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易 - 第002章劫财劫色 狂暴特种兵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小子,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劫匪很纳闷,张炎为什么丝毫不怕自家手中的手枪,所以他决定给张炎一点颜色看看,顶在张炎头上的枪筒再次用力。

    “不耐烦又如何。有本事你在这里开枪啊。”张炎冷笑道。

    “哼,小子。耍横是吧。你是认定我们在这里不敢开枪了?”

    张炎微微一摇头,转头对着苏婉清笑道:“美女,想好了吗?想好了快点回答我,我保证你生命安全。”

    苏婉清白眼狠狠地横了张炎一眼,这人口花花不着调,她实在是懒得搭理。

    不过下一刻,她陡然也发现了问题,为什么张炎不害怕劫匪。

    莫非这个人真的能够救自己?

    即便生出来这样的猜测苏婉清仍然没有松口,只是淡淡地道:“如果没有能力,就别口花花地占便宜,如果有能力帮我,回头我自然要感谢你,至于男女朋友,你想都不要想。”

    呵呵,我还真的不需要什么重谢。张炎干笑了一声,他并不死心:“美女,也算是有胆色,不过你这样的女朋友我要定了。”

    此时劫匪已经不耐烦了。

    他们甚至怀疑今天遇到的人是不是都吃错了药了,那名警察,从一开始一言不发,神情淡定已经值得怀疑了。而苏婉清和张炎两个人更是离谱,竟然当着自家的面谈论起来终身大事了。

    劫匪十分不耐烦地道:“你们都闭嘴!不然我开枪了。”

    听到劫匪的话,张炎眼神中满是不屑,冷笑道:“你开枪啊。反正这里的警察都已经被你控制起来了。你们既然进了车厢肯定已经预想好了退路了,开枪不是小事吗。”

    张炎丝毫不畏惧,劫匪一愣神,这还是人吗,既然知道自家开枪是小事,还敢激将自己开枪?

    那名保护苏婉清的警察,此时再也按耐不住了,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能力,现在的情况,包括乘警在内,每个人头上都顶着一把枪呢,他自认为自己救下来一两个人或许不困难,但是再多,那真是无能为力了,所以警察开口了,语气僵硬干涩:“小兄弟,少说两句吧。”

    “嘿嘿,其实我就是很好奇,这帮劫匪到底是冲着什么来的?警察先生你说呢?”

    “啊?”警察一愣,脸上顿时显现出来怒气,张炎当众揭穿他的身份,代表他再也不能隐忍下去了,“不该问的别问!”

    “哈哈,原来藏头露尾保护着苏小姐的人是你啊。”

    “对啊,就是他,就是这个中年男人,那么,劫匪朋友,是不是可以把我和这个刘公子释放了,我保证我们会很乖的。”

    张炎突然借机道,语气像是在恳求。

    “没骨气!”

    听到了张炎的话,苏婉清厌恶地望了一眼张炎。前一刻张炎和刘懿还发生冲突呢,现在竟然要求劫匪释放刘懿,她已经肯定张炎是觉得如果单纯要求劫匪放他一个人,平白说明他懦弱没有勇气,这才拉上的刘懿。

    “小子,你给我等着!”警察顾不得自己的身份了,狠狠地瞪了张炎一眼,怒道。

    “呸,不就是破警察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有种的四个劫匪都灭了,没种的就闭嘴。”

    “你,小子!”

    “怎么了?我小子怎么了?你来咬我啊。”

    来自国外,而且出身雇佣兵组织,自然对于警察,国际刑警之类的没有任何好感,所以,张炎不怕调戏得罪了眼前的警察。

    “……”

    警察彻底无语了,不过张炎可没有那么痛快好说话,他冷笑道:“喂喂,你拔枪啊,拔出枪来,或许能够杀了一两名劫匪呢。”

    “……”尼玛,这是哪里来的二逼青年。警察心里对于张炎有了一个判断,这就是一条疯狗,从一开始和刘懿矛盾,调戏苏婉清,现在又和自己对上了,真是见谁咬谁。

    所以警察已经打定了注意,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现在有劫匪在,等获救了之后,这账再慢慢算。

    “行了,还有完没完?”劫匪终于怒了。

    “碰!”一声枪响,整个车厢都安静多了。

    劫匪冷冷地望着张炎这个刺头道:“少废话,快点走,不然要你的命。”

    “要我命吗?你没发现那个警察马上就要你的命吗?”张炎嘴角含笑道。

    “警察,怎么了?”劫匪转身望向了那个中年警察。

    中年警察没有任何反应。

    “他马上要拔枪了,你没发现吗?”

