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里 - 与虎谋皮h微粗口 贪心成瘾(np合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秦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她绑到酒店房间里的。

    只记得听到她那些话时脑袋都快气炸了。

    要是别的人说这话秦肖还真不信,毕竟他外貌家世一概不缺,从小到大往他身上贴的女人不计其数,但是死鸭子嘴硬和他玩欲情故纵的人也是一大把,早就看惯这些把戏了。

    但是章朝雾这样说,他还真的较上劲了。

    章朝雾是他们学校出了名的大美女,胸大腿长屁股翘,又白又嫩长得像个妖精,学校里的人没少谈论她。要不是她脾气差把人得罪光了,又成天一副性冷淡生人勿近的样子,他早下手了。

    她身上的绯闻一大堆,却真没看见身边有异性,凑上去的早就被她的坏脾气逼走了。

    如果不是昨晚亲眼看见她在夜店里穿得性感火辣被一群男人围住,他还真以为她就是个清纯玉女,而那些传言都是一些长舌的女生在造谣。

    ——这些都给了他对于章朝雾错误的印象:长的美,被女生嫉妒,清纯但脾气差。

    所以昨晚在夜店里看到她的时候,他甚至都没认出来,就听见周围的人讨论今天来了个顶级天菜。他走过去,才发现这是他们学校的章朝雾。

    着名厌男人物。

    秦肖邀请她到他的卡座,她一笑答应了。于是他开了瓶特贵的洋酒,整个夜店以他为中心,气氛拉满。

    章朝雾喝酒的时候,他凑到她耳边,问,“你今天回家吗?”

    章朝雾笑着反问,你说呢。

    于是两人就这样吻到了床上去,一夜激情,他在她身体里射了无数次,小腹都被精液射得鼓起来了。

    章朝雾简直像个妖精,身材好逼又紧,做了一晚上还是紧得要命,和她呆久了他都怕自己精尽人亡。

    而且昨晚她那副样子说不是来约炮的他都不信。在床上叫得比谁都浪,还让他直接内射。种种表现以至于他回想起章朝雾的话时,真觉得自己在她的心里可能就是只免费鸭。还是能干一晚上的那种。

    他欺身压下被领带绑住手腕的她,却被她踢了又踢。

    “滚啊,秦肖你就他妈的是个混蛋,我出去就告你强奸。”

    秦肖太阳穴突突直跳。

    章朝雾的背景他不知道,但肯定不简单,否则也不会真的到现在还没人对她下手。所以真的要闹上法院还不一定好摆平。

    她一直踢,腿上的力气比手上大多了,又没个轻重,是真的下了狠劲要把他往死里踢。

    脚没长眼,要不是他反应快,那一脚差点废了他的子孙根。

    秦肖忍不了了,一把抓住她的脚腕,用了力把她腿压到了胸前,刚被操干过的小穴湿漉漉的,像是知道了要发生什么又吐出一大股淫液,混着他射进去的精液流到了床单上。

    “别告强奸了,老子今天就把你操死,插不死就把你绑起来关在酒店里天天操。等你死了再去地府里告老子先奸后杀。”

    章朝雾有一瞬间被唬住了,安静了片刻又开始挣扎:“你滚啊,滚开——啊——”

    秦肖懒得和她小孩子过家家了,他现在下面肿的不行,先操了再说,反正都到床上了。

    他重新释放裤子里的肿大,就着小穴里流出的淫液和精液就捅了进去。她明显没放松,咬得死死的,捅进一个龟头就废了好大的力。

    “别咬,信不信我再叫一个人来一起操你。两根鸡巴一起操进去,把你操松,看你还怎么咬。”

    这下章朝雾真不动了。

    秦肖一挺身,虽然还是紧,但比刚才果然要顺利了些。

    毕竟是高中生,再浪也经不起他这一招,他百试百灵的,还怕治不了她?

    “秦肖你混蛋——啊——不要不要——啊——”

    秦肖狠狠地插,又狠狠地拔出来,每一下都往最深处顶,撞得她呻吟连连,巨乳像个白色波浪一样摇个不停。

    “你这逼不就是给混蛋操的,你是什么,小混蛋?”他仰头呻吟,还不忘伸手抓了一把她的酥胸,真大啊,他的手都握不住一只。怪不得那么招人议论,天天顶着一副巨乳能不惹人眼吗。

    秦肖射了一次,这次就更不容易射了,把她送上高潮两次后才压着她又抽了几十下在她体内射了出来。

    章朝雾累了,闭着眼喘气,花瓣却一直颤抖咬着男人射完精的鸡巴不放,身体高潮后呈现出淡淡的粉色,看得秦肖又硬了。

    感觉到体内的肉棒又有抬头的趋势,章朝雾吓得起身。肉棒脱离花穴时发出“啵”的一声响,然后男人的精液就争先恐后地流出来,看起来极其淫荡,看得他眸光暗了下去。

    她躲到一旁连忙说:“我们现在就当两清了,我不和你算账,回到学校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嗯......”

    秦肖伸了个懒腰,突然伸出腿将她身子压住,往前拱了拱身子就把她拉入了自己怀里紧紧禁锢着:“章朝雾,你是不是没打听过我是谁?”

    他事到如今已经很给她面子了,她还不知好歹?

