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嬑 - 第6节 人生赢家[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今天做不完不会扣工钱,计件的嘛。”

    组员们刚松一口气,管事继续说:“ 如果每天都能完成任务,月底会给你们每个人两块钱奖金,怎么样,做不做?”

    瑞和看向其他两个组员,三个人互相打量,最后齐齐点头。

    第10章 穿越1972

    第一天上班就差点没有完成任务。瑞和的两个组员一个叫做张翠莓,一个叫做张天赐,前者是隔壁村的,后者是上美村本村人,年纪都比瑞和大。张翠莓看起来很爽利能担事,组内由她说了算。三人先一起去竹林砍竹子,然后再一起切竹片,然后再分出人去扎竹筐。切竹片和扎竹筐说不上哪个活更轻松,每一项都需要有人去做。

    张翠莓安排张天赐继续去砍竹子,她负责切竹片,让瑞和扎。“我早上看见你了,你扎的筐很好看很结实。”

    张天赐砍了两来回之后不愿意再出去了,外头实在太热,可是他切竹片速度又非常慢,磨合耗费了一些时间,最后还拖了半个小时。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七点,吃过晚饭之后瑞和倒头就睡,等铜锣声起的时候还觉得没睡够,双手酸痛得要命。累得要人命的工厂生活持续了整整一个月,运货的车每隔一天出一次村子,一批又一批地将货物运走,等工厂里这几批大订单终于完成之后,工人们才得以狠狠地松一口气。

    最后一批货运出去的时候,瑞和还被管事点名一起去送。

    “送完明天休息一天!”

    就这样,来这个世界三个月之后,瑞和第一次出村子。厂里有一辆自行车,由会骑单车的老工人率先载着竹筐出动,剩下的大批量则用牛车拉,瑞和就坐在牛车外沿扶着身后堆得比一人还要高的竹筐,晃晃悠悠地往市里去。

    一路上,瑞和都张大眼睛看着四周,看那些穿着灰暗颜色衣服的行人。有的背着背篓,有的挎着篮子。小孩子嬉笑着飞奔而过,一个女孩摔倒了也不哭,爬起来继续追:“哥哥等我!哥哥!”

    瑞和看得目不转睛,直到那女孩的声音消失在尘土飞扬的土路上。他转过头,看见路边有一家写着“爱国粿汁店”,说是粿汁店,其实旁边有牌子用大字写着“粿汁”“炒粿”“汤面”等,说明它卖的东西还不少。他想了想后不自觉地吞了一下口水。

    粿汁是一样当地的特色,是用糯米加水磨成的米粉浆为做原料蒸出来的薄片,切成三角形小块之后跟煮面一样去煮,会加卤的豆腐干、腐竹、卤五花肉和卤猪肥肠猪粉肠等东西,吃起来粿汁又滑又有嚼劲,汤汁既有米的浓香,也有卤汁的浓郁香气。

    单单靠探查张小山的回忆,瑞和就流了一地的口水,只觉得肚子也在咕咕地叫。

    那家店是国营的,其实一开开一天,还有夜宵呢。用餐需要粮票,一碗粿汁要三毛钱,还要二`两粮票。

    现在的瑞和身上是一分钱都没有的。家里的票证都是张大山夫妻保管,他手上也一张都没有。就算有,他也舍不得去吃那么一碗用料丰盛的粿汁。

    他看的时间久了,牛车过去后视线还黏在那里,同车的明勇笑着说:“想去试试?自己家煮还比较实惠一点,你拿粮票去买点糯米到村里的豆腐坊磨,磨一斤才一分钱,米粉浆自己回家就能做粿汁。”

    瑞和笑着点头:“好。”他现在已经知道怎么得到粮票了,因此不会贸贸然问去哪里得粮票。

    “唉还是以前好,我记得我小的时候,路边的早餐摊儿夜宵摊儿有好多,粿汁一碗才一角钱。”明勇叹气,“哪里像现在,买什么吃什么都要用票。唉!”他已经二十七岁了,结个婚容易嘛!最近他既要加班,又要采购结婚用品,累得人都瘦了。

    这个世界这个年代,真的有许多让瑞和吃惊的东西。比如这票证,根本前所未闻。他在张小山记忆里翻了翻,好像再过五六年,有那什么“改革开放”?之后国家开始发生很大的变化,先是布票取消,然后是粮油票取消,等到张小山三十七岁的时候票证全部消失,集市上能用钱买到许多东西,只要有钱随便你买。