    劫匪这时候才意识到,真是大意了,竟然忘了把警察的枪下下来,多亏了年轻人提醒。

    “喂,别动。”劫匪叫了一声,随即向着警察的腰摸去。

    张炎宛若没有看到,转身冲着苏婉清调戏道:“美女,记得给我当女朋友。”

    张炎短短地几分钟内在苏婉清眼中已经是劣迹斑斑了,苏婉清厌恶地冲着张炎吐了一口口水。

    “美女的口水好香啊!”

    张炎当然躲过去了,不过随即他就抻着鼻子在周围空气中闻了起来。

    劫匪取警察枪的时候,警察下意识地要反抗起来。

    “老大,先干掉这个警察再说!”

    “嗯。”

    劫匪终于怒了,顶着警察的枪的扳机终于扣动起来。

    “啊!不要!”

    苏婉清顿时紧张起来,如果有人为了她丧命的话,她真的难以承受其中的内疚。

    甚至,如果不是因为干系重大,恐怕她宁愿答应劫匪的条件来换取警察的生命。

    然而枪声响起,似乎已经难以挽回。

    苏婉清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即便是刘懿也一样,不敢明目张胆去看警察死在劫匪枪口下的惨状,谁知道下一个遇难的会不会是自己。

    一声枪响。

    苏婉清下意识地想要睁开眼睛。

    然而接下传到耳边的声音令他呆住了。

    砰砰砰砰,又是接连着几声枪声响了起来。

    “啊!”

    刘懿终于忍不住了,接连着枪响,每一次都意味着下一次声音响起的时候就是他的生命终结。

    和他一样,苏婉清也是同样的想法。

    然而,世事总是出乎意料。枪声终于停下了,然而他们却发现自己依然活着,挣扎着抬起来眼皮,令人作呕的一幕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

    四个劫匪,都已经倒在了地上。他们的身上此时已经被鲜血侵染,特别是要害部位,更可怕的是,其中两个劫匪的胳膊此时都已经和身体分离开了,从开口处可以看出来,不是利器所伤。

    苏婉清和刘懿下意识地望向了那名警察,警察此时却是目瞪口呆,眼神像是见到了极其恐怖的恶魔一样露出惊骇。

    难道是他?

    苏婉清扭头望向张炎,此时张炎的脸上依旧一副人畜无害,玩世不恭的笑脸在。

    苏婉清更加确定了几分。

    “你,你是什么人?”警察终于开口了,以张炎的身手,作为警察,他不得不质问。

    “我是什么人干你屁事。”张炎不屑地道。

    随即换了一张笑脸望向了苏婉清:“苏美女,你的麻烦我给你解决了,记得要做我女朋友啊。”

    “啊!”

    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是仍然沉浸在惊骇之中的苏婉清没有说出来拒绝得话语。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手机再次出现在了张炎手中,在他的大拇指尖上转了一个圈。

    随即张炎看了看时间,距离停车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本来想好好享受一下愉快的时光的,真是扫兴,看来这车是坐不成了,剩下的事情交给你处理了,警察同志。我先走了。”

    没等警察回应,他转身离开了。车上发生了人命案子,估计很快,所有车厢的乘警都会聚集过来,没得给自己惹麻烦。

    走到车厢链接处,张炎再次回过头来,冲着苏婉清笑道:“美女,我在宁海等你哦。”

    随即他来到了车门处。

    列车依然在前行,然而这对张炎不是问题,他随手在车门处一摆弄,一股热浪顿时从外面涌进了车厢里面。

    随即,他一跃而起,几百千米每小时的车速下,他跳下了车。

    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小菜一碟,在非洲的时候,他没少干。

    他下了车,那名警察和苏婉清刘懿已经追了上来,来到门口处,被热浪堵了回去。

    几个人相互望了一眼,都从各自眼神中看到了惊骇。

    良久,那名警察才有些愤怒地骂道:“这是个疯子!”

