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瑜 - 第六章 没有免费的午餐 男人别低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母亲和哥哥离开后十几分钟,我这才反应过来。

    姜还是老的辣。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套路,真是永远不会过时。

    现在还能怎么办?

    只希望晓玲能理解我,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不然,以后我们一家都没办法在这个城市里生活。

    这么想着,我又忍不住想哭。

    男人,真难。

    回到房间时。

    母亲躺在沙发上,有种担心我反悔的姿态。

    至于哥哥,坐在地板上,紧紧盯着我。

    无论怎样,都是他们养活我这么多年。

    没有母亲和哥哥的付出,我也不可能成才。

    百善孝为先。

    做人要懂得感恩。

    “妈,早点睡吧。

    明天,我去和小惠相亲。

    不过,以后您能不能背着我去找晓玲一家?”我有些祈求的看着她。

    脸上充满担忧。

    晓玲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不想就这么失去她。

    等这件事结束后,我再去请求她原谅。

    闻言。

    母亲漠然道,“随你,现在你长大了。

    翅膀硬了。

    我可没办法干涉。”

    看样子,还在为我的举动而生气。

    我柔声道歉。

    再怎么说,都是一家人,哪儿有什么仇恨?

    血缘和亲情,这是怎么也斩不断的。

    母亲有句话说的很对,我和哥哥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手心手背,都得爱护。

    况且,农村有个不成文的规定。

    弟弟不能比哥哥结婚早。

    当然,一些特殊情况除外。

    可母亲是个强势的人,去菜市场买菜都得砍半天价,更别提生活中,方方面面精打细算。

    市侩的普通小民。

    想到这儿,我忍不住自嘲起来。

    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我为什么会这么怂?

    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

    这么大年纪,没有成为家里的顶梁柱,也没任何成就。

    朝九晚五的打卡上班,和所有普通人一样,生不起病,没有远大的理想。

    生活,已经磨平了我的棱角。

    还得在苦难中不断挣扎。

    成年人的世界,总是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这才是我的乖孩子。”母亲罕见的露出笑容抚摸着我的头顶道,“儿子啊。

    我们这个家,就咱们三个人。

    当然是,谁有能力就多做点事。

    你哥他只是意外毁容,这么多年,老实本分做人。

    哎,好人没好报。”

    说着,她喋喋不休的絮叨起来。

    后面的话,我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说实话,老人的话,大可不必去听。

    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不碰个遍体鳞伤,没有经验。

    大道理,谁都会说,甚至,说的比谁都好。

    可事儿落在自己头上,什么反应,那真说不来。

    路都是自己选择的。

    每个人,都无法决定自己出身,却能通过努力而改变生活。

    “睡吧,明天把你收拾的精精神神的。

    争取早点把小惠弄到手。”母亲拍了拍我肩膀。

    随即带着哥哥回房间。

    看着母亲有些佝偻的身影,头发也花白了不少。

    我心软的不行,根本没办法抗拒。

    哥哥那么可怜,身为弟弟,总得帮忙扶持一手。

    不仅是我,世界上,还有无数这样的人。

    生活拮据的我,向来是烟酒不沾,外人眼里努力奋斗的好榜样。

    可生活压力压得我,喘气都费劲。

    不知怎么的,就在沙发上睡着。

    第二天,是被母亲催促醒来的。

    “今天你的行程,我都给你安排好了。

    小兔崽子,你可得争气啊。

    别做什么蠢事。

    这小惠,一个人不容易。

    和咱们组个家,未来,也算是有伴,不是吗?”母亲时刻盯着我。

    这种感觉,说实话,换了一般人肯定接受不了。

    可对我而言,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这是非常可怕的。

    生活环境,总是潜移默化的改变着每个人。

    也许在外人觉得,我是所谓的妈宝男,没有自己的主见。

    但没经历过我们这种生活,对方又怎么能理解?

    世人千万种。

    不喜欢的人,不要去来往即可。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这次相亲的地点换了个饭店。

    看得出来,小惠精心打扮过。

    上次她说,被家人逼着相了好多次亲。

    可老妈又说对方是孤儿?