    瑞和打算存多多的钱以后才能买自己想要的东西。如房子,分家这事势在必行,可家里的房子也很老了,那是原主父母留下来的房子,得有三十来年历史了。

    而且在看过张小山的记忆之后,他知道未来的世界会发展得更加好,和平、繁荣,这些都是瑞和从未见过的风景,他很想看一看,好好学习一番。只要努力他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让人多么心动向往的世界。

    他要识字,要见世面,要学本事。

    他要长大,回家之后做妹妹的依靠。

    在看到张小山的记忆之后,瑞和对未来有了更深的规划,未来是光明的,他要向着那道光前行。

    现在首要的任务是赚钱。

    牛车走路不快,午饭时间到了却才走了一半的路,牛车停在路边的大树下,工人们三三两两散开去找吃的。瑞和并不知道今天会被派出来送货,身上什么都没带,他坐在树下纳凉,等着其他人回来。

    明勇咬着一个包子回来了,手里还揣着两个。他见瑞和坐在树底下吃惊地问:“这么快吃完啦?就你一个?”

    瑞和有些不好意思:“嗯,就我一个。”

    两人之间就没话说了,明勇三两口将包子全吃完了,靠在树上打了个嗝。瑞和突然听他开口了:“咱们这活儿说难也不难,就是管事要求高,每一只竹筐都要做得最好,一些三脚猫功夫的人做不来。我刚进厂的时候,最惨的时候一天只能做两个筐,上午一个下午一个,做不好的管事都不要,做了拆拆了扎,拆多两次连竹片也坏了,得重新去削竹片。”

    这件事瑞和听说过,听说就因为这样严格,厂里的东西卖得很好,听说这些年总是卖面包碗到国外呢,可大大长脸了。

    “我听说你们那一队是新工人里面做得最好的,竹筐都是你在扎?这很好,有一门好手艺能吃一辈子,以后你混得好了我脸上也有光呢。”明勇拍拍瑞和的肩膀,将最后一个包子塞给他,“吃吧,等你拿到工资就对自己好一点,胃是最不能欺负的,你欺负它一天,后半辈子它都得报复你。我去老乡家要点井水来喝,你看着点车。”

    瑞和想不到明勇竟然先鼓励了他一番,最后还给了他一个包子。他十分感动,慢慢地将包子吃掉。包子是包菜馅的还带着一点温,他吃完之后站起来迎向明勇,明勇打了五个竹筒井水,给了一筒给瑞和:“虽然天热可也不要急哄哄地喝,稍微含一含。”

    他将其他竹筒挂在竹筐上:“这都是经验,以后如果临时要出门,你就自己带上。”

    瑞和感激地点头:“我明白了。”

    等其他工人都相继回来,三辆牛车继续走,他们将竹筐送到市里的竹器厂总厂之后又原地休息了一下,明勇说:“要去逛就去逛,五点的时候集合回家,如果错过了就自己走回去吧。”

    “好耶!”

    看着其他工人散去,瑞和也跟着一起往外走,他们的牛车停在接收厂子里不怕被偷。

    走出门之后,瑞和有些束手束脚的,四处打量一番之后才跟着明勇走的方向去。

    市里真热闹!人们穿的衣服也和上美村人穿的有些差别,看着好像好一些,街道也是水泥铺的比较好走,更让吸引瑞和目光的还要数那些店铺,一家连一家看得瑞和目不转睛。来这里几个月,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称得上繁荣的场景。

    只他不敢进去。他跟着明勇一直走一直走,直到见明勇走进一栋大楼,那大楼有两层,外面挂着长长的招牌,招牌底色是大红色的,字体是白色的,中间映着金灿灿的五角形,看起来很是气派。

    “那上面写的是金丰路百货大楼。”系统460开口了。

    瑞和忙记下来,盯着那七个字手指在大腿上划啊划,“叮铃铃——”旁边出入的人非常多,又一辆自行车从他身边飞过,瑞和便不敢再堵在门口,拉拉衣摆,小心地走进去。

    一进去他的眼睛都不够瞧了,一排排的玻璃柜子横着,一列列的木头货架贴墙竖着,不管是柜子还是货架通通装满了东西,后面站着穿着体面又干净的伙计。衣服、锅碗瓢盆、糕点、钟表闹钟、鞋子……多!太多了!比村里的供销社的东西多得多。

    墙壁上还贴着许多画,有的是农民举着锄头刨地的,有的是在看书的,也有好几个小孩捧着花笑得一脸灿烂的。上上下下,瑞和的视线被挤占得严严实实,他几乎把身体转了一整圈,然后又是一圈,眼睛都不够看了。

    “哎呀。”他不小心撞上了一个年轻女人,女人轻声叫起来,这让瑞和回神赶紧道歉。

    “没关系,你小心点看路。”年轻女人笑了笑往另一条路走去。瑞和的视线也跟过去,就见女人在一个柜台前说:“给我把一条手帕,粉红色映荷花的那种。”

    “嘿小山!”

