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北 - 71 离谱(年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他们在酒店待到傍晚六点才出来。

    骆延开车送程妤回了弗城二高,等她换了身衣服,再把她送回家。

    差不多夜间七点了,他才驱车回家。

    吃晚饭时,徐娇说她看着气色不错,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好事。

    程妤笑而不答,只顾低头扒饭。

    程祥夹了一块排骨,往徐娇碗里一搁,叹道:“女儿长大了,该嫁人了。”

    徐娇听了,急忙咽下嘴里的食物,拉住程祥的衣袖,问:“你什么意思?”

    程祥瞧了眼程妤,对徐娇说:“我跟老乔下完棋回来,看到你的宝贝女儿,从一辆奥迪车上下来,诶,你猜,是谁送她回来的?”

    一提起奥迪,徐娇就想起来了,她转头看向程妤,“阿延送你回来的?”

    程妤:“嗯。”

    徐娇八卦地问了几句。

    程妤乖巧作答。

    一顿饭下来,叁个人聊得差不多了。

    程妤收拾碗筷就厨房前,徐娇跟她说,有机会的话,让她带骆延回家吃饭。

    程妤把这事,在微信上,跟骆延说了。

    骆延表示,等他考上编制再说。

    程妤收到消息,去翻了下自己关注的几个公众号,弗城有些学校已经出公告了。

    成语:【你不会是想等上岸了,再跟我确定关系吧?】

    骆延回得很快:【是。】

    他拍了张照片发过来,照片里是摊开的书籍。

    看图片上的文字,这本应该是教育学。

    书页用五颜六色的彩笔圈画出重点,旁边的空白处,用漂亮端正的楷书,标注、补充注意点。

    程妤一直都很喜欢他的字迹,虽说过于板正,但这种一笔一划的端方字迹,非常符合她作为语文教师的审美。

    成语:【你在看书?】

    延:【嗯。】

    程妤很想说,就算他没考上编制,也不影响他们在一起。

    但她斟酌再叁,还是什么都没说,给他回了个“加油”的表情包,就没再打扰他。

    想起之前说过要请席若棠吃饭,程妤约她周日中午出来。

    席若棠收到她的消息,给她发了个“OK”,问她约在哪里。

    她们定下地点,到了第二天中午,两人从不同方向,驱车直奔餐厅。

    餐品还没上,席若棠喝了口茶润嗓,问她跟骆延现在是什么情况。

    程妤如实交代。

    当她提到骆延目前打算先上岸,再确定恋爱关系时,席若棠眉头一皱,说:

    “这学弟是死心眼吗?就不能考编、恋爱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怎么搞得好像如果他考不上,你俩就不能在一起一样?谈恋爱而已,又不是结婚。”

    程妤抿了口茶水的功夫,又听她说:“不过,他有这心思,说明他还是很看重你们这段感情的,否则,就随便玩玩嘛,不会考虑到以后。还有就是……他应该是想证明自己吧?”

    “证明自己?”程妤略一思索,就懂了,“他不想被我看低,让我觉得,他就是个弟弟……”

    所以,他一直都在竭尽所能地照顾她,除了开她玩笑,从没叫过她姐姐,他拒绝让她帮忙看论文,努力考上编制,和她站在同一高度。

    骆延这人,让人感觉怪踏实的。

    她们边吃边聊,吃饱后,坐着消化片刻,程妤去埋单。

    两人走出餐厅,在偌大的商场,随便逛了两圈。

    电梯口有人在派发传单,说着:“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席若棠摇头拒绝,那传单方向一转,递到了程妤面前。

    程妤睨了眼,扫到“舞蹈”的字样,抬手接下,问了那个派发传单的男生几个问题,粗略地了解了下情况。

    她了解得差不多了,礼貌地道了声“谢谢”,说自己再考虑考虑,就挽着席若棠的手臂,搭电梯下楼。

    席若棠从程妤手中,拿走被她卷成圆筒的传单,飞速浏览一遍,问:“你怎么突然想到要学爵士舞啊?”

    程妤:“锻炼身体。”

    席若棠狐疑:“真的假的?”

    程妤做作地撩了下头发,耸起左肩,侧首冲她抛了个媚眼,说:“我要当辣妹。”

    “啊?”席若棠目瞪口呆,“你这气质,不一样啊……”

    席若棠觉得,程妤是那种典型的、贤良温婉的淑女,爵士舞热辣性感,跟她的气质性格,出入有点大。

    程妤笑:“想尝试一下不一样的风格……”

    为了不被骆延的青春朝气压下去,她也要变得有活力一些——

    她之前的人生,受齐越这个渣滓的拖累,变得太保守,太死气沉沉了。

    其实,她骨子里,并没表面那么安分。

    否则,她先前不会忤逆父母,非要跟齐越在一起;后来也不会被骆延吸引,罔顾道德,和他成为炮友。

    电梯下到二楼,程妤带着席若棠,走向一家网红奶茶店,夸张地说:“等我生了孩子呢,我就当辣妈。等我老了,我就……”

    “成了老干妈。”席若棠顺嘴接上。

    她一说完,两人捧腹大笑,搂作一团。

    过了两天,程妤下定决心,报名学习爵士舞。

    跟骆延语音通话时,她提了一下这件事。

    骆延很支持她,她还没开始学呢,他就嚷嚷着想看她表演。

    骆延说:“我上大一的时候,在迎新生文艺晚会上,看到你跳舞了,你跳得很好看。”

    骆延说的这段舞蹈,就是之前高一22班的学生们,在短视频APP上翻到的那一段。

    她那时跳的是古典舞。

    因为是初学者,没其他人跳得好,所以被安排在靠后的位置,要不是她长得好看,气质也好,估计也不会被人拍下来传到网上。

    程妤当初凭借这一小段舞蹈,在网上勉强算是小火过一阵。

    但齐越因她那演出服露了一截腰,而面露不喜。

    现在想想,程妤觉得自己真傻。

    齐越不喜欢就不喜欢呗,不论男女老少,夸她漂亮身材好的人多得是,她又没做什么违背法律道德、见不得人的事,凭什么不能坦然接受他人的赞美?

    不过,她跳得不好是真的。

    程妤放话:“等我学得差不多了,我就跳给你看!”

    骆延话语间难掩喜悦:“好啊~”

    程妤又跟骆延闲扯几句,怕耽误他学习,所以她约定了明天中午去吃饭的时间,就没跟他再聊了。

    语音通话刚挂断,她嘴角的笑意还未消,手机就突然震动了一下。

    她收到了一条陌生电话发来的彩信,点开一看,竟是齐越和一陌生女子的结婚喜帖,婚礼举办的日期,是在一个月后,地点设在齐越的老家。

    程妤扫了眼,内心丝毫没有波动,直接删掉了这条彩信。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