    章朝雾被他压着,别说说话了,气都快喘不上来,越想越气,越气越恼,却又拿男人的力气一点办法也没有,最后委屈得都快哭了。

    “操你妈的,你少给老子扮可怜兮兮,老子不吃你这套。”

    虽然是这样说,手下还是松了力气,甚至抓了枕头往她脸上怼,美其名曰是帮她擦泪。

    “你是疯子吗秦肖,我昨晚都和你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俩就是一夜情,一夜情你懂不懂啊!能不能打一炮就利索点走人,别纠缠我了!”

    秦肖差点笑出声,又突然有点恍惚,这句话挺熟悉的,他好像对很多人说过。

    他突然想起昨晚他打电话和何欣宜分手,章朝雾问他为了和她打一炮就和女朋友分手值吗,他说值。

    妈的,他还真承认了。

    “你昨天怎么说的,今天就不认了,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你就是个疯子!”

    他头都快炸了。

    “我是疯子我是疯子。”他口不择言,又把她抱得更紧了:“章朝雾,你做我女朋友吧。”

    “我不好吗,又帅又有钱,鸡巴大活又好。”

    章朝雾像听了什么笑话似的,都快气笑了。

    知道他冷静了可以好好谈了,也不和他闹了:“秦肖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你见过为了一条鱼放弃一片海的吗?我睡过的人比你优秀的多了去了,你哪儿来的自信要我做你女朋友?”

    这话说得,秦肖还真不信了。

    比他帅的没他有钱,比他有钱的孙辈儿都快结婚了,比他帅又比他有钱还比他活好的,那是真找不出来几个。

    “你少给我编。”他压着她,又把她往怀里送了送。

    章朝雾真的气笑了,转过去盯着他无比认真地问:“秦肖你说你什么女人没有?你图我什么,图我给你戴绿帽吗?”

    “你做我女朋友谁还敢和你做,我把他腿都打断。”

    “秦肖,不是我求着要做你女朋友,是你在求我,别拿一副威胁的口气和我说话。你少管我的事,同意就答应,不同意就滚。”

    “哦,这么说你答应了?”秦肖抱着她转身,直接到了她身上,手撑在她头边,两人面对面的对视。

    “我答应?你有......”章朝雾想起刚才说的话,脸一红,都快抓狂了:“谁要答应啊你有病吧你这个疯子!”

    秦肖都被她逗乐了,看着挺聪明的怎么到床上跟个小傻子似的。

    “好好好,你好好说,我怎么做你才答应?要我追你是吧?”

    “不可能不可能,你是不是从小到大过得太安逸了不知道拒绝什么意思是不是,我告诉你,我根本不喜欢你这号的懂吗!”

    “你不喜欢还和我做,还给我操?还被我操的哇哇叫?”

    章朝雾真的白眼都翻上天了,再和他扯下去天都黑了。

    “秦肖,我们都是出来玩的心里都有数,你现在和我玩什么痴情啊?你要喜欢我对我好一点我考虑和你做炮友,偶尔出来玩也不是不行,男朋友你就别想了,我怕你绿帽戴太多被气死。”

    秦肖这回算是听出来了,和章朝雾是真没戏。

    不过炮友也不是不行,反正女朋友和炮友不差不多吗。

    “行啊,炮友就炮友。”他笑了笑,低头亲了亲她的侧脸,又一路吻下去吻到脖子,脖颈淡淡的香味传进鼻子,是真的挺好闻的。

    章朝雾推了推他,一副被欺负的小寡妇模样:“不过你在学校少来和我说话,不然我们炮友都没得做。”

    后来秦肖吻着她,模模糊糊答应下来,又把重新硬起来的下身顶进了她身体里。

    两人疯狂了一下午,学校这个点也放学了。

    章朝雾被秦肖从浴室里抱出来,刚洗完澡,一股子香味儿,秦肖差点又插进去时被章朝雾推到了墙上。

    “你属泰迪的吗。”

    秦肖故作疼痛地捂着胸:“干嘛啊你,我不这样能把你操爽吗,刚才谁被我操得浪叫的?”

    “懒得理你。”

    章朝雾趴到床上,从枕头旁掏出他的手机:“密码多少,我手机被你摔碎了明天记得赔我个新的,还有校服,你给我弄破了明天也给我弄套新的......”

    还没说完,秦肖便压上了她的身子从背面看了眼屏幕,锁就开了。

    章朝雾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但很快又恢复原状。

    秦肖在她身后吮吸她的脖颈和背,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痕迹,手不安分地伸到前面的酥胸。一手揉着大奶子,另一只手扶着重新硬起来的鸡巴在她腿心蹭个不停。

    章朝雾没说什么,小屄还涌出一股淫液浇到龟头上。

    秦肖又就着淫水在她逼口蹭了蹭,故意顶弄小豆豆,在旁边慢慢磨,章朝雾撅了撅屁股,“要做就做。”

    他拍了拍她屁股:“刚才不是说不做了,现在又要做,是不是小逼痒了要大鸡巴捅?求我操你。”

    爱操操,不操滚。

    不过她没说。

    她打开秦肖手机里的社交软件,又有密码。章朝雾递给他,这回秦肖直接说了:“1025,我生日,记住没。”

    章朝雾扬了扬唇,嗯了一声,翘起屁股扭了扭,声音又甜又骚:“大鸡巴哥哥操我啊,小骚逼痒了,嗯?”

    秦肖差点没发疯。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