    张炎自然不知道警察如此评价他。他从车上跳下来之后,赶了一些路程,随即打了一辆出租,沿着高速公路直奔宁海而去。

    宁海是张炎之前已经定下来的回国落脚地,因为他是出生在此地的,虽然从小就被父母抛弃,但是,这里还有他一起长大的发小在。

    到了宁海,张炎第一时间联系上了他的发小程刚。离开有七八年的时间了,程刚的手机号竟然没有变化,这令他欣喜万分。

    很快,张炎就找到了程刚所说的位置。

    这是一片较为偏僻的楼房,楼房已经老旧,这地方称之为棚户区都不为过。

    “小子,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劫匪很纳闷,张炎为什么丝毫不怕自家手中的手枪,所以他决定给张炎一点颜色看看,顶在张炎头上的枪筒再次用力。

    “不耐烦又如何。有本事你在这里开枪啊。”张炎冷笑道。

    “哼,小子。耍横是吧。你是认定我们在这里不敢开枪了?”

    张炎微微一摇头,转头对着苏婉清笑道:“美女,想好了吗?想好了快点回答我,我保证你生命安全。”

    苏婉清白眼狠狠地横了张炎一眼,这人口花花不着调,她实在是懒得搭理。

    不过下一刻,她陡然也发现了问题,为什么张炎不害怕劫匪。

    莫非这个人真的能够救自己?

    即便生出来这样的猜测苏婉清仍然没有松口,只是淡淡地道:“如果没有能力,就别口花花地占便宜,如果有能力帮我,回头我自然要感谢你,至于男女朋友,你想都不要想。”

    呵呵,我还真的不需要什么重谢。张炎干笑了一声,他并不死心:“美女,也算是有胆色,不过你这样的女朋友我要定了。”

    此时劫匪已经不耐烦了。

    他们甚至怀疑今天遇到的人是不是都吃错了药了,那名警察,从一开始一言不发,神情淡定已经值得怀疑了。而苏婉清和张炎两个人更是离谱,竟然当着自家的面谈论起来终身大事了。

    劫匪十分不耐烦地道:“你们都闭嘴!不然我开枪了。”

    听到劫匪的话,张炎眼神中满是不屑,冷笑道:“你开枪啊。反正这里的警察都已经被你控制起来了。你们既然进了车厢肯定已经预想好了退路了,开枪不是小事吗。”

    张炎丝毫不畏惧,劫匪一愣神,这还是人吗,既然知道自家开枪是小事,还敢激将自己开枪?

    那名保护苏婉清的警察,此时再也按耐不住了,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能力,现在的情况,包括乘警在内,每个人头上都顶着一把枪呢,他自认为自己救下来一两个人或许不困难,但是再多,那真是无能为力了,所以警察开口了,语气僵硬干涩:“小兄弟,少说两句吧。”

    “嘿嘿,其实我就是很好奇,这帮劫匪到底是冲着什么来的?警察先生你说呢?”

    “啊?”警察一愣,脸上顿时显现出来怒气,张炎当众揭穿他的身份,代表他再也不能隐忍下去了,“不该问的别问!”

    “哈哈,原来藏头露尾保护着苏小姐的人是你啊。”

    “对啊,就是他,就是这个中年男人,那么,劫匪朋友,是不是可以把我和这个刘公子释放了,我保证我们会很乖的。”

    张炎突然借机道,语气像是在恳求。

    “没骨气!”

    听到了张炎的话,苏婉清厌恶地望了一眼张炎。前一刻张炎和刘懿还发生冲突呢,现在竟然要求劫匪释放刘懿,她已经肯定张炎是觉得如果单纯要求劫匪放他一个人,平白说明他懦弱没有勇气,这才拉上的刘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