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天子 - 0002 当小三 女总裁的至尊兵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三分钟后,各自电话求证的俩人才平静下来。

    高阳还好,李妙妃却满脸尴尬。

    始作俑者竟然是自己的老爹。

    借着从军方找保镖的机会给女儿顺道相个亲,身家十亿的李昊安果然脑回路不一般。

    侍应生端上了两杯咖啡,一对男女坐在桌子两边,尴尬都快成液体状流出。

    高阳看着李妙妃一脸大写的“囧”,不由微微一笑:“这只是长辈们的一次玩笑,李总别当真!”

    此时此刻,高阳是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长辈?他妹的!那群老不修,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见笑了!”李妙妃脸色微红说了一句,飞快得扫了高阳一眼。

    高阳挺帅,有一双让女人嫉妒的桃花眼,但绝不是奶油小生,身上反而带着一股凛然的味道。

    李妙妃并不知道,这是高阳长年累月执行任务积累下来的杀气。

    “高阳,我为我之前的鲁莽再次道歉!”美女总裁认真道。

    “误会而已!”高阳眼皮微微一抬,“我的任务是保证你的安全。”

    李妙妃点点头,算是默认了家人的安排。

    她不傻,最近一连串的暗流也让她有些慌张。人身安全始终是第一位的。

    “我知道李总对我没感觉,这很好,也希望您能一直保持现在的心态,不要在日后的工作接触中,发生超雇佣关系,这样会让我很难做!”高阳含笑点头,姿态优雅。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高阳更有自己的骄傲。

    虽然误会澄清,但并不代表他会彻底无视刚才李妙妃的态度。

    开玩笑!

    凭他高阳的家世相貌和本领,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被人劈头盖脸的拒绝还是有生第一次,这场子不找回来,念头如何通达?

    小心眼儿,高阳还是有那么一点儿的。

    李妙妃瞪大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什么叫不要发生超雇佣关系?难不成死桃花眼以为我会倒贴?

    开玩笑!

    凭他李妙妃的家世相貌和本领,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我不就是对相亲表示一下反感么?你一个大男人用得着这么计较?果然长桃花眼的家伙没有好东西!

    双方无话可说,气氛紧绷。

    但是这种局面随即被打破,楼梯口传来一道让人厌恶的声音:“妙妃嫂子,你背着泰哥在外面和野男人相亲,可不守妇道啊!”

    李妙妃脸色骤变,高阳也皱眉看过去。

    出现在楼梯口的,是一个穿着粉色西服套装的年轻男子,梳着偏分,油头粉面,顶着一对儿黑眼圈,一副酒色过度的怂样儿。

    他的嘴角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眼光是肆无忌惮得在高阳和李妙妃身上扫视。

    粉色西服身后跟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高大的寸头男人,身上散发着凛冽的气息,一看就不好惹。

    高阳眯起眼睛打量了寸头男人一遍就没再看他,反而指着小年轻问李妙妃:“这傻逼是谁?”

    李妙妃却霍然站起,脸上带着薄怒道:“吴庆宇,你说话放尊重点!”

    “尊重?艹?怎么写?”吴庆宇得瑟得晃晃脑袋,来到高阳面前,居高临下瞥了一眼,冷哼道,“小子,敢和泰哥的女人相亲,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吴庆宇是混吃等死的富二代,恰好家里的生意和那位“泰哥”有点关系,这家伙抱上了大腿,死心塌地得做狗。

    高阳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没吭声。

    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垃圾随处可见,如果每个人都要高阳亲自搭话,岂不是要活活累死?

    “妈的,老子问你话呢!”吴庆宇没料到高阳竟然不点他,立马怒了。

    高阳眼中闪过一丝厌恶,轻轻摇晃着着咖啡杯淡淡道:“滚!”

    “我艹?今儿遇到一个不怕死的!好玩!”吴庆宇回头怒吼一声,“刚子,给他点教训!”

    身后的寸头男面容冷峻,踏前一步,伸手就朝高阳的肩头抓去。

    “小心!”李妙妃惊呼一声。

    以她的眼力来看,高阳铁定要遭殃。

    这个吴庆宇不学无术,身边的那个保镖却是圈子里出名的,超级能打!

    吴庆宇则一脸冷笑,特么的敢和李妙妃出来相亲,看老子弄不死你!

    高阳在寸头男的手即将碰到他肩膀的前一刻,身体忽然朝后一晃,右手瞬间抓住对方手腕,随即向下狠狠一拽,寸头男神色剧变,只觉得一股无可抵抗的力量袭来。

    他腿一软,单膝跪地,龇牙咧嘴,样子狼狈不堪,更让他绝望的是,连带着左手也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力量,似乎高阳掐断了他的力量传导线路。

    紧接着,高阳的右腿如钢柱般砸在他右肩上。

    寸头男只觉得肩骨骤然一热,剧痛袭来。

    寸头男心说完了,最少也是骨裂。

    高阳依旧保持坐姿,一手一脚把寸头男牢牢得按跪在地上,这一幕极近羞辱。

    另一只手拿起咖啡杯又抿了一口,高阳缓缓道:“你是部队出来的?”