    瑞和转头,明勇正惊讶地看着他:“你也来百货大楼了?”见瑞和一脸迷茫的样子,明勇大步走过来拉住他:“跟我走别堵在这里。你怎么也来了?想买什么?”

    “我看看,也没来过。”

    明勇笑了:“走吧跟我来,一会儿我们一起回去。”

    于是瑞和跟着明勇到了一处柜台,柜台里都是盒盒瓶瓶罐罐,鼻尖是浓郁的香气。“穗香说要买头油,这大夏天的擦什么头发啊,多油腻呐!唉。”

    营业员笑眯眯地:“这是桂花头油,洗完头发抹一抹,头发又黑亮又保湿,味道也很香呢。一瓶八毛钱,要不要?”

    明勇咬牙:“给我来一瓶。”

    瑞和站在旁边稀奇地看着柜台里的的东西,觉得这跟那些小丫鬟从后门卖货郎手里买的胭脂很像,原来这里的女孩子也要打扮的。

    “走吧,我们上那边看看,我还要买两个带喜字的搪瓷缸子。”

    瑞和点点头,跟着明勇往其他柜台去,一个小时逛下来他简直大开眼界,等回村的时候一路上还在回味。明勇笑了:“第一次来都是这样,我第一次进百货大楼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呢,等习惯了就好了。”

    “嗯。”

    牛车慢慢往前走,橙红色的斜阳挂在远处天际,瑞和拿手遮眼半眯着看过去,好像那霞光也通过他的眼睛穿进心田,在他心中涂抹出艳丽的色彩,他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第11章 穿越1972

    一九七二年春节快到了。

    瑞和来这里已经半年,进竹器厂也有四个半月时间,在完成年前最后一批大订单之后,虽然才是月中可春节将至,工厂决定先把这半个月的工钱加上过年钱一起发了。瑞和到财务办公室领到当月的工资和过年钱,总共领了二十二块四毛钱。走出财务办公室的时候,他在一众排队的工友间第一眼就看到了卢培音。不过他只是视线掠过去,径直往外走。

    竹器厂里的工人几乎都挤在财会室门口等着领工钱了,别的地方都十分安静,瑞和走出工厂之后在大门口的榕树下挥手招呼李大水:“走吧!”

    李大水将草根吐掉跳起来,“领好了?”

    “嗯。”

    两人肩并肩往家走。之前工厂招聘的时候李大水的名字被管事记了下来,等到年前接到最后一批大订单,而厂里切竹片的工人有一个手受伤一个脚受伤,那时候管事才将李大水叫来充当临时工,只做砍竹子和切竹片的工作,赶工了半个多月,今天和工人们一起领工资。

    李大水在路上喜滋滋地说:“八块钱呢!回去我妈肯定很高兴。我还问了管事的,他说我做得好,等年后厂里开工让我还来,如果三个月都做得好就给我转正。”

    “那太好啦,秀娥婶子一定高兴。”瑞和很为他高兴,如果不是李大水他还进不了厂,见李大水进不来他还很抱歉呢,现在能一起赚钱他心里非常开心,“那年后开工我们一起上班一起下班。”

    “嗯!”李大水点头。“对了,你让我帮忙打听的事情我已经打听出来了,现在咱们村宅基地一分地大概三十多块钱,我妈说请村里人来建房子不贵,包三餐,一天一人给八毛钱就行,不过材料要两三百块钱呢。你真要买地建房子啊?你的工钱不是都给你哥了吗?哪里来的钱买地?”

    瑞和谢过他:“帮我谢过秀娥婶。我已经决定了,过年后就分家,分家后再攒钱买地。”

    “你哥能同意?”

    “我同意就行啦,只要我跟大队里说一声,把我的户口迁出来重新立户就行。”

    距离上次说要分家,到现在也有四个多月了,期间张大山夫妻不再提分家的事情,私底下瑞和还是打听过的。好在这个年代、在这个村子,分家并不是多么难的事情,甚至也不需要找族中长辈让他们同意。只要和村干部说清楚,将自己的名字迁出来重新立一个户口就可以,连手续费都不用交呢。打听到这一点时瑞和松了一口气。

    至于分家时家里财物的划分,那就自己私底下商议了。现在住的房子是原主父母留下来的土屋,一共三间,还有一个小院子。原身父母去世之后那间屋子就成了厨房,张大山把院子里的灶台挪了进去,剩下的两间房仍然一兄弟一间。

