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瑜 - 第七章 谈心 男人别低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母亲离开后,感觉空气都变得有些舒适起来。

    我和小惠对视一眼,不由露出轻松的笑容。

    就这么和她在一起,虽然逢场作戏,可我依旧感觉,似乎是青春的萌动。

    一路上,我们都没怎么说话。

    想的更多的还是晓玲,曾经,我们也像现在这样,安静的压马路。

    小城市生活节奏相对来说比较慢,就连时间,也似乎过得慢些。

    我喜欢散步的感觉,能领略生活中的风景。

    不知谁说的,男人有钱就变坏,经受不住现实的诱惑什么的。

    说到底,还是内心不够坚定。

    很多人嘴上说着不将就,不敷衍,可最终还是对生活低头。

    可有天,突然崛起,时来运转,这种人,往往更快更容易迷失自我。

    既然不想承担责任,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去接受。

    我胡思乱想着。

    小惠是个好女孩,可我的心只有晓玲。

    我不会同时爱上两个女人。

    我的心很小,只有一个位置。

    进入ktv,此时白天,客人很少。

    套餐里带着假酒,果盘,零食。

    众所周知,这就是唱歌的地方,酒特假,喝个十几瓶除了想去卫生间,根本没啥反应。

    真就,凉白开一样。

    当然,也有高大上的,不是我们消费范畴之内。

    就单纯赠送的这种,十二瓶,和水没区别。

    我五音不全,很少出入娱乐场所。

    说实话,以前我生活非常单调,看书,学习,偶尔玩几局单机游戏。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尤其是我们这种家庭。

    哥哥指望不上,在我进公司后,就宅在家里。

    毕竟,以他的条件找工作太难。

    母亲宁愿自己吃苦,也不愿孩子遭罪。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小惠倒是比较主动,打开啤酒就主动喝起来,然后点歌。

    基本都是十几年前的老歌。

    什么童年,andy,明天会更好,追梦赤子心,后来,偶尔有几首浮夸,十年什么的。

    两口啤酒下肚,她动情的唱起这些相对来说的励志歌曲。

    听得我一阵震撼。

    上学那会儿,我也特喜欢听歌,不过都是些流行歌曲,情歌最动人心。

    初听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我随手打开啤酒喝起来,脸上充满平静。

    鬼使神差的就点了首不浪漫罪名。

    简直像是我的生活写照,再来了首像我这样的人。

    包间里,只有唱歌声。

    除了,她置顶我的两首歌。

    以我这嗓子,唱的非常垃,毕竟,第一次见世面。

    小惠并未嘲笑,反而为我鼓掌加油。

    我明白,这是支持。

    咱做人得有自知之明,跟不上节拍就让原唱盖过去。

    喝了一瓶酒,感觉整个人有点飘飘然,有种身轻似燕的错觉。

    我向来是不接触这些东西的。

    酒精会腐蚀人的斗志,摧毁人的精神。

    让人们依赖酒精,甚至沉迷其中。

    生活里很多人不如意总是举杯消愁愁更愁,结果,第二天满身酒气依旧搬砖生活。

    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现在的我,还理解不了。

    唱完两首歌后我就安静的坐着,主要没什么想唱的。

    毕竟,咱也不是主角。

    况且,就我们两个人,也不是出风头,出洋相的可能性更大点。

    在异性面前急于表现,那都是求偶。

    我并非故作姿态,装什么高冷。

    打从心底,我就不愿意接受这段畸形的感情。

    有一说一,听着小惠唱歌,是种享受。

    我们喝的差不多时候,小惠点了首天亮了。

    这首歌,一听就让人想哭。

    果然,唱到一半,她就忍不住泪流满面,让原唱的声音响彻在整个包间里。

    也许,对眼前这个女孩而言,唱歌是唯一的放松吧。

    有些人的眼睛里就写满故事,而有的人就是天生的假大空。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但能从对方的言行举止中,认识对方。