    寸头男出手的方式高阳很熟悉,所以有此一问。

    “是又怎么样?”寸头男亢声道。

    “部队培养你,就是为了让你做狗?”高阳眼光骤然凌厉,“丢人现眼!”

    话音未落,高阳右脚闪电般踢中寸头男的腹部。

    寸头男像是被甩飞的破烂布娃娃,贴着地面向后滑出四五米,撞翻了吴庆宇之后滚下楼梯,发出几声闷哼,趴在地上不动了。

    吴庆宇已经傻了。

    没想到跟了自己两年的贴身高手竟然在桃花眼手里一招就扑街。

    “李妙妃……你想过后果么?”吴庆宇有些慌张,一脸狰狞低吼道。

    没有刚子在一边,他就是个秃毛鸡,狗屁本事没有。

    高阳笑眯眯得看着吴庆宇道:“你这是在威胁她么?”

    “你傻逼么?老子当然是在威胁!”吴庆宇鼓起勇气吼道,“跟泰哥作对,你们等死吧!”

    “那作为保镖,我可不能坐视雇主被威胁!”

    高阳冷哼一声,手腕一甩,咖啡杯呼啸而出,直接砸在吴庆宇的脸上。

    滚烫的咖啡泼洒了对方一脸。

    “啊!”吴大少爷捂脸惨嚎。

    高阳起身一把抓住吴庆宇的领子,拖着他走到楼梯口,轻轻向下一掷。

    吴庆宇的身体和楼梯发出有节奏的碰撞声,翻滚着朝下滚。

    刚子摇摇晃晃刚站起来,就被滚落而下的吴庆宇砸中,俩人脑袋一碰,齐齐昏了过去。

    高阳双手插兜,悠闲得回到楼上,坐回自己的位置,指了指李妙妃面前的咖啡杯问道:“你动过么?”

    李妙妃下意识摇摇头。

    “那就好,我这个人有点洁癖!”高阳顺势拿过李妙妃的咖啡杯,慢慢品尝起来。

    “你……”李妙妃瞠目结舌。

    她发誓,二十四岁的人生中,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为了保护你,扔掉了咖啡,这就算你的补偿!”高阳朝李妙妃举杯。

    喝了半杯咖啡,高阳轻轻放下杯子道:“做为保镖,我不应该打听雇主的私事,但是我不想再出现刚才的状况。所以,如果你有男朋友,请明确告知,我只做保镖,不做挡箭牌!”

    高阳声音清冷,不带一丝感情。

    大家都不傻,刚才那个吴庆宇一通闹腾,里面的信息量不小。

    一提到这个,李妙妃的绝世面容笼罩了一层阴霾。

    足足沉默了一分钟,李妙妃才开口。

    “我反感相亲是有原因的!”李妙妃似乎要解释清楚,“除了我父亲……嗯,耍了一个小心眼儿之外,更重要的是……我已经订婚了!”

    呃?

    高阳的脸慢慢扩张,表情精彩。

    李妙妃还想再说点儿什么,高阳却制止了她,从随身包里拿出文件袋,将资料一张张得快速翻阅。

    既然人家都订婚了,为什么还骗我来相亲?高阳心中涌起荒谬的感觉。

    解释只有一个……

    之前只看了关于李妙妃的,至于任务的具体细节目标他还没来得及浏览。

    直到最后一张纸展现在他面前,高阳才苦笑着摇摇头。

    这特么的都叫什么事儿?

    最后一张纸上是手写笔迹,高阳很熟悉,来自某位神秘高层,也是他们一系的最高指挥者。

    任务目标无比清晰。

    “任务一,保护李妙妃人身安全。”

    “任务二,破坏李妙妃的婚约,将李妙妃变成你的合法妻子。”

    纸张最后,有一个简笔画的笑脸,还有四个字——执行命令。

    我擦!高阳有种叉了犬的感觉。

    小说里的兵王回归都市都是身边一群红颜知己,想睡谁睡谁。

    轮到他高阳倒好,竟然要去当小三……

    关键是,这种不靠谱的要求还是以军令的方式下达。

    “这特么的……是奉旨插足?”高阳一脑门官司自言自语道。

    “你说什么?”李妙妃眨着漂亮的丹凤眼问道。

    高阳收拾心情道:“冒昧问一句,你的未婚夫是谁?”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连情敌都不知道是谁,还谈什么撬墙角?

    李妙妃的脸微微变了颜色,几秒钟后她勉强笑道:“他很低调,但是能量很大……叫周恒泰!你……认识么?”