    房子已经很破,说值钱肯定不值钱,瑞和从张小山记忆中得知,以后的地是非常值钱的,当年原身分家时只分走了五百块钱,里面有两百块据张大山说是原主这些年打工给家里的钱,剩下的三百块是分房子的钱。那时候,张家的房子早就推翻重建过,是结结实实的红砖瓦房,砖瓦间有张小山洒下的汗水。

    张大山拿出三百块说要买张小山那个房间以后给孩子结婚住,那时候张大山的长子才十三岁,说结婚还早着呢,而张小山已经三十岁即将结婚了的。当时张小山虽然不愿意,可他的脾气好,未婚妻的性子和他一模一样,甚至更加柔顺。两人都不是会和人争执的性格,分家已经是张小山鼓起勇气才能说出的话了。

    于是他就拿着五百块钱分家离开。那时候是一九八六年,不管是地价还是房价都比七十年代高了许多,张小山只能勉强买了一间老旧破的土屋,好不容易攒到钱翻建,钱刚用完小儿子就生病了……

    想到这里瑞和又问李大水:“上次婶子说的那间老房子现在户主还卖吗?”老祠堂那边有人想卖房子,是老四合院里的一间厢房,要价一百八十五块。

    李大水摇摇头:“不知道,你想买吗?”

    “买不起啊。”那么老,买了其实住起来也不比他现在住的强多少。

    买不起。建不起。

    瑞和只好接受继续和张大山夫妻同住一个屋檐下这个现实,打算分家不离家,钱财粮食分开。

    分家的事情势在必行,张大山将两人的三个姐姐都请回来相劝,这还是瑞和第一次见到原身的三个姐姐。

    三个姐姐已经成家,都嫁到了其他公社,平时也没有时间回来,只是瑞和心意已决,姐姐们疼大弟,也疼爱最小的弟弟,因此劝一劝见他不听,只说就算分家也能自己养活自己,她们也就不再多说。

    张大山夫妻不同意也没办法,只要瑞和无赖一点工钱不上交却每顿在家吃饭,他们就受不了。不过瑞和不想做得那么难看,还好张大山看到他心意已决之后也妥协了,于是在腊月二十四那天说好分家的事宜,请来族里的长辈做一个见证。

    首先是房子。不知道是不是现在还没有孩子,亦或是土屋破破烂的关系,张大山对瑞和提出要分自己居住的那间土屋和分厨房那间屋子的一半并没有异议。三间土屋是连在一起的,瑞和住的是最右边那间。院子他也占二分之一,水井共用。

    至于家里的粮食,他要十一月底生产队发的属于他那一份,还没过期的票证也要分三分之一出来给他。村里发粮食一般都是两季稻收割之后,因为他是第二季稻种好之后才进厂的,所以张田生那里还记着他两个多月的工分,虽然不多也分了一些粮食,加上基本口粮一百零八斤。瑞和分到一百三十一斤粮食,其他零碎的杂粮张大山没提他也就没要。

    其实,虽然瑞和进厂,可前四个月的工钱加全勤奖金总共一百七十一块两毛,他每个月都给张大山八成,算“公中的”,钱足够对方去买粮食了。不过瑞和看见张大山还是和乡里人买了红薯,这样下来肯定剩下更多的钱。他估计那些工钱里至少还有一百块钱剩下。张大山只给了他二十块,他也没说什么。

    为了让分家顺利一些,瑞和早就做好这样的准备,并不在意。

    之后是家里的自留地。张家的自留地有一分五厘,瑞和分了七厘。最后院子里养的一群鸡,瑞和分了五只。

    那些小件的他只拿了自己用的那副碗筷,其他的如油盐、家里唯一的铁锅、扫把等等全部都给张大山,这样就算分完了。

    瑞和的诸多让步让张大山分家的不情愿淡了很多,分家的过程很顺利,过年前就将分家的事情报给他们生产队的队长张田生。张田生说好:“过年后生产大队上班我就帮你们报上去。”这真不是难办的事,无非是重新登记个名字。

    分家就这么尘埃落定了。因为瑞和这个月的工钱没有给家里,张大嫂就和张大山说过年就分开过了,被张大山训了两句:“分家了小山还是我弟弟,怎么能让他自己过年?就按我说的去买东西做年夜饭!”分家的时候,叔伯们都说小弟是厚道人,吃亏是福。这样的话对他来说难道是好话?他厚着脸皮拿了大数,过年正好好好地让小山过来一起过年,让其他人看到他身为长兄对分家的弟弟照顾有加才对。这婆娘!没点眼色!

    张大嫂气哄哄地出门,正好和瑞和来了个对脸,然后一瞪眼头一转,脚下不停地出门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