    这首歌,对我而言,有点煎熬。

    短短几分钟,像整个世纪一样漫长。

    给小惠递过纸巾,我轻声安慰道,“都会好的。

    加油。”

    她只是抽泣着,并未回复。

    难怪,她不在乎对方有没有车房。

    绝大多数女人,在意的是男人有没有光伟正的品格。

    穷不可怕,一切都是暂时的。

    只要愿意努力,愿意奋斗,有上进心。

    黑暗,终究会被打破。

    而不是坠入深渊,永远也爬不上来。

    一首歌唱完,系统自动切换下一首。

    小惠点的歌,都很励志,听了让人拥有希望。

    性格决定命运,这话一点也不错。

    她并没对生活妥协,还在坚持奋斗着。

    我始终没有触碰她。

    如果没有晓玲,我肯定会接受小惠。

    可世界上没有如果。

    曾有人说过,你同时喜欢上两个女人,你会选择谁?

    答案很简单,第二个。

    因为,真的喜欢,就不存在两个这种事。

    变心,在当今社会,司空见惯。

    感情,不知从什么时候变成廉价品。

    有些人穷尽一生所付出的努力,都不如别人一夜随便给点。

    一事无成男人的温柔,还是温柔吗?

    网上言论太多。

    对我们这个小城市,多多少少有些影响。

    不知道其他地方怎样,反正,离婚率非常高。

    终究就是几个字概括,普信。

    男女,都一样。

    当把自己当成货品的时候,那就失去自我的价值了。

    可惜,每个人所选择的生活,都是不一样的。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

    小惠停止哭泣,擦干眼泪,酥酥道,“实在对不起,让你见笑了。”

    说实话,真没几个人能抵挡住。

    小惠是一个很有气质的姑娘,这种人不少,虽然穿着廉价的衣服,可洗的非常干净,散发着清香。

    眼神很清澈,外表,在很多时候,其实不重要。

    以貌取人更是可笑。

    心理学上,也没说外表就决定一个人的过去,现在,未来。

    人都是会随着时间变化而变化的。

    “没什么。”我轻声安慰。

    小惠是那种让人忍不住想保护的女孩。

    尤其是当下,很需要拥抱。

    但可惜,我给不了。

    谁不愿意占便宜?

    可又有几个人愿意承担责任?

    “小惠,你可以和我倾诉一下。

    我大学时,学习过心理学。”我尽量和善的劝说。

    虽说讳疾忌医,但人类的心理很复杂。

    尤其是网上许多骗子,打着心理咨询师的名号,实际上行龌龊之事。

    毕竟,证书这玩意,可以随便弄的到。

    以前也不是很严格。

    实际上,目前只有心理医生才有资格行医。

    咨询师,反而成了非常尴尬的存在。

    不被认可。

    在一个人心理脆弱的时候,很容易养成依赖感的习惯。

    常见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被绑匪绑架后,反而会爱上对方,这不是一两件事。

    我不愿让小惠对我产生依赖感。

    甚至说,我现在,心里只有晓玲一个人。

    “我是孤儿,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

    福利院长到五六岁就被领养。

    结果,他们孩子找到了。”说到这儿,小惠忍不住嘲讽的笑了笑。

    对此,我叹了口气。

    现实,往往没有任何逻辑可言,也没有任何下限。

    生活在社会里,什么狗血的事情都能遇到。

    小惠继续说着她的故事。

    领养的父母,一开始对她极好,可谓当成宝贝。

    半年后,对方找到其亲生女儿,一切就都变了。

    小惠在福利院长大,本就比同龄人更成熟。

    如今,她才22岁,就已经相亲了不少人。

    可想而知,其家庭,是多想将她送出去。

    看样子,我这也是运气使然。

    刚好遇到,小惠被下了最后通牒。

    成年人想任性,得有资本。

    很明显,她和我一样,都没有。

    听着小惠的故事,我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你会嫌弃我吗?”小惠抬起头,脸上充满真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