    高阳皱眉,沉默。

    心中却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怪不得,老家伙让他来撬墙角。

    高阳不仅仅听过这个名字,他和周泰恒之间的恩怨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这个墙角,除了他,还真没别人能撬动。

    周泰恒,京城三大公子之首,人脉深厚,交游广阔。

    周家更是夏国四大豪门之一,横跨政商两界,能量巨大,真正的顶级家族。

    怪不得,连老家伙都谨小慎微。

    忽然一个念头闪过,李昊安既然撺掇他女儿来相亲,是不是说这个老丈人对准女婿也有不可言说的看法?

    老丈人竟然撺掇自家姑娘出轨……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李昊安不愿意那些核心专利落在周恒泰手中?

    “这就是所谓的宿敌?”高阳自嘲一笑,转头问李妙妃,“你见过周恒泰几次?”

    “两三次吧!”

    “你喜欢他么?”高阳一刀见血。

    李妙妃明显迟疑了一下然后认真道:“喜不喜欢和嫁不嫁是两码事!”

    说道这里,李妙妃忽然扭头对一旁微微慌张的女秘书道:“差点忘了,小燕,你去财务领两个月的薪水,合同到此结束,我不想再见到你!”

    小燕一听就急了:“李总,为什么?”

    “我来相亲的时间地点,除了我只有你知道。”李妙妃表情严肃,语气冰冷。

    这一刻,她是一个集团企业的掌控者。

    “可是……可是……”秘书小燕红着眼大声道,“李总你是周少的人,我是怕你犯糊涂啊!”

    “你还是真替我考虑啊……”李妙妃语气嘲讽,“将老板的行程安排透露给外人,吃里扒外说的就是你吧?”

    “李总……我……”小燕还想辩解。

    “滚!”李妙妃一把抓起高阳面前的咖啡杯,砸在她的身上,和高阳方才的方式如出一辙。

    “酷!”高阳由衷赞美。

    秘书小燕惊呼一声,被浇了一身褐色的液体。

    她攥了一把头发上的咖啡,随手一甩恨恨道:“李妙妃,你看不清形势,早晚会后悔……还有你,高阳是吧?得罪周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高阳一听这话,眉毛一挑道:“这是威胁?”

    想起吴庆宇被痛揍前高阳问过这样的话,小燕不由自主得一哆嗦。

    “我不打女人,滚吧!”高阳冷哼一声。

    小燕眯着眼睛想了几秒钟,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李妙妃忽然站起来大声道,“你的套装是盛年发放的工装,脱下来再走!”

    小燕傻眼了,她没想到李妙妃竟然如此对她。

    高阳朝李总竖起大拇指。

    楼梯口的俩黑衣人已经重新站好,大有一副小燕不脱就不放人的架势。

    “李妙妃,我会记住今天!”小燕嘶叫一声,把西服套裙撕扯下来,从其他咖啡桌上扯过一张桌布蒙着头脸蹬蹬蹬下楼去了,样子无比狼狈。

    “啪啪啪!”高阳靠近窗户看着几近与裸奔的小燕,轻轻鼓掌,“干得漂亮!”

    “承蒙夸奖!”李妙妃云淡风轻。

    “被人坑,就得坑回来,我觉得我们的三观还是蛮接近!”高阳微笑,桃花眼魅力四射。

    李妙妃却长叹一声:“没想到,跟了我两年的秘书,竟然是他的人,真是讽刺!”

    “看来你不喜欢周恒泰!”

    “这重要么?以我家的力量,根本无力反抗,何况……终究还是订婚了!”李妙妃的情绪极度低沉。

    “订婚又不是结婚!”高阳呵呵一笑,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就算结婚,也可以离婚!”

    “婚姻自由,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谁如果违反,就是站在人民的对立面!”高阳扶着桌子,一本正经说着没有营养的的话。

    他身体微微前倾,距离李妙妃艳绝人寰的脸蛋儿只有不到二十公分:“也是站在我的对立面!”

    “你想说什么?”李妙妃一脸疑惑。

    桃花眼男人忽然说这些大道理,到底啥意思?

    “你可以不嫁给周恒泰!”高阳坐回座位,翘起二郎腿。

    “我需要付出什么?”李妙妃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高阳摸了摸鼻子道:“嫁给我!”

    唉,小爷我从未做过如此羞耻的事情,今天算是颜面扫地了。

    高阳心中哭泣。

    逼婚!他的所作所为,和周恒泰又有什么差别?

    李妙妃忽然灿烂一笑道:“首先我不认为你是周恒泰的对手。其次,好像某人刚刚告诫我,不要在工作中对他产生超雇佣关系!”

    高阳老脸一红,小丫头片子挺能怼啊,你当我愿意自扇耳光?

    要不是“执行命令”四个字让他知道上面的态度不是玩笑,他才不愿意淌浑水呢!

    “我是不是周恒泰的对手,你很快就会知道!”高阳整理了一下衣衫,“至于刚才的告诫,依然有效。”

    高阳正色道:“不过人要会变通,在你爱上我之前,解除我们的雇佣关系,就可以了!”

    看着李妙妃瞠目结舌的样子,高阳颇为满意。

    “你的脸皮是怎么修炼的?”李妙妃认真问道。

    “天赋!”高阳笑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