了。

    “阿宜,你在干嘛?”嘤嘤外着头看着范宜抡着的双臂,奇怪的歪着头。

    今天好不容易没女公子还没到,嘤嘤和范宜在就躲在凉亭里发懒。

    “呃,没什么,就是,那个想甩甩手,甩甩手,呵呵。”被发现的范宜尴尬的收回双手。

    “……”嘤嘤还是盯着她,眼里充斥着不信任。

    尴尬。

    “那个,嘤嘤吃饮子啊,这个饮子说是里面有你爱吃的松子糖呢。”范宜连忙端起眼前的饮料递给嘤嘤,想以此蒙混过关。

    “……”嘤嘤眼神如炬,但但还是接过了饮子。

    “五公子,大少爷请您过去一趟。”中门的一个小儿跑过来在元宝耳边耳语一句,元宝就附身恭请嘤嘤。

    “好吧。”最近嘤嘤对赵言楠几位态度好了不少,也没抽人了,不知道是不是他们送了不少吃的玩的起了作用。

    范宜也连忙放下手中的杯子,跟着过去。

    可刚走到中门,范宜就被益母拉了拉衣角,范宜见益母有话要说,便悄悄退后了几步。

    “怎么了?”范宜压低声音悄悄问。

    “范生,你最好别跟过去。”益母飞快的说。

    “为什么?”

    “今天狄大少来了,是大少想见我们五少。”

    范宜止步,懂了,是人家未婚夫妻见面,他还是不要去招人嫌了,而且那个人还是讨厌她的红眼怪。

    范宜悄悄朝益母比个OK的姿势,跑去跟嘤嘤说她想出恭。

    益母虽然不懂范宜做那个手势的意思,但还是很快跑过去帮她敲边鼓。加上元宝和其他小儿的诱劝,嘤嘤很快放心的先去了前院。

    其他人都跟着嘤嘤走了,范宜一个人没事做,又返回小凉亭里吃饮子。

    哎,这也算偷得浮生半日闲了吧。真好。

    范宜喝了一口饮子。

    “阿宜这么闲?”狄二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

    “噗——”范宜直接吓的把饮子怕喷了出来,接着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咳咳咳……”

    范宜咳得脸通红,把狄二吓一跳,他连忙上前帮范宜拍背。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看这呛得,呀,怎么还哭了……”狄二说着就用手指拭去范宜因咳嗽而渗出的眼泪。

    范宜躲了一下,嗔怪的瞪了狄二一眼。有些潮红的眼尾不知怎么的,有些撩人的味道。

    这怪谁啊,要不是他突然出声吓她,自己怎么会被呛到,还在那里装好人。

    狄二被范宜这么一瞅,心中忽的就像被什么挠了一下似得,痒得厉害。

    他讨好的又是给范宜顺背,又是给他递水的,殷勤的很。

    好不容易范宜没咳嗽了,狄二才坐到范宜的旁边,慢悠悠的给两人倒饮子。

    “阿宜最近在女公子圈子里很火嘛,听说好几个女公子想和五娘讨了你去,都被五娘拒绝了呢。”狄二笑眯眯的看着范宜水汪汪的眼睛,摩挲着手里的杯子。

    “你就别取笑我了。别人不知道,您还不知道么,这些不都是赵大公子帮我立的人设。和我真没多大关系。”范宜苦笑一下,“对了,不知道我的事……调查的怎么样了?”

    范宜小心翼翼的看了狄二一样。

    哎,这样处着真尴尬,要不是还想回家,还靠着狄二帮她说好话,她是真心不想和狄二相处啊。感觉有些利用别人。

    她这样是不是很渣?

    狄二瞥了范宜一眼,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凑上前问道:“那姓楼的找你做什么?”

    “什么?楼?你说楼生?”范宜被狄二的神来一笔吓得倒仰,也忘记了先前的问题,她飞快的看向旁边,躲避着狄二灼灼的眼神。

    狄二多精的人呐,一看这样子就知道有事。

    果然,益母说那天那姓楼莫名的出现在阿宜面前,好像和阿宜说了什么事,本来他还不信,结果轻轻一诈,好么,果然有什么猫腻。

    他也不着急,就着被子轻抿着水杯,“哎,最近桃花会活动很频繁啊,而且阿宜你知道吗?桃花会最近还朝长得清秀可人的涓人下手,不知道是不是被逼急了。”狄二说着,假意看了范宜一眼。

    “像阿宜这样的,就很容易被桃花会盯上呢,不过幸好阿宜在这大院之内,一般人是进不来的,所以阿宜也不用太害怕哦。”

    狄二说完,也不理范宜变了的脸色,径自的吃起点心来。

    范宜脑子里却警觉起来,桃花会又开始大动作了?还对涓人下手?这TM又是什么变态?

    不过也像狄二说的,幸好她在官宦家里,要不她还真的危险。转而她立刻想到了楼谦,虽然她知道楼谦是被家族连累成了涓人,但就如她前面所想一般,他会不会因为身体受创身份巨变而变得报复社会,他会不会是桃花会的人,为了把自己诱拐出去而说想要和自己结对食……

    范宜越想越远,越想越怕,她连忙拉着狄二的袖子,有些惊慌的说:“二少,那个楼生……他想要与我结对食,他是不是……”

    “什么?!!对食?!”狄二一听,气的差点跳起来。“你答应了么?”他紧紧抓着范宜的双手,把她捏的生疼。

    狄二的超常的反应却让范宜完全误会了,以为楼谦就是想把她骗出去买了,于是脸色瞬间煞白,“没……没……我没答应,但是……但是……”

    “但是怎么了?”狄二怒火攻心,好么,他才开口想让阿宜跟着自己,这挨刀的楼谦就跑来和阿宜说要跟她结对食,果然和他相冲。

    “他……他啃了我的脖子一下……”范宜白着脸,泫然欲泣,楼谦会不会在嘴上涂了什么药啊,她会不会得病啊……

    狄二脸色瞬间黑成锅底,混账!他都没亲过阿宜的脖子,那楼谦怎么敢!

    狄二黝黑的双眸紧紧的盯着范宜纤细的脖子,眼中炽热渐渐聚集成一簇强烈的光。

    范宜好像感觉的到了什么,不由的一颤,“二少……”

    狄二听到范宜有些娇弱的声音,眼眸一沉,猛地歪头含住了范宜的侧颈,“是这里么……”

    湿濡柔软的感觉和低沉暗哑的声音让范宜的触觉和听觉被双重刺激,范宜倒吸了一口气,脚不禁有些发软,“二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