    这如何解释?

    摇了摇头,我不顾形象的吃着早餐。

    些许是我的皮囊属于中上,她只是安静的笑着。

    如此傻的姑娘,我不禁叹息,心中充满罪恶感。

    感受到老妈眼神的催促,我无奈道,“其实上次我是骗你的。

    我不抽烟不喝酒,也没去过酒吧蹦迪。

    我们家条件很差。

    我生活非常拮据。

    别看我月入一万,实际上,各种花销下来,也不剩多少。

    我那个前女友晓玲,你知道吗?

    她就是接受不了,才和我分手的。”

    为了完成任务,我忍不住再次扯谎。

    一个谎言,需要无数谎言去圆,犹如一个怪圈,最后,连自己都要被骗进去。

    心中不断默默给晓玲道歉,同时,心中希望,小惠能拒绝我。

    说实话,我不想害了她。

    “哈哈,你这话说的。”小惠笑着道,“我以为你会说别的呢。

    你前女友的事情,其实,我不介意。

    谁还没几个追求者呢?

    我也是没办法。

    总寄宿别人家里,也不是什么好事。”

    说到这儿,小惠的语气就有些难过。

    看样子,每个表面光鲜艳丽的人,背后都有人看不到的心酸和无奈。

    “不说那些不开心的。

    待会儿有空吗?

    咱们去看电影,去游乐场玩吧?”小惠如此提议。

    啊?

    游乐场,对我而言,那仅限于听说过,从未见过。

    虽说现在时代飞速发展,随便刷刷视频,可我对那些东西就是不感兴趣。

    唯一的解压方式是看看书,看看电影。

    “不如,我们去公园逛逛吧。

    领略一下大自然的风景。”我咽了口唾沫艰难开口。

    这话说出来,其实我有些后悔。

    这不扯淡呢吗?

    哪儿有相亲去公园的?

    假山假水,各种人工建筑风景,女孩子能喜欢才怪。

    “好啊。”未曾想,小惠居然答应了。

    她的声音很温柔,似乎没有半点脾气,对谁都是一副笑眯眯模样。

    就连服务员上菜,她都要礼貌的说声谢谢。

    一个人究竟如何,从细节就能看出来。

    所谓日久见人心。

    无不是和对方相处太久,对其无比熟悉了解。

    而细节,能让人更快认识对方。

    看得出来,小惠人如其名。

    温柔贤惠。

    她越是如此,越是增加了我的负罪感。

    母亲依然锲而不舍的跟在我们身后,生怕我是猪队友。

    这会儿,天还很早,直接去公园,显得很尬。

    “你去唱歌吗?要不然,咱们去解压。”小惠突然如此提议。

    说着,她就给我看了看其手机,团购ktv,才几十块钱。

    唱六个小时。

    随着酒吧冲击,这几年,纯k生意好像越来越不行了。

    我没来得及说什么,小惠就确认了订单。

    走路过去,也就十几分钟。

    她用余光扫了扫母亲,意思很明显。

    看得出来,她很聪慧。

    毕竟,没人愿意约会被打扰。

    我取出手机给母亲发了条短信,“妈,您回去吧。

    答应了,我肯定会去做。

    我们去ktv,您总不能在门口等吧?

    哥哥一个人在家,您放心吗?”

    打出这段话,我叹了口气。

    很快,母亲回信,好。

    然后,就给我转了几百块钱。

    “别让小惠花钱,你大方点。

    不然,怎么讨媳妇?”

    距离好几百米远,我也能看到她脸上的坚定。

    我就一工具人,娶什么媳妇?

    每个月工资,都会打在母亲卡上,供我们生活。

    我就留几百块饭钱。

    其实我心里明白,这么慷慨,是一种投资。

    把小惠骗到手,后续,小惠就得为这个家付出。

    很现实的道理。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你在得到的同时,也在失去。

    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偷偷标好价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